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飞云惊澜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飞云惊澜录(18)

2005年02月02日16:23:30网易文化 王晴川

  唤晴见他直抢入那一团骇人的刀光中就险些惊叫出声,钟舟奇的狭刀卷起无边的刀浪,奔涌的刀气刺得远在丈外的唤晴骨寒肌冷,但一个清瘦的身子却在那团冷芒寒涛当中中流砥柱一般的立着,断水刀锋飞芒吐,竟是寸步不让的以攻对攻。随即就有一团清脆灵动的声音飞入唤晴耳中。唤晴知道那是二人运刀相撞发出的声响,只因御刀之人的劲力收放已趋化境,每一刀都不多费半分力道,一触即收之下便发出如琴鸣筝奏的清越之声。

  这声音越来越密,刹那间竟是密如暴豆了,唤晴只觉自己的心给那声音牵着越跳越快,几乎要跳出嗓子眼来了。那声音却陡然止歇。二人的身子就在月光下定住,唤晴吃惊的看到钟舟奇的左手已经多了一把短刀,长约二尺,却如那长刀一般的狭窄。

  有一滴血正缓缓的自那短刀上垂落,唤晴知道那必是师兄的血,蓦然间只觉得双腿发软,她鼓足勇气向师兄望去,却见夏星寒依然笔直如剑地挺立在月光下。

  “好,”夏星寒的声音更见低沉,“这是什么刀法?”“飞天御剑流的秘剑——燕返!”钟舟奇的声音中透着说不出的寂寞,“自踏入中原,我从未使过此招。你是夏星寒还是曾淳?”夏星寒呵呵一笑:“在下夏星寒……呵呵,若是再给我三年时光,将心月刀法融会贯通,我便有十成的把握胜你!”钟舟奇冷然不语,夏星寒却一叹:“可惜,上天却不给我这三年时光……”这一声叹息声音不大,却有说不出的寂寞伤感。

  便在此时,忽然间远处传来一声长啸,那声音竟然熟悉之极。唤晴心中一动,道:“师兄,是袁大哥的啸声,接应咱们的人来了!”夏星寒的身子却一晃,唤晴急忙冲上去扶住了他,这时才觉出夏星寒的胸前一片潮湿,中的这一刀竟是这么重。唤晴的双眼一片模糊,哭道:“师兄,你……你中了一刀,你……你不碍事的是不是?”忽然间觉得怀中的师兄身子好瘦,那骨头硬硬的都有些扎手。

  夏星寒长吸了一口气,勉力笑道:“师妹,可惜师兄这一次护不了你啦……呵呵……好在陈将军就要到了……”唤晴想起这个师兄虽然寡言少语,却是自小便事事让着自己,这次江湖重聚,不善言谈的师兄依然是不会跟自己多说一句话,但每一战师兄却总是倾力回护着自己,她的双臂就是一阵抽搐,叫道:“师兄,你莫要胡说……你看着,我这就杀了这倭寇给你报仇!”她抬头一望,钟舟奇依然面无表情的伫立原地,长长的狭刀斜插在地上,那把短刀却已经收回鞘内。

  夏星寒猛地抓住了她的臂膊,喘息道:“你万万……不是他的对手,可不能跟他动手!咳咳……可惜今后师兄再也不能护着你啦……虹妹……你可要好好爱惜自己!你……这一辈子……定要安安稳稳开开心心的……”唤晴以前在师门之时,名字就叫做“星虹”,那时夏星寒便总是叫她虹妹,自她入曾府易名唤晴之后,夏星寒便不再叫她虹妹了。这时忽然听得一声久违的“虹妹”,唤晴的心内就是一阵撕心裂腹的痛,泪水再也止歇不住了,师兄那张熟悉的扁长面孔就在泪水中慢慢模糊了。

  夏星寒蓦地仰头而歌:“长庚光怒,群盗纵横,逆胡猖獗。欲挽天河,一洗中原膏血……”唤晴见他原本气息奄奄,却忽然振声而歌,其音也清,其势也豪,但她心内不知怎地竟觉出无限的凄凉,这时只觉胸前一片湿漉漉的,一半是自己的泪,另一半就是师兄的血了罢。

  钟舟奇昂首望月,似也为歌声所动。

  这歌声中透着说不出的一股壮志未酬的怅惘,直飞到碧霄深处:“两宫何处,塞垣只隔长江,唾壶空击悲歌缺……”半阙《石州慢》未完,夏星寒的声音却忽然止歇了。

  “师兄——”唤晴长呼了一声,眼前一黑,几乎昏了过去。

  “你就是沈唤晴?这就乖乖的跟我走吧!”钟舟奇这时才懒懒的说了一句话。唤晴只觉自己泪已淌干,冷笑了一声,缓缓放下了师兄的身子,拔出晓红刀来,秀眉一扬:“恶贼,拔刀吧!”钟舟奇哼了一声,一只手已经自地上拔起长刀来。便在此时,却听喊声雷震,远处显是已经有人交上了手。钟舟奇长刀一扬,喝道:“接招吧!”一刀斜斜砍向唤晴的玉颈。

  唤晴身形微错,未及还招,却听有人一声断喝:“你也接招吧!”一人斜刺里杀出,长剑电闪,自后刺向钟舟奇的后脑,正是攻敌之所必救。钟舟奇怪叫一声,狭刀反撩,将那剑崩开。唤晴双目潮湿,叫道:“公子,这厮就是钟舟奇,他杀了夏师兄!”这自后赶到的人正是曾淳。

  远处袁青山长啸连连,那啸一声近于一声。

  沈、曾二人精神一振,刀剑并举,疾向钟舟奇扑去。三人搅杀一处,钟舟奇起若龙飞,落如虎跳,一把长刀盘旋飞舞,犀利的刀光卷起层层寒涛将二人紧紧卷住。曾淳的武当剑法擅长以柔克刚,唤晴更是师出名门,但二人合力依然险象环生,数招之间便迭遇险招。酣斗之中,钟舟奇猛然大叫一声,长刀一回,将曾淳的左腿划了好大的一处血口。曾淳脚下踉跄,站立不稳,几乎跌倒。

  钟舟奇再啸,身子霍然一伏,已将唤晴的披面一刀错了开去,长刀忽然从腋下飞出,反刺唤晴的小腹。这一式绝非中原武功所有,而其险其快也是世间罕见,曾淳要待阻拦,已然不及,惊痛之下不由大叫一声,扬手将长剑抛出。

  钟舟奇头也不回地反足踢出,将长剑踢得倒飞回去,狭刀依然迅若疾风的刺向唤晴。唤晴的晓红刀已经给他让在外门,眼见一截明晃晃的刀锋刺到,心下一痛:“师兄,小妹无能,没有给你报了这个仇!”便在此时,忽有一道人影掣电般疾撞了过来,横斩一刀。锵然一鸣,声如玉碎,狭刀登时惊蛇一般的缩回。钟舟奇疾退三步,才定住身形,一低头,那狭刀兀自嗡嗡的疾颤不已,而自己握刀双手的虎口已经有点滴的鲜血渗出。

  唤晴和曾淳却吃惊的张大了眼睛,同声叫道:“任笑云!”若非亲见,二人实在不敢相信,武艺稀松平常的任笑云居然一刀之间逼退了钟舟奇。

  这半路里杀到的人正是任笑云!他右手握着一把刀,那刀长近三尺,刀锋薄,刀前锐,刀后斜,一蓬银光耀目,在月光下瞧来有如一抹惊云。唤晴的双目一亮,叫道:“披云刀!”任笑云的脸上还闪烁着那种独有的简单而顽皮的笑容,他的眼盯着钟舟奇,嘴里却不闲着:“正是!唤晴,这些日子你还好么,我可是想你想得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的……”一语未毕,却听唤晴疾叫了一声:“小心!”却是钟舟奇的长刀已然攻到。

  任笑云“哎哟”了一声,披云刀斜斜一封,钟舟奇的这一刀劲势奇猛,却只是试探,后面一招三式,才是蕴势而击的精妙刀招。但任笑云这看似平平常常的一刀封下,正斩在长刀那狭长的腰身上,钟舟奇只觉腕上给一股巨力一震,后面的三记杀招便给他硬生生斩断了。

  任笑云这一刀看上去糊里糊涂,误打误撞,又似已到了大巧若讷,反朴归真之境。唤晴和曾淳对望一眼,均觉不可思议,心下均想:这披云刀怎地到了他的手上,而他的武功又怎地忽然间进境神速?

  任笑云和沈炼石、解元山翻过西山,穿过幽州城,再行了几日,便到了无定河畔。这无定河东至军都山,蜿蜒过河北,西通大同府。三人溯流而西,终于在大同之东的石井集遇上了邓烈虹。

  这几日来,任笑云体内的真气还是时不时的闹些小脾气,每一次都让他觉得五脏之内翻江倒海一般难受。沈炼石说这是他体内龙虎二气尚未完全调和,还要多做周天搬运的筑基功夫。任笑云只得依言行事,每夜子时便老老实实的行气练功,说来也怪,数日之后,任笑云非但觉得体内真气不再找自己的麻烦,更觉浑身劲气弥漫,用解元山的话说,那就是眼睛都冒金光。

  当初西山分手,原本是约好石井集会面,解元山一入石井集就留意柳下石前,终于在镇子上最大的酒楼下的一方大青石上看到了聚合堂的暗语“石解语”。三人循着那暗语所说的方位一路寻到一座破废的城隍庙前,才看到了一脸憔悴的邓烈虹。

  听了邓烈虹笨嘴笨舌的一番述说,三人均是惊心不已。沈炼石倒最先镇定下来,双目灼灼地盯着邓烈虹道:“你说你们在乱石林中发现了聚合堂的铁血旗?”邓烈虹的大头重重的点下:“是!是!公子那时神色怪异,好像极为欢喜的样子,连说,但愿他们一路顺风!瞧那神色,显是他知道这旗子的玄虚,我们问时他却又不肯说!”沈炼石才轻轻点头:“好,看来我那老友已然动身了。他心思机敏,胜我十倍,这一回出马必然也是马到成功!但愿他们如公子所说,一路顺风!”任笑云和邓烈虹也不知他说的是什么,正自疑惑间,却见沈炼石一扬头:“可是唤晴、曾淳他们那一路已经被莫老妹子这臭婆娘泄漏踪迹,给金秋影咬上可就凶险万状了。咱们要速速赶往老君庙!”四人均是心急如焚,当下便分乘两马,一路不停的直奔清源屯而去。

  四人一般心思,只盼能肋生双翅,一路飞了过去。偏生那两匹马不争气,跑了半日,便浑身发软,屎尿齐流。邓烈虹的眼珠子通红,大骂流年不利。这时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四人只得舍了那两匹马,展开轻功疾行。

  一柱香的功夫之后,四人便分出了高下。沈炼石力拼陶真君,功力损耗不少,却还是步法奇速,当先疾行。邓烈虹起步之时较之解元山快了一步,他是火爆脾气,解元山素来也是不甘人后,二人渐渐的就较上了劲,均将功力提到十成,但奔行数里之后,任是解元山如何奋力急追,总不能将那一步之差减得一分一毫。而二人与前面的沈炼石却是越差越远。

  忽然之间,邓、解二人只觉身旁风声飒然,一道人影带风,呼呼地掠了过去,瞧那身法似乎笨拙之极,偏偏跑起来却是奇快无比。邓烈虹见这人正是那个不会武功的任笑云,不由吃了一惊,叫道:“任兄弟,想不到你倒是深藏不露呀!”任笑云这时功力展开,越跑越是气顺劲匀,邓烈虹一句话没说完,他已经堪堪赶上了沈炼石。

  沈炼石不禁呵呵一笑:“贼小子这么大好的一身内气,却不学无术,跑起来浑似一只三条腿的骆驼,可惜可惜!”他自从任笑云不肯拜他为师之后,便一直叫他作“贼小子”。一旁任笑云却不以为然,依然笑嘻嘻的越奔越快。只是沈炼石瞧着他那一副跑起来晃身抡臂的怪模样越来越不顺眼,不由恼怒起来:“贼小子,奔行之时要气守命门,双手不要鸭子一样横着乱摆。喂,喂——这两只脚更是大有学问,要起如鹤腾,落如豹踞……轻功之妙,贵在一个意字,头脑之中,先要有瞬息千里之象……”任笑云依着他所说,果然觉得这其中大有门道,不知不觉的几个起落,竟将沈炼石遥遥抛开了。

  晌午时分,四个人进得一家小店打尖。这地方离石井集已远,掐指算来,离清源屯已是百多里的路程了。邓烈虹和解元山身上大汗淋漓,已有疲态。沈炼石瞧见任笑云仍是神采奕奕,也不禁暗自称奇。吃饭之时,任笑云只觉自己胃口大开,吃得格外的多。解元山忍不住笑道:“任兄弟,你学了沈先生的不世绝学'平步青云',怎地还不谢过他老人家!”说着给三人都斟上了一杯酒,这荒村野店的,酒也是农家人自酿的村酿,又辣又浊。

  任笑云就着一口浊酒将喉咙里的一个干巴巴的硬馍咽下:“平步青云?天下还有专门讲究跑的不世绝学吗?”沈炼石叹道:“这门绝学和观澜九势一般,必要内力贯通中脉之后才可修行。你这贼小子虽懒,人倒不笨,一路跑来,一门绝顶轻功倒是学得八九不离十了。虽然到不了平步青云的境界,打架之时,用作逃命倒是绰绰有余。”任笑云大喜:“好,有了这门逃命神功,我老人家便不惧金秋影、阎东来之流了!”沈炼石冷笑道:“这门轻功习成之后,可说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用作临敌,那是效验无穷。再配以观澜九势的上乘刀法,便是郑凌风亲来也奈何不了你。可惜你这贼小子不求上进,一门心思的只想着逃命!”任笑云挠头道:“郑凌风的武功比起苏暮楼如何?”他那日和苏暮楼恶斗多日,只觉苏暮楼这等的快剑,已经是极厉害的人物了。

  沈炼石却愣了一愣,才想起这苏暮楼是十三名剑中的人物,不由笑道:“苏暮楼师出崆峒派,他崆峒派没什么人才,只有掌门慕流钟好歹算上一号人物。但若与郑凌风过招,那慕流钟怕过不去三十招……”忽然又摇了摇头,“不对,郑凌风若是一上来就使焚天剑法,慕流钟过不去十招!”任笑云听得咋舌不已,将一口劣酒胡乱倒入喉中,就有一股豪气升腾而起,喃喃道:“沈老爷子的意思是说,我只需胡乱练得几日,便可轻轻松松的赶上郑凌风这等大人物?”沈炼石怒道:“练武是何等艰苦卓绝之事,哪有胡乱练的道理?而要赶上郑凌风这等百年一遇的人物,又岂是轻轻松松的事情!轻功可以取巧,观澜九势却是实实在在的刀法,没有半分空子可钻!”任笑云连连摇头:“既是这么难,我看我还是不练为妙。”沈炼石这时酒意上涌,翻着眼睛盯了任笑云半晌,忽然一拍桌子,叫道:“不练不成!我老人家认准之事,岂容你推三阻四。你这刀法老夫是教定了的!”任笑云素知这沈老头子行事稀奇古怪,听了这话还是有些哭笑不得,本来想说,这天下哪里有强收徒弟的道理?可转念一想,这老头子又倔又硬,不如暂且答应他,学刀之时胡乱应付一番,他一恼也就懒得教了。沈炼石倒像是看清了他心中所想,怒道:“你这贼小子暗自里笑什么,老子既然教你,定然有本事让你老老实实的学!若是偷奸耍滑,可要小心老夫的手段!”解元山笑道:“笑云,天下习武之人知道你学了观澜九势,和你对阵之时便会加倍的小心翼翼,若是你学刀不精,便会有性命之忧。所以呐,你为了你这小命也要好好学刀!”沈炼石也笑:“还有,为了唤晴也要好好学刀。你不是一门心思的想来一个英雄救美人么?”任笑云给一口酒喝得急了,一张脸呛得发红,叫道:“好,沈老爷子,你是钻到我心里去了。连我心里想什么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好,老子学便学!不过……”他仰起了头,想了一想,才道:“我是只学刀,先不拜师!”沈炼石向着他嘿嘿的笑,似是早看穿了在他心里的那一丝侥幸,笑道:“若不拜我为师,不作刀圣弟子,便不会象夏星寒他们一般惹上许多麻烦,是不是?”任笑云嬉皮笑脸的道:“我不作你弟子,是怕学艺不精,给你老脸上抹黑。”邓烈虹哈哈大笑,也一拍桌子,叫道:“好,沈老哥,不管笑云拜不拜师,你这门绝世刀法可终是有了传人啦!咱们可得浮一大白!”满满的斟上了一碗酒,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忽然间身子一晃,重重摔在椅子上。

  沈炼石一愣,要待发问,忽然间也觉得自己浑身酸软,他一惊之下,已知酒内给人做了手脚。邓烈虹二目喷火,指着解元山道:“解老三,你、你……”忽然臂膀一垂,连手指也没办法提起一分。适才正是解元山给众人斟的酒,而恰恰又是解元山滴酒不沾。

  解元山急道:“沈先生,这是怎么回事?”邓烈虹怒道:“解老三,你适才便说什么也不肯喝酒,却原来是在酒里做了手脚。”解元山忽地站起,怒道:“胡说,我聚合堂弟子若无师尊许可,从来都是滴酒不沾。解元山堂堂正正,怎能干此偷鸡摸狗之事?”任笑云见他站起,也是一惊,急忙一步跨过,挡在沈炼石身前。

  他一步抢过去之后,倒是有些奇怪,叫道:“咦,这酒我也喝了,怎地就没事?”却不知自己自饮了五色神龙之血后,差不多百毒不侵了。解元山见他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心下登时有些气苦,叫道:“任兄弟,你也信不过三哥?”任笑云见他胖胖的一张脸上尽是悲愤之色,想起这些日子来的同甘共苦,心下倒是有些不忍,叫道:“解三哥,我也不信是你下的毒,只是……这毒怎么也不会是小弟下的吧?”便在此时,窗外忽然响起一声冷笑,其声干涩,有如鬼哭。解元山大吃一惊:“不好,是青蚨鬼王!”飞脚揣起了那桌子,蓬蓬蓬蓬一阵响,十五六支长箭穿窗而入,齐刷刷地插在了桌上。门外忽然爆一声喊,人影闪动间,五六十个青蚨鬼卒便要冲进屋来。

  “姓解的,你………你竟引来了青蚨帮!”邓烈虹这时已经双眼迷离,强自挣出这句话来,忽然身子一歪,就仰倒在椅子上睡了过去。沈炼石也觉头皮发麻,眼皮沉重之极,急提起内力来,向任笑云叫道:“快,这不过是麻药,快用凉水来泼!”任笑云刚迈出一步,两个鬼卒手持丧门剑已经扑了过了。任笑云眼见剑光霍霍,惊骇之下抡刀便砍,一声响亮,将那两个鬼卒的长剑尽数砍折,刀锋过处,一个鬼卒的臂膀还掉在了地上。

  这一下他倒成了众矢之的,五六个鬼卒厉声咆哮,直向他扑了过来。解元山大喝一声,飞身跃到,子母镢劈面一扫,将两个鬼卒逼得急退数步。这小野店里的伙计早跑得无影无踪,任笑云急切间寻不到冷水,便瞧见了门角那立着的那个大水缸,抢过去刚刚拎起来那缸,身后已经伸来一只蒲扇般的大手,疾向他后心拍到。

  任笑云避无可避,危急之间一伏身,用肩头硬架了一掌,只觉肩头火辣辣的一阵生疼,百忙之中一回头,瞧这人高高瘦瘦的,正是嘶魂鬼王司空花。司空花见这小子硬受自己一掌居然浑若无事,心下又惊又怒,第二掌已经连环攻到。

  任笑云奋力一扬手,将那大水缸直挥了起来,砰的一声,司空花的巨掌正斩在缸上,哗啦啦的一声响,一道水光亮晶晶的直飞了出去。任笑云挥掌推出,一团水被他掌力一震,化作一股怒浪直向沈、邓二人飞去。司空花当仁不让的给那水拍得水淋淋的,他怒发如狂,怪叫声中,双掌齐出,当胸拍到。任笑云迫不得已也挥掌相对,四只手掌就在水中一撞。司空花蓦然大叫一声,身子疾飞出去,克茬茬几声,撞倒了三张桌子。

  那半缸水从空而降,哗啦啦一下子将沈炼石和邓烈虹淋得落汤鸡一般,但二人的睡意却全没了。眼见四周的鬼卒越聚越多,沈炼石心急如焚,偏偏身上还是有些酸软。这时那似哭非哭的笑声又再响起:“沈老儿,看你还能威风到几时,还我二哥命来!”一道矮墩墩的人影霍然自桌下钻出,一掌拍到,正是地行鬼王常机子。

  沈炼石身子一侧,堪堪避开,但这时四肢酸懒,还是不大听使唤。常机子吼声如雷,鬼抓已经连环攻到。危急之时,任笑云一步跨了过了,双掌一探,已将沈炼石、邓烈虹二人的衣领抓住,大喝一声,奋力跃起。这一跃之下,已经用上了平步青云的心法,呼的一下竟从门内窜起,高高的掠过了一群鬼卒,兀自呼呼地向前疾飞。任笑云人在半空,忍不住笑道:“沈老头,这逃命神功真是灵验!”这一笑,劲气一泻,登时就从空落下,砰的一声,落在了店外四五丈远的地方。

  常机子见他手抓二人还能一跃数丈,这份功力委实是平生罕见,又见他落地这一下子笨手笨脚,却似不会丝毫武功,不由心下奇怪之极。司空花却已经翻身跃起,狂啸如雷,直向任笑云扑到。

  任笑云给司空花的鬼叫惊得心烦意乱,叫道:“乖乖不得了,这家伙叫起来怎地总是这般难听?”猛然人影一闪,却是解元山舞动子母镢挡住了司空花。司空花的武功以抓见长,身上的兵刃居然也是江湖上罕见的奇兵龟背爪,双抓展开,登时舞起两道黄光。这时常机子也飞身逼到,他那称手兵刃裂地网已在青田埔一战中被袁青山破去,这时又换做了那条多年不用的毒龙软鞭。鞭动如蛇,一鞭就向任笑云劈来。

  解元山大喝了一声,左镢一长,已将常机子的软鞭接了下来,右镢缠、劈、裹、刺,招招全是进手招术,竟是不顾生死的紧紧缠住两大鬼王。沈炼石和任笑云见他如此不顾生死的进击,均是一愣。解元山已经回身向任笑云喝道:“你先带着他们退!”百忙之中,回身一腿,将个正欲冲上的鬼卒踢得直飞出去。

  这一开口说话,心神略分,左肩上登时给常机子扫了一鞭,解元山胖大的身子微微一晃,却暴喝一声:“快走!”左镢以“摘星”之势直刺向常机子,右镢展出“断流”势,寒光一道,将要待乘机杀过去的几名鬼卒劈倒在地。

  任笑云看着解元山一个微胖的身子在无数刀光剑影中浴血苦战,眼中就有泪涌出,拔出腰间的钢刀叫道:“解三哥,兄弟来助你一臂之力!”正要上前,却听身旁的邓烈虹叫道:“快走啊,笑云,凭你那乱七八糟的刀法,过不了一柱香的功夫便会给人家刺上十七八个窟窿!你快护送沈先生先走!”任笑云哭道:“沈老头,这……这会子该当如何?”沈炼石长叹一声:“聚合堂中弟子决不会独自逃生。咱们走得快一步,解元山脱身的机会便大一分!”任笑云犹自犹豫,解元山又大喝一声:“快走!”这一声已是声嘶力竭了。

  任笑云大叫一声,反身抓起沈、邓二人,展开“平步青云”的轻功,几个起落便远远纵了出去。

  蓦然间听得身后解元山和司空花同时大喝,任笑云一回头,正瞧见解元山挥镢将司空花的一支龟背爪震飞,但左臂却给司空花一抓劈中。一道血浪直飞上天,他的半截手臂竟给硬生生地抓了下来。解元山的身子呼的一转,几乎就要跌倒,猛然右镢疾挥,将几个鬼卒拍倒在地。便在此时,常机子一声怪笑,拧身欺上,一鞭重重抽在了他背上。

  解元山摇摇欲坠,却依然不倒——虽是急奔之中的回头一瞥,但这个给鲜血染红半边的身子却在任笑云心中永久定住,这个微胖的身子在任笑云的心内永永远远也不会倒下。

  任笑云的一身内劲展开,越奔越快,他这时只想把一腔的悲愤之情撒在这双腿之上。两旁的枯树焦土不住向后退去,扑面而来的热风打在脸上热辣辣的,泪水滚入口中却是咸咸的。

  “沈老头,你说三哥没事的是不是,他没事的是不是?”涕泪滂沱的任笑云一边跑,一边嘶喊,“解三哥……都是小弟没出息,只会做这缩头乌龟……。沈老头,我、我跟你学刀……我要好好的学刀!”身后忽然响起一阵雄浑的歌声:“若将军一脚到京畿,但踏着消息儿你可也便身亏……大丈夫怒发三千丈,休惧他狡兔死,走狗僵,高鸟尽,劲弓藏……”正是解元山所唱。这似是什么杂剧的曲子,给他这时歌来,别有一股忠烈之气。只是这歌声未唱完便嘎然而止,像是给什么东西硬生生斩断一般。任笑云蓦觉心腹间沉沉的一阵痛,身子急跃,已经投入了一片青纱帐中。晚风吹过,稀稀拉拉的青纱帐随风起舞,发出一团呜咽之声,那声音传入任笑云耳中,便如天地齐哭一般。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飞云惊澜录(19)     下一篇:飞云惊澜录(18)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