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飞云惊澜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飞云惊澜录(3)

2005年02月02日15:13:12网易文化 王晴川

  忙活完之后,已经日头偏西了,天才见了一点凉快,身上却全是汗水,两个人匆匆洗净了身上的污渍,就并肩坐在屋檐下纳凉。任小伍这时惊魂稍定,才想起来问:“这么说,上午我恶斗花林的时候,确是你救的我?”唤晴道:“那时我就躲在树上,花林扑上来使的是崆峒的绝命抓,明明没什么深仇大恨却使这狠毒武功,我没要他性命已经很不错了。”任小伍凝眉道:“怎么这么巧,那时你恰恰在树上?”唤晴双手托腮,抬头望天,说:“我出来散心时觉得天气太热,就躲在树上乘凉,这叫无巧不成书!”

  任小伍这才明白:“原来我媳妇知道我出来跟人家厮杀,心里放心不下竟然不顾自己病重,一直跟着我呀!”心里就一阵暖融融的,口中却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么大的事,你也不先跟我商量商量,万一累坏了身子可让我怎么办?再说,你要是早告诉我一声,我心里有底,动手时就会潇洒许多!”唤晴宛尔一笑,说:“早知如此,我该当晚些出手,好让任大将军再风光风光!”任小伍哈哈大笑起来。唤晴待他笑得够了,才低声道:“你怎么不问他们为什么追我?”任小伍苦笑道:“我其实想得紧,我还想问,你到底是谁师父是谁怎么这么漂亮功夫又这么高,还有,你为什么偏偏找到我?”唤晴道:“我若不告诉你只怕要憋死你了!”说着悠悠叹了口气,道:“只是这话说来话长了,也不知你有没有兴致听?”任小伍往她近前挪了挪,道:“有,有,哪怕你说一辈子我也有兴致听。”唤晴瞟了他一眼,忽然脸上一红,沉吟了片刻,才道:“我师父就是我的义父,我自小给他养大的。他原来是锦衣卫的缇骑四统领之首,一年前,锦衣卫总统领陆九霄命我义父严加勘查一位领军大帅,他怀疑这个大帅在边关图谋不轨。义父觉得此事非同小可,因为这大帅为人极是深沉多智,不但手握重兵,更兼那时还是圣上的红人,不可草率行事,便命我乔装改扮,混入大帅在京师的府中充当婢女。”任小伍吐了一下舌头,道:“你义父也真舍得,当真是舍不了孩子套不了狼!”唤晴道:“在大帅府中待得久了,才得知这人是个大大的好人。他待人极是和蔼,每日想的只是如何收服河套——原来咱们大明自太祖皇帝建国时虽然将元顺帝赶跑了,但蒙古人只是暂时退回漠北,对咱们土地的骚扰侵掠却从来没有停过。胡虏侵袭多年,终于将大青山、狼山以南一大片地方占去了,这地方土沃草丰,因黄河在这里转了一个大弯,便称作河套。胡虏在河套扎下根来,便以此为老窝,时时攻扰内地,这些'套寇'来去如风,官军又防不胜防,有时一次给他们掠杀的人畜多达十万以上!”“大帅便上书皇上要出兵收服河套,皇上对他的筹划很是赞成,便招他入京。可这昏君反复无常,又拿不定最后出兵的决心,大帅便只得在京师住下。平日里他总是沉默寡言,每说到套寇践踏中原,都气得怒发冲冠,有时候念及百姓无辜受苦,常常气愤难平得中夜不睡,就饮酒挥毫,或是作诗一吐胸中块垒,或是亲自规画火车地炮这些攻具的图纸。”任小伍听到这里将大拇指一挑,道:“这人为了老百姓整夜不睡,当真是个大大的好官儿!”“有一次,我瞧他眼睛熬得红红的,就劝他早些安睡!他却对我说,当今天下,如同给乌云蔽住了太阳,不知何时才能晴天!刚入府时我随便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作小虹的,大帅便说,你的名字不妨就叫做唤晴吧!”任小伍点头道:“唤晴,原来是呼唤晴天的意思,却原来是这大帅起的名字!”“我见大帅确实没有什么不轨之心,便将所见所闻跟义父照实说了。义父一听也极是佩服大帅,就登门而来,二人一番长叹,竟然结为至交!”任小伍拍手道:“这叫做英雄重英雄,这不是很好吗?”唤晴叹道:“那时大帅名声鼎盛,天下之士莫不引颈以待,更有不少热血之士闻知边关将校缺少军饷,便倾囊而助。这其中太行山聚合堂的大堂主何竞我更是费尽心机筹谋到了一份百万巨饷,要送至边关。哪知这时却变故突生,先是陕西那地方澄城山崩,借着又是风沙大作。那昏君嘉靖偏说什么此兆主兵火,示边警,便去了收复河套的念头。”任小伍凝眉道:“这皇上怎么胡猜乱想,刮风下雨的和动兵有什么大的牵连?”“可惜那时大帅还不知道昏君心里已经变了卦,仍是不停的上书陈述'复套'的规划。昏君心里就很是不高兴。这时刑部却又接到密报,有人硬说大帅贪污克扣军饷无数,老奸巨猾的大学士严嵩乘机上疏昏君,说大帅的复套是狂妄之举,说大帅穷兵黩武,好大喜功,复套必然弄得府库殚竭,民何以堪?”任小伍道:“这严嵩想来知道皇上不想出兵的意思,才顺着他的意说出这样的狗屁话来!”“那只是其中一个原由。严嵩其时只是次辅,他上疏的本意还是冲着当时的首辅夏言夏大人去的。夏大人当初也力主大帅复套,严嵩要乘机扳倒夏大人,自己作首辅!他在疏中还说夏大人混淆国事。果然昏君震怒之下将夏大人罢了官,令锦衣卫将大帅逮捕入狱。”任小伍听到那大帅给锦衣卫逮捕入狱,忽然想起一事,忍不住一拍大腿,道:“我想起来了,你说的大帅是不是姓曾,叫……叫曾什么来着?”唤晴点了点头:“正是陕西三边总督曾铣曾大帅!”任小伍叫了起来:“我这人真是两耳不闻天下事,其实我早该知道你说的大帅是谁的!确实有一个姓曾的大官曾在牢里关押过的,只是我只将心思放在斗鸡上,就一时没有对上号,因为我一直只叫他曾大人,从来不知道他还是一个统兵打仗的大帅!”说着又用手拍起了脑袋,“嘿,说起曾大人的风骨当真好生让人敬重。他在狱中时总被提去严刑拷打,到底为了什么我这当牢子的就全然不知了。有一次廷杖一百之后,人人以为他必死无疑了,岂知他昏了一夜之后,又在天亮时分挣扎了起来。我记挂着他是条好汉,就擎着灯去看他。那时候还是冬天,大牢里面又冷又黑,西北风顺着破窗户灌进来,拍在墙壁上呼拉拉的响,也吹得我的灯一忽闪一忽闪的。”虽是大热的天,任小伍说到这里却忍不住抱了一下双肩,似乎那股阴冷的北风又窜了进来,拍得他浑身肌骨俱寒,“我见他浑身上下全是伤,已经没有好地方了,更有的伤口已经烂啦,我顾念他是个好官,就偷偷塞给他一些金疮药。哪知这曾大人却说,小哥,俺是严嵩的眼中钉,你冒着大风险送药,这份情曾某领了,但这牢内遍布锦衣卫和严嵩的耳目,我若用了你的药只怕迟早严嵩会揪出你来,那时没来由的又牵连上一个好人遭殃。”他长长叹了口气:“他这人话不多,又是山东口音,带着一股子质朴的劲儿,听得我鼻子直发酸。说到底他也没用我的药,却自己将个瓷碗摔碎了,然后捡起了瓷片去割腿上臂上那些腐烂的肉块,腐肉割下去后,就瞧见筋已经挂了膜,曾大人就伸出手来自己截了去。我在一旁瞧他这么污血淋漓的弄着,忍不住全身打起颤来,手里的灯几乎要掉在地上。大帅却意气自若,那时候天冷呀,他喘一口气,就吐出一团白雾来,却从始至终连哼都没有哼一声,似乎那肉不是长在他自己身上的!嘿嘿,要说我任小伍这辈子没佩服过什么人,尤其是没佩服过那些当大官的,但一提起这位曾大人,我却是打心眼里佩服!佩服得五体投地!”唤晴忍不住流下泪来:“大帅在牢里受的苦可是多了,但他总是觉得不过一时之冤,凭着自己一片精忠,皇上最后还是会回心转意的!哪知昏君杀心已动,虽然最终查不出一点克饷行贿的证据,昏君还是胡乱安了一个'交结近侍律'的罪名将大帅问斩了。”她抽泣片刻,才又道:“大帅无辜被杀,府内一切家眷仆役全被谪戍极边,只有我这个不在册的婢女跑了出来。严党和锦衣卫更是要抓住大帅的公子……公子爷,要斩草除根!”任小伍忍不住问:“那个公子爷是不是很英俊潇洒的,你一提起他来就脸发烧!”唤晴的脸果然红了起来,就愈发不好意思,道:“你这人尽会胡扯!这时候了还说这些没着没落的话!他叫曾淳,不但武功高强,更是文武兼修,大帅曾说,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情就是生的儿子是个帅才!”任小伍笑了笑,心里不知怎地一阵酸酸的难受。

  唤晴接着说:“义父已经为大帅蒙冤之事奔走多日,但他官微言轻,终于无济于事。当得知陆九霄和严嵩要加害公子时,义父便事先通知曾淳,更命我将己经受伤的曾淳悄悄送出了京师,藏在一个隐秘所在!哪知祸不单行,当我回到过京师时,却发现义父竟然失踪了!”她叹了口气,道:“我连找了几十日都是毫无结果,那时锦衣卫缇骑四出,我知道只怕是陆九霄动的手脚,这些日子还要提防那些无孔不入的锦衣卫。终于在数日前,才得知义父失踪的真像,原来是陆九霄知道义父庇护曾淳后,大为震怒,竟然用一杯药酒化去了义父武功,将他囚了起来。”说着转过脸,望着任小伍道:“就囚在你管的地字牢内!”任小伍惊了一下,叫道:“就囚在我管的牢内?哪一号,他、你义父叫什么名字?”唤晴道:“地字六号牢。我义父姓沈,名号上炼下石。”任小伍的脑子飞快的转了一下,忍不住叫道:“姓沈?莫不是、莫不是沈疯子?”他想起来牢里只有一个五十来岁的老酒鬼姓沈,整天疯疯癫癫的。

  他挠着脑袋问:“难道、难道你义父就是那个沈疯子?”唤晴却郑重无比地点了点头:“义父只不过是暂时装疯的!其实他文韬武略,世间罕有,刀上的功夫更是了得,你是使刀的,难道没听说过'秋岩观澜,西崖惊雷'两大神刀的名头?秋岩便是我义父沈炼石的别号,他的那套'观澜九势'是当今武林一绝,连号称武林宗主的陆九霄都忌惮他三分!”任小伍听了这话,眼珠子几乎要弹出来,叫道:“什么?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沈炼石?”暗想我总是嫌这人疯疯癫癫的,每天总要时不时踹上他几脚的,却不知人家竟然是使刀的祖宗!

  唤晴叹了口气:“他饮了陆九霄的毒酒,武功一时全失。他知道陆九霄要从他这里查出公子爷的下落,迫不得已只得装疯了。”任小伍连连点头,心下却想:“这老酒鬼装得倒是真像,我瞧他八成就有几分疯!”唤晴又道:“我和师兄得到义父下落之后就兵分两路,他回去措置人手,我么,再回镇抚司大牢前打探消息。不想却遇上了东厂剑楼的十三名剑!风雷剑范老大和寒光剑宋十三阴魂不散地追着我,要我说出公子爷的下落来,好歹将他们甩开了,却遇到了你!”任小伍这时发现唤晴那双眸子那么轻柔那么真切地瞧着自己,象一泓清波似的,自己的心正给这泓清波浸润着,就要醉了。而唤晴接下来的话更让任小伍如饮醇酒:“大帅关押在牢中时,我曾经悄悄去探望过,你不顾安危,数次给大帅关照,不为难大帅,我都瞧在了眼里!你这人虽然没有满腹经纶,虽然不会武功,但却是个行得端坐得正,敢作敢为的磊落奇男子!”任小伍有些飘飘乎乎的,心里想:“原来我老人家是个奇男子,起码在我老婆眼里是个磊落奇男子,这叫情人眼里出西施,要不她人海茫茫的,怎么就要做我的媳妇!”口中却道:“唤晴,你这话说得倒有几分道理,却也有不太妥当之处,比如我虽然不像状元那般满肚子的诗文,却也读过不少的书,称得上是胸中有锦绣,你说我不会武功,就更是大错特错了,我的刀法在这条街上也是响当当的,想当年我师父何大林何大爷,号称'铁臂苍龙刀'……”唤晴接着道:“他老人家凭着真功夫在双龙镖局里做了八年趟子手的!”任小伍笑道:“咦,这个你也知道,想必我师徒的名声让你的耳朵都磨出糨子来了!”唤晴忽然握住了他的手,道:“小伍,我有一事相求,你答应不答应?这一件事事关大帅名节,事关边疆无数将士性命,更事关天下苍生!”任小伍生平第一次给一个女孩子握住手,觉得那手又柔又暖,就有些腾云驾雾了,脑袋一热,道:“不必什么事关天下苍生,只要是你求我的事,我任小伍豁出去这颗脑袋也给你干了!这叫做牡丹花下死……不对,这叫士为红颜知己死!”唤晴秀眉一蹙,嗔道:“说话总是这么没正经!”说着幽幽叹了口气,“这件事不必让你当真豁出脑袋来,可是也有些凶险!我要你做内应,救出我义父!”任小伍咽了口唾液,说:“你、让我和你一起砸牢反狱?嘿嘿,这件事你算找对人了,砸牢反狱,我最是……”本来想说“最是在行”,随即又想:“我又不是山大王,怎么对这事在行!”忽然心中一动,才明白了为什么人海茫茫,唤晴却要来做自己的老婆!

  唤晴捏了一下他的手,道:“锦衣卫高手如云,来硬的肯定不行的!”说着取出了一个小小的药瓶,道:“义父武功盖世,只是中了'软脉散',你只需将这解药给他吃了,他内力一复,休说一众锦衣卫,便是陆九霄亲到,也拦他不住!”任小伍疑惑着接过了那个药瓶,心中多了几分把握,暗想:“我是牢头,偷偷喂犯人点药吃,那可就容易不过了!只是那老酒鬼当真有那么高的功夫?”就问:“那我将他放了出来,说到底却也是三千刀鱼鳞大剐的死罪呀!”唤晴道:“你难道一辈子就做这个牢头不成?男子汉大丈夫,该当心怀天下,咱们一起啸傲江湖,岂不甚好?”任小伍给她说得热血沸腾,暗想:“是呀,男子汉大丈夫,该当心怀天下,我这磊落奇男子怎能一辈子屈才做牢头,而且和唤晴一起啸傲江湖,那不就是说她要真的做我老婆?是呀,人家女孩子脸皮薄,当真想做我老婆,又怎能直说?”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心中就越兴奋,忽然反手抓住唤晴的手,说:“好,咱们一起啸傲江湖,作一对双飞比翼鸟!”唤晴给他说得脸上一红,正想啐他,却听任小伍又问:“唤晴,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答应你?”唤晴却笑了:“那日早晨,我听到那个姓侯的出一百两银子买你的鸡,你硬是没卖!就知道你这人有骨气,是个大丈夫!”任小伍望着唤晴脸上花一般的笑容,却叹了口气,知道自己为“大丈夫”这三个字,说什么也要答应唤晴了。他低下头,瞅着还在拼命啄米的大将军,说:“我走了,可不能委屈了你,也罢,就让候九那老小子称心如意罢!”

  天黑下来了,任小伍按时候到大牢里当差,路上不住地骂候九不是个东西,明明说过一百两银子的却硬是改成了五十两,还说,他做买卖的人就得这样该杀价时就杀价!五十就五十吧,谁让自己答应了唤晴呐。他的手一下子攥住了那瓶药,手心就出了一层冷汗。

  镇抚司的大牢的阴森可怖是出了名的,后来有明时人在其书中说:“其墙厚数仞,即隔壁嗥呼,悄不闻声”,“又不能举火,虽严寒,不过啖冷炙、披冷衲而已”。任小伍就在这样的鬼地方当差,好在这时还是夏天,阴森的大牢里面就还能让人忍受。

  沈疯子关进来近两个月了,不但老气横秋,还与谁都不合群,整天只知道喝酒,喝多了就哭,骂天骂地骂严嵩。可奇怪的是也不知是谁总是给他送酒,狱卒们也被关照不要为难他,但犯人们可不管那一套,总是打他,沈疯子整天醉巴巴地也难与众人为敌,就总挨打,但是一个多月后就没人打他了,大家发觉每次打完他后,手总是很疼,这老酒鬼倒笑呵呵地无所谓。

  任小伍找到他时,他还缩在屋角里抱着一个空酒坛子酣睡,鼻涕口水的拖得好长。好在这老酒鬼自己一个人一屋,因为一旦他见了生人就狂喊狂叫的没个完,吵得狱卒都睡不着觉,而且也没有人能忍受他身上的恶臭。任小伍知道犯人们都笑言,在镇抚司的大牢里,最难挺的刑罚不是杨木做的夹棍,也不是那种叫做“琵琶”的酷刑,而是被罚和沈疯子一屋,受他的恶臭和嚎叫。

  此时任小伍就在受这酷刑,六月的天里沈疯子身上更是臭得让人无法忍受,任小伍不得不捂住了鼻子,心里想:“真想不到这人竟然是锦衣卫四大统领之首,只可惜我任小伍是锦衣卫下属镇抚司中小得不能再小的狱卒,无缘得见您老人家!”“沈先生,”他低声叫着。那老酒鬼一下子就睁开了眼,任小伍有些吃惊那双终日浑浑噩噩的老眼中忽然射出了一阵冷电般的光芒来,但一见到是狱卒任小伍,那老眼中的寒芒顿减,马上又变得平常一样的浑浊昏聩。

  “沈先生,”任小伍知道这大牢里地旷墙厚,不必担心两人的话被别人听到,“是唤晴托我来救你的!”沈疯子的眼神一下子又清澈起来,他紧紧盯着任小伍的眼睛,似乎在判断任小伍的话是真是假。

  任小伍不想再拖延,急忙取出那个药瓶递了过去,说:“这是唤晴托我给您送的解药!她说您中的是'软脉散',服下这药后,就能逐渐回复功力。她还说,今夜子时,她派人在牢外接应,由我送您出狱!”沈疯子的眼睛紧紧盯着任小伍一言不发,这眼神有几分惊奇但更多的是疑惑和猜忌,猛然间他的手一伸,卡住了任小伍的脖子,叫道:“唤晴,你们将唤晴怎样了?”任小伍给他卡得透不过气来,他拼命掰那双手,但沈疯子内力全失,自身力气还是大的惊人,任小伍弄得脸红脖子粗,还是没有挣开,他喘息着说:“快松手,沈先生,我是唤晴的朋友!”“胡说,唤晴几时有你这牢子朋友!”沈疯子的手越来越紧,“这定然又是陆九霄的诡计,这一次你们要骗我吃什么?”任小伍给他身上的恶臭熏得几欲昏去,心里想我这可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喊道:“我怀里有信,唤晴写给你的信!”忙把出门前唤晴写的书信塞到他手中。

  沈疯子就借着任小伍燃起的蜡烛,看了那信,面色才是一缓。任小伍却捋着脖子说:“你奶奶的,你这老疯子差点就把我掐死了。这药你愿意吃就吃,不愿意吃就算了,我出去告诉唤晴一声,这老疯子装疯装上了瘾要赖在牢里面过下半辈子,说什么也不愿意出来了!”沈疯子拱手道:“炼石适才无礼,小哥勿怪!”拔开那瓷瓶,一口气将药丸全倒入了口中。

  任小伍一把掐灭了烛火,说:“好了,唤晴说,待你功力回复之时,我再给你弄一身衣裳混出大牢去。对了,唤晴还说有一件事甚为要紧,她叫你万万不可再喝陌生人送来的酒,据说那个什么软脉散的药力本来难以持久,毛病就出在那酒上!”他说完就退了出去,过道里的气息也是发着一股霉味,但他还是觉得这味道已经很不错了,忍不住狠狠地吸了两口。

  这时黑漆漆的过道里却飘过来一盏灯,忽忽悠悠地象一片鬼火!

  任小伍睁大了眼睛才看清,又是那个穿着赤黄衣衫的白胖家伙,瞧他的服饰怎么也是锦衣卫中的六品官员。本来六品在京官里是小得不能再小的芝麻官,但在锦衣卫和东厂里的人就不同了,比如这镇抚司中官员入狱按照朝廷规定就该归于法司,但锦衣卫和东厂却可以任意提审,这白胖汉子就总是来这里看沈疯子,每次还总是捎上一坛子酒。

  白胖子将灯插在窗栏杆上,恭恭敬敬地将酒放在沈疯子面前,低声说:“沈先生,小的又来孝敬您老来了!”那灯在窗上插得不稳,一晃一晃的,就映得他的胖脸忽明忽暗的,门外的任小伍偷偷地瞧在眼里,觉得特阴森。

  沈疯子翻了个身,大肚子朝天仰在地上,对那人却理也不理。白胖子一点也不恼,身子俯得更低,似乎挺喜欢沈疯子那股恶臭,说:“沈先生,晚辈一番劝说终于使陆大人动了心!他老人家拍了板,只要您老说出曾淳的下落,就立即让您官复原职!”沈疯子忽然呵了一声,却是打起了鼾,口水又长长地拖了下来。白胖子双眉一皱,声音却仍然是细细柔柔的:“也罢,既然沈先生还是坚不吐露实情,晚辈也决不相逼,”说着一掌拍开了那酒的泥封,牢狱里立时酒香四溢,“晚辈在此陪老先生喝上几杯,聊表寸心!”他自怀中取出两个碗来,满满地将酒倒上了,沈疯子闻得酒声,立时睁开了眼,白胖子笑道:“这是陆大人为先生弄来的御酒神仙红,滋味大好,先生不可不尝!”沈疯子还是没搭理他,却已经端起了酒碗。

  任小伍心里暗自着急:“这个沈疯子,刚才明明已经告诉了他,不可再饮人家送来的酒,怎么他又犯了酒瘾!”白胖子脸上的笑意更浓:“神仙红饮后飘飘如仙,先生一尝即知!”沈疯子蓦然一扬手,那碗酒全向白胖子泼了过去。

  白胖子身法却伶俐之极,霍然一伏身,竟然避开了大半,但二人相距太近,肩头、颈下还是给酒泼到一些。滋的一响,酒泼到地上就起了一阵白烟,那胖子的肩颈之上更是衣裂肉开,这酒内竟然蕴了剧毒之药。

  “怎样,这滋味是不是飘飘欲仙?”沈疯子冷笑起来。

  白胖子狞笑道:“刀圣的见识果然不凡,前几次酒中无毒便畅然就饮,这次一眼便看出了酒里面潺了点水!”说着双手一分,将一身锦袍扯了下来,“晚辈白不清受陆大人之命送沈先生上路的。”沈疯子霍然挺直了身子,眼中寒芒如电,道:“笑阎罗白不清?怪不得前些日子老子就一直瞧你不顺眼,你不是青蚨帮破阵门中的使毒高手么,何时投了陆九霄?”白不清笑道:“本帮郑帮主与陆大人神交已久,这一次应陆大人之请出山,专门对付逆臣贼子!”沈炼石听得“郑帮主”三字,身子一阵颤抖,仰头怒笑道:“郑凌风,郑凌风,呵呵,好,好,我沈炼石若是不死,你如何甘心?”任小伍听了郑凌风这个名字,忽然间想起一连串可怕的传说,忍不住连着打了几个寒战。

  白不清冷笑道:“实不相瞒,那个曾淳三日前已经落在了本帮手中,陆大人今日命在下最后试探你一次,先生既然还是死不改悔,白某只得格杀勿论!”笑声中他已经闪电般地出手,一手屈指如勾,戳向沈疯子额头神庭穴,一手立掌如刀,直向咽喉切来。任小伍看他招式狠辣,几乎要叫出声来,岂知平时疯疯癫癫的沈疯子霍然一转,身如游龙,白不清这招立判生死的“弥勒点灯”竟然被他轻轻巧巧地避了开去。

  白不清本以为沈疯子中了软脉散后功力全失,哪知自己一击必杀的“蛇鹊手”却被他轻易破去。他双目一寒,明白这老东西果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功夫剩下一两成,就不好对付,当下不敢丝毫怠慢,双掌展开,疾如狂风暴雨的猛攻过来。他这套蛇鹊手讲究左爪碎骨如鹊啄,右掌截脉如蛇噬,实为江湖上有数的阴狠武功。

  沈疯子功力虽然尽失,身手却还敏捷,仗着见识高超,一时倒也还能支撑。他二人心中各有忌惮,均是不愿意让外人知道,出招时便全默不做声,只有沈疯子身上脚镣手铐不时发出一阵阵啷啷的锐响。

  那盏灯被白不清的掌风震得摇摇晃晃的,苦斗的二人更是快如疾风般的疾转,看得任小伍眼也花了。他心中暗想:“这个白胖子怎么这么高的功夫,只怕比那苏暮楼还高上一些,而这老疯子也当真是身怀绝技,想不到内力全失还这么厉害,但愿唤晴给他的解药灵验,让他快快恢复功力宰了这白胖子。”猛然间二人四掌粘在了一起,沈疯子身子一幌,连退数步,砰的一下撞在了背后的大墙上。白不清冷笑道:“沈老当真是武林泰斗,功夫全没了,还让晚辈这么费力,佩服佩服!”口中说佩服,手下却一招比一招狠。沈疯子受了他一掌,呼息不畅,再加上手脚上全带着长长的锁镣,就更加左支右绌。任小伍焦急万分,那盏灯越晃越快,牢里面一阵黑一阵亮,让人头晕眼花,沈疯子那有如牛喘的呼气声更是犹如鼓声一样,呼哧呼哧地全敲在他的心头上。

  陡然间白不清一招“鹊抢巢”,双掌卷起一阵劲风,那灯焰凄惨的一幌便全熄了,牢内陡然漆黑一阵,便在此时,白不清的双掌又和沈疯子的双掌牢牢粘在了一起。“沈先生,”白不清胜券在握,却不急于催动内力,“您老这么高的功夫这么匆匆地走,岂不可惜,只要您老答应区区一件事,在下立时放您老一条生路!”沈疯子怒道:“你奶奶的,连曾公子都已经落在了你们这些狗娘养的手中,你们还要什么?”“久闻沈老先生为天下两大神刀之一,观澜刀法和道家先天纳斗神功皆有神鬼莫测之功,”白不清的声音好整以暇,“晚辈恳请先生将观澜九势的刀决和纳斗神功相授,晚辈立时放您老出去。”沈疯子喘息道:“纳斗神功深奥无比,观澜刀诀更非有天纵之姿不能习之,我便告诉你……你也未必练得成!”白不清听他口气中大有商量之处,心下暗喜,道:“只要老先生肯悉心指点,晚辈料来不致让您老失望!”他见沈疯子沉默不语,便道:“只要老先生这时点一点头,晚辈立时就叩头拜师!”同时双手缓缓撤回内劲。

  沈疯子双目闪动,忽然扬眉吐气,叫了一声:“好,我答应你!”白不清心中大喜,笑道:“多谢老先生,我……”一句话未说完,忽觉背后一凉一热,一低头,却见胸前涌出一截亮亮的刀尖,在黑漆漆的牢内闪着诡异的光芒。

  一阵剧痛烧遍了白不清的四肢百骸,他怪叫一声,向后猛踢了一脚,却踢了个空,他愤然转身,黑漆漆的却瞧不见什么东西。白不清如一只中箭的猛兽狂吼着向前一阵狂冲乱打,猛然间后背又是一凉,他啊的一声低嗥,终于缓缓倒了下去。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飞云惊澜录(3)     下一篇:飞云惊澜录(2)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