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飞云惊澜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飞云惊澜录(13)

2005年02月02日15:46:34网易文化 王晴川

  三人正要乘马奔出真人府那高大轩昂的府门,却见“敕建真君府”那张硕大无朋的匾额后轻飘飘的跃出两人。解元山当先纵马奔到,却被左首那人大袖一挥,一掌将那马拍翻在地。解元山一声呼喝,飞身落地,见这人举手毙马直如拍死一只蚂蚱,功力之高,也只比沈炼石、阎东来之流稍逊半筹而已,不由脸上变色。

  沈炼石叫了一声“是二位蓝兄,拦我们作甚?”伸手将一旁任笑云的马一起勒住了。拦路的两人正是在百草园内见过的昆仑散人蓝道行和火鼻道人蓝田玉。这时两道均是面色如铁,阴沉之极。还是蓝道行抢先开口:“沈先生,你让我们助你纵火,可是东西呢?”沈炼石嘻嘻一笑:“什么东西?”蓝田玉怒道:“沈老儿,你说那三省阁内藏有辽金时的仙家武学孤本《古脉决疑》和《金关玉锁》,咱们搜了多时,只是一些欺世盗名者胡乱编造的道经丹术,何来秘笈?”蓝道行也道:“还有,那条固本培元的'五色神龙'百炼堂内也是遍寻不见!沈先生,我们可是依你所说,烧了两把神火,助了你一臂之力,先生可不要消遣咱们!”任笑云这时身上的燠热之气又消了不少,听了二人所说,才猜到定是沈炼石胡言乱语骗得这两个老道为他纵火添乱,事后却让人家讨帐来了。果然只听沈炼石把脸一扳,喝道:“陶仲文挡住了你们觐见天子、升官发财之路,你们早就瞧着他碍手碍眼的了。这一次老夫除了他,也是称了你二人的愿,咱们原也不好说谁助谁一臂之力的!哼,《古脉决疑》和《金关玉锁》一直在武当山紫霄宫,几时到了真人府了?真是痴人说梦。那条五色神龙么,嘿嘿,”说着一指任笑云,“这时早到了他肚子里了。”二蓝才知给他白使唤了一回,枣鼻道人蓝田玉素来霸道,闻言之后,那火一样红的鼻子一耸,叫道:“那就将这小子刨腹开膛,寻出神龙来!”身子一纵,便向任笑云抓来。人在半空,左臂霍然一长,已经扣住了任笑云的肩头。

  任笑云远远的见他随手一掌将解元山的骏马击毙,知道厉害,眼见掌到,急忙叫了一声:“沈老头,快出手呀!”但一旁的沈炼石嘻嘻而笑,决无出手之意。那黑漆漆的一只怪掌已经触到了自己的肩头,任笑云闻得掌上腥乎乎的一股怪味,知道多半是掌上有毒,情急之下毛手毛脚的奋力一撩。

  蓝田玉推出此掌只用了三成劲力,后一招蓄势待发,原是防着一旁的沈炼石出手的。哪知二人双臂一交,却陡觉一股绝大的劲力排山倒海一般涌到。他要待提气蓄劲,已然不及,只听得咯嚓一声,腕骨竟给任笑云震断,身子也远远跌了出去。

  蓝道行素知枣鼻道人之能和自己不相上下,决不会给一个后生少年一掌震飞,只当是沈炼石出手相助。眼见一旁的沈炼石一幅成竹在胸的样子,不由更是一阵胆寒,当下不敢拦阻,侧身让了开去。

  沈炼石笑道:“还是昆仑散人见机得快!”将解元山拽上马来,和任笑云打马如飞而去。

  蓝道行直到三人去得远了,才想起扶起来蓝田玉,喃喃道:“这老儿手脚不动,却能跌人丈外,不知使得什么邪门功夫?”

  三人奔出数里,任笑云只觉体内之气又开始澎湃欲炸,他撑着跑出十多里,终于眼前一黑,就伏在了马上。

  这么昏昏沉沉的也不知过了多时,忽觉颈上一凉,终于醒了过来。只见暮色沉沉,早已横柯遮夕了,四周弥漫着一股夏日木叶的芬芳之气,却是躺在在一处林子中。沈炼石见他醒来,便将手自他颈后大椎穴上移开,道:“笑云,你体内蕴了数道阳刚真气,吃下大补真阴的三元真丹之后,体内龙虎二气争突不休,须得赶紧导气归元。”任笑云一醒来,立觉体内之气如怒马奔牛般冲荡不休,喘息道:“沈老头,你可是害苦了我、哎哟……什么是导气归元,是跟那时给你疗伤时一般么?” “你仍是盘膝而坐,将心思全栓在呼吸上,一呼一吸全要沉到丹田之中,”沈炼石的神色渐渐凝重:“笑云,这一回导气时你所闻所见之景只怕比上次还要奇怪百倍,无论见到什么,万万不可着相!”任笑云不由问道:“什么……什么是着相?”沈炼石想了一想,道:“或许是见到你极想见到的人,或许是做你极想做的事。其实全是你体内气机依你所想而成的幻境,不管什么仙境美景,你只要记住'莫当真、莫动心'六字就成了!”任笑云喃喃道:“这么说,不管见了什么,我都呸呸呸的吐他三下口水?”沈炼石点头:“正是如此!” 任笑云身上难受,嘴上还是嘟囔道:“若是见了唤晴呢……想让我、不动心也难……更不要说啐他口水!”沈炼石咄的一喝:“莫说是见到唤晴,就是见到玉帝、佛祖都是这呸呸呸的三声!”说着一把提起任笑云,将他双腿般好,喝道:“休要胡思乱想,咱们这就运功了!”单掌一按,却觉体内有些虚软,知道自己的内劲也被这小子吸去不少。

  一低头却见任笑云抽搐连连的脸上依然时时闪出一副嬉皮笑脸的神色,沈炼石心下一叹:“这小子不知自己这一次是九死一生,难关重重呀!可是若将诸般艰险告诉他,只怕吓得他更不知如何是好。嘿,他体内蕴有陶真君师徒三人数十年的修为,还有自己的小半内力,更吃了陶真君费尽心机炼成的三元真丹,若是真能导气归元,这小子内力之强,只怕是震古烁今了吧!”解元山退开数步,道:“沈先生,我给二位护法!”四野黑漆漆的,沈炼石坐在任笑云身后,他看不清任笑云脸上的神色了,只隐隐觉着这个少年虽然痛苦无比,却依然洋溢着一股无忧无虑的淳朴之气。他就松了一口气,低声道:“笑云,你是个福将,我知道这一次你也定能逢凶化吉。”内力一吐,一股真气已经顺着任笑云的督脉导了进去。

  任笑云这时正觉体内真气冲撞无休,忽然有一股真气自腰下透入,顺着脊椎缓缓而升,再至头而落,直入丹田。任笑云初时觉得只是极细的一道真气透脉而走,但几个循环之后,这气流却越来越盛,仿佛是一股涓细的溪水,却能引着数道蓬勃浩瀚的江河之水随着他顺势东流。任笑云忽然懂了什么叫百川归海的道理,片刻之间,头上的眩晕和胸口的郁闷之感便轻了不少。

  耳旁沈炼石轻声道:“咄,才过了一关,不可动欣喜之念。”又过了会,任笑云身上觉出一股热气,有如身旁放了四五个大火炉一般。他知道这时只能忍,渐渐的,那热气越来越盛,四肢百骸几乎要给熔化了一般。任笑云心下暗骂:“狗屁仙境美景,这么热岂不是要把老子烤化了!”殊不知他觉得酷热无比,一旁的解元山却只见他身上冒出阵阵冷气,在这六月天里立在他身旁仍觉森寒逼人,那往人身上飞扑的蚊虫给这股阴寒一逼,竟退出三人数尺之远,再过片刻,又见任笑云头上身上竟凝了一层霜气,其白如雪。饶是解元山见多识广,也不禁啧啧称奇。

  任笑云更觉体内咯咯作响,似乎是三百六十五颗骨头全给烤化了烧烂了。

  耳旁沈炼石一声低吼:“这是真气易骨洗髓之象,得意时莫贪恋,难受时也莫埋怨!”任笑云在心内呸了一声,暗道:管他是冷是热,老子统统不管就是。这么想着,人却一下子就静定下来,耳畔嗡嗡不已的野蚊滋扰竟也慢慢稀少了。数息之后,忽然间他整个人似乎是一下子跨入了一个极静极静的境地,便连自己的呼吸之声也悄然不闻。

  再过多时,身上的那股热意开始淡了、散了,换之而起的是一团清凉之气,虽是苦夏,这清凉一升,竟也如沐浴春风一般自在舒畅。任笑云不知自己已得了修行人苦求数十年而不得的“轻安”之象,一低头,陡然间瞧见自己的身子仿佛变得透明了一般,体内心肝脾肺、乃至筋脉血络竟全历历在目。他知道这时只怕是沈炼石所说的诸般幻境了,当下依着沈炼石所教,不闻不问的将意思沉如丹田。

  眼前奇景缥缈,彩光闪烁,诸般幻境层出不穷,而身上的暖凉之感也交替而现,渐渐的任笑云就有些把持不住了。

  一旁的解元山凑近前,借着淡淡月光,只见任笑云脸上忽喜忽悲,神色变幻极快,知道这时任笑云正自天人交战之时,成败只怕就是他一念之间,旁人谁也帮他不得。

  而这时任笑云眼前所见,却是仪态万千的唤晴正自偎依而来,但见唤晴此刻泪眼婆娑,隐含千言万语,雪肤凝香,恍如天妃仙子,当真是千娇百媚,吸魂荡魄。他虽知这必是幻象,但那泪真真切切的滴在身上,那香也是真真切切的飘入鼻中。任笑云疑惑了,这也是幻么,明明是真的。任笑云忽然生出一个念头,即便是幻,自己就留在这幻中不起又如何,虚幻之美岂不胜过真实之苦百倍千倍?

  这念头只电光石火般在他脑中一闪,唤晴的样子就又真切了数倍,娇媚万状的缠身上来。这时他眼中所见、耳中所闻无非唤晴了。

  但任笑云转念又想:“那真正的唤晴呢?若是她要来寻我又当如何,那沈老头呢,人家可是拼了老命的为自己导气行功呀!人家拿自己当大丈夫看待,自己却象一个傻子一般要沉在梦里不醒!嘿嘿,若是个大丈夫,便该当真刀真枪的淌汗流血,决不当贪恋这些虚幻的温柔之乡!”灵念一闪,他在心内狠狠的呸了一声,那幻果然登时破碎在一片光中。

  沈炼石这导气之法源出道家,依人周天之循环顺势导引,只能从任笑云的呼吸之状揣测其行功的进境,适才见他呼吸急迫,便知他必是着相,但轻声提醒多次,任笑云只是不理。沈炼石倒是急出了一身大汗。这时见他气息如常,沈炼石不禁长出了一口气。

  哪知幻境刚退,耳畔忽然响起风雷之声。这声音初时隐隐的,后来竟越来越大,一阵滚滚的雷声就轰轰的在耳朵边响起,眼前更有一团金光闪烁。任笑云心内有些害怕:他奶奶的,这是不是天上的雷公拿老子当妖精来劈了。

  一念未决,那雷声哄然一响,从耳后直转到顶门,直落了下来。任笑云浑身一振,忍不住睁开了眼来。身后的沈炼石声音低沉了许多:“好小子,你……终于成了!”任笑云才知道自己还没有给雷劈死,却觉身上湿漉漉的,竟然已经汗透衣衫了,抬起头来,却见一轮皓月早在天心凝着了。

  那月亮透透亮亮的,顶上树叶的阴影是一片斑斑驳驳的黑,那黑又有许多巨大的空隙,透出一片一片瓦蓝的天空。那样清那样明的月光就从这一片片枝杈的空隙中倾洒下来,在这片林子地上铺了一层空明清凉的银。任笑云忽然觉得这一刻竟是如此美好,这天、这月、这风、这林,生下来头一次觉得天地万物是如此可爱。他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只觉得全身劲气弥漫,说不出的疏爽自在。

  他转过身来,身后的沈炼石仰身倚在一棵大树上,却是汗出如雨。

  任笑云望着那张满是关切的脸,心内一热:“沈老头,可是辛苦你了!只是刚才我的耳头里面直打雷,一声比一声大,还以为自己要给雷劈死了。”沈炼石嘿了一声:“这就是吕祖在他的百字丹经中所说的'普化一声雷,白云朝顶上!',旁人修行半生,也不曾达到这等境地。想不到,你竟能化祸为福……”解元山动容道:“普化一声雷,白云朝顶上!这么说,笑云身上的诸脉已通了?”沈炼石点头不答,脸上却痴痴的,似是苦苦思索什么难决之事。

  解元山只道他适才运功过久,精力耗损过剧,便也不再发问。任笑云却忍不住低声问:“沈老头,你没事吧?”沈炼石沉了片刻,才喃喃道:“唉,这就是命吧!这就是命吧!”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跃出一股无比欢畅的光,忽然仰起头来哈哈大笑。

  任笑云见他欣喜若狂,心内倒有些害怕:“这老头子累坏了,可莫要累疯了!”沈炼石却坐起身来,收住笑声,紧盯着他道:“笑云,你跪下磕头拜师吧,当初你拼死救得老夫出狱,我就有收你为徒之念。自打星寒那孩子犯了驴脾气,不辞而别之后,我就说今生不收徒弟了。呵呵,今日老夫却要破了这个例,再收一个关门弟子!”解元山闻言喜道:“好好,恭喜沈先生得收高徒,”又转向任笑云道:“笑云,还不快快磕头,若是迟了,沈先生改了主意,你可要悔之莫及呀。”任笑云却愣住了,沉了半刻,才摇了摇头:“别、别,沈老头,我可不想拜什么师父!”沈炼石原以为任笑云听了自己要收他为徒定然要欢喜无比,哪知任笑云竟说出这等话来。他一愣,才吹胡子瞪眼睛的道:“怎么,放眼江湖,要拜老夫为师的只怕是成千上万,你这小子怎地倒不识抬举?”解元山也道:“笑云,能做刀圣弟子,实是天下习武人梦寐以求之事,你可不要胡涂!”任笑云苦笑道:“我、我虽然也好玩刀,但是那些高深武功,我却学不来!”沈炼石耐着性子道:“笑云,这时你的内力虽不能说震古烁今,却也独步天下了。我已传过你运使之法,过不了多时你就能习练'观澜九势'.用不了多久,你便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大高手!”解元山脸上也忍不住跃出一阵羡慕之色:“嘿,笑云,你可真是个福将。听说沈老的观澜九势素不传人。这等美事,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任笑云笑得甚是尴尬:“这个、这个,我瞧作天下数一数二的大高手也没什么好。这个什么观澜九势您还是传给夏星寒吧!”沈、解二人闻言忍不住对望一眼,均觉这任笑云真是不可理喻。

  “笑云,”沈炼石忍不住长叹一声,“实不相瞒,老夫平生所学,一为'心月刀法',一为'观澜九势'.其中心月刀法固然神妙,但老夫得享刀圣之名,还是倚仗观澜九势。只是我伤心国事,平生罕收弟子。唤晴明为弟子,其实只是养女,她生性聪颖,但终究是个女子,所成也就有限。夏星寒资质、根骨俱是上佳之选,只是他心性偏于轻急好进,可观澜九势于内气运使所求甚高,以他的修为,若要习练观澜九势,怎么说也要八年以后,”说着缓缓垂下头来,“一年半前,星寒求我传他这门刀法,不惜在雪地上跪了一整天。我终究是没答应他。这孩子也倔,就不辞而别!”虽然夏星寒已经二十来岁了,可沈炼石提起他时,总喜欢说“这孩子”。

  他抬起头来,眼中凝满一种岁月积淀的沧桑无奈:“本派百十年来,因内力不足,妄练观澜九势而至走火入魔者代不乏人。知子莫若父,星寒这孩子眼高于顶,若是传他刀法,他必然不顾艰难的勉力求进,那样就是害了他呀!”解元山道:“不错,越是高深武功,对弟子的资质求之越高。家师的惊雷刀法就是太过刚猛,我们五个弟子皆无法以单刀施展,迫不得已才易单为双,更将兵刃换作了鞭、戟之物。家师曾和我们谈及天下刀法,说道若论刚猛犀利,当以他老人家的惊雷刀法为最,但若说精妙圆融,却还是沈公的观澜九势!”沈炼石又道:“你们可知郑凌风为何这般恨我不死?”二人全摇了摇头。沈炼石的眼神霍然有些落拓感伤,似乎想起了什么伤怀之事:“郑凌风么,未做青蚨帮主之前曾和我待了一年有余……”二人听得沈炼石居然和郑凌风相处一年,全有些吃惊,解元山当先道:“刀圣剑帝若是在一起推敲武功,倒也是武林中一段佳话!”沈炼石的语气却有些不堪回首:“那时候咱们还年轻,哪里称得上什么刀圣剑帝?只是那时我的观澜九势已有小成,他的焚天剑法才刚刚登堂入室。每一次印证武功,他总是敌不过我的观澜九势!后来么,生出一番大的变故,我们就翻了脸啦……”他说着一叹,“虽然过去了二十多年,郑凌风一想起我来还是心有余悸,只因这观澜九势或许是克制焚天剑法的唯一武功!”两个人说着都将目光凝向任笑云,解元山脸上也是一阵的跃跃欲试:“笑云,连剑帝都畏惧的刀法,你可是不能不学呀。”任笑云给那两道目光盯着,觉得自己实在是做了天下第一等的蠢事,他勉力笑了一笑:“沈老先生,我也实不相瞒,我、我根本就不想学什么精妙无比的刀法、做什么举世无双的高手,我……”这么说实在有些丢人,但任笑云咬咬牙,还是接着说下去,“我只好每日里吃饱了饭,找几个人斗斗鸡,喝喝茶什么的。”解元山咳嗽一声,还待言语,沈炼石却不耐烦了,一摆手:“罢了罢了,万事还是一个缘法。这事以后再说吧。”任笑云如释重负,脸上愁云顿散,聚满一片笑意:“是、是,咱们现在身处险地,这些婆婆妈妈之事,还是以后再说。现下逃命要紧!” 沈、解二人听他竟将拜师学艺说成是“婆婆妈妈之事”,忍不住又对望一眼,均是苦笑摇头。

  三人知道真人府元气大伤,一时倒不足为惧,便在树下睡了。天明时分,解元山在山内猎了几只山鸡,三人坐下来在火上边烤边吃。

  任笑云吃得津津有味,见沈炼石神情凝重,只道他还恼自己不肯拜师之事,便不住嬉皮笑脸的斗他一笑,但沈炼石总是冷着脸懒得搭理他。解元山道:“沈老,您是不是担心公子一行?”沈炼石才一叹:“他们不过是一群娃娃,要应付的人却是郑凌风、陆九霄、金秋影这等人物,怎不令人担忧。”解元山道:“先生勿忧,阎东来一退,天下都只道曾公子和沈炼石已经逃入了真人府。金秋影只怕也会给咱们引来。”任笑云也笑:“真人府给咱们闹了个底儿朝天,金秋影怎会不来?”沈炼石忧色一解:“用不了多久,'六不铁卫'金秋影便会率人而来,这一次锦衣卫、青蚨帮该是尽出高手了吧?但愿唤晴他们能如愿护送军饷到鸣凤山。”任笑云苦着脸道:“还要打?”沈炼石笑道:“莫怕,你虽未拜师学刀,但仗着一身内功,跑起来还是没人追得上的。”站起身来,当先翻身上马,道:“走吧,咱们这一路夺回了《定边七策》和披云刀,可以说是称心如意了。不知唤晴、星寒他们如何了,到得石井集便见分晓了。”任笑云听了这话,想起唤晴同样身处险境,心又是一沉:“不错,唤晴,唤晴,你又在何处,此时心里面是不是也想着我任笑云?”他怕给沈炼石瞧出心思,便装作举头望天,却见那天却给一团狰狞的云气遮住了,山脚下一片沉暗暗的。解元山在马上拔起身来,打趣说:“咱们伤了真人,只怕要老天要连降他几天的暴雨了。”

  曾淳、唤晴和夏星寒汇同莫老妹子和邓烈虹、梅道人随着聚合五岳中的袁青山、桂寒山西下妙峰山,穿过西山,行了多日,便入了桃花镇。

  好在奔行多日真的没有遇上追兵,曾淳的伤在梅道人精心调理之下便渐趋痊愈。桃花镇中正有聚合堂的一处堂口,众人依袁青山所说换了身上装束。袁青山扮作了富家公子,唤晴和曾淳装作他的贴身小厮。夏星寒和桂寒山则扮作了一对客商在后相护,莫老妹子和邓烈虹却装成一对行走江湖的夫妇不紧不慢的在一旁缀着,梅道人仗着轻功卓越,扮作一个寒酸老儒当先探路。

  几个人分作四对,前后呼应着一路径向西行。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飞云惊澜录(13)     下一篇:飞云惊澜录(12)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