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驭蛛之魔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驭蛛之魔(完)

2004年12月29日15:03:29网易文化 火天车

  暗黑大军以惊人的速度前行,很快就来到了部落中。

  金色帐篷中的战士们顿时觉得浑身都被暗黑势力所包围,十分难受。

  “不好,一定是暗黑使者见事情败露,便呼唤出了更邪恶的东西!”安东尼感觉到那股暗黑势力一步步向大家逼近……

  大家听安东尼这么说,马上走出帐篷想去探察情况,不料,刚走出帐篷却看到了这一幕,令大家目瞪口呆。

  在大家面前的是一片全身散发出霉味儿的骷髅和幽灵。

  面对这样的敌人,大家全都惊讶得不知如何是好了。让安东尼没有想到的是,敌人竟比自己想像中的还要恐怖和邪恶。

  于是,他马上吩咐大家:“我们一定要小心了,对付他们一定要使出十二分的力气,决不能像对付族人们那样轻松!”“是啊,这样凶狠的敌人,当然要全力以赴!不然就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理查想,刚刚和部落的族人们的战斗简直就是儿戏!现在才是要投入真正的战斗了。

  “梨裳,你赶紧去把帐篷里的族人们带到安全的地方,暂时不要出来!”克鲁森对梨裳发出了号令。

  尽管部落中的族人们没有走出帐篷,但是从帐篷里面也看到了发生的事情,全都感到十分害怕,有些胆子小的人竟吓得哭了出来。有的则捂住了脸,不敢往外看。见到梨裳进来了,就都围了过去,询问她该怎么办。

  “怎么会出现这么多可怕的东西啊?”提问的老者一辈子也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情景。

  “他们全是暗黑使者派来和我们作战的,大家不必害怕!”梨裳见众人都很慌忙的样子,想要赶紧把他们安抚下来。

  “那你们能不能打赢他们?他们看上去都很可怕的样子!”一个部落中的武士也问道。

  “我们一定会赢的,我们是神派来的战士,而他们是邪恶的势力,一定会被我们打败的!”梨裳信心十足地说。

  “你们一定要赢啊!不然那些怪物就会把我们的部落踏平,我们可就惨了……”这时,侯克雷尔也走过来对梨裳说道。

  “相信你二哥,也相信我们吧!我过来就是要带大家藏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的,等你们出来的时候就是我们战斗胜利的时刻!侯克雷尔,还是快帮我想想把大家藏到哪里好呢?”梨裳说道。

  侯克雷尔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好地方:“我想,就让大家躲到关二哥的地牢中吧,那里还是很安全的!”“嗯,是个好主意。那就由你来带着大家下去吧!一定要时刻注意安全!”梨裳想自己不能再在这里耽误更多的时间了,还是赶快去帮安东尼等人一起作战!

  这时,刚刚还和安东尼等人作对的部落中的武士们走到了梨裳的面前,对她说:“我们不要躲起来,我们大家要和你们一起战斗!”梨裳很是惊讶,被武士们勇猛的精神感动了。但是,这是极其危险的行动,还是不能让他们加入的,于是就对他们说:“我们所要面对的敌人是很残忍的,所以大家还是留在这里保护你们的族人吧!”“不,我们刚刚一直在跟你们作对,现在是时候对刚才的事情做出补偿了。请你们一定给我们这个机会。”武士们说得十分诚恳,梨裳见状,也觉得无法拒绝他们。更何况,凭他们七个人的力量确实也无法战胜那强大的魔鬼军团。既然武士们愿意伸出援手,就成全他们的心愿好了。

  就这样,等侯克雷尔带领族人们安顿好了之后,梨裳就带领着武士们走出了金色帐篷,来帮助大家一起战斗。

  在克鲁森的一声大喊下,众人一同冲向了暗黑军团。面对邪恶的敌人,没有人害怕和退缩。部落中的武士们为了弥补自己犯的过错,战斗得格外勇猛。大家齐心协力,和敌人展开了激烈战斗。

  远远地望去,在广袤无垠的沙漠中,一群人在厮杀着。也许这是沙漠中几千年以来,出现的最为壮观的场景了:上百名的武士还有安东尼等一行七人和上百个幽灵战士展开了殊死搏斗。

  安东尼等人因为具备法术,在危险的时刻总能运用法术化险为夷。但是,平凡的武士们很快就死伤了一大片。活下来的武士们仍然前仆后继,更加拼命地和暗黑军团搏斗。克鲁森见到有武士受伤,就命令克拉莉和梨裳两人负责把受了伤的武士,马上抬回到金色帐篷中疗伤。自己又接着投入了战斗。

  只见安东尼挥舞着宝剑,使出了“日月神剑”向暗黑死士劈去。每发出一剑都能让一个暗黑死士毙命,而暗黑死士每死一个,就会被沙漠中的暴风卷走,顿时化成了粉末在空中飞扬。所谓尘归尘、土归土,死士们又被淹没在浩瀚的沙海之中了。

  经过一整个晚上的厮杀,战士们终于打退了暗黑军团。他们累得筋疲力尽,躺倒在沙地上。同时,每个人的脸上都泛起了微笑,那是胜利者的微笑。众人就这样躺着,在不知不觉中睡去……

  当众人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又是一个崭新的黎明了。

  太阳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散发出金色的光芒,照得每一个人脸上都金灿灿的。大家看到昨天还是金黄色的沙漠,此刻,已以另一种姿态呈现在大家眼前了:那些牺牲掉的武士们的血把沙漠染成了红色。大家望着红色的沙地,怀念着死去的武士们——他们是真正的英雄。

  这时,侯克雷尔也带领着族人们走出了地牢,与战士们汇集在一起。

  沉默良久,大家才抬起头向远处望去,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孤零零地置身于沙漠之中。在黎明曙光的照耀之下,大家依稀辨别出那个人正是克雷斯。

  他站在堆满死尸的沙丘上面,低垂着头。唯一能看清的就是他手上的火焰戒指闪烁着奇特的光芒,那是红色和黑色交织在一起所呈现出来的颜色。

  风,吹起了他那早已破碎不堪的战袍,他转过身,面对着众人,低垂着头。谁也看不清他的脸是什么表情,也猜不透他究竟在思索着什么。

  克雷斯缓缓抬起头来,面对他曾经的部众和神的战士们,一言不发……。

  此时,在他的脑海中回时想起了很多事情:当六长老派出刺探情报的毒蜘蛛带回克鲁森等人已经快要到达部落的消息的时候,他就突然感到了一种压迫的危机感,难道是克鲁森带着他的朋友来夺回自己的酋长之位?他从那时候开始寝食不安,一遍一遍地琢磨着自己多年来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部落以及那些忠于自己的部众们。难道,就这样将宝座拱手让给别人?不!内心深处的权力欲望在迅速滋生着,占据了他的整个灵魂。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从他心灵深处竟然传来了一个邪恶的声音!那声音不停地回旋在他的脑海中:把你的灵魂出卖给魔鬼吧,魔将赋予你神奇而强大的暗黑力量!到时候,你就能得到足够的能量和克鲁森及他的朋友们对抗了!你的酋长之位将没有人能够动摇!罗非迪萨部落也将永远在你的统治之中。

  暗黑使者利用了克雷斯的欲望和贪婪!他的欲望让暗黑的力量钻了空子……他失去的不仅仅是狂热和虔诚,同时也失去了人生最宝贵的对生命的渴望和对生活的热烈追求。一个人不能把什么事都看得太穿,一个人永远也不能失去精神的寄托。一个没有信仰的灵魂是痛苦的灵魂,没有神奇的力量帮助它渡过难关,就难以达到幸福的彼岸,永远在漫无边际的人生苦海里流浪和挣扎。所以,那些因极度空虚产生的恐惧,控制了他的全部身心。他,克雷斯,逐渐失去了理智。

  在抉择的时刻,克雷斯曾犹豫了一下。他明知道暗黑力量是多么邪恶——在很小的时候就听长辈们说起这些,也一直对这股邪恶的势力感到厌恶和憎恨。但是,面对眼前唾手可得的永恒力量和权力,那些对暗黑势力的抵触情绪早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克雷斯知道,如果答应把灵魂出卖给魔,他们将赋予自己强大的力量。一旦拥有了这种力量,统治整个沙漠根本就不在话下,最多也只是一个时间长短的问题。而自己,终将成为沙漠之王!

  面对这个强大的诱惑,再加上暗黑使者的推波助澜,克雷斯终于把自己的灵魂出卖了给魔……

  暗黑使者见克雷斯接受了自己的条件,欣喜若狂,心中暗自嘲笑着人类根本就无法拒绝暗黑势力所带给他们的巨大权力和利益。

  随后,暗黑使者把一股强大的暗黑力量注入了克雷斯的身体。克雷斯感觉到,随着暗黑力量的注入,他整个人从头开始一直到脚底都觉得像是重生一样的舒畅和温暖,身体轻飘飘的仿佛没有了重量,四肢开始变得舒展而轻灵……随着这些身体上的变化,克雷斯的瞳孔中开始放射出淫邪的光芒……

  回想着自己从凡人到暗黑武士的蜕变过程,克雷斯缓慢地抬起了他的头,用他那双被魔侵蚀的邪恶双眼盯着面前的人们。

  此时克鲁森踉跄地来到帐篷外,他受克雷斯“黑色赤焰拳”的重创还没有完全好,再加上这连夜的奋战,早已体力不支。他拖着受伤的身体,直愣愣地朝克雷斯站的方向走去,每走一步,他的身体就歪斜一下,眼睛里喷射着愤怒伤痛的火焰。

  梨裳等人见状,急忙上前去拦住了克鲁森,现在可不是做出这种冲动事情的时候。

  “不!克鲁森,你现在不能过去!克雷斯已经完全被魔控制了,你不是他的对手啊!”梨裳想着克雷斯那邪恶的眼神,很清楚克鲁森现在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克鲁森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他再也经不起任何的打击。

  “是啊,克鲁森,不要冒险了!他现在完全被暗黑力量控制!他已经不再是你的哥哥了!”安东尼也大声吆喝着阻止克鲁森。“你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战胜他的,我们必须齐心协力!”“我们应该一起把他消灭掉,不然他还会留下来害其他的人。我们是一定要为几位死去的长老报仇的!”理查咬着牙附和安东尼的意见。

  “不!”克鲁森抬手制止了大家。

  “大家都不要说了!不管克雷斯变成了什么样子,他始终都是我的兄长,都是曾经带领着族人们开创了新部落的沙漠勇士。既然这是我们部落中的事情,就请大家让我自己来解决吧!”克鲁森恳求大家道。

  众人听到克鲁森这样坚定的口气,也知道他战斗的意念已决,任谁也无法阻拦,只好一切听凭他的选择。

  克鲁森离开众人,继续朝克雷斯的方向走去。每一步都铿锵有声,看上去是那么悲壮……

  克鲁森来到了克雷斯的面前,仍然像面对自己兄长那般地恭敬垂首,行了一个对酋长之礼。接着,他抬头对克雷斯说:“既然我们现在必须要决出胜负,那么就让我们都以战士的姿态来一场公平的较量吧!这次,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一切都要在今天做一个了结!”“好的。”克雷斯冷冷地回应着。

  “但是,克鲁森,你要明白,我,才是这个沙漠中唯一的统领者。这沙漠中的每一个人,甚至每一颗沙粒都是我的!谁也别妄想着把它们拿走!”克雷斯一字一顿的话语,将他对权力的强烈欲望暴露无遗,他已经无药可救了。

  众人远远望去,两个亲兄弟之间的生死决斗就在一瞬间开始,不知道是谁先出的手。

  两个人,一个是神所选中的战士,另一个则是把灵魂出卖给魔的暗黑战士;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弟弟……罗非迪萨部落的这一对亲兄弟,就这样进行着一场神与魔、正与邪的斗争。

  克鲁森和克雷斯手上的戒指,在晨曦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那是他们最强的战斗武器。

  “安东尼,你说克鲁森能不能打赢克雷斯?”克拉莉见二人打得昏天黑地,隐约替克鲁森感到担心。

  “放心吧,虽然克雷斯拥有着强大的暗黑法力,但是,我们可是神的战士啊!克鲁森是会得到神的保佑的!打败克雷斯是早已注定的事情。”安东尼十分坚信这点,双眼闪烁着自信的光芒,目不转睛地望着两人战斗的地方。

  此时,克鲁森朝克雷斯发出一团剧烈的火焰。那火焰疾速地飞向克雷斯胸前。克雷斯见状赶忙侧身闪开,同时打出“黑色赤焰拳”朝那红色的火焰飞去。这两拳的能量撞击在一起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两股水火不容的力量在刹那间全部瓦解,化作一团乱麻般的耀眼光线渐渐消逝。

  他们战斗了许久,仍然是不分胜负。战在一处的二人谁都不敢松懈一丝一毫,这种势均力敌的生死战斗,稍有怠慢就会被对方夺去性命。

  克鲁森心里明白,再这样僵持下去,只不过是在消耗着各自的体力,很难分出高下。

  克鲁森一边以顽强的斗志和克雷斯周旋着,一边在思考制胜之道。他只有一个心思,那就是要亲手打败克雷斯。现在,克鲁森无论如何也找不出原谅自己兄长的理由了。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置他于死地。因为,他曾经深深敬佩的哥哥已经被魔控制得太久,太深。除非有奇迹发生——有人可以拯救克雷斯那堕落的灵魂,否则,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就只有杀死他。

  克鲁森此时唯一能做的事情,也只能是让克雷斯死得像个英雄一般地壮烈而已。他全神贯注不敢有丝毫懈怠,不留任何空隙和漏洞,他不希望暴露给克雷斯得以暗算自己的空门,如果那样的话,就算杀死了哥哥,那么哥哥的行为也将为人所不齿,他暗算亲兄弟的故事会永远地流传下去,深深刻在人们的心中,那样,克鲁森会感到难过的。

  “我要让哥哥像个战士那样和我来对决,然后,被我杀死。”这是克鲁森最执著的想法。

  就是抱着这样的信念,克鲁森每一拳打得都很凶狠,每一次进攻都倾力而出,毫无保留。站在远处的人们都感受到了“赤焰拳”那灼热的威力。那些克鲁森发出的火焰好像要把整个沙漠点燃一般。

  克雷斯见克鲁森这种拼命的打法,心中只是暗暗冷笑。他也不示弱,运起同样力度的“黑色赤焰拳”和克鲁森对抗,对每一记“赤焰拳”都给予坚决的回击,还不时地趁空还击,一些阴险的偷袭都被克鲁森悉数挡回。远远望去,高高的沙丘上两股红色和黑色的烟柱纠缠在一起。战斗中的两个人身形交错,快如闪电。

  拼死战斗着的两个人早已忘记了时间和空间。现在他们的瞳孔中只有对方,心无旁骛。他们脚下的沙地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随着两人每一下的出手抖动不停。克鲁森和克雷斯发出的魔法,激起了沙丘上的无数细沙,那些沙粒仿佛活了一般在天空中飞扬着,两股沙柱在那片沙漠上空翻卷着,连天地都变得混沌起来。沙漠被这两人巨大的破坏力量扰动,也一起愤怒着。

  远处观望的人群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沙暴的恐怖力量,这两人所发出来的能量实在是太过巨大。

  突然克雷斯一纵身凌空十数尺,他顿了一下,没有任何预兆地疾速向下攻击。克鲁森见他这招来势凶狠,没有硬接,闪身避开。克雷斯的这一击又失败了。

  纵然打得昏天暗地,但是二人依旧不分伯仲,没有任何一方曾露出能让对方取胜的破绽,两人的身体所爆发出的巨大能量随着战斗的升级亦愈发充足。这一次,克鲁森也一跃而起,悬在了半空中。两手的火焰照亮着他的脸,悬在那里的克鲁森朝着克雷斯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克雷斯依旧冷眼相向,身体周围的黑色火焰凶险地跃动着。

  克鲁森出招了,他朝着站在沙地上的克雷斯出了拳。已经变成亮红色的戒指散发出巨大的能量,一团前所未见的巨大红色火团向克雷斯袭去。可惜又被克雷斯闪身躲过,紧接着他也腾空而起,与克鲁森在半空中对峙。战斗在空中继续进行。

  在空中战斗,克鲁森感觉自己好像比刚才更加得心应手。每每只稍一动念,法力即喷涌而出,发挥出最高效力的“赤焰拳”。这令他自己感到十分奇怪,每次只轻推双掌就能发挥出巨大的威力。就这样打了几个回合之后,克鲁森逐渐意识到,这是自己的战斗力升级了!经过一番殊死搏斗,竟然被他意外地领悟到比“赤焰拳”威力更高的“赤炎掌”的真谛。“赤炎掌”威力巨大,令克鲁森自信倍增,打得越来越娴熟。

  其实,正是因为克鲁森身体中纯正的黄金血液,经过战斗的激活,赋予了他比以前更加强大的智慧和力量,才使他领悟到了“赤炎掌”的真谛。

  克鲁森知道,消灭克雷斯的最好时机已经到来。他心中闪过一丝对兄长的留恋……但转瞬,正义充满了克鲁森的胸膛,他把心酸和眼泪都暗自咽下。克鲁森还是打出了战斗以来力量最强的一掌。

  这时两人还都悬在半空中,克雷斯还认为克鲁森打向自己身体的这一掌不过是法力强劲的“赤焰拳”,并没有十分在意,依旧还是以“黑色赤焰拳”还击。他哪里知道,现在他的“黑色赤焰拳”已远远不能和“赤炎掌”抗衡了。

  就在这一记“赤炎掌”击中克雷斯那一瞬,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克雷斯的身体周围乍现一团黑气,团团包裹住了他!原来,克鲁森这一下全力而出的黄金“赤炎掌”,居然把暗黑力量彻彻底底地从克雷斯的身体中逼了出来。克雷斯周身瞬间失去了邪恶的光辉,如同一片落叶般从半空坠向沙丘。

  人们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克鲁森的拳法好像比以前要厉害了许多!”理查早就看出了克鲁森拳法的变化,此时不觉喊出了口。

  “一定是克鲁森领悟到了'赤焰拳'的真谛,拥有了更高的法术!”凯奇也发出了同样的惊叹。

  “你们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克雷斯的变化?”安东尼坚信克鲁森法术的提高是早晚的事情,但是克雷斯刚才的变化却令他很是吃惊。

  “难道你是说他周身涌出的那团黑气?我倒是注意到了,但是想不明白那是什么缘故。”奥兰多也疑惑地问。

  “我想那也许意味着克雷斯已经摆脱了魔的控制,他又恢复了自由。刚刚那覆盖在他身上的暗黑力量应该被克鲁森的拳法逼出来了!”安东尼深感这实在是一个奇迹。

  落在沙丘上的克雷斯显然遭到了重创,久久没有动弹。克鲁森见哥哥居然摆脱了魔的控制,顿感欣慰,整个人突然像被掏空了一般。眼前的问题,是如何治疗哥哥严重的伤势。这也足够让克鲁森担心的,他最清楚自己那一击的力量。他向沙丘下的朋友们费力地打出手势。

  安东尼见克鲁森让大家过去,忙带领众人向克鲁森兄弟二人奔了过去。

  来到他们二人的身边,大家都围上去查看克雷斯的伤势。那些心有余悸远远观望的族人们,纷纷请求神的战士们赶紧处置克雷斯。安东尼忙把克雷斯经克鲁森一击,已经脱离了魔的控制的情况告诉了大家。

  “罗非迪萨部落的族人们都是善良而慈悲的,大家现在先不要激动。克雷斯既然已经不受魔的控制了,现在的他对大家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他现在受了重伤,需要及时治疗。大家还是先让我们把他的伤治好再发落他也不迟!”安东尼规劝着族人们,作为神的战士,应时刻将拯救他人性命和灵魂放在首位,即使是对待犯过错误的人。

  “是啊,何况克雷斯还是克鲁森的哥哥,如果你们还对克鲁森心怀尊敬和感激的话,就先暂时不要提出任何要求吧!”梨裳也帮安东尼一起劝阻大家。

  族人们见几位神的战士这样说,全都默不作声了,他们安静地闪过一旁,给战士们让开路。

  “梨裳,剩下的就交给你了。你一定也要像救我那样尽力把他救活啊!”克鲁森看着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的兄长,不禁悲从中来,感到万分难过。

  “是啊,梨裳!你一定要救活他啊!”侯克雷尔看着脸色苍白的大哥,兄弟之情油然而生,早已把过往的事情全部忘记了。

  “你们放心吧,他虽然昏迷不醒。但是,大部分是因为刚才暗黑力量的突然离去使他的身体一时空虚,我一定可以治好他!还是让我赶紧给他治疗吧!”对善于治疗的梨裳来说,任何病情都不会难倒她。

  大家听了梨裳的话,忙让到一旁,只见梨裳坐在那里默念着咒语,专心为克雷斯疗伤。

  不一会儿,就从沙漠的尽头飞来几只样子古怪的大鸟怪兽。它们有着巨大无比的翅膀,尖尖的嘴巴,全身的羽毛像是华丽的霓裳。它们在沙丘上空盘旋着。这时,梨裳开始用鸟的语言和它们对话,这些大鸟纷纷落在了克雷斯的身上。

  只见这几只鸟像是在吸食着克雷斯的血液一样,不停地从克雷斯的身上吸取着什么。大家仔细观察才发现,原来它们正吸取着克雷斯身体中的炙热火焰。克雷斯正是因为身体中被克鲁森注入了太多的烈焰而无法呼吸,才会窒息昏厥的。

  这些大鸟原本是常年寄居在沙漠尽头的死火山口,靠吸食岩浆生存的怪兽。梨裳把它们召唤来不但喂饱了它们,还将克雷斯身体中的烈火吸食干净,倒是个一举两得的好办法。

  待鸟儿们吸食完火焰之后,纷纷昂首嘶鸣,梨裳向它们表示了最诚挚的感谢,它们很快就扇着有力的翅膀离开克雷斯的身体,朝死火山的方向飞走了。

  很快,克雷斯随着身体中红色烈焰的消失而清醒过来了。此时的他已经变回成原先的克雷斯,眼眸中的邪恶早已消散,只有无限的疲惫和伤感,已经完全脱离暗黑力量控制的他,一睁开眼就看到了那些因为自己而丧命的部落武士的尸体堆。一时间,万千滋味涌上他早已干涸的心灵,他顿感自己罪孽深重。面对着善良的族人们,他痛苦地流下了悔恨的眼泪,心中所想的只是以死谢罪。

  但是,根据罗非迪萨部落中的规矩,作为一个酋长,是没有权力自杀的,因为他已经不单单代表他自己,还是整个部落的灵魂人物。克雷斯深感自己已经毫无资格再做部落的酋长了。

  “谢谢你们大家救了我的命,但是我万分惭愧,已无颜再偷生于世。我不能自杀,但是希望你们大家给我一个离开这个世界的机会。你们给我一个了断吧!”克雷斯痛苦地说道。

  克雷斯的话语和神情谁都看得明白,这是他灵魂最深处的忏悔。他的举动弄得神的战士们也不知如何是好。毕竟,他只要不死就还是罗非迪萨部落中的酋长,也许应该交由部落中的人们来裁决。战士们纷纷把头转向了部众,看他们大家的反应。

  刚刚还义愤填膺的部众们见到这个情形,怒火居然瞬间消散,一时都愣在那里不发一语。

  克雷斯见此情景,挣扎着欠身对大家说道:“虽然大家还念在我以前的作为,今天不杀我。可面对这些死去的族人们,我实在是无意苟活。作为酋长,我不能选择自杀。那么,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出我的酋长之位,离开罗非迪萨部落去追随沙漠中的苦行者,去用身心修行,以求让自己的灵魂能够回复平静。”大家对于克雷斯这个决定都无话可说。

  随后,就在这高高的沙丘上,克雷斯交出了自己的酋长之位,在众人的目光里,费力站起,朝沙漠深处蹒跚走去……

  克鲁森和三弟眼含热泪目送着大哥离去……

  一场惊心动魄的争斗就这样随着克雷斯的离去而告终。在场的每个人都有着深深的感慨,千言万语无法表述。战士们见事已如此,于是带领大家回到了部落的金色大帐篷中。战士们开始商量如何取出碎片,然后就离开部落,去继续下一个任务。

  族人们哪里肯就这样让他们离开,尤其对克鲁森,人们无论如何都不肯让他离开。如今,克雷斯做了苦行僧,罗非迪萨部落就没有了酋长。族人都渴望克鲁森可以做他们的新酋长。人们迫切真诚的眼神像烈火一样炙烤着克鲁森的心。

  人们大声地喊着:“克鲁森!你要留下来!”“是啊!留下来吧!当我们的酋长吧!”拥护声此起彼伏。

  “大家安静!大家安静下来!请听我说!恐怕我不能答应大家的这个要求。你们都看到了,我是神选中的战士,我唯一的使命是和我的伙伴们继续去完成神的使命。”克鲁森面对这么多忠诚于他的族人,十分感动,虽拒绝他们于心不忍,但是却也别无他法。

  “可是,我们的部落怎么办!总不能没有人管理啊!”族人们终于知道,克鲁森确实是不能留下来的,但是眼前这群龙无首的局面也确实需要一个完满的解决啊!

  “克鲁森,我们是信不过其他人的,你说怎么办啊?”族人们的呼声又一次掀起。

  克鲁森也知道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自己离去了也不会安心。低头沉思良久,他一抬眼望见了站在一旁的侯克雷尔,这个孩子经过此次事件的磨炼已经完全摆脱了孩子气,并且他也清楚自己的兄弟有着怎样的能力和仁爱之心。克鲁森觉得,把酋长的位子交给他是再合适不过的了。现在的侯克雷尔完全符合作为一个酋长的标准。

  于是克鲁森对族人们开了口:“我推举我的三弟,侯克雷尔,我觉得由他来做部落的酋长是最合适不过的。不知道大家意见如何?”众人沉默了,人们虽然觉得侯克雷尔的年纪尚小,但是此次事件中侯克雷尔的表现大家也都知晓,他和克鲁森一样拥有着勇敢而善良的心。思忖的时间不长,众人感觉到克鲁森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全都以目光表示了赞同,人们开始高呼着侯克雷尔的名字,向他表示敬意。

  侯克雷尔见状,连连摆手,急切地对克鲁森说道:“不!二哥!我还不能胜任酋长的位置啊!我不能接受你的建议!”“为什么?我相信你一定能将部落治理好的!”克鲁森觉得对现在的侯克雷尔来说,最需要的就是自信了。

  “我年龄还太小,对很多事情还不能够做出正确的决定。更何况部落中的规矩也是必须满18岁以后才可以担任酋长!”侯克雷尔为难地说道。

  克鲁森脱下了自己的靴子,将它放在酋长的宝座上,转头对大家说道:“由于我的三弟还没有达到族规要求的年龄,所以我就先留下我的靴子代表我来和他一起管理部落。大家看见这靴子就和看见了我一样,希望你们能尽全力协助侯克雷尔一起将咱们的部落治理好。”大家听了克鲁森的话才明白了他放靴子的奇怪举动,纷纷表示一定会遵守这一承诺,全力拥护侯克雷尔。

  关于酋长人选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剩下的就是完成最为关键的任务了。此时,族人们已经完全清楚了克鲁森等人的任务,他们都同意战士们取走镶嵌在图腾内的碎片。

  在克鲁森的带领下,所有人都来到后山,见到了闻名已久的罗非迪萨部落的圣物——“太阳之眼”图腾。它高高在上,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有些上了年纪的族人还是有些担忧,他们的眼神中流露出不舍,但是为了协助神的战士们完成任务,所有的族人都冲着克鲁森点头,示意克鲁森动手。克鲁森站在图腾前静默了一会儿,然后才运起“赤炎掌”打碎图腾,取出了碎片。

  克鲁森面对自己的部众,真是万分感慨,他深情地对大家说道:“虽然我刚刚打碎了部落中的庇护神物,但是请大家不要惊慌。你们帮助我们完成了神交给的任务,神会在冥冥之中保佑大家的,这一点请大家放心!神将保佑我们的部落永远和平、安逸,免于苦难!”族人们听了克鲁森的话,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全都欢呼了起来……

  就在这一片欢笑声中,克鲁森告别了他的部众,继续和战友们一起向下一个目标前进了……眼前的湖边的绿草,都长得很茂盛,看起来碧绿如玉,青翠欲滴。花儿也开得有声有色,汪洋恣意。可是看着看着,感觉出来了。发现有一些草依稀能够找到枯萎的残叶,有的叶片上还有淡淡的焦黄,显示出新陈代谢和风雨侵袭的痕迹。可是另外的一些,绿得鲜艳,红得灿烂,没有一片多余的赘叶,没有一丝杂草,更没有一根枯藤。一切都是精心设计精心制造的结果,它们显得完美无缺。看着它们,克鲁森那轻快的心荡起了一阵涟漪,似乎这完美的东西远不如那些夹杂着残枝败叶的新绿更令人愉快。

  世界上万事万物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太完美就失去了它的真实性。儿童的可爱,在于他们的天真和稚气,尽管他们常常摔跤,需要人掺扶。年轻人的优点,在于他们敢冲敢闯,在于他们的蓬勃和朝气,哪怕他们常常会犯各种各样的错误。因为有了他们,世界才显得生气勃勃,一片生机。

  (全文完)


本文相关内容:年轻人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驭蛛之魔(9)     下一篇:驭蛛之魔(8)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