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飞云惊澜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飞云惊澜录(8)

2005年02月02日15:34:58网易文化 王晴川

  那日丐帮孙堂主和雷分天一走,沈炼石便和夏星寒等人换了藏身之处。梅道人特意挑了这距青田埔十里之遥的关帝庙,这庙宇破败不堪,早已无人住持,只是里出外进的还有三间破屋,众人便暂在那里栖身。梅道人接着为沈炼石疗伤。

  入夜之后,唤晴等不及,便与夏星寒等人先行一步去救人。

  破屋里燃起了艾草,一来是为了驱赶夏夜的蚊虫,二来梅道人说这东西可以镇静除虑,于是一片缭绕的烟雾腾起,任笑云的鼻子里就满是艾草的味道。

  忽听梅道人长吁了一口气,说了声不大好办!沈炼石也活动了一下子筋骨,问:“梅老道,怎么就不行呢?”梅道人摇了摇头,说:“你连饮毒酒逾月,软脉散的药力已经深入丹田之内。嘿嘿,好在老道我用刺穴排毒的妙法给你忙活了一日一夜,没了大碍。但若要回复功力,依着服药和针灸的慢法子,只怕还要一月之久!”沈炼石皱眉问:“太慢了太慢了,过不了十日我老沈就会给锦衣卫找到,还要连累我那两个徒弟都会给金秋影捉回去!有什么快法子么?”梅道人慢悠悠的说:“快法子倒是有,就是凶险许多了!嘿嘿,若是你运气好,老道一夜之间就会让你恢复八成功力!”沈炼石做了个伸足踢人的姿势,骂道:“贼道人这时还卖关子,这是什么法子,还不快说?”梅道人说:“这法子我一说你就知道——纳斗行气!”沈炼石双目一张,却沉默不语了。

  梅道人嘿嘿一笑:“你练的是纳斗神功,最重真气流转,可是此时给软脉散的药性拿住了,真气郁积在四肢百骸,无法回复丹田。这时若是你自内逆运纳斗神功,使真气向外发散,我用武当玄武行气功自外催动你的真气流转,将你全身真气转到第三个人身上……”说到这里就顿了一顿,将小眼睛向任笑云瞟了过来。

  斜倚在神案下的任笑云听他说得神奇,也不禁侧耳倾听,见他用眼睛望着自己不禁吓了一跳。

  沈炼石明白过来了,叫道:“怎么,你是说让我先将功力全输到笑云身上去?”梅道人点头:“不错,这时我再运玄武行气功将笑云身子里的功力逼回到你的体内,你的纳斗神功妙在'运化'二字上,那时真气由外而来,你的纳斗神功才好发挥所长,必能将大半真气都纳入丹田!”沈炼石皱眉道:“你说是'大半真气'?”梅道人点头:“不错,这么一来你能在两个时辰之内回复功力,但自身的两成真气就要留在笑云的身子里!嘿嘿,别吹胡子瞪眼睛的,人家任笑云既便答应了你,也是冒着老大风险的了。咱们行气之时,若是闯进来一个锦衣卫,不必费力,一刀一个,就能砍下三个脑袋下来!”任笑云连连点头:“是呀是呀,这法子凶险得紧,我瞧最好是等唤晴他们回来再说,最好是沈先生输功给唤晴,这叫做'肥水不入外人田'!”梅道人又将一颗大脑袋摇个不止:“不对不对,这行气妙法本是武当的疗伤圣法,这门功夫说起来麻烦之极,讲究合于数术,讲究涵养本源,其中最重的就是寻觅'药鼎'!我用此法略加变化为沈老怪治伤,仍是最重'药鼎'!咱三人之中,你任笑云恰恰就是这个药鼎。”任笑云挠着脑袋问:“什么是药鼎,将我作药吃了么?”梅道人将眼一瞪:“这当口的还胡说一气!作药鼎的人,一要心地单纯,心无旁鹫,这一点唤晴、星寒他们便做不来,这二人是他的宝贝徒弟,万事关心则乱,真气易出偏差;二要根骨纯正,资质要好,好在任笑云根清骨正,倒是个难得一见的好苗子;第三,这人最好没有习过内功,否则真气一到,心中动了忧喜之念,七情纠葛,必然扰动真气运转!”沈炼石连连点头:“还有第四,这人必要是个信得过的亲近之人,才能行气!”任笑云的眼睛越睁越大:“说来说去,还是我来最好?”沈炼石哈哈大笑:“要打此处过,留下买路钱!你只要坐在那里,身不动膀不摇的就凭空得了我十年功力,这等好事何处去寻?”任笑云叫声苦也,但却想不出什么推辞的话来!梅道人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笑云,你可要知道,咱们的性命一大半系在沈老怪身上,他若是早一时回复功力,咱们就早一时安稳!”事到如今,也只得依他摆布了!任笑云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好,既然沈先生看重,梅道长垂青,我任笑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当下就依着梅道人的布置,三人依次盘膝坐下,任笑云坐在最前面,沈炼石坐在他身后,平伸双掌抵在他背心夹脊要穴上。梅道人则坐在沈炼石身后,开始催动真气,施行“换气”疗伤之术。片刻之后,任笑云就觉得背后越来越热,有如烤着个大火炉也似。

  他想起梅道人关照过的话,不管遇到什么冷热麻胀之感,要一律不管,只当作白日梦一般。“忍着吧,只作是睡着了!”任笑云这么念叨着,只将一点意思放在了丹田。

  一股热气蓬蓬勃勃的从背后拱了进来,直向丹田窜去。这热气初时活泼可爱,任笑云恍恍忽忽的觉得如回到童年似的,跟着眼前就看到一片片的青草,有小溪蜿蜒舒缓的流着,有蝴蝶自在蹁跹的飞着,一片幽蓝宁静的湖面镜子似的映着日光。这里的一切仿佛自开天辟地以来都是这么清新幽静,这么怡然自得的,而且还要永远这样下去。

  再过片刻,任笑云的全身就燥热起来,象是给人放在蒸笼里蒸洗一般,丹田之中更是一片火热,任笑云恍惚地觉得自己全身的每一寸肌肤都跳跃起来了……这滋味当真是大苦大乐,整个的筋骨内脏仿佛都给淬炼了一番。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任笑云只觉身中的热气渐去,耳边听得梅道人低声道:“好极,好极,沈老怪运气不错,居然大顺特顺,大家平心静气再挨得半个时辰就成了。”便在此时,寺门外传来嘻溜溜一声马嘶,不知何时竟然有两匹快马驰到了寺外。跟着就有一个粗豪无比的声音叫道:“他奶奶的,看他梅老道这一回还能跑到哪里去?”

  常机子见桂寒山一上来就杀了自己帮中弟子,不由怒发如狂。他为人向来阴狠,这时急怒之下眼睛竟泛了一阵骇人的红光,一声招呼也不发,猛然鬼爪一抬,疾向眼前的袁青山攻了过去。

  青蚨五鬼王的功夫同出一源,只因各自资质不同而各擅其长,但“鬼抓手”却是五兄弟的招牌式武功。这路功夫以诡异狠辣见长,一经展开,便见爪影重重,铺天盖地的将袁青山的身影包了起来。袁青山的如意钩样式怪异,招式上也是兼有刀剑钩三者之长,这时寒钩舞动,招式却是极短,只将身前二尺方圆护住了,偶然攻出一钩,却也让常机子怪叫不已。

  唤晴身上的一点宿伤已经给梅道人调理好了,就是伤没好,这时她也要一拼。晓红刀幻出片片红光,唤晴直向曾淳的身边杀了过去。一群缇骑欺她是个女流,就纷纷向她涌了过来,山道到底狭窄,唤晴只能和曾淳遥遥相望,却始终不能冲到他身前十步之内。

  夏星寒却不能动,对面的金秋影正冷冷的盯着他。他腰间那把刀已经缓缓拔出,抽刀断水水更流——他这刀就名唤“断水刀”。此刀是聚合堂两大镇堂宝刀之一,五年前沈炼石携夏星寒探访聚合堂主何竞我。不想何竞我一谈之后,对这年方十八的夏星寒甚是赏识,欣喜之下,便将与自己布雨刀齐名的断水刀赠与了夏星寒。

  金秋影的剑仍在腰间未出。两个人的目光就是刀剑,已经搅杀在了一起。

  这时两团青影从后面分作一左一右杀了过来,正是守在山道两旁的桂寒山和解元山动手了。桂寒山的兵刃是一对短戟,解元山使的却是奇门兵刃子母镢,二人均是从树上扑击而下,落地之时已经离曾淳只有六七步远了。守在后面的正是青蚨帮的鬼卒,但数十人竟然挡不住这两兄弟,戟光镢影起落之处,登时卷起一阵狂飚,在密匝匝的青蚨帮众中挤出了一条血胡同,直撞到曾淳身前。

  但紧守在曾淳身边的还有一个人——巨灵鬼王乙凝。五大鬼王之中,乙凝只比以“千变掌法”无敌天南的千变鬼王林惜幽稍逊半筹,功力之高远超另三兄弟。

  任凭身周血浪翻滚,乙凝仍是岩石一般纹丝不动,仿佛就是山崩地裂也不能让他的精神有一丝动摇。解、桂二人才杀到近前,眼前却白影一闪,乙凝高大无匹的身形已经挡在了二人身前。

  桂寒山当先赶到,双戟势夹风雷一般拦腰劈到,他戟上的月牙比寻常的大上不少,这是为了施展刀招。刀神何竞我的刀法号称“惊神泣鬼,雷动九天”,只因惊雷刀法太过难练,其五大弟子迫不得已才另习旁门兵刃,但这些兵刃与众不同之处就是均能施展刀法。桂寒山的这招名为“断流”,正是惊雷刀法中罕见的以硬碰硬的厉害招数,只要乙凝的身形略略闪避,他估计自己就能顺势缠住乙凝,然后紧随其后的解元山就能救下曾淳。

  但乙凝不躲,丝毫不躲。

  随着一声凄厉的鬼啸,乙凝一掌径直拍向桂寒山的顶门。桂寒山冷笑,这一掌虽然后发先至,但戟长臂短,终究是你先中戟。

  一念未必,却见鬼王的手臂陡然暴长,咯啦啦一声,那只白惨惨的手掌几乎就挨到了他的头皮。桂寒山大惊之下,着地急滚,才躲过了乙凝这诡异惊人的一掌。

  但鬼王的一击还没完,他的中指一弹,一只铁环带着尖锐的呼啸砸向桂寒山脑后玉枕穴。

  当的一声劲响,却是随后赶到的解元山扬手一挑,击飞了铁环。

  他的子母镢一长一短,使的是鸳鸯刀的路数,只是攻击中更显刚烈之气。解元山左手的短镢击落了铁环,右手的长镢已经奋力刺向乙凝心口。这一招“摘星”去势奇慢,但镢上竟然发出丝丝的劲气,解元山运起全身内家真力相拼,较之桂寒山那招“断流”更加凶险。

  袁青山这时和常机子已经拼到了生死一线之地。袁青山大喝一声:“岱宗夫如何!”忽然反守为攻,掣电一钩当头劈下,常机子抽身斜避,但如意钩上的刀意纵横,寒光森森,有如群山聚拢,这一招竟然避无可避!常机子双手一招,袖中忽然飞出一团白麻麻的网,直向如意钩卷了上来。

  烂柯山的五大至宝之一的裂地网能不能挡住聚合五岳之首袁青山的毕生功力所聚的这一招?

  这时金秋影终于动了,聚合三岳咄咄逼人,他不得不动。

  静立如山岳,一动起来就快如飞隼惊鹘——他陡然拔地而起,一剑刺出。

  这一剑不是刺向夏星寒,而是五步之外的正在奋力冲杀的唤晴,只有唤晴才是这几个人中最弱的一环!

  唤晴的刀法长于奇幻变化,于战阵中往来冲杀却非所长,这时正给几个缇骑高手绊住了脱身不得。金秋影的剑已经无声无息的刺到,这一剑无异于偷袭,但“六不铁卫”向来攻敌不择手段。

  夏星寒大喝一声,随之急掠而来,但终究是慢了!

  夏星寒千算万算也没有料到金秋影会对唤晴一个弱女子全力一击,他大喊,声音声嘶力竭,金秋影说得没错,内气的收发自若静动转换之上自己还是输了金秋影一招。但这一招输了,输的就是自己一辈子的悔呀!

  唤晴愕然回头,金秋影的一剑竟然不闻一丝金戈破风之声,她回过头来,这一剑已经到了胸前一尺之内。唤晴的心一苦,旁人眼中雷神御电般的一剑在她眼里反而变得无比缓慢,她的目光向曾淳寻去,她不知道自己中剑之前能不能再望一眼他。

  剑落,惨呼,血飞溅到一丈开外,金秋影这一剑劲力之猛可想而知!

  但这势在必中的一剑刺到的却不是唤晴,危急之时不知为什么一个缇骑飞上来挡在了唤晴身前。金秋影一剑之下,那缇骑立时毙命!

  在这兔起鹘落之间,夏星寒已经横刀挡在唤晴身前。

  解元山的“摘星”已到,乙凝霍然挺身迎了上去,巨掌疾抓子母镢,他的鬼手上套着天蚕丝的手套,向来不畏刀剑。掌快镢慢,终于触到一起。两个人都一震,乙凝的巨掌竟随之冲破了子母镢上发出了一十三层劲力,撞向解元山的内门。乙凝这掌力随手而发,竟然举手之间破了解元山汇聚全身劲气的一势摘星绝招,二人一招之间高下立判!桂寒山双戟狂舞,上前夹击,但这时一群青蚨帮鬼卒也已涌到了。

  金秋影心中一寒,这缇骑是给人以“大摔碑手”一类的重手法抛过来的,是谁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抛人过来挡住自己的一剑?这人功力之高,当真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刹那间他的脑子里闪过了几个人影,但也迅速的排除了几个人:真人府内的国师陶真人决不会屈尊来此拼杀,青蚨帮主“经天纬地”郑凌风和皇上亲封的“武林宗主”陆九霄更不会与自已为敌,锦衣卫传来的消息说刀神何竞我正给郑凌风牵制住,无暇赶来,那么剩下的就是雁落峰上连云洞内闭关十载的苦头陀或是少林寺辈份最高的湛然上人……

  “是苦大师到了么?”金秋影问了一声,他想起湛然上人的师侄就是独创'枯月禅'佛门剑法的行空大师,那么湛然的年岁至少已近九十了,决不会发出如此刚烈的劲法。

  “金老弟,你挖空心思的想抓我,怎地却连老哥我的名字都叫错了?”一条冷竣的人影忽然斜斜插了进来——本来缇骑和青蚨帮众已经将这山道茬得密麻麻的了,但这人还是一步跨了进来。金秋影看得清楚,这人确实只跨出了一步——正是武林中最难练的“平步青云”身法。

  来人是——“刀圣”沈炼石。

  金秋影的心中大震,自己马不停蹄的追寻就是想在沈炼石回复功力之前抓到他,照理在一月之内他依然是个毫无内力的凡夫,但、但、但怎么沈炼石一日一夜之间竟然回复了功力!

  沈炼石却无暇理他,身子疾飞,掠向曾淳。

  金秋影不想也不敢去拦沈炼石,但这时却不得不去拦!

  但他身形刚一动,却听一声低喝:“金兄,你我这一战要拖到何时?”一线刀气随声而至,正是怒意勃发的夏星寒出招了,金秋影的身子陡然定住,好凛冽的刀气!一刀既发,四周的嘶喊呼号便全给这澎湃的一刀淹没了,金秋影的眼前只有刀光,他赞了一声好,只得长剑斜飞,点向那抹刀光。

  沈炼石如飞将军从天而降,已落在曾淳身前,双掌一扬,四五名鬼卒给他震得斜飞上天。

  便在此时,一道劲气悄无声息的涌向他的腰间,乙凝的鬼爪已到!虽然仍是偷袭,但这一次却是乙凝毕生功力之所聚!沈炼石几乎没有凝气聚力,就一掌迎了上去。

  二人掌力相接,乙凝忽然感到一阵窒息,要待换气发力,但沈炼石的掌力洪水一样冲了过来。

  金秋影大惊,沈炼石才发了半招,乙凝已经窘态毕现。好在四五名缇骑这时冲上来缠住了夏星寒,他则顺势回身,全力向沈炼石冲了过去。闪电一剑,刺向沈炼石的后脑,正是攻敌之所必救!

  常机子的裂地网本来已经缠住了袁青山的如意钩,二人各自回夺,成了比拼内力之势。但这时沈炼石现身,半招之下乙凝就险象环生,他迫不得已撒了独门宝贝裂地网,也飞身掠来。常机子的轻功是天下一绝,比之金秋影后发先至,双掌按向沈炼石的背心。

  沈炼石猛然回身,双手抖出一招“云散月明”,这一招本是刀招,但他化掌挥出,却更见灵动,左掌上如潮的劲力逼退了疾掠而来的常机子,右手屈指疾弹,借用“反弹琵琶”的刀势,将金秋影一招七式的剑招全都封住。

  乙凝只觉压力一缓,才想换气,沈炼石大喝一声,回身过来又拍一掌!

  乙凝实在想不到沈炼石几乎不用凝力聚意就能全力发掌,而在两大高手的力援之下自己竟然来不及换上一口长气。他的脸被自身迅速提起的劲气激得一团火红,双掌一扬,只得迎了上去。

  四掌骤然一交,竟有劲风乍作,吹得石崩木摇,一旁曾淳坐下的那匹马更是惊嘶不已。

  沈炼石的掌和乙凝一触即收,却头也不回的反臂一抓,已将曾淳抓在手中,同时一脚踢开了金秋影电一般刺来的第二剑,跟着疾跃而起,犹如一只冲宵大鹤似的带着曾淳高高跃起,百忙之中还赞了一声:“好剑法!”这几下攻如飞鸿戏水,避如风行雨散,一旁的金秋影瞧着,忽然在脑中闪过“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这八个字来。

  常机子以硬碰硬接了沈炼石一掌,内气受震,几乎吐血,这时才又冲上来。却见乙凝昂然挺立,双目尽赤,常机子的心一冷,低声叫道:“二哥,怎样了?”乙凝不答,眼睛红得骇人,沉了片刻,猛见三道血浪分从他的喉头、胸前膻中、肋下期门三处要害喷洒出来。

  金秋影心胆俱裂,叫了一声:“观澜刀法!”常机子才看清,乙凝身上的全是刀伤,却是对掌之时被沈炼石化掌为刀所伤。这是何等惊神泣鬼的刀法!

  乙凝忽然自腹中发出长长的一声嘶号,然后缓缓仰天倒下。

  全力拼杀的青蚨帮众和缇骑听得乙凝的惨呼全愕然停手,看到的是山一样摊倒下去的一个雄伟无匹的身躯。那身子带着一片巨大的阴影砸在山道上,溅起一团飞尘。

  伴着乙凝的身躯一同坍塌的是缇骑和鬼卒的胆气,巨灵鬼王在江湖上何等威名,但竟然挡不得沈炼石两招!这些人向来在江湖和朝野间横行无忌,过惯了我为刀殂,人为鱼肉的日子,忽然间遇上如此骇人的强悍,不禁面现惊色,人人自危。

  一时之间,山道上全静了下来。

  提刀而立的唤晴不禁有些目眩神驰了,不为别的,就为这落针可闻的一静,她忽然发现了人世间最强的一种力量——正气!击溃缇骑与鬼卒的不仅是义父神鬼莫测的武功,还因为这股天地间不可移不可欺沛然无匹的正气。一瞬间她明白了大帅曾铣常挂在嘴边的两句话“浩然之气,至大至刚”,明白了什么叫“王公失其贵……贲育失其勇”,这一股积蕴愈久锋芒愈盛的凛凛正气呀!

  沈炼石和曾淳稳稳凝立在了地上,他们的目光跃过横卧地上的乙凝那胖大的身躯,直落在常机子和金秋影身上。沈炼石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腿,那腿上竟有鲜血汩汩渗出,他笑了笑,向金秋影道:“果然好剑法呀,只是少了些什么!”适才他以快打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杀了乙凝,更救下曾淳,但对金秋影稍有疏忽,腿上却已被悲秋剑法所伤。

  金秋影目光一冷,猱身直进,仍待仗着人多势众劫下公子。便在此时,却觉两股劲风分从左右袭来,金秋影剑势一领,一招“暗香浮动”护住两翼,却觉剑上所受劲力一个沉厚,一个剽急,一抬眼间,才见左首立着一个怀抱大枪的虬髯汉子,右边却立着一个身材粗硕的中年女子,手中拈着一对柳叶刀。金秋影冷笑道:“嘿嘿,川北莫老妹子、武当烈焰枪邓烈虹,好、好,聚合堂请得的能人当真不少!”

  原来适才任笑云、梅道人为沈炼石疗伤,刚刚功成圆满之时,却有两匹快马驰到。任笑云倒是干着了不少急,但到的这两人却是梅道人约的帮手——依梅道人之嘱赶到此地回合的邓烈虹和莫老妹子。这邓烈虹原是梅道人的师弟,师出武当,以一路六合枪驰名天下,只因他性如烈火,便在江湖上得了“烈焰枪”这么一个诨号。那莫老妹子是川北暗器名家,与陆九霄却有杀夫之仇。四人待沈炼石回复功力之后,立时赶来。

  这时那聚合三岳与唤晴、夏星寒已经各持兵刃围在了沈炼石与曾淳二人身侧。

  任笑云与梅道人正在山道边上悄立着,瞧着适才的龙争虎斗,任笑云不禁有些呆了。他身边的梅道人捅了他一下,问:“喂,傻小子,你发呆作什么?”任笑云喃喃道:“我在想,若是我抓住一个缇骑扔过去救下唤晴该有多好,然后是我一下子飞过去,当着唤晴的面几下子宰了那个什么狗屁鬼王……”“咱们走!”沈炼石招呼了一声,引着夏星寒、聚合三岳等人护着曾淳便走。“且慢——”金秋影叫了一声。沈炼石霍然回头:“你还要再战?”金秋影见了那刀锋般犀利的目光,心内一寒,更见十余名缇骑竟然心有余悸的给沈炼石让开一条路来,便知今晚这一战自己人的胆气已失,胜算全无,只得挥手道了句:“沈先生好走,咱们必有见面之时!”沈炼石还未答,夏星寒却冷冷道:“但愿那一天越早越好!”一行人就在无数缇骑鬼卒的目送之下,催马离去。

  走在山道上的沈炼石却忍不住仰天长啸,一道啸声如老鹤清唳般在素月下响起,在他心内羁绊两月的郁闷这时才稍得一解。


本文相关内容: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飞云惊澜录(11)     下一篇:飞云惊澜录(10)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