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飞云惊澜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飞云惊澜录(17)

2005年02月02日16:23:07网易文化 王晴川

  唤晴这时才觉出身边只自己一人了,夏星寒三人想必是给马队冲乱了。她在两排茅屋间东绕西绕的,忽然发觉每一间屋子里全是黑漆漆的。她心中一动,退开一扇柴门就闪了进去,屋里一团黑,没个人声。

  耳听得门外人声呼喝,有几个剑士呼啸而过,显是失去了她的行踪。唤晴才喘了几口气,却觉屋内弥漫着一股怪异的臭气,唤晴一迈步,脚下给什么东西绊了一绊,几乎跌到,她俯身下去一摸,忍不住啊的一声惊叫。那竟是一具僵硬的尸体,黑暗之中也分不清是男是女,触手之下只觉出是棱棱瘦骨上的一层薄皮,有的地方粘忽忽的不知给什么东西啃噬过了。

  唤晴几乎呕吐出来,在屋中迈了几步,摸上一张床,上面还有一具小小的尸体,也是干瘦无比,显是母子二人给生生饿死了。

  这时门外霍然一声断喝:“在这里了!”唤晴知道自己那一声喊又露了踪迹,她回手一挥,晓红刀斜斜飞出,当先扑进屋来的剑士给她一刀断喉。屋外已有几个声音遥相呼应着奔来,唤晴只得回身震开窗户,飞身纵出。

  排排茅屋中全是黑漆漆的,奔得久了,又依稀瞧见了枯树下、院落中散卧着的十几具尸身。唤晴心内又惊又痛:“不成这里的百姓都给饿死了?”正要从一棵枯树前奔过,忽然左腿一紧,已经给不知什么东西紧紧抱住。唤晴的刀要待挥出,又急忙顿住,抱住自己的却是一个老妇。“有没有吃的……。”那老妇有气无力的喊着,唤晴能觉出有两根干枯的臂膀如骨棒一般紧箍着自己。

  身后的追杀声又近了许多,但唤晴还是摸出了干粮塞到老妇手中,问:“这屯子里的人呢,全饿死了么?”“能跑的全跑啦……虽有鸣凤山的人不时放粥,却也周济不过来,剩下的不等死做什么……”老妇捏着干粮,声音欣喜若狂。蓦然间一支羽箭呼啸而来,老妇的声音忽然硬生生断了,唤晴觉得腿上的一圈干枯的紧箍忽然松了。

  她一惊之下急忙跃起,四五名剑士已经挥剑杀到,后面蹄声阵阵,也不知有多少人马奔驰而来。唤晴银牙一咬,晓红刀舞起一团暗红,直向那持弓的剑士扑去。她胸中的怒火已经腾到了咽喉,自己就是死也要杀了这群恶贼。

  刷刷刷,连环三刀,那持弓的剑士不及拔出剑来,就死在了她刀下。唤晴身边的剑士也越聚越多,但这时她却顾不了这许多了,晓红刀纵横飞舞,唤晴只求杀个痛快。身上的血越来越多,唤晴的青衣已经换作了“红衫”,她已分不清身上的血是自己的还是对手的。杀吧杀吧,杀尽这群恶贼!

  “唤晴——”身侧陡然响起一声熟悉之极的长呼,一骑快马夹着如潮的刀气急奔而来。四五个剑士忽然同时惨呼,却是腕子上几乎同时中了一刀,呛啷呛啷几声响,兵刃全掉在了地上。唤晴双目一亮:“师兄,好漂亮的一招'七星聚月'!”“上马!”那人大喝一声,正是夏星寒。唤晴翻身上马,才觉出四肢酸痛,夏星寒刀裹风雷,几个剑士见势不好早就退开了,二人一骑直杀了出去。

  身后蹄声阵阵,却是不少剑士已经纵马追来。夏星寒打马如飞,在一座小院前转了个弯,忽然低喝了一声:“下马”和唤晴疾跃下马,俯身在地上抓起一个剑士的尸体抛上马去,跟着一刀刺在马臀上。那马吃痛,长嘶着疾奔上了一条大道,片刻之后,一队剑士就跟着追了下去。

  二人伺得蹄声稍远,才转身上了一条小径,顺着小径疾奔了半个时辰,终于那喊杀之声渐渐的小了。唤晴的心一阵阵的发紧,道:“五哥去了,公子和梅师叔不知怎样了!这里是清源屯了,可是师父呢?” 夏星寒嘿了一声,却不言语,只是眼角也有泪水飞出。二人在一处黑沉沉的庙宇前停了下来。

  唤晴瞧见那残破的匾额上写着的“真大道玉虚宫”六个大字,忽然心中一动:“这是一座废弃的道观,是不是就是师父说的会面之处——老君庙?”夏星寒点了点头:“这庙有年月了,'真大道'是金国时风行北方的道教,那里面供奉的就是太上老君,'老君庙'只怕是乡姑野老的俗称吧。”追兵已逝,二人就在庙前坐下。入夜之后,山城的风吹在人身上就有几分凉意。唤晴止了哭,眼角上的泪就在夜风中干了。几颗疏朗的星伴着一轮冷月凝在天上,夏星寒望着那星那月,缓缓道:“师妹,适才四周全是刀剑,我连换了三匹马,冲杀了四回,那时我好怕、我……真怕再也见你不到了。”唤晴心内一暖,刚刚止住的泪忍不住又垂了下来,低低的叫了一声:“师兄——多谢你了。”忽然觉得往日又傲慢又冷硬的师兄在这一次重晤之后,竟然起了不少变化,便是看自己的眼光也柔软了许多。她抬头望天,觉得那无边无际的虚空正向自己发出无声无息的一下长叹。唤晴忍不住就轻轻一叹,对师兄自己也只能是这一叹了。

  夏星寒还是没有多少话,又一沉,才道:“师妹,我不知还能不能见到师尊,若是我……见不到他老人家了,你见到时便替我好好的跟他赔个不是。”唤晴一惊,打了他的手一下,叫道:“师兄,你胡说什么!”

  一阵晚风微微袭来,唤晴忽然觉得这一阵的寂静竟是如此难得,说:“也不知公子、梅道人他们怎样了?过不了多久咱们就能见到师父了,那时咱们定要请何堂主和陈将军他们发兵来,跟金秋影他们堂堂正正的见上一阵!”想到就要见到师父,心内一振,笑道:“师兄,我一想起师父,身上就不那么累了!”夏星寒道了声是,忽然双眉一凝,低喝了一声:“什么人?”唤晴抬眼望去,只见前面一片空荡荡的土地之上,静静的立着一人。其时素月在天,照得这一片空旷的平地亮堂堂的,四周喊杀之声已逝,这人就负手立在一片悄寂的夜里,昂首向月,恍若老僧入定一般。夏、沈二人心内一寒,均想:这人何时到的,怎地我全然不知?

  夏星寒沉声再问:“阁下何人?”那人才缓缓回头,只见这人生得身子粗壮,一张怪脸却又出奇的长,夏星寒的脸已经算是一张长脸,可跟这人一张罕见的长脸相比却是小巫见大巫了。

  “在下钟舟奇!”那人说话一蹦一蹦的,似乎每一个字都是运劲射出,要穿透听者的心肺。而那人一双极细极窄的眼睛更是冷锐如电,饶是唤晴久随刀圣沈炼石,习养气功夫已久,给这人盯上一眼,也立觉寒生脊髓:“这人就是四邪神中的钟舟奇,他的双眼好骇人,只这眼神就能杀死人!”夏星寒的眼内已射出两道冷电,“唤晴,你退!”他话是对着唤晴说的,眼却紧紧盯着钟舟奇,两个人如刀如剑的眼神搅在一起,登时激起了一团萧杀之气。

  “师兄,咱们一起走!”唤晴已经拔出晓红刀来。夏星寒忽然回头,紧紧盯着她,喝道:“唤晴,你记住了,若无我的吩咐,今晚你万万不可动手!”他知道这钟舟奇号称“一出手,见生死”,梅道人曾说,和他动手的没有活下来的。若是自己不敌,终究只是折了一个,但愿师妹不动手就能……他不愿再想下去。

  一声清啸,夏星寒的断水刀已经出鞘,月下就多了一泓流动的秋水寒波。“拔刀——”他低喝一声。一股凌人的气劲自夏星寒身上陡然发出。便是唤晴也觉肌肤一冷。

  钟舟奇却不动,宛如一块礁石矗立在明月之下。唤晴这时才瞧清他的腰间插着一长一短两把带鞘狭刀。刀在鞘中,却有无尽的杀气自钟舟奇的手上、眼中、甚至自他的每一寸衣襟上散发出来。他的不动原比动还要可怕,刀虽在鞘,却已有无尽的刀意奔涌而出。唤晴已经觉出一股可怕的气息在她的眼角前在她的眉端前穿梭跳跃着,虽是苦夏,唤晴却如同身陷严冬一般。

  夏星寒的双目一亮,自己出道以来还从未遇到如此怪异如此深沉的对手。“不动如波凝,一动如山飞——动与静原本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唯有临敌如此的人才是真正的高手!”师尊沈炼石的话忽然在他心内一闪,夏星寒知道对面的钟周奇是一个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可怕对手!

  “云破月出”,断水刀划出一道笔直的银光灵动无比的刺向钟舟奇的心口——刀出如剑,正是心月刀法的要领。唤晴见夏星寒将心月刀法的这第一式使得如此矫夭难测,忍不住喝了一声彩,满地银光乍泻,本来极实的一记杀招却又有说不出的虚幻,世间的云破月出,真就是这样动人的吧!

  钟舟奇两只豆大的眼睛陡然射出两道精光,好!他吐气开声的爆喝出一字。只一字就震得唤晴双耳嗡然一响。钟舟奇的身子却陡然一伏,象是不顾死的钻入断水刀幻出的一片银光中,他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把刀——狭长如剑、冷气砭人的弯刀,一刀正挑在断水刀上。两刀一碰,发出银鸣玉唱般的清脆一响。唤晴有些吃惊师兄这一招一刀七式,虚实相应,这钟舟奇怎地一刀就直斩在了这虚中之实上?

  钟舟奇又厉喝了一声,随着这一喝,如同狂风吹云一般,断水刀幻出的满天银光忽然消散了,那把寒光慑人的弯刀随即电一般刺向夏星寒的咽喉。这普普通通的一势给钟舟奇跨步伏身的施展开来,就显得说不出的威猛凶悍。

  夏星寒沉声低啸,脚下错步如踩七星,断水刀霍然一抹,心月刀法要的便是随意圆转,这一抹其实是以引字诀带开长刀。二刀再次一碰,这一响长而刺耳,有如钝铁划在了冰面上,发出铮铮铮铮的一长串尖锐的嘶鸣。两个人的身形奇快无比的错开,钟舟奇的长刀才微微一顿。

  唤晴忍不住啊的一声大叫,夜风低回,唤晴的全身已在这瞬息之间湿透了,适才这一招若是换做自己只怕就躲不过去,想不到除了师尊,天下还有人会使出如此犀利的刀法。这时她才瞧清那把微微弯曲的长刀。也不知饮了多少鲜血的刀锋在月下显得异常夺目,一点寒星冷冷的凝在刀锋之首。最让唤晴吃惊的是这刀的长,师兄的断水刀长有三尺,已是罕见的长刀了,但这刀只怕在四尺以上。

  夏星寒脚下滑出两步,才化开对方这“刺喉”一式带来的无尽杀意。钟舟奇的长刀稳稳的凝在半空,刀尖直指向夏星寒的咽喉,整个人如同铁铸的一般一动不动。两个人的眼神再次撞在一处,钟舟奇才一字字的喷出一句话来:“好,实在是有些味道!”夏星寒的眼内也散出一团激越的光,那张微黄的脸上跃出一丝灿然的神采来,这样的对手必然会激出自己全身的潜力,胜又如何,败又如何,人生在世,最快意处的不就是这拔刀一搏么?他的心意才一动,已经与心意合一的断水刀已经划然而出,这一次出手却是心月刀法中的三大杀招之首——“月涌大江流”,断水刀当头直劈。钟舟奇双手擎刀反撩,两把刀瞬息之间连撞了一十三下。

  夏星寒居然连攻了一十三刀,钟舟奇居然在一十三刀之内纯取守势!唤晴眼前光寒声疾,双手不禁全渗出了冷汗,只觉夏星寒的每一刀再快一点就可以杀死钟舟奇了,偏偏就是差那么一点点。她也知道师兄这一十三刀实在是毕生精气之所聚,换做平日练刀,那是无论如何施展不出来如此迅疾的刀法的。可是她还是在心里喊着:快点呀,师兄,再快一点!

  其实心内最苦的还是夏星寒,这一十三刀自己一刀快似一刀,夏星寒自认为已经发挥了心月刀法的极致,可是每一刀挥出,就发觉对面钟舟奇那长刀的守势中竟也蕴着无尽的杀意,迫得自己再将刀势加快。但随着自己以更快的刀势劈出,钟舟奇仍能滴水不漏的封住断水刀,而且所蕴的反击的刀意也更加猛悍。

  断水刀快能断水,却攻不进狭刀的四尺银涛之内。

  刀卷惊涛,两个人的身形就象两朵浪花在惊涛骇浪之上翩然起舞,唤晴看得目眩神驰,初时还能揣摩师兄的刀势刀意,在心内暗自叫好,但时候一长,唤晴只觉口干舌燥,魂为之夺,连叫好都忘了。这时她才知道,师兄凭着自己超人的悟性,一身修为已经远在自己之上。而凭自己目下的功夫,若是挥刀上前,也只有给师兄添麻烦的份儿。

  蓦然间二人的身形交错而过,两把刀陡然铸在空中。钟舟奇胸前的衣衫破了好大的一个口子,唤晴见师兄这一刀巧妙无比,竟呆了一呆,缓了一缓,才想起来叫道:“好一招'斫却月中桂'!”一丝冷酷的笑意却在钟舟奇的脸上绽开了。唤晴见了这笑,不知怎地心内就是一寒:“不好,师兄的这一路心月刀法堪堪使完了呀!”一念未毕,钟舟奇的身子已经闪电般欺上,狭刀如决堤怒洪,奔腾而出。夏星寒明知钟舟奇由守易攻之后,刀势必然奇猛,但也想不到竟是这样疾这样狠。一瞬间夏星寒的四面八方全是呼啸的刀声,身前身后全是激射的刀光。

  夏星寒忽然振声长啸,直冲了进去。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飞云惊澜录(19)     下一篇:飞云惊澜录(18)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