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飞云惊澜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飞云惊澜录(22)

2005年02月02日16:44:04网易文化 王晴川

  陡然间青影一闪,一个人疾扑而上,挡在唤晴身前。啪的一声,鞭子结结实实的抽在了他的身上,跟着砰然一响,那鞭子竟似是给沸水烫着的灵蛇一般,倒飞了起来。宋十三只觉手中一股大力荡来,软鞭拿捏不住,直飞起来,竟卷在了大殿的梁上。

  唤晴这才瞧清,这扑上来之人正是任笑云。任笑云不会拳脚功夫,眼见软鞭挥出,惊急之下展出“平步青云”的轻功合身扑上,替唤晴挡了一鞭。而他自身内气反震过来,却将宋十三手中软鞭震飞。

  任笑云左手一揽,已将唤晴拦腰抱起,右手将披云刀一横,叫道:“他奶奶的,咱们跟他们拼了!”金秋影、水若清见聚合堂人中竟然有人能自解“锁魂烟”之毒,已经吃了一惊,待见这人一招之间便震飞了宋十三的软鞭,更是震惊非常。阎东来面色一变,他知道宋十三的功底,自度便是自己运起十成功力,也无法单以背上之力震飞宋十三手中一根软绵绵的长鞭。这少年扑上来那一下毛手毛脚,好似不会武功,但震飞宋十三手中软鞭,却又是实实在在的高深内力。阎东来等人心下均是一阵迷惑。

  唤晴见任笑云竟未中毒,不禁又惊又喜,叫道:“笑云,你不要管我们,先冲出报信!”任笑云情急之下,只得揽住了唤晴纤腰,叫道:“我任笑云不会做那贪生怕死的行径。若是我一走,这群王八蛋只怕又要找你麻烦!”唤晴听他说得情真意切,眼中也忍不住有清泪涌出,轻声道:“笑云,你……你这是何苦?”忽然一转脸,正瞧见曾淳的目光也向自己望来,眼中神色又是担忧,又有几分伤痛。唤晴的玉面登时羞得连耳朵也红了,急忙低唤一声:“笑云,快放下我来!”笑云素来对她言听计从,知她性情端淑,这般在大庭广众之前让自己拦腰横抱,必然羞涩无比。急忙将唤晴放下,让她倚坐在在大殿内的一根明柱旁,然后他将刀一横,转向水若清叫道:“水门主,适才你和曾公子打赌,说是青蚨帮不费一刀一枪,就可将咱们一股脑的生擒活捉。可这时我却是生龙活虎,贵帮这时便是动手擒下了我,也不能算做不费一刀一枪了。这个赌你可是输了的!”水若清一愣,随即嫣然一笑:“我为刀俎,你为鱼肉!便是我们输了又怎样?”任笑云道:“门主既然输了,便该大大方方的将我们放了,日后江湖中人说起青蚨帮,才能赞贵帮拿得起放得下!”水若清俏脸一寒:“我们若是不放呢?”任笑云道:“便是不放咱们,也不该用那些毒虫折磨曾公子,不然日后江湖中的朋友们提起,便该说青蚨帮的人说话如同放那个什么一般,全没有一分大丈夫的气概!”东扯西拉原本就是任笑云的拿手功夫,这时抓住水若清适才说过的一句话便滔滔不绝的辩将起来。

  水若清笑颜如花:“小兄弟,你倒是生得一张好嘴!不过如此形势,我青蚨帮能饶你,金大人、阎宗主却饶你不得。便是我们都饶了你,这位宋少侠也饶你不得吧!” 说着美目流转,竟然幽幽地瞟了一眼宋十三。宋十三适才给任笑云肩不动膀不摇的震飞软鞭,早觉大没面子,这时一见水若清递过来那如怨如诉的眼神,忽觉心神澎湃,怒意勃发,虎吼声中,便即拔剑扑上。

  阎东来知道水若清那一眼之中,必是运上了移魂慑魄一类的邪功,但任笑云的武功实在太怪,他也正要宋十三再去试试深浅,便未加拦阻。

  任笑云眼见宋十三扑到,却不敢离开唤晴半步,牢牢挡在她身前,右手展开观澜九势御敌。宋十三的剑法以快见长,瞬息之间便攻出连环七剑。任笑云展开披云刀,以兼攻带守的“听风势”御敌,只听得当当当三声响,宋十三的起首三剑全撞在了刀上。宋十三只觉这三下一下比一下反击的力量大,第一刀震得他虎口出血,第二刀将他长剑震作两段,第三刀击来,他再也拿捏不住,长剑脱手飞出。

  宋十三面色惨白,回手从一名剑士手中接过长剑,又再扑上。任笑云瞧他势若疯虎,忍不住叫道:“唤晴,这小子要拼命,可如何是好?”口中似是怕得要命,手上丝毫不软,蓦然运劲劈出一刀“听风势”,呛的一声,将宋十三长剑再次震飞。

  躺在地上的袁青山忍不住大声喝彩:“好!任兄弟,好利落的刀法!”鸣凤山众豪也是随声呼喊,宋十三的长剑每震飞一次,殿内便爆出一片喝彩之声。片刻之间,殿内响起五次彩声,宋十三便在这一次比一次响亮的彩声中,将手中的长剑换了五把。他的双手虎口都给震裂,但他打发了性,仍是缠斗不休。

  这一来青蚨帮和厂卫中人更觉骇异,只见任笑云半步不退地挡在唤晴身前,每一次使出的招式都似曾相识,却能一下子攻破宋十三那眼花缭乱的剑招,震飞他的长剑。水若清、金秋影诸人面面相觑,均觉这人像是个丝毫没有学过武功的莽汉,又似是已趋大巧若拙的极高境界的高手,这人的武功当真称得上是“高深莫测”这四个字了。

  厂卫众人中只有钟舟奇领教过任笑云的厉害,急在水若清耳边低语了几声。水若清面色一变,使个眼色,司空花、常机子怪啸连连,一同窜出。这两人依稀认得任笑云,只觉这小子数日前给自己撵得团团乱跑的,这时怎地来充起英雄来了,多半是剑楼的宋十三太过不济。

  唤晴急唤一声:“笑云,这两大鬼王可是不好对付,你不要顾念我,若是不敌便速速突围而出!”眼见此时凶多吉少,她那一双秀目便忍不住再向曾淳望了过去。却见曾淳虎目蕴光,正自紧盯着任笑云。她的心微微一痛,却想:“笑云是聚合堂目前唯一的胜机,淳哥的心中必是正自拼力筹划,但愿他及早想出个好主意来!”任笑云听了唤晴的话语,面色一冷,暗道:“这两个鬼东西正是祸害解三哥的罪魁,可要打起精神来!”一念未毕,只觉身前劲风飒然,两大鬼王和宋十三已经一齐攻到。

  殿内陡然响起一声怪啸,声如厉鬼嘶喉,满殿火把在啸声中齐齐抖了一抖。司空花一啸之下,已经先声夺人。

  二鬼王一使毒龙软鞭,一使龟背抓,这两门兵刃一软一短,一灵一险,夹击之下,效力奇猛。宋十三也长了心眼,展开轻功,绕着任笑云飞转。任笑云只觉身前身后全是敌人攻来的招式,兼之司空花鬼啸阵阵,扰得他心烦意乱,他这刀法初学乍练,情急之下就忘了换招,只将这一式兼攻带守的“听风势”反过来倒过去的施展。

  鸣凤山众豪眼见厂卫三大高手围攻一个任笑云,忍不住一起大声鼓噪。

  但饶是三人合攻,仍攻不破任笑云那一招翻来覆去的听风势,任笑云已经将自身功力提到十成,刀气如潮,震得三人的兵刃东倒西歪。他脚下更是不时施展出“平步青云”的步法,一瞧时机不好,便即一步退开。旁观的鸣凤山众豪这时就忍不住给任笑云打气呐喊,任笑云听了这呐喊声,更是意气昂扬,脚下步法越展越快,倏来倏去,如一道疾电一般在三人之间穿来插去。

  久战之下,常机子等却越来越是心惊胆战,对手非但内力深厚,自己的兵刃要千方百计躲着对方,而且这小子步法诡异,有时明明已经将他团团围住,但他偏偏就能象一股青烟般地钻出去。

  酣斗之中,司空花怪叫一声:“投鼠忌器!”常机子明白师兄的意思,身形霍然后退,反手一抽,软鞭一连绕了三道弯子,如一条张牙舞爪的毒龙飞向一旁唤晴的玉颈。任笑云哎哟了一声,实在想不到这帮家伙围攻自己不下,竟会向唤晴下手。他的身子一探,疾向唤晴扑去,奋力出刀挡开了这一鞭。但这时身后就露出空挡,司空花的龟背抓已经自后攻到。

  唤晴张口疾呼:“笑云,背后!变招!”任笑云听了这声呼喝才想起自己总是这么一招听风势,危急之下他大喝一声,反手一刀挥出,正是那招最拿手的“云起势”。

  司空花和他激战多时,眼见他刀法虽精,但翻来覆去的就只是一招,心下大意起来,哪料到这小子会在万分紧急之时会忽然变招。只闻铮然一响,龟背爪竟被劲势威猛的披云刀一分为二。

  那犀利的刀气如一条怒龙绕空而过,正斩在司空花的颈间,一线鲜血自他颈间飞溅而出。

  司空花的一声鬼啸嘎然而止,他的身子无力地晃了两晃,便即砰然倒地。厂卫众人见声名素著的嘶魄鬼王竟丧在这无名少年的刀下,不禁全是一惊。

  蓦然间宋十三大喝一声,乘着任笑云得手后心神微松之际,将长剑脱手飞出,噗的一声刺入任笑云的左肩。常机子乍见师兄丧命,怒发如狂,嘶喉声中疾扑而上。

  任笑云到底临敌经验太少,眼见自己左肩中剑,鲜血迸流,竟骇得手足一软,常机子的软鞭便在这时顺势缠住了他的右腕。任笑云惊叫声中,常机子已经象一只鹞子一般飞扑而上,双掌一分,又准又疾地扣住了他双手脉门。

  任笑云要待扬手震开,但双手脉门被扣,说什么也提不起力道来。常机子却张开血盆大口,直向他咽喉咬来。金秋影、阎东来诸高手眼见常机子等人不顾长幼之分群攻任笑云,已觉不堪,待见他使出这等招术,都是暗自摇头。地上的鸣凤山、聚合堂众豪更是大声怒骂。

  便在这紧关节要之时,殿内忽有一声冷哼响起。

  这声音不大,有如征人望月后发出的寂寞轻喟;可这声音却又清透入耳,每个人听了这哼声,心内都是随之兴起一阵寂寞一阵激愤!

  一抹淡淡的刀光就伴着那抹寂寞的哼声在那火光跳耀的院子中一闪!

  刀光闪处,人头疾飞。

  那蓬淡淡的刀光一闪而逝,常机子的人头已经高高飞起,直向青蚨帮众中飞去。众人齐声惊呼,纷纷躲避那颗骇人的头颅。

  映得满院生辉的十余盏火把忽然一齐熄灭。院内一暗,一道铁一般坚毅的白色身影已经挺立在大殿之中。水若清望着那道熟悉不过的白色长衣,忍不住媚眼一寒,颤声道:“是……是聚合堂主何竞我!”唤晴这才发觉东方已经有些发白了,淡灰色的天际流出一道清新的鲜红色。朝霞的颜色还很淡很细,却将冷涩沉暗的天空映得元气勃勃。

  那白衣人就立在这抹极淡薄却又极清新的朝阳之下。这人一身白色的长衫如霜如雪,一张白皙而清瘦的脸,配上一副飘洒于胸前的长须,在唤晴眼中就有如遗世绝俗的神仙隐士。这人背后却负着一把刀,宽匣绿鞘。唤晴望着那刀,心就微微一颤,背着这般大刀的仙也必然是遇神杀神遇鬼杀鬼的剑仙吧!

  那人却先来到任笑云身前,替他拔下肩头的剑来,再将一抹伤药涂在他伤口上,才向他点头笑道:“小兄弟,好气魄!”任笑云适才拼死苦战,本已狼狈不堪,但这时望见这人冷电般目光中的嘉许之意和“好气魄”的三字赞语,不知怎地就觉得豪气满胸,一把将常机子的尸身摔脱在地,挺胸叫道:“你也好气魄好本事!还要多谢你帮了我一个大忙,给我解三哥报了断臂之仇。”那人微微点头,眼中流出一抹伤痛之色,道:“若非他们使那卑鄙手段,你一人便能给元山报仇!斩常机子这一刀,便算在你头上吧!瞧你这刀法,必然是我那秋岩老哥新收的弟子吧?”任笑云逸兴横飞,正待胡吹一番,却听地上袁青山一众聚合堂弟子纷纷叫道:“弟子参见师尊!”“堂主,您老人家好!”“堂主来得正好,这些家伙只会使诈弄奸!使的江湖上下三流的迷香……”任笑云这才知道面前这人正是大名鼎鼎的聚合堂主何竞我。

  何竞我先望向满脸血污的解元山和桂寒山,微微笑道:“你们可还撑得住么?”桂寒山叫道:“聚合堂的弟子都是铁打的,这些小伤不在话下!”解元山却道:“弟子无能,给师尊丢脸了!”何竞我颔首道:“以寡敌众,怎算得丢脸?待会回了鸣凤山,可要好好调养!”金秋影见他才一露面,便声势惊人,这时谈笑自若,更是将缇骑和青蚨帮丝毫不放在眼内,不由一阵气馁。正待言语,却见何竞我已经转过身来,两道目光冷电一般逼视过来,道:“当今天下东倭猖獗,北虏肆虐,大明百姓苦不堪言,二位大人身居要职,不为百姓解苦,不为天子分忧,为何对忠良之后穷追不舍,屡下毒手?”这几句话言辞不多,却是说得大义凛然,便是金秋影听了也觉心下气沮。

  阎东来却大咧咧的一笑:“何竞我,你终日在江湖之上聚众生事,妄议庙庭之事,蛊惑邪端异说,你自己便是天子之忧、百姓之苦!老夫此来,除了追寻曾铣遗党,更要为圣上剪除你这目无君父的狂徒。”他自度院里院外的厂卫中人近二百之数,何竞我武功再强,不过一人,因此说话间依然不改往日的轻妄本色。

  何竞我面容一寒,忽然仰起头来,哈哈大笑:“好一个'目无君父的狂徒'!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这悠长的笑声中有几分狂荡,更有几分奋厉。

  笑声入耳,阎东来不知怎地就觉得一阵心烦意乱,他怒喝一声:“你笑什么?这时你孤身一人,难道咱们还怕你不成?”金秋影听得他这句话说出来就显得底气不足,不由眉头微皱。

  这时外面忽然乱作一团,一个缇骑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启禀大人,外面涌来无数悍匪,将咱们四面围住!” 金秋影和水若清面色均是一变,金秋影急问:“贼人多少人马?”那缇骑喘息道:“四面……四面八方的全是,瞧来该是两千多人……不对,只怕是五六千不止……”金秋影瞧那缇骑神色惨白,显是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

  “没有这么多,”何竞我冷冷道:“这一次只发来一千五百人,”说着又是一叹,“可叹我大明将不知兵,兵不习战,怪不得几十年前一伙五十人的倭寇便可在我华夏疆土上纵横数百里,转战十余镇而无人能御!”金秋影听了这话,黄脸一寒,强自笑道:“何堂主神机妙算,这一着算是里应外合了?”何竞我淡淡道:“何某给一桩要事缠身,这时才匆匆赶回,还好没有误了大事!”任笑云听了心里面暗骂:“这何堂主也是不分轻重,天下还有什么事比救人更重要。他奶奶的你再晚来半步咱们全成了一地死尸!”却听何竞我又道:“何况金兄也是大才,适才用一队轻骑引走了小徒辛藏山所率的百余人马,鸣凤山人马先去接应了藏山,这老君庙内就险些来迟一步!”金秋影面色更窘,忽然低声传话:“传令下去,布金锁阵,以强弓射住阵脚!”待那缇骑匆匆跑出,他才沉下气来,道:“何堂主武功无敌于当世,便是咱们一拥而上,也未必困得住堂主。不过……”说着嘿嘿一笑,“这满地的聚合堂弟子只怕就难保无恙了吧?”“说得是,”何竞我点头:“所以何某要跟阎宗主、金大人做一个交易!”阎东来叫道:“这时候也未必就是你说了算,咱们为什么要和你做交易?”金秋影道:“宗主,不妨听他说说!”何竞我道:“咱们三战定胜负!我若输了,何某这聚众生事的狂徒立时就随阎宗主进京!”金秋影目光闪动:“若是我们败了,又当如何?”何竞我道:“放了元山和寒山,再给我这些朋友留下解药!”水若清咯咯娇笑:“何堂主怎知我们必然依你?”何竞我道:“诸位若是败了,这一趟千里追袭自然是无功而返,但不管怎样,何某力保可以不伤水门主、阎宗主和金大人的性命!”金秋影听得他话中的浓浓杀意,心下一寒:“当真一拥而上,虽可乘机剿杀地上中毒的聚合堂弟子,但自己一方实难突出鸣凤山千余兵马的围困。况且何竞我的惊雷刀法神鬼难测,当真一搏,自己这里死伤必重!”一念未决,阎东来已经高声叫道:“好,便这么着!”跟着转头对金秋影道:“秋影,你和老夫自然是要耍一耍的,这第三阵是谁来?”金秋影看了一眼水若清,但水若清身为女子,又是郑凌风专宠,实是不能有一点闪失,便一时犹豫不绝。何竞我这时却冷冷道:“这第三人么,还是你来!”说着两道精芒已经牢牢盯住了水若清身旁的钟舟奇!

  钟舟奇冷冷一笑:“甘愿奉陪!”不知怎地,他飞天御剑流的杀气在何竞我凛凛的眼神炙烤之下竟然一下子灰飞烟灭。好在这时阎东来先发了话:“何堂主,咱们这里三人已定,你们的三人中余下那两人是谁?”何竞我沉沉一笑:“何某不才,就一人奉陪到底吧!你们哪位先来赐教?”阎东来等听得何竞我竟要一人独斗三雄,心下均是不忿,但一闻何竞我出口挑战,却是面面相觑,谁也不想先上前。

  “既然三位客气,”何竞我倒开口了,“不如就让我先挑个对手!还是你来!”说着冷冷的目光又盯住了钟舟奇。金秋影和阎东来心下都是一宽,“雷动九天,惊神泣鬼”,惊雷刀法好大的名头,但到底如何却是谁也未曾见过。钟舟奇位列“四邪神”之中,在江湖上独享大名,正好探探何竞我的深浅。

  钟舟奇道了声好,缓缓踏上一步。

  何竞我的眼光愈加犀利:“你不是我大明子民,你真正的名字该叫做钟卷舟奇,是也不是?”钟舟奇浑身一震,点头道:“不错!”何竞我的目光几乎可以熔金化骨:“你是海上来的日本倭寇?” 钟舟奇的目光也锥子一般迎了过去:“我是日本大内氏赴明的朝贡副使,又从净海王汪直多年,是外邦友宾,不是寇。阁下聚众对抗朝廷,才应叫做寇!”自永乐开始,因明朝廷赏赐给日本使者的“回赐”价值往往超出日本“贡品”的几十倍,引得日本争相赴明朝贡,且将朝贡之物不断增加,以博更多的回赠。其间更有日本两大豪族“大内氏”和“细川氏”引发所谓的“争贡之役”。钟舟奇自称是大内氏人,显是非同一般的海盗倭寇。他说的净海王汪直更是当世风云一时的人物,其人素有雄才,横行海上,自称净海王,非但大明朝廷奈何不得,便是日本三十六岛的浪人都皆服其管。这时众人才知这钟舟奇来历非凡,郑凌风交接广泛,竟然已经结交到了净海王。

  何竞我一字字道:“据说每一个对手都死于你的刀下!”钟舟奇道:“一个武士就应当为事尽力!”二人虽未交手,但一问一答之间,甚至每一次目光的交错,都如同长枪交击,大戟竞雄。

  说话之间,钟舟奇那柄狭长无比的弯刀已经握在手中。刀一扬起,他的心忽然一惊:“这竟是我首次在对手之前拔刀!”何竞我的眼睛似乎根本没有瞧见他的刀,依然道:“最后一个死在你手下的对手是谁?”钟舟奇侧过头来:“这人还有些手段,名字么……叫做夏星寒!”何竞我微微一晃:“夏星寒?”唤晴哭道:“不错,何叔叔,夏师兄确是死在这奸贼刀下!师兄的尸身……就在殿内!”何竞我的目光转向殿内,才瞧见阴暗无比的天尊像下夏星寒的尸身。他的身子一震,猛地仰头长笑,这笑声苍苍凉凉,但那伤恸的底蕴中依然有几分不为命运所屈的怒意。就如一袭千征百战之后的铁衣,那上面披过疾风飞雪,洒过征别醉酿,沾过瀚海狂沙,染过将军热血和幽人清泪,忽给天山的月一照,仍有一领吹洒不尽的铮铮铁意。

  那长笑到了半途,忽然化作长哭:“拓境功未已,元和辞大炉。乱离朋友尽,合沓岁月徂。吾衰将焉托,存殁再呜呼。萧条益堪愧,独在天一隅。乘黄已去矣,凡马徒区区……”其声悲怆苍凉,聚合堂、鸣凤山众豪听了这哭声均有心碎之感。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飞云惊澜录(24)     下一篇:飞云惊澜录(23)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