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飞云惊澜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飞云惊澜录(20)

2005年02月02日16:26:56网易文化 王晴川

  蓦然之间邓烈虹大叫了一声:“沈先生,罢了,罢了!这小子奸懒馋滑,不肯拜你为师,今日我邓烈虹就拜您为师如何?”这话一出口,沈、任二人皆是一愣。邓烈虹却忽地直挺挺地跪了下来,道:“武林之中素来讲究师徒如父子,我既然拜你为师,自然不能加害于您老人家。你将刀谱和《定边七策》给我,我图个封妻荫子,自然也忘不了您老人家的好处!”沈炼石见了他那一副又猴急又委屈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你……这天下最无耻之人莫过于你邓老二了……好……你既然拜师,也要有个诚意,这就先磕一百个响头吧!”一笑之下,却是牵动了内伤,几乎咳出一口血来。

  邓烈虹听出了他话中的取笑之意,不由恼怒无比,但在沈炼石积威之下还是不敢上前拼杀。任笑云见这邓烈虹口说逼迫利诱之言,眼射狠辣愤急之光,身子却又一直这么直挺挺的跪在地上,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只觉若论胆小、奸猾和卑鄙,这天下真是无人能出其右了,不禁笑道:“邓二爷,我瞧你就先磕头吧,沈老是言出如山,你磕了一百个响头,他见你心诚,一喜之下,说不定真收了你这么一个乖巧机灵的关门弟子!”邓烈虹怒道:“放你奶奶的臭狗屁,你也敢取笑洒家?”掌力一吐,已将一股内力灌入任笑云背心的命门穴。任笑云吃痛不住,就痛哼了一声。邓烈虹眼睛一亮,不禁裂开嘴,慢慢地笑起来:“沈老,你不是一直爱惜这小子的资质么?你不将东西扔过来,老子就运功震伤他的奇经八脉!看他八脉齐伤,你奶奶的连路都走不了,还如何练你的观澜九势?”说着站起身来,掌中内劲急速逼入任笑云体内。

  任笑云忽觉这一股劲力巡经逼来,虽然比之当初陶真君给自己疗伤之时送入体来的内气霸道得多,但却与那时的情形依稀相似,他心中一动,急忙运上了“纳斗真诀”,登时将邓烈虹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的吸了过来。

  邓烈虹原来只盼任笑云受他内力挤压,浑身经脉如蚁咬虫噬,必会张口呼痛。哪知内力一入任笑云体内,忽如铁屑遇磁石,给一股极大的吸力一吸,自身的内气竟然源源不断地向他体内送出。邓烈虹大叫一声:“不好!”一叫之下,内气松懈,竟被吸得越快。这时任笑云身上蓄满了陶真君师徒和沈炼石几人百多年的功力,又经沈炼石贯通了中脉,纳斗神功一施,那吞天纳斗之劲比之当初在真人府时已经有云泥之别。而邓烈虹的功力尚浅,也是远难于陶真君相比,不过片刻之间,他的一身内力已经有十之七八到了任笑云身内。

  邓烈虹只觉自己浑身渐渐无力,心中的惊骇更是无以复加——任笑云在真君府的奇遇,沈炼石并未告诉他,邓烈虹还当任笑云施展了什么妖法。危急之中,他猛的咬破了嘴唇,合身一滚,骨碌碌的滚出了洞外。任笑云内力入体,急忙潜运真诀,将那股内气缓缓送入腹内丹田。

  邓烈虹摇晃着站起身来,一双眼睛红得更加骇人,他紧盯着任笑云,有如看着一个刚从地狱中跑出来的恶鬼,颤声叫道:“你……你奶奶的,这、这是什么妖法?”本来这时任笑云穴道未解,沈炼石元气大伤,他若冲上去拼命,沈、任二人仍是只要闭目待死的份。

  任笑云嘿嘿冷笑,却不说话,直待一股活泼泼的内力全送入丹田才笑道:“这是纳斗神功,习练观澜九势要先会纳斗神功,你没听说过么?”他虽然运使真气尚不纯熟,但邓烈虹也是一位江湖好手,这一身十之七八的内力一入丹田,登时激发了他本身所蕴含的绝世功力,真气游走之间,胸前的穴道已经全数解开。他一跃而起,抓起披云刀,横身立在沈炼石身前,叫道:“你要不要试一试任大侠练了一十五年的观澜九势?”邓烈虹见他神气凛凛,想起适才他数招间斩了唐玄厉,不由气为之夺,大叫一声,转身便逃,口中喊道:“大丈夫能屈能伸,沈老头、任小儿,咱们这笔帐改日再算!”任笑云想起解元山遭难全因此人搞鬼,不由扬刀追出,叫道:“还是今日算最好!” 邓烈虹虽然内力大耗,但这时全力逃命,还是快得惊人,几个起落就到了山腰。任笑云追出几步,忽然念及沈炼石伤重未愈,只得望着他的背影忿忿道:“日后就是踏遍天下,好歹也要宰了这厮给解三哥报仇!”他回到洞中,却见沈炼石正自盘膝而坐,面上已经淡如金纸。任笑云知道沈炼石真元大耗之下,又中了邓烈虹两腿,实在是伤上加伤。他叹一口气,坐在沈炼石身后,伸掌抵在他背后夹脊要穴之上,将一股内力缓缓便直送了过去。

  沈炼石叹道:“笑云,你何必来为我弄险?”任笑云吐出一口气来:“你这个老头子是不是又不想欠我的人情呀,嘿嘿,我瞧咱爷俩是你欠我的我欠你的,这笔糊涂帐早已经算不清楚啦!”说罢,再将内力缓缓送入。沈炼石和他同修纳斗真气,得他内力一注,立时间就觉体内真气蓬勃,易经洗髓,舒畅非凡。而任笑云内力充沛,一股活泼泼的内劲竟似永不穷尽一般直向他经脉中灌来。

  片刻之后,沈炼石双肩一耸,笑道:“成了!”任笑云见他说话之时神采奕奕,也就一笑收手,他虽送出不少真气,但和沈炼石二人一同气走周天,不知不觉的自身内气运使上已经更上了一层楼,这时收攻而起,非但不觉身倦神疲,反觉容光焕发之感。

  任笑云见沈炼石十指指尖上都垂下点点滴滴的黑色汁液,显是卧牛饮之毒已经给他运劲逼出,不禁喜道:“毒全解啦?”沈炼石甩去双手上的汁液:“毒是解了,邓老二踢我之时,我的护体神功已失,断了两根肋骨,这一两个月内还是无法跟人动手!”他抬头望见暮色沉沉,道:“这一夜时候还长,咱们将就着吃些干粮,就该趁热打铁,我再教你几招!”观澜九势之中,云起势取云起风生、大潮将起之意,这一招便是虚实相生的攻势。听风势却是静中有动的一记守招,望海势要心阔如天,目空四海,一刀之间要运劲封住四面八方的攻势。澜生势、摧山势和倚天势,取意大浪既起、摧山排空之相,使刀之时务要有睥睨天下横扫世间的刀意。无涯势取意大海无涯,问心势寓意观澜之人反问自心、内求诸己,尘飞势则是沧海尘飞、无色无相之意,这后三招由刚而柔,已趋精妙圆融之境了。

  任笑云虽然对那精奥的道理似懂非懂,但他适才一招就力斩强敌,正在兴头上,学起来倒是加倍的福至心灵。沈炼石也不强求他一夜之间将这天下至精至妙的武学融会贯通,只是将云起势、听风势、望海势尽数教给他,余下六式命他将口诀死记硬背住。

  天将放明,沈炼石胸口的伤势开始隐隐作痛,不得已在洞口坐了下来。任笑云虽然忙活了一夜,但真气随着刀势运转,反觉神气勃发。他挥着刀一边比划一边问沈炼石道:“沈老,你这伤不碍事么?”沈炼石闻言展眉一笑:“好在你将老夫在真人府和青田埔送你的内力连本带息的都还了过来,这些皮肉之伤也不碍大事,” 他缓缓将脊背倚在山岩,默默望着提着刀在那里比比画画的任笑云,忽然问:“笑云,你这一辈子可有什么鸿图远略?”任笑云张着眼睛问:“什么是鸿图远略?”沈炼石知道他装傻,就一笑:“你活着,总也要有个志向吧!男子汉大丈夫,生在天地之间,谁不有个抱负?”任笑云这一回真的愣了,他停了比画,忽然间心中有如钟鸣鼓响:“是呀,大丈夫便当有个抱负!我的志向是什么?以前浑浑噩噩,只求和郑鼻子他们一起喝喝酒、斗斗鸡的。哪一日大将军斗鸡胜了,自己欢喜得就如中了状元一般。那时候的志向就是扛着自己的那只大将军斗遍京城无敌手吧!那日子简简单单,却也逍遥快活,但倘若一辈子如此,我真就能心满意足了么?”又想,“现如今呢,自己今后做什么?这一辈子便如沈炼石、夏星寒他们一般啸聚江湖?不成!日日打打杀杀的也着实没什么趣味。但若不打,自己辛辛苦苦学这观澜九势做什么?便只为了能博唤晴一笑?这么说,我老人家的鸿图远略就是学了本事,日后好娶唤晴为妻了?”想到这里,连自己都觉得可笑,他挥掌拍了一下脑袋,叫道:“不对不对,那也太没出息了吧!”忽然间瞧见一旁的沈炼石双目灼灼的望着自己,任笑云觉得脸上发烧,笑道:“我先学好刀法,宰了司空花、常机子和邓烈虹,好歹给解三哥报了仇!”心里想:“解三哥,我想给你报仇可是真的,不是拿你来做挡箭牌!”沈炼石却不依不饶,再问:“然后又如何呢,你斩了这三人之后又当怎样?”任笑云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给那双眼睛看得清清楚楚,便嘿嘿一笑:“日后怎样,我又哪里有什么盘算?我想跟你一般,学成天下第一的刀法可是连您老人家都不敢称作天下第一我这一辈子那是想也不要想的了。我想建功立业,可是朝廷天天拿咱们当作贼一般赶来赶去的看来只要不作贼囚便已经着实不错了!想来想去,还是娶了唤晴做老婆实实在在!”忽然将披云刀一挥,转头问道:“沈老,你这一生又有什么抱负!”沈炼石抬起头来,却见旭日初起,远山起起伏伏的似是披了一层金子做的薄纱。他长叹一声:“丈夫五十功未立,提刀独立顾八荒!人这一辈子便如朝露晨曦,一下子便是老之将至了。经天纬地的抱负,老夫自幼便是有的,成与不成,却只有看天意了!”任笑云一咧嘴:“我见你们这些有学问的人一张口就是愁啊怨的。可见有志不成,便会愁起来没完。还不如我,这一辈子没什么大志向,倒是悠闲自在。”沈炼石转头看着他,缓缓道:“这天下之人不是谁会都如郭子仪、霍去病一般,成就一番大功业。一个人一生所做之事,无论大小,总是该当令自己回想起来能感到欣慰——成不成那是另一回事,不过若是个丈夫汉,便总得尽力去做!”任笑云一愣,只觉沈炼石这番话语恰如他使出的刀法,一刀便斩在自己的破绽之处。他低下头,披云刀映着晨辉,正披着一层异彩流动的云。直到此刻,立在这一抹动人的朝阳下,任笑云才隐隐觉得自己这二十来年的人生中真好似少了些什么。真要象曾铣、沈炼石那样为国为民肝脑涂地,他实在是舍不得,但仅只是舍不得便什么也不肯做了么?任笑云忽然想起自己那只老是在院子里挺胸阔步的大将军,觉得自己真有些不如那只鸡。

  沈炼石也望着那抹灿然的朝阳,缓缓道:“笑云,你会了这三招刀法,再加上一身惊世骇俗的内力和'平步青云'的逃命之术,用作自保已经绰绰有余了。唤晴他们这时还不会到老君庙。你拿了披云刀,这就赶去,告诉他们金秋影只怕会在那里布下罗网,让他们万万不可在老君庙久留。”任笑云咦了一声:“那你呢?”“现下最要紧的,就是金秋影必然会在老君庙布局,我径去鸣凤山,与何堂主、陈将军商议,若是措制得当,老君庙倒可有一场好戏。”他凝视旭日,久久不眨,任由双眼给那跃动的红日映得一片红,道:“我最担心的,就是俺答汗座下的黑云城已经发动。俺答汗是蒙古人中最精悍的一部,他们若是乘我边关易帅,人心浮动之际出兵,则京师危矣,大明危矣!我在鸣凤山也不得久留,打算到边关一行,窥探黑云城的动向!”

  任笑云便一路马不停蹄的赶来,他不在朝廷通缉的人犯之中,逢州过县便畅快许多。赶到青源屯外时,已经是深夜时分,闻得厮杀之声震耳欲聋,便寻声向老君庙而来。奔跑之中,正闻得那句长歌“两宫何处,塞垣只隔长江,唾壶空击悲歌缺……”,他识得是夏星寒的声音,一路拼杀过来,正好救了唤晴的性命。

  便在此时,袁青山已经率人赶到,他身后是十余名红衣大汉,人人手中都是一把宽刃厚背大砍刀。曾淳知道他带来的是聚合堂人马,急忙上前迎住。袁青山道:“青蚨帮和剑楼全是一触即溃,辛四弟率人已经追杀下去了。”曾淳一怔,心中便有些隐忧,却见袁青山双目灼灼,已经盯在前面的一场厮杀上。

  老君庙前的一片空地上,便只剩下钟舟奇一个青蚨帮中人。

  钟舟奇却丝毫没有惧意,在他眼中,四周环伺的群敌还远不如眼前这个嬉皮笑脸的少年可怕。他两只豆大的眼睛精芒闪烁,紧盯着任笑云,饶是他凶悍过人,一时也猜不出任笑云的深浅。任笑云给他的小眼盯得浑身发毛,不由叫道:“呸呸,你奶奶的,尽盯着老子作什么?喂,我老人家刀法天下无敌,你若怕了这就走吧。咱们初次见面我便放你一条生路!”他想到这人怪里怪气,刀法猛厉出奇,不由心下发虚,只想一两句话将他打发走了了事。

  钟舟奇蓦地一声怪啸,奔雷掣电般急冲而到,刀光闪烁,一出手正是本门的绝杀之术——飞天御剑三十六式。刹那间任笑云只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波涛汹涌的刀海锋流之中,他实在想象不到一个人竟会将刀施展得这般狂荡这般迅猛。那日挥刀苦斗唐玄厉时,唐玄厉劈面刺下的一剑已经狠辣恶招了,但和这钟舟奇的狂刀相比,就是萤火比之灯烛了。

  唤晴也觉眼前的刀气骇人,钟舟奇那呼啸的刀声更加凄厉,似是无数只刚窜出地狱的厉鬼齐嘶,直震得她心神摇曳。

  任笑云大骇之下,急忙挥刀使出那招“望海势”。本来这一招施展之时要有目空四海、心阔如天之意,但任笑云这会可顾不得这许多了,眼前的刀光都空不掉,如何目空四海,心里更是天翻地覆心惊肉跳,哪里谈得上心阔如天? 但情急之下,任笑云的浑身内力也激荡而出,披云刀上劲气纵横,这一招“望海势”还真在身子四周布出了一个青云般的大网。

  钟舟奇怒啸连连,对手的反击愈厉,他的攻击也愈加凌厉。一瞬间,任笑云觉得自己的鼻子尖、耳朵根、头发梢,甚至自己裸露的每一寸肌肤都给一层寒气刮着捩着撕着扯着。这寒气一浪高过一浪,似乎要将自己拔下一层皮来。

  眼见任笑云的身子已经给刀光层层裹住了,看不清晰了,唤晴的心一个劲的直向下沉去,一个声音只是喊:“笑云,笑云,你……你可千万不能有什么三长两短!” 那两刀相撞发出的一连串激越之声更是要将她的耳膜刺穿了,忽然间唤晴觉出自己的口角一咸,却是两行清泪已经滑过了口唇。

  生死关头,任笑云忽然想起沈炼石说过一句什么两军相遇勇者胜之类的话,你奶奶的,事到如今,老子就跟你拼了。他大叫一声,反手一招“云起势”便挥了出去。这一招他最先学到,还曾斩了唐玄厉,可说是他老人家的拿手绝艺了,这时情急拼命,居然使得刀意纵横,刀气激荡,刀风狂啸。

  蓦然间震人心魄的刀声霍然止歇,两个风车般疾转的人影飘然分开。唤晴只见钟舟奇的左手赫然凝着那把短刀,要命的短刀!她的双腿一软,几乎跌到在地上。

  却听钟舟奇冷冷道:“想不到中原还有这等刀法,这是什么刀法?”任笑云将刀一横,叫道:“你奶奶的,管是什么刀法,不服便再来!”唤晴双目才一亮:“笑云,笑云竟然无恙!”以往她总是劝他不要骂粗口,这时忽然听到这一句“你奶奶的”,居然是说不出的亲切。

  这时唤晴才瞧清,钟舟奇腹前的衣襟已经狼狈不堪的裂开,双手的虎口竟然全已震裂。任笑云口中胡言乱语,门户却半分不敢马虎,依照沈炼石所教,左掌盘腰,右刀横胸,双脚不丁不八,斗鸡一般的盯着钟舟奇。唤晴望着任笑云的那个奇怪的姿势,忽然心中一动,颤声对曾淳道:“这……这便是观澜九势!”“好!”钟舟奇轻斥一声。他已经陡然拔起,直向后跃去。他这姿势有几分怪异却迅捷非凡,袁青山几人竟然拦他不住。倏忽几闪,钟舟奇那矮壮的身躯已经消逝在浓浓的夜色中。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飞云惊澜录(19)     下一篇:飞云惊澜录(18)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