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飞云惊澜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飞云惊澜录(7)

2005年02月02日15:34:29网易文化 王晴川

  青田埔是两山夹一路,两旁的山陡峭如石门,沉沉的夜色中瞧不清山上的林木石岩,只是一片狰狞的让人揪心的黑色。唤晴就隐身在这一片黑影中,心里七上八下的,梅道人说那群人今夜该走过青田埔的,怎么这时候了还不见踪影?

  她再一次抬头,已经月上中天了。瞧着那轮冷素的月,唤晴的眼前不知怎地就闪起曾淳那执拗的眼神,那铁一样刚毅的眼神呀,象极了他那叱咤风云的老爹。不同的是,曾铣是一块百炼千锤的老铁,磨得去了火性,只剩下一股子消磨不掉的冷硬,曾淳却是刚刚出炉的滚烫烫的新钢,遇上冷会飞花溅玉的,唯有这满腔内世间少有的沸腾热血,就让自己这一生一世的牵肠挂肚。她的心就一酸,对着月亮无声地喊,老天呀,让我再看他一眼吧。

  那月亮却无语,只将一片清辉轻轻撒下来。

  “你又在想他?”身旁的夏星寒忽然问了一声。唤晴没言语,低下头来,却觉着眼角一片模糊了。夏星寒见她流泪,不禁叹了口气,“师父说你比男孩子还硬,一辈子不会流泪的,我却见你不知为他流了多少泪!”唤晴看了一眼身边嘴唇紧泯的夏星寒,心里就涌起一股暖意,想,师兄和曾淳都是难得一遇的人才,性格也有几分相似,只是曾淳英姿勃发又热情外露,什么事情都藏不住的,只在大帅遇难之后才变了个人似的,终日沉默;师兄样子虽然不中看,却是个朴实真诚的汉子,可就是木得象一块石头似的。但石头下面呢,也是一团跃动不息的火呀!

  她就强挤出一丝笑,岔开了话题:“你瞧那个任笑云有趣么?这一次说什么也要来呢!”夏星寒低声说:“他虽是市井中人,却是一条汉子,你不该让他不来的。”唤晴说:“他是好人,确实是好人,若没有他,咱们根本救不出义父的。我就更不能再让他有个三长两短的,留他在客栈,正好让他照顾义父。”夏星寒也举头望了望头上的明月,象是自言自语的说:“梅道人说他已经请了不少帮手,却不知何时能来?”唤晴咬了一下唇:“救师尊可以从容用计,救公子却是时候紧迫,只得全力一战了!”夏星寒忽然低下头,说了一声,来了!两个人的心全是一紧。

  就听到了马蹄声,一团杂沓的声音敲着山道,近了。

  唤晴的心就给这团声音牵着一颤一颤的——终于瞧见一行人借着些微的月色,在崎岖的山路间策马行了过来。十数匹马在山道上深一脚前一脚的行着,马上的人多是深色的衣衫,瞧上去一团黑郁郁的,也分辩不出公子曾淳在哪里,只有一前一后的马上坐着两个穿白袍的汉子极是显眼。当先那人是个秃顶的胖身子,挺立马上显得精气十足,后面那人却是披着长发,矮矮的身子伏在马上一晃一晃的,似是已经睡着了。夏星寒盯着淡淡的月光下这两个奇形怪状的白袍客,心内一紧:“想不到青蚨护法五鬼王居然到了两位!”“这里地势险得紧,大伙多加小心了!”那秃头大汉回头喝了一声。所有的人全叫了一声:“是!”声音齐刷刷的,显是训练有素的,只后面那长发披肩的矮汉子趴在马颈上没言语。

  唤晴的眸子却在一瞬间亮了起来,她在那一团人马中间瞧见了一个沉默无语的身影,就是他,有如岩石一般沉毅的身影,虽然给几匹马紧紧夹在中间,却依然让唤晴觉出那么清那么傲的一种酸楚。

  她忽然撮口长啸。

  行着的一群人一惊,全往她这边瞧来,没留神对面山道上却已经乱石如雨砸了下来。一阵人喊马嘶的乱,好在这堆乱石只是砸向最先那匹马,轰隆隆的阻住了狭窄的山道。唤晴已经扑了上去,一个青衣汉子当先迎来,却给唤晴展开身法自他身边电射而过,同时那柄短刀闪出一抹凄艳的光,那汉子的喉头就溅出一线血花。

  连夏星寒都给唤晴的杀气腾腾吓了一跳,但这会唤晴却已经不管那么多了,她已经清楚的看到曾淳望向自己的眼光,他不能叫嚷,必是已经给治住了穴道——这群天杀的畜生!

  文胜大棍飞舞,带着一群丐帮弟子也飞奔下山,和一群青衣汉子交上了手。“几个小贼,大伙不必惊慌,看住了正主!”那秃头胖子长声大喝,声音在一片兵刃交杂和人马的嘶吼中居然丝毫不乱,自有一份威猛慑人的气势。

  唤晴陡觉眼前人影一幌,一团白惨惨的影子已经阻在了眼前,正是那一直酣睡马上的长发矮汉,这时正咧着嘴冲自己笑。

  唤晴怒喝一声,晓红刀振腕而出,一势“举头望月”,直袭那白袍矮汉的咽喉。那矮汉左爪一横,竟然硬抓硬架向那把刀,跟着右爪分心抓到。唤晴直觉胸前劲风迫人,但她竟不舍弃攻势,短刀一压,径使险招,顺着矮汉的掌势划向他的小腹,同时仗着身法轻巧,硬用龙飞势的身法要从那只怪手下闪过去。哪知矮汉怪叫一声,左掌掌上蓄势,劲风陡增,震开了短刀,右爪却将唤晴衣襟撕下了半截。

  两个人的身形奇快如风的横掠数尺,但矮汉依然紧紧挡在唤晴身前。

  适才交了这一招,唤晴的两刀全都无功,胸口更是气血翻涌,望着那双鬼火般眨动的双眼,她咬了咬牙,说:“地行鬼王常机子?”矮汉子阴森森的一笑:“小娘们能躲过常老爷这一爪,功夫倒也不错!”夏星寒这时向前冲得正紧,只觉青蚨帮这群人虽然不多,身手却着实不错,若非自己往来冲突,十余名丐帮弟子只怕就抵挡不住了。他的一把单刀已经展到了七成功力,身边四个对手兀自收拾不下,而夏星寒激战之中却不得不将三分精神留在那秃头客身上。那秃头客虽然尚未出手,但一直虎视耽耽的,竟牵住了夏星寒的一半精神。

  秃头客那双拢在袖中的手忽然拔了出来,一股劲气隐隐然向夏星寒逼了过来。夏星寒已瞧见了那双手的手指上竟全套了大小不一的指环,有的金光澄澄,有的银色闪闪,夜色中瞧来诡异无比,一个念头在他的脑中清晰无比的一闪:“果然是他——青蚨护法五鬼王中功夫最诡异的巨灵鬼王乙凝!”夏星寒猛吸了一口真气,手中刀已化作经天长虹,力挥而出,这一招“孤月独明”是心月刀法中的七大杀招之一,随着一点流转如月华的刀光闪过,身旁的四个青蚨帮弟子手中的兵刃都是如遭雷击,呛呛呛的几声响,竟有三件兵刃落在了地上。

  身后蓦然划过了轻微之极的声音,只仿佛于静夜里萤火虫从墓地间飞过去的动静。夏星寒的耳朵却及时抓住了这声响——一旁观战的巨灵鬼王终于动手了!

  念头才一闪,头上已经多了一只巨灵大掌,泰山压顶般的拍了下来。夏星寒长啸一声,那招“孤月独明”的下半势才施展开来,迅疾无比地迎了上去。

  刀气与掌风一触即收,一片黑色阴影如蝙蝠一样无声无息的从夏星寒头上掠了过去。夏星寒有些吃惊乙凝如此庞大的身躯却能施展出这样轻妙的身法,这巨灵鬼王轻功之妙想来已不输于以身法诡异见长的地行鬼王。

  乙凝的身形僵硬如岩石,却从嘴里吐出两个冰冷的字来:“好刀!”夏星寒却更冷,一刀横胸,凛然不语。乙凝就缓缓的一笑:“刀圣弟子,果然不俗!”便在此时,山道上却响起了一阵呼喝之声,那是一阵荷荷的声音,初时听来动静不大,转瞬间就大了许多,荷荷的低沉调子在四面八方一起响起,仿佛是千山万岭群起而呼的声音。

  嘶杀的青蚨帮弟子全是一惊,丐帮弟子却精神一振,也随着发出了荷荷的叫声。

  这群人来得好快,密匝匝的一群人自后而来,竟塞满了身后的山路。

  乙凝喝道:“大伙暂且罢手!青蚨帮乙凝在此,来的是哪条线上的朋友?”这一声喝威猛十足,有如静夜中响了个霹雳,青蚨帮众闻声后齐齐收手,迅疾无比的聚到他的身边。

  丐帮弟子见来的那群人停声不语,便也停戈不斗,只有唤晴要待向前冲,却给夏星寒一把抓住。

  一团火把悠然燃起,照亮了那群人的面孔,唤晴见了那些人的装束就是一喜,回首向夏星寒说:“师兄,是你们丐帮的人!”夏星寒脸上的肌肉却一抖,丐帮来的人是不少,但火把下孙堂主和雷分天都是一脸的怒气。更让夏星寒吃惊的是孙雷二人簇拥着的那个脸如寒冰的高瘦老者——正是丐帮中身份仅次于方老帮主的执律长老阎豹庵,这老头子在帮中身份极高,素来执法严明,自帮主方仁以下,人人畏惧他三分,这时赶来,只怕多半是因为自己抗令不遵之事!

  乙凝瞧见漫山而来的丐帮弟子先是一惊,待瞧见阎长老盯着夏星寒的冷硬目光,心知有异,喝令手下弟子静观其变。

  “朱雀堂主夏星寒何在?”阎长老一声威猛十足的吆喝,将无数低声的窃语全压了下去。夏星寒见他明知故问,更是一愣,但这时也只得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叫了一声:“夏星寒参见阎长老!”阎长老冷冷的盯了他一眼,跟着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夏星寒大逆不道,横行无忌,在下受帮主之命,将夏星寒革除出帮!”山道上一片哗然,连青蚨帮众都有些吃惊,朱雀堂弟子更是大声鼓噪。武林之人素来重视口碑,若是被自身帮派扫地出门,那就是终身的奇耻大辱了,何况夏星寒这等自视甚高的少年奇才。

  夏星寒忍不住抬起脸来,一字字的道:“夏星寒不知所犯何律?”阎长老冷笑道:“你私率本堂弟子劫持逆匪,对抗官府,又不遵帮主号令,打伤刑律堂的长老,犯了本帮'忤逆帮规,目无尊长'的大戒!”夏星寒沉默无言,但身子却微微颤抖,显是已经郁愤到了极点。唤晴忍不住轻轻拉住了他的手,低声说:“师兄,是我连累了你!”夏星寒蓦然仰天长啸,声音如鹤唳猿啼,一股悲愤之气直冲云霄。

  阎长老听得他这声震耳的啸声不禁吃了一惊,但还是向一众朱雀堂弟子叫道:“夏星寒已经被革除出帮,朱雀堂弟子听令,速速随我赶赴青龙堂待命!”文胜等人更是一愣,乙凝那一群青蚨帮的却喜上眉梢了。

  一些朱雀堂弟子要待上前争辩,阎长老将手中一根绿光荧荧的竹杖高高举起:“方老帮主法杖在此,谁敢不从,便与夏星寒同罪处置!”孙堂主干笑了两声:“大家还是遵从帮主之命,若都是随夏兄弟一意孤行到底,只怕更增了他身上的罪过。”事以至此,夏星寒终于开口了:“大家随阎长老回帮,”他尽力使语气平静一些,但也顿了一顿,才说出下半句,“诸位兄弟——保重,咱们后会有期!”阎长老却向乙凝望了一眼,若有意若无意的说:“夏星寒已被本帮革除出门,所作所为便与丐帮无涉,咱们走!”说着转身而去。

  火把的光芒渐渐飘远,满山遍野的丐帮弟子无声远去。一众朱雀堂弟子也无奈的随着去了,只有文胜手提大棍,定在地上不肯走。夏星寒看了他一眼,心中一暖,但还是说:“你也走!”文胜却只是摇头。夏星寒双眉一立,“不走,咱们就不再是兄弟!”文胜的眼中流出了泪水,他终是随得夏星寒久了,知道这位堂主言出如山的,猛然回手一棍,打在山岩上,轰隆隆一声,打得岩蹦土炸。众人一愣,文胜却拖着大棍,大踏步地奔了下去,他身高步长,几大步就消逝在一片黑沉沉的夜色中,但山道上却飘过来一阵粗豪的呜咽之声。

  夏星寒仰头向天,也流下了两行清泪。

  黑暗中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唤晴,你们不要管我,快走!”嘶哑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颠仆不尽的山东口音,就显得质朴无比,却是曾淳奋力冲开了被点的哑穴,挣扎着喊了一声。

  唤晴的心似是被扎了一下子:“公子,唤晴就是拼死也要救下你来!”她却再也忍耐不住了,就在夜风中哭了。

  乙凝回身一指,又点了曾淳的哑穴,跟着哈哈一笑:“夏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二位若是硬拼,只怕也在我兄弟手下讨不了好去。若是夏兄今夜抽身就走,在下也决不相逼!”常机子听了这话却一愣,但随即明白,巨灵鬼王的意思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平平安安的将人送到陆九霄手中比什么都好,何必与夏星寒拚个死活?

  夏星寒还未回答,山道上却飘来一声低笑:“乙护法几时变了脾气,呵呵,夏公子,今夜你只怕是走不了了!”正是金秋影的声音。

  众人全是回头四顾,却瞧不见金秋影的身影,隔了片刻,才有一阵劲急无比的蹄声响起来。

  唤晴知道金秋影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将声音遥遥送过来的,难得的是人隔得这么远,传过来的声音却是如此好整以暇,好似就在对面把酒谈笑一般,她的心微微一沉:“金秋影的内力如此高深,我倒是一直低估了他了!”她再将目光向一队青蚨帮众中寻去,那一双火一样焦急的目光也正瞧着她,她知道他一定在心里呐喊:“快走呀——笨丫头!”唤晴的脸上却泛出一丝笑容,也在心里回答着:“淳哥,义父重伤难愈,若是你一交到陆九霄手中,就更加难救了!这一次我说什么也不会离开你了。”曾淳好象听到了她心里的声音,那双闪亮的眸子竟然闭上了。

  唤晴觉得脸上一片潮湿。

  缇骑来得好快,数十骑人马已经堵住了前面的山道,无数明亮的火把簇拥着一个中年汉子,长身形,精瘦无比,脸上眼窝深陷,瞧上去还有几分病容,只是一双眼睛如电闪动着。唤晴认得他,缇骑统领金秋影!

  对面的金秋影咳嗽了一声,说:“乙护法远道而来,金某奉陆大人之命前来接风!”乙凝哈哈大笑:“陆大人想得倒是周到,这一路上倒也没什么人敢打本帮的主意,只在这里遇上几个凑热闹的。”金秋影向常机子也拱了拱手:“青蚨四门主五护法纵横天下,什么人来了也是虎头上拍苍蝇了!”两个人谈笑自若,竟视夏星寒二人如无物。

  唤晴却和夏星寒并肩一立,低声说:“师兄,只剩下咱们了!”夏星寒胸中豪气顿生:“师妹,咱们杀个痛快!”跟着纵声一啸,道:“夏某不才,想见识一下金兄的'悲秋剑法',到底如何了得!”金秋影嘿的一笑:“夏兄劫持要犯,砍伤东厂和锦衣卫多少人,便是你不找我,今夜我也放你不过的。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二位就一起上吧!”夏星寒也冷笑:“传闻金兄对付敌手向来不择手段,若是想一拥而上也无妨!”两个人虽未交手,却均是用言语刺了对方一剑。

  金秋影向乙凝笑道:“大明就是多这些不知进退的亡命之徒,让皇上和陆大人操了多少的心呀!”说着慢慢翻身下马,向夏星寒缓步走了过来。

  他的剑还插在腰间未拔出来,但这么信步走来,两旁的人全觉出了一股慑人的劲气自他身上发出,砭人肌冷,身旁的青蚨帮众和缇骑连忙退开了。

  金秋影走到夏星寒身前十步忽然定住了。夏星寒背手而立,昂首望月,似是征人对月思亲,又似给这弯新月迷住了,定在那里无我两忘了。众人都奇怪,金秋影凌人的无形剑气催逼之下他还敢如此托大,金秋影怎么不拔剑一击。

  只有乙凝和夏星寒交了一招,知道他的深浅,暗想:“刀圣弟子和金秋影正是对手,金秋影不敢再向前走,必然已经觉出了对面夏星寒身上的刀气!”两个人就这么对峙着,一个举头望月,一个目光如电,这么微微一沉,金秋影就一笑:“刀随意至,果然好刀!”众缇骑听这话更觉迷惑,这话应该是殊死拼杀之后说的话呀,二人未交一招,金秋影怎么就有这样的话?

  夏星寒也笑:“你的剑也不错,只是有些可惜了!”金秋影却不问他为什么可惜,只说:“再过五年,金某就无胜你的把握了,此时交手,你却必败无疑!”夏星寒高傲无比的脸上不动一分悲喜忧怒之色,淡淡的说:“那这时交手岂不有趣得多?”夏星寒见了他沉稳的气势,也略微一惊:“想不到夏星寒年纪轻轻,养气功夫竟然到了宠辱不惊之境,这一战也是不好说了!”鬼王常机子却是无事也要生非的脾气,见夏星寒傲岸如斯,早动了怒火,怪叫道:“虎头上拍苍蝇,当真是不知进退的亡命之徒!”身形一起,也不见他如何做势奔跃,众缇骑只觉眼前一花,常机子矮矮的身子已经插到了夏星寒身前五步之内,呲出一口白牙冷笑道:“姓夏的,你率人在此埋伏,不将本帮放在眼内,咱们先算过这个帐再说!”双手一抖,两缕阴风齐向夏星寒聚了过来。

  山野间忽然响起一声长笑:“好在大明不知进退的亡命之徒确实不少,夏兄,这虎头上的苍蝇先让我拍一拍如何?”就有一道青影电一般的插了过来,一抹淡淡的光华一闪,鬼王常机子忽然嘶声大叫,弥漫的阴风骤然一寒,随即就消散得无影无踪。

  明亮的火光下,却见一个英气勃勃的青衣汉子昂首横刃,立在夏星寒身前。这人三十岁上下,生着红通通的一张国字脸,浓眉虎目,这么一言不发地横刃而立,就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他的兵刃也怪,光闪闪的如刀却有钩,似钩却刃宽。常机子怒喝一声:“你是谁?先报个名再来领死!”乙凝看见他手中的奇门兵刃就吃了一惊,叫道:“五弟,不可大意,他是聚合五岳之首的青衫磊落袁青山!”金秋影也吸了一口冷气:“听说聚合堂主何竞我号称刀神,门下五弟子却皆不习刀,袁兄手中的可是如意钩么?”那大汉向金秋影拱手一笑:“金大人果然见闻广博,袁青山这里有礼了!”乙凝笑道:“聚合堂向来在太行山下行侠仗义,不知为何到了京师趟这浑水?”袁青山还未答,唤晴却冷笑道:“青蚨帮一直在江南为非作歹,不是也跑到这里来凑热闹吗?”袁青山回身向唤晴和夏星寒施礼道:“我兄弟奉家师之命星夜兼程,总算没有耽误事!”这人一脸草莽的凌悍之气,说话极慢,但谈吐之际却是彬彬有礼,对谁都不缺了礼数,一股子名门风范。

  金秋影的脸不自然的一抖:“聚合五岳名满天下,不知到了几位,可否与金某引见一下!”袁青山昂首说:“咱兄弟都是草莽之辈,只怕冲撞了金大人的贵体!”金秋影这时却想:“聚合五岳一到,今夜只怕是抓不住夏星寒了,只要先将曾淳抓回京城就好!”就干笑了一声:“夏兄,今夜来了许多邪魔外道,扰了咱们的清兴。这一战只有以待来日了,常兄、乙兄,咱们走!”众缇骑和青蚨帮众汇合一处,便向前行。

  唤晴见他们要走,不由怒道:“姓金的,先将公子留下来。”正待飞身扑上,却听前面的众缇骑和鬼卒中响起一声惨呼,跟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就直向金秋影飞了过来。鬼王乙凝大手一伸,一把抓住,却是一个青蚨鬼卒的脑袋,呲牙咧嘴的,甚是骇人。

  却听山道之左一个冷峻的声音遥遥送了过来:“桂寒山没有大哥那么好的脾气,见到朱门走狗、奸佞爪牙,只想一刀斩了!”这声音粗豪沙哑,在一片纷乱之中却是人人听得清清楚楚,众缇骑和青蚨帮素来恃强凌弱,这时忽然给人欺上门来,登时乱成一片。

  山道右侧就传来一阵清朗的笑声:“我可没五弟这么大的火气,金大人,解元山祝你老人家升官发财,早日将陆九霄取而代之!”这话说得虽然客气,但最后一句话却是绵里藏针,让金秋影心里象吃进一根芒刺般别扭。但他素来喜怒不行于色,心中仍在暗自盘算:“聚合五岳竟然到了三位,还埋伏在山道左右,对手有备而来,今夜这一战可要加倍小心了!”“杀——”金秋影终于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来。数名缇骑立时卷了过来。

  唤晴见了冲过来的缇骑,目光不由一寒,她知道一场生死大战展开了,这时不知怎地却在脑子里闪过了任笑云的影子,是呀,任笑云,这时在做什么呢?想到他,唤晴的胸口不禁就一热。但随即她就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在这生死关头偏偏会想起他来?

  任笑云这时正在十里之外的一座破败的古庙内备受煎熬。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飞云惊澜录(11)     下一篇:飞云惊澜录(10)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