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飞云惊澜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飞云惊澜录(21)

2005年02月02日16:34:25网易文化 王晴川

  老君庙西有一泓碧水绕过,虽然那河已快干涸了,但在月下还凝着一粼波光。在唤晴眼中,那弯几乎凝滞的浅水恰是天地间的泪痕了。水前是一片一片东倒西歪的芦苇,夜风踉跄着抢过来,片片苇叶就在风中哀哀地摇着,发出阵阵怨诉。几只乌鸦给人声惊了起来,在茅草乱生的庙顶上盘旋不落,那一声声失魂落魄的乌啼,乍一听仿佛是一群小孩子的哭声。

  长夜,啼鸦,残月。唤晴感觉自己的这些日子多是这样无穷无尽的凄楚长夜。

  钟舟奇是最后退走的,青蚨帮众鬼卒和众剑士见势不妙,早已经联袂退去。

  荒村四野的喊杀之声渐远渐息。袁青山、梅道人已带着十数人杀到。任笑云走上前去,将邓烈虹之叛和解元山舍身御敌之事同众人说了。众人闻得邓烈虹竟是黑云城的奸细,均是震惊无比,梅道人更是顿足捶胸:“我和他三年不见,费了好大周折才寻到他。哪知这厮竟然背弃祖师遗训,去作鞑子的走狗!”听说解元山和桂寒山先后落入敌手,生死不明,袁青山和一众聚合堂好汉心下均是忧心忡忡。

  老君庙的院子倒是极大,众人便在正殿前的一片空地上席地而坐,夏星寒的尸身就停在正殿内的天尊像前。淡淡的星月之光下,每张脸上都是新泪未干。曾淳沉吟道:“适才聚合堂的英雄一到,剑楼和青蚨帮一触即溃,显是内藏玄虚。袁兄,你方才说,聚合堂的辛藏山辛四爷似乎是追了下去?”袁青山扬起头来:“辛四弟性子粗豪,这一去莫要中了金秋影的埋伏?”曾淳点头道:“ 邓烈虹已经将咱们聚会老君庙的消息泄漏了出去,这一次追袭金秋影却一直未曾现身,只怕他所图也大!”梅道人面色一变:“既然如此,此地不可久留。咱们还是速走为上,到了鸣凤山便太平无事了!” “此地已近鸣凤山的地盘,我不信金秋影真敢弄险来攻,”袁青山说着站起身来,“为防万一,我这便去接应辛四弟!诸位由我聚合堂的兄弟带着上山。”众人才站起身来,间院内的两株古柳的枯枝忽然失魂落魄的一抖。

  曾淳已经拔剑在手,低喝道:“只怕他们已经来了!”唤晴却银牙一咬:“正好和鹰爪子拼个死活!” 众人叱喝声中,纷纷拔出兵刃来,只有任笑云低声道:“敌众我寡,我瞧还是……”眼见众人脸上均是悲怒交集,他的声音不由越说越低,后半句就咽了下去。

  院外飞来数盏孔明灯,忽忽悠悠地直架在了古柳上,瞧那灯飞送而来的沉稳劲儿,显是出手之人武功奇高。那灯内也不知燃的是什么,六七盏灯发出白灿灿的一片光来,将天尊殿映得一片雪白。只是那灯口焰芯冉冉升起一片白烟,弥漫出一片辛辣之味。

  袁青山沉声喝道:“鸣凤山、聚合堂英雄在此,来的是何方高人,不必装神弄鬼,这就现身吧!”院外忽然响起两声长笑,一声粗旷低沉,是个男子声音。另一声细若银铃,却是个娇媚女声。唤晴听了那男子笑声,不由双目一寒,道:“是金秋影!”片刻之间,两道笑声均是越来越高,竟是绞在一起,直送上碧霄深处。众人已知这二人一来炫耀内功,二来似是已经相互较量内力,众人听得这女子笑声柔媚,闻者欲醉,但底气深厚,内功竟然丝毫不在金秋影之下,均是又惊又奇。金秋影的笑声未歇,那女子却咯咯笑道:“金大人,怎地只管在门外笑个没完?小妹可没有你这么精深内力,再强笑一两刻,只怕就要憋死奴家了。”这话语带责备,声音却娇柔婉转,便似是情人之间打情骂俏一般。金秋影也笑道:“绝色掩今古,杀人不闻声!久闻门主大名,今日得睹这惊才绝艳的手段,金某实是三生有幸!”唤晴听了这话,心中一惊:“这女子想必就是青蚨帮破阵堂主水若清!”一念未毕,老君庙那两扇破旧的大门已经脱栓飞出,数十名锦衣卫和青蚨帮众在门外分作两排,中间一男一女两个人昂然而入。那男子正是一脸病容的金秋影。身旁那女子绛衣红裳,姿容绝艳,这么款款而来,虽然走了不过四五步,却是如同风摆素荷,有一股说不出的韵致风姿。在那女子身后,赫然是司空花、常机子一众青蚨帮高手。

  袁青山跨上一步:“金大人来得好快!”金秋影淡淡地瞟了一眼袁青山诸人,却转头对那女子笑道:“水门主,一群反贼齐聚在此!省得咱们不少气力。”唤晴细瞧水若清,见她年岁在三十上下,雪肤皓齿,玉颈蛮腰,绛红色的广袖长裙衬出一个极修长极曼妙的身段,云鬓高挽成一个侧压下的堕马髻,嘴上隐含笑意,一双水汪汪的媚眼内更有一波艳光勾魂慑魄,时隐时现。只是那两弯高翘的眉梢间却又煞气逼人,偶然眉峰一蹙,就让人心胆生寒。唤晴虽素觉清丽不输于人,但一见水若清,忽然间明白了什么叫“天生媚骨”。

  金秋影忽然将双手一拍,喝道:“押上来!”四五个如狼似虎的缇骑便搡进两个五花大绑的人来。庙中群豪一见这二人,不由纷纷叫道:“桂五哥!”“解三哥!”原来这二人正是失手遭擒的解元山和桂寒山。解元山失了左臂,桂寒山双腿中枪,都是极重的外伤,又给青蚨帮和缇骑虐待多日,均已形销骨立。但这两人却极为硬气,身处险地,兀自骂骂咧咧地向金秋影几人怒目而视。笑云这时见了解元山,更是悲喜交加,忍不住叫道:“解三哥,你老人家没事就好,可记得要'留得青山在'呀!”解元山抬起一张血痕斑斑的脸,居然浑若无事地向笑云点头微笑。

  “金大人,” 水若清嫣然一笑,“我捉了这么多的反贼,你待会可要好好奖赏我才是呦!”她的话音中有一抹洗不去的吴侬软语,便是金秋影听了也觉心神一荡。他皱了皱眉,笑道:“对面的几人可是着实不好对付,水门主既然成竹在胸,金某倒是乐得捡一回现成的便宜。”水若清笑而不答。唤晴忍不住心中惴惴,眼见锦衣卫加上青蚨帮人马百余,将这小小的老君庙围得水泄不通,自己一方不过三十余人,况且敌方金秋影、水若清二人俱是绝顶高手,清奇古秀四邪神中尚有三人隐身不现,显是埋伏在暗处。正自焦急间,忽然手上一紧,任笑云轻轻碰了她一下,低声道:“唤晴,解老三、桂老五的,咱们一时三刻的也不忙着救!一会儿厮杀起来,咱们三十六计脚下抹油为上,我护着你先他娘的冲出去!”唤晴心内一热,也低声道:“笑云,你也要保重!”这时却听金秋影笑道:“诸位,金某念在武林同道的份上,再劝各位一句。识时务者为俊杰!对抗天兵,螳臂当车,下场便如这解元山、桂寒山一般!”一语既出,早惹得鸣凤山群豪纷纷大骂。曾淳却忽然踏上一步,道:“金大人,水门主,此时强弱已见,诸位是不是觉得咱们已经是瓮中之鳖?”金秋影一笑:“曾公子以为如何呢?”曾淳也笑道:“金大人素来胆识过人,不知这时可敢与我一赌?”金秋影笑得甚是轻松:“不知公子要赌什么?”曾淳笑容一敛:“群战合斗,与乡间草民何异?金大人若是有胆识,可敢与我们三战定输赢?”唤晴听了这话,心中且喜且忧:这时若是一番厮杀,群雄筋疲力尽之下决计逃不出金秋影所布的杀局。但若真是三战定胜负,自己这边也是丝毫占不得便宜,可是若非如此,便是一点生机也没有了。

  金秋影还没有答话,水若清却嗤的一声低笑:“曾公子,不知你可敢与奴家做一赌?”曾淳一转眸,正迎上一双荡人心魄的盈盈秋波。曾淳凝定心神,一字字地道:“水门主要与我赌什么?”水若清脸上的笑容如花一般绽开:“我赌青蚨帮不费一刀一枪,就可将你们一股脑的生擒活捉,你信也不信?”曾淳见她笑得妖媚,知她必是用上了迷魂慑魄一类的邪法,要待沉心凝神,忽觉气沮力竭,刹那间四肢百骸便是一分力气也提不起来。他一惊回首,却见身子四周的十余名聚合堂好汉身子摇晃,已经颓然倒地,便连五花大绑的解元山、桂寒山二人也软倒在地。

  一旁的袁青山、唤晴、梅道人还在强自支撑,但瞧那样子已经摇摇欲坠。曾淳怒喝一声,要待扑上,忽觉双腿一软,忍不住一下子栽倒在地。

  梅道人最后一个栽倒在地,叫道:“是……西域奇毒'锁魂烟'!”水若清笑道:“梅老道还是有些见识,你倒猜猜看,人家是怎样施放此毒的?”梅道人登时语塞,骂道:“谁知你这妖妇如何行的妖法?”曾淳叫道:“怪烟!必是孔明灯内燃出的怪烟!”水若清仰天长笑,笑声如珠走银盘,娇媚之中满蕴得意之情:“还是曾公子识见超人!此毒失传已久,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心机才重新配成这好东西的。怎样,公子输得可是心服口服?”众人才知那孔明灯中的辛辣之味,便是因灯芯之中添了此毒而致,瞧青蚨帮和锦衣卫诸人无事,显是事先服了解药。

  袁青山、曾淳众人一个个软倒在地,只是浑身失了劲力,心思、言语之力却是丝毫未失,听了此话虽怒,偏偏一时又毫无办法。众人之中只有任笑云一人安然无恙,他服过五色神龙之血,又得沈炼石之助贯通了中脉,几已百毒不侵,那锁魂烟自然奈何他不得。眼见众人一个个的软倒在地,任笑云心内又急又惧:“老子若是这么一个人孤零零的站着,那一群狗贼岂不对我一拥而上?英雄不吃眼前亏,老子也倒!”便一下子向地上倒去。

  他本来紧挨着唤晴站着,这一倒下,也恰恰倒在她身旁,一颗大脑袋正对着唤晴的娇靥。任笑云低声道:“唤晴,我……我这可得罪了!”唤晴听他口中满是无奈,脸上却有一股掩饰不住的欣喜,不由玉面一红,也低声道:“笑云,这时咱们凶险无比,你内力惊人,待会有机会逃走,可不要耽搁!”听得她言语中甚是关切,笑云心中一热,嘿嘿笑道:“我任大侠岂是独自逃生之辈,说什么也要护着你冲出去!”“笑云,” 唤晴将声音压得不能再低,语气却严厉了数倍:“你一个人走把握大些,这可不是怕死偷生。为了这么多兄弟,你也要冲出去将咱们被困之讯速速报与何堂主!”笑云见了她的焦急神色,只得点了点头。凝视着这张秀眉颦蹙、隐含幽怨的脸孔,他心中却犯了嘀咕:“照理说是该逃出去送信的,但当真就将这如花似玉的小美人扔在这里不管么?”正自寻思,却听金秋影哈哈大笑,“好,来人,将一众反贼拿下了!”几个锦衣卫便待上前动手。

  便在此时却听一个尖锐的声音直窜了过来:“且慢!”这声音有如钢针,直刺入众人耳中。金秋影双眉一扬:“东厂阎公公?”那声音冷笑道:“亏你还记得老夫!”这笑声不紧不慢,人却来得好快,听声音人已在院外。跟着蹄声阵阵,果然是剑楼诸人已经杀到,听那蹄声,到的剑士当近百人左右。金秋影和水若清对望一眼,均是脸生忧色。

  院外一声长笑,阎东来已经率着数骑档头纵马驰入院内。剑楼人马才一进院子,便有数支羽箭激射而来,扑扑扑一串闷响,那几盏施放“锁魂烟”的孔明灯登时熄了。灯才落地,十数名剑士已经举起了火把,将院子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金秋影,擒捉反贼兹事体大。你明知老夫亲临山野,却还要独揽此功么?”阎东来一开口便咄咄逼人。金秋影干笑一声:“擒几个小贼,何必惊动宗主?水门主刚施展妙技将反贼一网打尽,阎宗主便即赶到,正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他这话绵里藏针,是说阎东来只会来抢这现成便宜。

  阎东来却大咧咧一笑:“陆九霄尽爱搜罗些鸡鸣狗盗的乌合之众!合十万缇骑之力,难道还捉不下几个小贼么?”这话不但讥笑锦衣卫无能,更将青蚨帮直斥为“鸡鸣狗盗的乌合之众”,水若清素来高傲狂荡,在青蚨帮中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听了阎东来这等话,不由美目之中寒光一闪,冷笑道:“鸡鸣狗盗也罢,乌合之众也罢,敝帮却是实实在在为圣上分忧,不似有的人只会尸位素餐!”阎东来白眉一扬,腰间的青玉神剑竟自跃出半尺,一股慑人的寒气直向水若清逼了过去。

  但那杀气才侵到水若清身前三尺,不知给什么劲气撞了一下,发出一声淡淡的闷响,忽然消逝得无影无踪。众人这才瞧见一个青衣矮汉已稳稳立在了水若清身后。适才正是他骤然出手,以自身杀气挡下了阎东来所发的紫烟剑气。

  唤晴、任笑云等人都识得来人正是四邪神中的怪人钟舟奇。众豪眼见青蚨帮和厂卫互不买帐,争执之下便要兵戎相见,心中倒是多了一分希望。

  阎东来眼见对面的矮汉以奇诡身法杀出,而那劲气修为几乎不在自己之下,心中才是一凛:“青蚨帮素来难缠,郑凌风竟搜罗了这许多奇人异士,老夫何苦跟他们多生争执。”他转头对金秋影,道:“圣上早有谕旨,听命厂卫一同勘查曾铣一案。可陆九霄几次独断专行,更放走了贼首沈炼石,才使祸端越出越大。老夫今日既然来了,就断不能袖手旁观,这一群反贼我要亲自押回京师审问!”“宗主,”金秋影也知不得不开口了,“人是缇骑所擒,理应由卑职押回去。”阎东来嘿嘿冷笑:“这么说,老夫便白来一趟了么?”金秋影虽阴骘内敛,这时也是针锋相对:“宗主披坚持锐,不辞劳苦,卑职自然佩服得紧。但宗主当真提走人犯,让我回去如何向陆大人复命?”阎东来冷冷道:“你是只知有陆九霄不知有圣上了?”金秋影也一扬眉:“宗主开口闭口圣上,不知可否请得圣旨来?” 这话一语中的,嘉靖皇上专在西苑修道事玄,十余年间不曾上朝,哪里领得来圣旨?阎东来那张孩儿脸一红,终于恼羞成怒:“金秋影,你这卖身贩艺之辈,以为做了陆九霄的家奴便可目无尊卑了么?老夫今日要代陆九霄教训你一番!”饶是金秋影涵养不错,听了这等尖刻言语,也不禁怒发冲冠,踏上一步,亢声道:“六不铁卫金秋影候教了!”他将自己“六不铁卫”之名喝出,摆明了是要以“不闻、不问、不手软”的气概和阎东来干上一仗!

  眼见二人剑拔弩张,水若清却又嗤嗤一笑:“阎宗主、金大人,你这当世两大高人若是动上手来,天下谁能分得开?二虎相争,任是哪知老虎掉下一两根虎须咱们青蚨帮也担待不起呀!奴家倒有个主意,咱们不妨公公正正的赌上一场,赢者自可将人犯提走!”阎东来双目一亮,道:“赌什么?”水若清道:“听说陆大人和严大人最操心的就是军饷下落。如今人犯虽在,但军饷下落却无人得知。咱们不如各施手段,瞧瞧谁能先将军饷问出,谁便提走人犯!”其实嘉靖帝反复无常,杀人委过对于他已经是极为寻常之事,大帅曾铣他杀了也就杀了,根本不留意什么军饷之事。倒是陆九霄、严嵩和阎东来看出便宜,要藉擒捉“反贼余孽”之名,侵吞这笔来自民间巨饷。所以擒拿人犯为次,翘开曾淳之口、问出军饷下落才是主。

  阎东来一听水若清之言,才发觉这女人心思机敏,实在是不同寻常。他知道当真动手,金秋影有青蚨帮之助,自己未必能占上便宜,当即白眉一展:“好,老夫素来好赌!便这么着了。”金秋影素知水若清之能,当下也一笑:“好,这一场比试也算别开生面!”任笑云见他们适才怒目恶语,不由心下窃喜,正待看一场狗咬狗的好戏,哪知水若清三言两语便化解了这一场几乎就要倾泻下来的暴风骤雨,非但如此,自己一众人还成了他们的赌注。他知道只怕片刻之间厂卫中人就要将诸般酷刑向自己这些人身上施展,他口中不敢言语,心底早将水若清的十八代祖宗骂了个遍。

  身旁却响起一声大喝:“金秋影、阎东来,你们若真是个汉子,就放了咱们,真刀真枪的干上一仗。这么偷施暗算,再烂施酷刑,算哪门子的英雄好汉?”却是袁青山开口怒斥。一众聚合堂与鸣凤山的豪杰跟着纷纷叫嚷,一时间骂声四起。

  阎东来见了众豪愤激无奈之状,却忍不住哈哈大笑:“好,好,老夫就喜欢猫玩耗子,赌了一辈子,以这一场最有趣味!水门主,咱们这赌这就开始罢,”蓦地大喝一声,“看座!”这野观之内也无桌椅,倒是偏殿两侧供有道家二十八宿的神像。众剑士如狼似虎地扑进殿内,将一人多高的几尊神像推倒了,扯了几张石椅搬了过来。阎东来居中坐了,这时候金秋影也不客气,大咧咧坐在他身侧。

  水若清在金秋影下首的一张石椅上稳稳坐定,才轻启朱唇道:“阎宗主既然喜欢猫玩耗子,便请先选一只耗子罢!”阎东来呵呵一笑:“既是审问军饷埋藏之地,正主自然是曾淳了!但老夫赌场之上素来后发制人。也罢,曾淳这只肥肥的大耗子就交给你们吧!”水若清双目一亮:“果然姜是老的辣!阎宗主如此大方,曾淳待会若是服输,宗主可不要反悔哟?”阎东来将头缓缓仰起:“你不知老夫选哪只耗子,又怎知我一定会输!”金秋影眉头一皱:“阎宗主要选谁?”到底他出身孤苦,心内还是不愿将曾淳等人称作“耗子”。阎东来双目一张:“听说有个女子,对那曾淳大有情义,先是独抗我剑楼的十三名剑,后来更是费尽心机,在你青蚨帮手下救下了曾淳。哈哈,老夫选的就是这一只母耗子。”这话一出,聚合堂、鸣凤山一众豪杰一起破口大骂。但众人越是骂得激愤,阎东来就越是兴高,将手一摆,叫道:“咱们手中都握了一副好牌,谁胜谁负,可就要看各自的手段了。”几个剑士蜂拥而上,先将曾淳揪出,再向唤晴扑来。

  任笑云的心跳成一个:“沈老头说要跑到鸣凤山布置,要发大队人马来老君庙与金秋影一场好斗,怎地这时还不见人影?我……我要不要先救了唤晴逃走?他奶奶的若是这时老子跟他们强攻,那是鸡蛋碰石头。但若是这些孙子真敢对唤晴下手,老子也就只好跟他们拼上一拼了。”正自胡思乱想,那几个剑士已经将他掀了一个大筋斗,将唤晴从他身旁扯了起来。

  唤晴一出,曾淳的面色果然一变。金秋影微微一震:“阎宗主果然厉害!但阎宗主既然先选了人,便让咱们先动手如何?”阎东来见了金秋影的神色,不由一笑:“秋影,还未开赌,你脑袋上就见了汗啦,这回子怎地说起糊涂话来?耗子是你们先选的,动手自然是八仙过海各显奇能了。不过曾公子将门虎子,若是和他老爹一般铁骨铮铮,你们水门主的毒物便再厉害百倍,也奈何他不得,”他又皱了一下眉,问:“水门主,你最厉害的毒物是什么来着?”水若清倒是自若如常:“这天下没有最厉害的毒物,只有最管用的毒物。好钢用在刀刃上,用作逼供的毒物,有十七八种宝贝可以一试,但用什么宝贝能一击奏效,可就让我费些思量了!”说着伸出一支皓白如玉的纤指不住敲击额头。任笑云听得水若清要用毒物逼供,又开始为曾淳心惊肉跳。

  金秋影听得水若清成竹在胸的语气,一直紧巴巴的脸上才露出一丝笑意:“不知阎宗主是什么手段,要不要将水门主的毒物借给宗主一用?”阎东来面现红光:“我的手段简单得紧,”说着双手一拍,喝道:“宋十三!”“属下在!”殿下龙骧虎步地走上一个精瘦的青年汉子,“宋无争听候大人吩咐!”正是十三名剑中年纪最轻的宋十三。

  “那日你和范老大明明已经堵住了这沈小姐,却还是让她从你们手下逃脱了,是不是,” 阎东来不紧不慢地问了一句。宋十三脸色一变,低声道:“属下无能!”阎东来道:“听说你自称剑法在剑楼中排行十三,软鞭功夫却是第一。我一会和水门主斗法时,你就听我号令,头三十鞭抽去她身上的衣服,却不可伤着她的肌肤,你能么?”宋十三躬身道:“待会若是沈小姐身上起了一道血痕,小人就甘愿受罚一百鞭!”唤晴听了这话忍不住浑身发抖,道:“你、你们还是杀了我最好!”她素来性情刚烈,乍见这等阵势,又羞又恼,几乎要昏了过去。“你们这些禽兽!”袁青山厉声咆哮起来。曾淳喝道:“阎东来,士可杀不可辱!你们如此行事哪里还象一点朝廷命官?”水若清却扭过了头,抚掌一笑,道:“曾公子,不要急。伺候你的宝贝奴家已经想好了!就先用'百爪挠心'和美人蝎试上一试了!”金秋影来了兴致:“愿闻其详!” 水若清取出一只金盒,揭开盖子,一支红色的小蝎立时张牙舞爪地爬了出来,只听水若清道:“这宝贝身子细长如美人,咬起人来也温柔如美人,就得了美人蝎这个绰号。别看它身细嘴小,可厉害得紧,挨咬的人初时不觉,但一柱香之后就会同时体会到疼酸麻涨四种滋味,再过一会就会忽冷忽热,最后就是痒了,痒得他恨不得一头撞死!这滋味便如同恋上一位美女,初时百味俱全,如痴如醉,到后来求之不得,就恨不得一头撞死!”金秋影倒是来了兴味,叫了一声:“妙!那百爪挠心又是什么呢?”“这个可就费些功夫了,”水若清道:“那要用青溟山产的粒子蜘蛛,外面用天麻丝包住,裹成小丸。逼他吞下十几只小丸后,再灌服独门药酒,天麻丝遇酒立化,粒子蜘蛛就会爬出来,这东西命大,一时三刻决不会死,十几只蜘蛛,百多条腿在人腹中乱爬一阵,你说那不是百爪挠心是什么?”听她说到这里,别说曾淳和鸣凤山众豪,就是那些肃立一侧的缇骑和青蚨帮众都觉头皮发麻浑身发紧。

  金秋影探起身来:“曾公子,金某敬重你是个好汉,只要你答应将埋宝之处说出,金某自会以礼相待!”曾淳面色发白,却呸的一声,向地上吐出一口痰。

  阎东来却哈哈大笑:“你那些宝贝唬不倒曾公子,还是看我的神鞭!宋十三,还不动手,且看你的神鞭和水门主的宝贝哪个先得手!”啪的一声,宋十三的鞭子已经挥出。

  唤晴又羞又怒,眼见鞭子灵蛇一般向自己飞来,忍不住啊的一声惊叫。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飞云惊澜录(20)     下一篇:飞云惊澜录(19)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