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飞云惊澜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飞云惊澜录(1)

2005年02月02日15:11:33网易文化 王晴川

  大明嘉靖二十七年的六月天要热死人,京师连着四十多天没下雨了,据说京郊西山玉泉池的清泉都快干了。

  晌午时分,天上没有一丝风,连狗都躲在乌金桥巷子边的树荫下吐着舌头。

  任小伍就在这时候晃着膀子走在白花花的太阳地下面,那只和他形影不离的“任大将军”这时依然雄纠纠气昂昂的立在他肩头。在他身后稀稀拉拉的跟着一帮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幅跃跃欲试意犹未尽的样子,不时用眼睛逡巡着任小伍的那张脸。

  巷子两侧有些酒楼茶肆,里面的许多喝茶消暑的人看了任小伍都不禁探出头来打招呼:“五爷!”“回来啦,五爷!”“这一次又是大获全胜了吧五爷!”有人见任小伍昂然不应的样子就纷纷猜测:“这一次任五爷是动了真怒了!”“将军社和锦霞楼必有一场好打!”任小伍很喜欢这种前呼后拥的样子,美中不足的是大热的天,他的全身都淌着汗,脸上更是挂了两道红印子,粘腻腻的汗水慢慢渗下来,舔着那两道红印子,火辣辣的甚是难受。任小伍就在一棵老柳下忽然止住了步子,说:“老子要跺了孙驴儿那狗娘养的!”后面跟着的几个人听了这话象是给热水烫了,全跳起来喊:“是该跺了孙驴儿个狗娘养的!”“狗仗人势,输了总是赖帐不给,咱们将军社岂是好欺负的!”任小伍狠狠的抖手甩出一把汗,那两道红印子沙沙的疼,说:“郑鼻子,你他奶奶的告诉弟兄们,明儿个咱们做了狗日的。”他说着拔出了背后的一把刀,那刀在太阳下别样的光华闪烁,幌得几个探头探脑的茶客心里头一激灵全缩回了头,但心里面又全不甘,就又偷着眼向这里瞄。

  那时候在大明京师右安门前街面上敢弄把刀在光天化日下耍弄的,只有乌金桥巷的任小伍。

  其实任小伍并不是家有五兄弟,他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儿,在嘉靖二十七年的仲夏时节,他任小伍还只是锦衣卫勘察院天牢里的一个小狱卒。那是任小伍凭着父荫得到的一个位子,爹妈死得早,没给他留下多少金银,只是给他留下这么一个好位子。勘察院专管诏狱,锦衣卫抓来的疑犯罪人便全投在勘察院的狱里,不管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哪怕是尚书元帅,进去以后就得听当差的狱卒管。

  所以任小伍有时候也挺知足。

  这差事三天一轮值倒也轻闲,就是没有多少油水,不过任小伍擅长斗鸡。本来任小伍还有一个挺响亮的名字叫任笑云,可是自打他和郑鼻子几个呼兄唤弟之后,郑鼻子他们就管他叫小伍,时候久了,“任小伍”这名字就叫开了,“任笑云”这名字倒没几个人知道了,但任小伍倒不在乎,名字不过是个称呼,兄弟们叫着方便就成了。

  在嘉靖年间的京城里好玩鸡的人全知道任小伍和他那只战无不胜的“任大将军”。“任大将军”这名字是任小伍给起的,小伍觉得这只鸡锦羽红翎,金啄铁爪,器宇不凡,在鸡里面就象个睥睨天下的大将军。任小伍知道自己这辈子别想在人里面混成一个人物了,这只啸傲鸡群的任大将军就寄托了他的许多遐想。

  任小伍驯鸡的法子与众不同,他自己跟鸡斗。闪展腾挪,高起低伏,任小伍能通鸡性,一般的鸡经他这么一驯都悍厉非凡。而和鸡一起打弄久了,任小伍身子就异常的轻灵。任小伍还爱玩刀,他打心眼里喜爱那种亮晶晶的东西。他曾经拜过一个师父,就是广安街上号称'铁臂苍龙刀'的何大林何大爷,据说何爷年青的时候凭着真功夫在京师双龙镖局里做了八年的趟子手。何大林赖不住任小伍死乞白赖的哀求,又实在不愿得罪这么一个人人畏惧三分的主儿,就告诉了他练刀的窍门——先用刀劈木桩和飞蝇,三年之后再来找我。何爷只为了打发走一个“瘟神”而随口编就的窍门被任小伍奉为圭皋,他没事的时候就劈,两尺长的木桩他能一刀两段,而劈飞蝇就费劲得很了,但任小伍苦练几年之后也能连劈三刀砍下来一个半个的。

  任小伍觉得这个师父没有白拜,因为日子一久,他发现自己在街头巷尾和那些泼皮厮打的时候,很少有人能躲开自己的刀。于是渐渐的京师中的大小泼皮全惧他三分,神刀任五爷——这大号便在京师的坊间越传越响。

  多年以后,回想自己在嘉靖二十七年的许多波澜起伏的豪情壮举,任小伍总是觉得,一切都是在这个仲夏的晌午起的变化。那日头真毒呀,白灿灿的,烤焦了天,烤焦了地,也使自己的一切全烤得变了样。

  那天任小伍和郑鼻子几个混友在巷子外匆匆别了,就拎着刀,架着鸡向家中走。在自己的家门口正好遇上候九爷。候九爷早些年曾经跑过边关,贩过盐,折腾几年后就发了家,现如今在任小伍住的乌金桥巷上开了两家绸缎荘,虽然在这将军王爷遍地跑的京师里排不上号,但在这条京师外城边上的街面上绝对是跺一下脚四处乱颤的人物。这街面上敢不买候九爷帐的就只有任小伍一个。任小伍生来就有个臭脾气——瞧不起有钱的,你在他跟前拿架子他就敢跟你充爷。候九爷知道任小伍的这毛病,所以每次跟他说话都客客气气的,毕竟任小伍跟锦衣卫能扯上关系。

  “又胜了?”候九爷望着任小伍怀里那只傲气十足的“大将军”问。任小伍心气正高,说:“一柱香,也就一柱香的功夫,城北锦霞楼孙驴儿的那只紫凤凰就给大将军撵飞了!孙驴儿输红了眼又赖帐,还他娘敢说什么明天要让我们好看!哼,明天老子就一刀剁了他!”候九爷嘿嘿的笑着,一张黑脸在树荫下闪着油光,说:“五爷,这大将军三十两银子卖给我如何?”任小伍的心一颤,三十两银子够自己在勘察院里干一年的。既便是斗鸡,一场下来也不过百十钱,但是他还是挺坚决地摇了摇头,说:“不行,我一年下来大将军也能给我挣几十两银子了!”“那就七十两!”候九爷用一根牙签剔着牙,慢慢悠悠地说,“大将军一年也未必总是赢,何况你还得照顾它!”任小伍有点心动了,但脸上依然不动声色地笑着。

  到底候九爷扛不住了,咬咬牙说,“一百两,钱货两清!”任小伍心里乐开了花,但一扭头,肩上那只大将军正侧着头盛气凌人地看着自己,他心里就又有点舍不得,同时觉得自己还没有一只鸡有气魄。“得了,九爷,这鸡是我从小看大的就跟我儿子一样,一千两我也不买!”任小伍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斩钉截铁,一下子断了候九爷的心,省得他万一再加上价码会煽乎得自己彻底动心。

  就在这时,任小伍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噌的一下子从身边窜了过去,又好像有一阵怪风飘了过去,任小伍张大眼问:“什么东西过去了,你看到什么了吗?”候九爷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狗屁东西!”抛下牙签走了。

  任小伍心满意足地往家里走,心里稍微为那没到手的一百两银子惋惜,但转念又想起自己那句“一千两也不卖”的话,又觉得自己挺有气魄,是条汉子,没给爹妈丢脸,为了区区一百两银子就卖了自己的玩意儿。

  走进窄窄的胡同,任小伍心里却总觉得有点事情,好象有个什么人跟着他似的,可一回头又没有什么人。他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刚要迈进院门,啪的一声,就觉着一只手搭在了自己肩头上。

  他没有回头:“哼,孙驴儿,你斗输了也犯不着装神弄鬼的,五爷我不吃这一套!”“进屋去!”是个女的,那声音挺脆挺耐听的可又透着一股子威严劲儿。

  任小伍脚下一软,忍不住就随着那声音一步跨进了院内。一进院子,小伍心里就挺不是个滋味,一个娘儿们家竟敢跟五爷我这么吆三喝四的,而我还真就这么丢人的听人家的,这要是传出去,街面上的朋友们听了还不笑话死,我、我连这小娘们长得什么样子还没看见啦!

  正胡思乱想,忽然背后一暖,一团柔软的身躯就伏在了他身上,任小伍的心突地一跳,正要叫出声,那身躯就软软地滑了下来。任小伍及时回身,将这个几乎要软倒在地的女子抱住了。

  这女郎二十不到的年纪,虽然双眸紧闭,可还是掩不住的一段天生丽质,看着那两弯细长的娥眉,那一支挺秀的鼻子,那点紧闭的红唇,那白嫩的要滴出水来的皮肤,任小伍的喉咙就有些发干,从小听说书的形容美人美若天仙,可活到二十岁还是头一回看到这么美的女子,而且这天仙是忽然自己跳到自己家里来的。

  任小伍睡觉从来不做梦,但这时也忍不住掐了自己一把,挺疼,他肯定自己没有在做白日梦。虽然在牢里面看惯了犯人昏过去,可这时任小伍还是有点手忙脚乱,而且心里也乱得一团糟。他将那女郎扶进了屋内,搀上了床,探了探鼻息,还有气息,看来只是暂时昏了过去。任小伍就大着胆子给她灌了两口酒,再按那少女鼻下的人中,姑娘的脸又白又嫩,任小伍真怕自己手一重给掐破了。

  那女郎竟然悠悠醒过来了,看来那两口酒还管点用,那苍白的脸上也有了一点红润,她的眼睛还是有点没神,但任小伍依然觉得那双眼美得不得了。

  她的眼睛象一泓幽静的湖水,清澈而寂寞,但这寂寞却是极有灵性的,似乎能将任小伍心灵中的东西全照进来。“你就是街上名声响当当的神刀任五爷?”那女郎的声音低,说出来的话可是一下子就打到了任小伍的心坎里。任小伍就觉得自己高大了起来,他点了点头,心里说,原来自己的名声这么响,名声响当当的任五爷!

  “落难女子,无依无靠,只怕要给五爷添麻烦了!”她说话的声音这时有气无力的,不像刚才那么硬邦邦的了。任小伍还是一阵子飘忽忽的,只知道点头。

  那女郎见他点头,不由喘了一口气,“这么说,五爷答应了?”任小伍才醒过味来,没头没脑地问:“答应什么?”女郎凝眉道:“我重病在身,要在你家里待上几日,成是不成?”任小伍心里叫道:“一个大姑娘家的,跑到我这里要待上几日,而且说出话来还这么直来直去,决没有一点商量的口气,倒是奇了!”就不禁皱了一下子眉头,可转念一想,“人家既然求到我任小伍的头上来了,管她是干什么的,管她真的假的,总不能把这个病蔫蔫的美人轰出去吧!”就挺起了胸,说:“只要你愿意,待上一辈子也成!”那女郎想来是听出了他话中嬉笑的味道,两弯娥眉不禁紧了一紧。别看这女郎这么弱不禁风的一副娇怯怯的样子,偶尔娥眉一皱,倒让人心内发虚。任小伍就有些后悔刚才说的话,便岔开话题,道:“就是姑娘身上的病,要不要我这就去请个郎中?”那女郎摇了摇头,道:“那倒不用,我不能下床,麻烦您给我去抓几位药。这方子在我心里,请你用纸笔记上一记。”任小伍也摇头道:“你说吧,若超不过一百味药,我任小伍的脑子还将就的记得住。”那女郎闭上了眼,缓缓道:“人参五钱,灵芝四钱,白芍、茯苓各一钱,陈皮、甘草各七分,还要红花少许……一次要抓六副药来。我出来的匆忙,未带银钱,药是贵了些,要一二两银子,五爷只怕要破费了,以后,我……”说着那声音就低下去了。

  任小伍在牢狱里待过,粗通药性,听得她连说“人参、灵芝”的,本来已经暗自咧嘴,但这时听她这么说,倒不好说什么,心里道:“以后你怎么样,莫不是要以身相报?”他身上刚赢来了几两银子,还有些底气,便推门向外走。

  “五爷,”那女郎又睁开了眼,柔声道:“千万不要让旁人知道我在你家!”任小伍点头,心说:“连我都不知道你是谁,怎么跟人家说!”院子里那只任大将军正撵着一只母鸡满院子跑,任小伍过去将大将军也赶进了屋里,才锁上了屋门。

  任小伍去得快,回来的也快。回来时,只见那女郎仰面躺在床上,听得他进屋,就抬起眼看他。任小伍将药一味味地给她看了,女郎道:“你的记性倒真是好,这么繁复的药名听过一遍就记得清清楚楚。你学过医么?”任小伍摇头道:“我祖爷爷学过吧,到我这里只还马马虎虎的记得一两味药名了。”一边闲言碎语地乱说,一边煎起药来,他的屋子不大,一股子浓浓的草药味就在屋子里慢慢升腾弥漫开来。

  那女郎又闭上了眼,声音极低地问:“你出去买药,可曾看到什么了?”任小伍信口胡邹道:“满街的缇骑乱跑,挨门挨户的搜女飞贼呀,药铺里锦衣卫和东厂的探子比看病的病人还多,若不是看我任小伍的面子,这几位药是说什么也不肯卖的。”大明嘉靖年间,官府中以锦衣卫和东厂最是横行无忌。二者皆是皇帝亲信,又都有爪牙密布,合称“厂卫”,其中锦衣卫的手下皆着缇红衣裳,骑快马铁骑,人便以缇骑呼之。

  那女郎哼了一声,道:“搜什么女飞贼,那女飞贼姓什么叫什么?”任小伍支吾道:“这个倒不好说了,女飞贼么,自然是来无影去无踪的,专会将一把刀子抵在人家背后,叫道——”说着细着嗓子学那女郎的声音叫了声“进屋去!”他见这女郎总是闷闷不乐,便千方百计地逗她一笑。

  那女郎果然微微一笑,但笑容也是一闪即逝,说:“东厂的阎公公和锦衣卫的陆九霄素来不睦,决不会联手搜什么女飞贼。”顿了一顿,又道:“我不是女飞贼,你若是害怕,我……这就走。”任小伍有些着急,叫道:“你当我是个什么人了,任小伍何时怕过事?你别乱动,若是要走,我可敢跟你动刀子!哎哟,药又沸上来了……”就小心翼翼的将药倒入碗内,下面裹了块布,稳稳的擎到那女郎跟前。

  那碗药汁色黑褐,浓浓的味道让任小伍闻着都骤眉头,那女郎却接过来咕咚咕咚的全喝了下去。

  喝过了药,女郎的面色终于又红润了几分,任小伍瞧见她雪腮凝晕,娥眉笼愁,再配上一股着人怜爱的病弱,就有说不出的一股动人心魄的美,不由瞧得痴了。那女郎却忽然转过了脸,拾起一双如水的眸子清清澈澈地望着任小伍,问:“你看什么?”好在任小伍这人脸皮极厚,若无其事地道:“我在想,我这一间屋子半间炕的,若是有朋友来,问起你时,我说什么?”那女郎道:“就说我是你媳妇,不就成了!”她这么随口一说,竟然连个坌儿都不打,只是话一出口才有点不好意思,微微低下了头。任小伍只觉喉咙发干,心就咚的一跳。

  “五爷是正人君子,不会乘人之危的,是不是?”女郎又盯了一句。任小伍只得将那口唾液咽了下去。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碎脸(尾声二)     下一篇:碎脸(尾声一)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