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飞云惊澜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飞云惊澜录(23)

2005年02月02日16:44:38网易文化 王晴川

  何竞我蓦地止住悲声,解下背后所负的一个盛水葫芦,向着夏星寒的尸身高高举起,道:“星寒老弟,可惜聚合堂素不饮酒,何竞我姑且以水代酒,祭酹忠魂!”任笑云见这聚合堂主乍笑乍哭,不由暗自咋舌不已:“这人好大的学问和武功,却是说哭便哭,说笑便笑,浑不将旁人放在眼内。而他论辈份该是夏星寒的长辈,却跟夏星寒称兄道弟。看来世俗礼法他更是不放在眼内了。”何竞我先将大葫芦一扬,一串银光亮晶晶的飞起。钟舟奇双目放光,手中的太刀缓缓扬起,刀尖遥遥指着何竞我的咽喉,只要何竞我再多露出破绽,他便一刀刺出。

  何竞我竟似忘却了眼前这个杀意凛凛的钟舟奇,昂首向天长长一叹,将葫芦缓缓向地下浇去,口中道:“元山、寒山,师父也没教你们什么,但天地万物本为一体之理,盼你们在生死一线之间还能领悟!这一杯是敬给你两兄弟的!” 他说起自己的两大弟子,更是不能自持,泪水滚滚而下,片刻间就已泪染衣襟了。

  一旁的金秋影、阎东来对望一眼,均觉何竞我若非太过托大就是太过癫狂,这时他浑身皆是破绽,对手若是以“白虹贯日”一类的招式长驱直入,十九便能得手。

  葫芦中的水如一串银柱,哗哗流下,钟舟奇浑身骨节格格作响,却是始终不敢一动。

  何竞我对着夏星寒的尸身一躬到地,再将葫芦举起:“星寒,五年前在京师一会,聚谈甚欢,秋岩老哥有你这么一个好弟子,我好替他欢喜!岂知,嘿……这一杯我替秋岩老哥饮了,送你上路!”左手高举葫芦,仰起头来,一股银浪直向口中倾去。众人都知他喝的是水,但他这么一饮,竟是意气纵横,豪情不输烈酒分毫。

  一线清水飞花溅玉般贯入何竞我的口中。钟舟奇紧盯着那线水光,额头已有汗珠渗出。

  片刻之间,葫芦内的水就所剩无几,只有闪亮的水滴点点垂下。

  钟舟奇的身子忽如惊豹出枷般跃起,还有些沉暗的院中陡然射出一道闪电,那把太刀化作一道耀眼的精芒,疾刺何竞我的咽喉!

  这一势“刺喉”他几乎用了半生的时光苦练过,死在刺喉之下的人不计其数。

  这时何竞我的咽喉内正有清水淌过吧,可惜这点清水就要裹着鲜血给自己的刀锋酣饮一番。

  众人全惊叫失声,钟舟奇不动则已,一击之下当真快如飞星掣电,猛如山崩海啸。

  啪的一声,那葫芦忽然裂作千片万片,一串晶莹的水珠四散跳开。

  那轮朝阳就在这时跃出,映得天地间一片明澈。飞跃的水珠给朝阳一照,忽然变得嫣红如胭脂。

  阎东来陡地双目怒张,大喝了一声:“不好!”何竞我已然出刀,那刀一挥即收。

  钟舟奇忽然裂成了两个,这一刀斜肩铲背将他一分为二,飞溅的鲜血将空中的水珠染成一团胭脂之色。

  院内爆出一片响,有人喝彩,有人惊呼,院中百十人看清何竞我如何出刀的不足四五人,但人人皆为这一刀之威折服。唤晴更觉心魂激荡,这样的一刀,才能称作“气吞山河”吧!

  任笑云这时却是如痴如醉 ,在心中细细回味适才两大高手那惊心动魄的一搏:何竞我昂首酣饮,颈、胸、背、腹皆是破绽。钟舟奇一刀电闪而至——刺喉,这势在必中的一刀这时在任笑云的脑中却慢的出奇,慢到任笑云能清楚的发现他运刀的路径竟是一条弧形,完美而致命的一道弯弧,弯向何竞我的咽喉。

  何竞我的身子就在长刀即将触颈的一霎微微一动——那劲可分山的一刀便刺中了葫芦。

  何竞我这一招险到极处也巧到极处,任笑云甚至觉得钟舟奇那一刀要刺的就是那个葫芦!万千碎片,潋滟水光之中,何竞我拧腰,反身,一刀劈出!

  钟舟奇那时候才知道何竞我这一刀在他昂首酣饮之时已经发出,畅饮的何竞我全身无处不是破绽,却又处处蕴满刀意,刺喉一势他倾力而发,败就败在“一击必中”的轻躁上。但他知道得太晚了,他来不及嘶叫来不及惊骇甚至还未觉得痛,身子就已经裂成两片。

  那刀一出即收,随即横在何竞我的腰际,有如一条气势不凡的苍龙。

  任笑云这时才看清了那把刀。披云刀美在流畅,这把刀则美在雄浑,宽宽的刀刃,粗阔的刀把,挺直的刀身,无不给人一种厚重沉雄之感。更奇的是那宽阔无比的刀刃上锈迹斑斑,仿佛这刀是在地低沉睡千载之后才破关而出。但就是这样的一把大刀,握在何竞我的手中却又是如此相称,甚至任笑云觉得他若不是握着这样的刀那倒是怪了。

  何竞我蓦地仰天长啸,声若龙吟,远远传了出去:“秋岩兄,这一刀是小弟替你斩的!”这当真是雷动九天,浑然天成的一刀!同时被这一刀击中的还有金秋影,他的面色发白,这一刀让他想起了青田埔山道上沈炼石那无迹可寻的一招观澜刀法。

  “金兄,”何竞我将刀在手臂间一抱,沉沉唤道,“请!”金秋影道了声“好”,随手紧了紧腰带,明知这一战几无胜望,但他还是拔出了长剑,长剑出鞘时极轻极缓,却毫不犹豫。“且慢!”阎东来忽然开口了。金秋影将几乎迈出的一步止住,笑道:“若是宗主来,胜算便大得多!”三战定胜负,这一阵实在是输不起。

  阎东来神色凝重的迈出一步,这一步如此沉凝,似乎前面是一片深渊,但阎东来还是迈了出去。两个人就昂然对视,阎东来望着那把锈迹斑斑的大刀,嘶哑着嗓子道:“好刀,这便是昆仑玄铁所铸的'布雨刀'么?”何竞我点头:“这刀天生样子不中看,比不得宗主的青玉神剑!”阎东来也点点头:“好,好!”他的脸上慢慢浮出一丝钦佩之色,“何堂主,咱们迟早要有一战,却不是现在!”何竞我问:“为何?”阎东来道:“高手之争,胜负就在一念之间。善战者必善择势,今日势在堂主,我们有战,无胜!”他说着转过身来,“水门主,给他解药吧!”水若清一震,看了一眼金秋影,道:“宗主,这一战咱们可还没有败!”阎东来孩儿般的脸上倒有一丝笑意:“这第二阵,咱们败了!”院中群豪俱是一愣,实在想不到狂傲不可一世的阎东来会自己认输。还是金秋影先定下神来,干笑一声:“大丈夫能曲能伸,宗主,我等可又在你这里学了一手!”阎东来却不理会他这一句象是夸奖又似贬损的话,径自翻身上马。

  “阎宗主,”何竞我这时忽然开口了,“今日若是与你一战,在下自度有七分把握胜你的紫烟七变!待过了今日,这把握便只剩下不足六成。”阎东来嘿嘿一笑:“到你一成把握也没有时,咱们再战!”催动马匹,率领数十剑士,径自去了院门。

  何竞我扬声道:“不得拦阻剑楼人马!”只听得外面呼喊之声此起彼伏:“不得拦阻剑楼人马!”层层远去,也不知外面伏了多少鸣凤山的人马。

  水若清急忙向何竞我一笑:“堂主,这解药难闻之极,你当真愿和众大侠们一起受这份罪么?”何竞我负手肃立,冷笑不语。水若清只得自怀中取出一个药瓶,曲指一弹,那药瓶高高飞上半空,直向聚合堂众豪所卧之处飞去。待得那瓶子将要落地,水若清曲指再弹,又一个瓷瓶迅疾如风的赶过去。两瓶相撞,发出清亮一响,同时粉碎,院子中立时有一股恶臭慢慢弥漫开来。

  “臭死啦,是不是这毒妇又使了毒计?”“他娘的妖妇又使什么诡计?”群豪纷纷咒骂,但这么乱糟糟的一片骂声中,却有人发觉自己竟能缓缓舒展筋骨了。何竞我双眉一展,向水若清道:“这锁魂烟莫不是当初西夏国的大内至宝'悲酥清风'?”水若清眼中闪过一片惊异之色:“堂主当真大好见识,是有些渊源,只是悲酥清风失传已久。现如今的锁魂烟可就差得远了。”便在此时,忽有一阵歌声隐隐传了过来“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众人听了这声音,心内都是一阵软绵绵的,懒得提起劲来的酥软。唤晴颜色一变:“是玉盈秀传音示威!”曾淳双目一寒:“这妖女也到了?”何竞我忽然大喝了一声,声若雷震。众人耳中都是一炸,头脑间嗡嗡作响。那一喝却聚气不散,如一条怒龙向远处窜去。玉盈秀的歌声霍然一颤,声音变得颤抖细弱,却仍有一丝声音遥遥传了过来:“何竞我……你震伤了我,咱们……没完的!”又道:“何竞我,郑帮主传话过来,曾铣百日之祭上,他要在曾铣衣冠冢前与诸位一会!”聚合堂众豪听了这话心内均是一沉,大帅在京师沉冤被杀之后,陈莽荡在鸣凤山下为大帅造了一座衣冠冢,更要在冢前行百日祭礼。玉盈秀传过来的话,分明就是郑凌风的战书,只怕几日之后,大帅衣冠冢前要有一场好战!

  何竞我冷哼一声,却不再回话,眼见聚合堂众豪毒性已解,正纷纷站起,便将手一挥,冷冷道:“送金大人、水门主出去!”水若清如释重负,领着人当先退出。金秋影若有所失,倒背双手走在最后。

  “金兄,”何竞我开口叫住了他,“请回话给陆大人,蒙古俺答一部人马暗自集结,窥伺大同。他属下的黑云城已经发动,还请朝廷早做防备!”两个人的目光在晨曦中再次相遇,何竞我从金秋影的眼中读出了一丝无奈。只听金秋影微微一叹:“这些事,锦衣卫也有所闻,只是咱大明带兵的将军,嘿嘿……”他欲言又止,摇头一声苦笑:“不说也罢!”拱一拱手,径自去了。

  何竞我将手一扬:“回山!” 聚合堂、鸣凤山众豪这会均能行走如常,只是四肢力道尚未恢复。厂卫众人一退,外面的鸣凤山人马便进来搀扶起院内众豪,向鸣凤山而去。

  远远的就瞧见鸣凤山了,晨曦中只见山势连绵,如虎卧龙眠,连峦叠翠,峨峰萦绿,雄伟的气势中蕴着几分灵秀的韵致。

  才行到山脚,就见一队人马赶着不少马车,车行辘辘,迤逦而来。那一拨人马中领头的是个青衣书生,遥遥的见了何竞我,便跳下马来候在山道一旁。这书生三十来岁年纪,生得头小身瘦,一副宽大的衣襟随风飘摆,似乎要随时给风卷走了一般。那张不大的面上更是一副倦容,仿佛是苦读的秀才伤了身体,未老先衰一般。唤晴一见,脸上立时跃出一丝喜色,对身旁的笑云道:“是叶灵山叶二哥,他五兄弟之中这叶二哥最是风趣!”叶灵山向何竞我一揖到地,道:“师尊,军饷已到,您走之后,这后面的几十里路也是平安无事!”何竞我的脸上也流出一丝难得的笑容:“好,军饷悄然而至,这等大事想必陈将军还不知晓。咱们这就上山,也让他着实惊喜一番。”两队人马回合一处,向山上行去。何竞我低声对身旁的曾淳和唤晴笑道:“陈将军将老君庙之变飞鸽传书给我。那时我刚和小徒灵山取出军饷,正在回山途中。只是老君庙一战关系重大,我定然要亲自措置,只得让灵山押宝慢行,自己马不停蹄的奔回,好歹没有误了大事。只是让你们受惊不少!”任笑云想起适才在老君庙中,何竞我说过给一桩要事缠身,险些不及赶过去。原来他说的要事就是领人前去取宝。他忽然想起一事,又问:“沈老爷子没在山上么?”何竞我身后一个身材壮硕的汉子道:“沈大侠才上鸣凤山,陈将军飞鸽传书之时,他还没到!”任笑云想起适才袁青山介绍过,这壮汉是何竞我的五弟子辛藏山。他咦了一声:“那你们是如何得知老君庙有变的?”何竞我一笑:“我们自然知道!”叶灵山摇头晃脑的道:“微哉微哉,无所不用间也!金秋影、郑凌风能时时探出公子的下落,咱们自然也有办法知道他们的打得什么算盘!”唤晴见他卖个关子,心中好奇,忍不住悄悄问道:“叶二哥,那军饷……到底藏在何处?”叶灵山晃着小脑袋道:“你倒猜上一猜!”唤晴说:“我猜不出!”叶灵山嗤嗤一笑:“唤晴,你这火急的秉性半分没改,既然没猜,怎知猜不中?”说着压低了声音,“就藏在乱石林!”唤晴长出了一口气,暗想那时曾淳急欲进京,藏宝之地必然就在途中。乱石林实在是个再好不过的地方了。而当时曾淳他们押送军饷时所走的路径和他带着自己一行人所走的路径正好相反,该是先到乱石林,待埋宝之后路经无定河畔的山林前,便正好遇上追杀!

  她忽然又一皱眉:“那乱石林里面阵势奇奥,你们怎么进得去?”叶灵山笑容一敛,点头道:“不错,若非公子事先告诉了咱们乱石林的生死吉凶之门,依我的本事,要花上三日之功,才攻得进去。”说着又将脑袋摇了几摇,“便是进得去,也找不到那藏宝之地。”唤晴心中疑问连连,又问:“那曾淳是何时将藏宝之地和进阵之法告诉的你们?”叶灵山一笑:“就在他被囚青蚨帮之时。”唤晴心中一动,忍不住低声问:“这么说,青蚨帮中也有咱们的眼线?”叶灵山将头缓缓一点:“公子被囚是何等机密之事,为什么咱们却能及时知晓,甚至连他何时到青田埔都一清二楚?故曰不知敌之情者,不仁之至也,非人之将也,非主之佐也,非胜之主也!”唤晴暗想:藏宝之地万分紧要,曾淳却能将之细细说给那人。看来这眼线若非曾淳十分相信之人,就是带有何竞我的信物了。这人是谁,可当真奇怪了!

  眼前忽然闪过乱石林中那面猩红的铁血旗和曾淳欣喜若狂的神色,她随即恍然大悟,道:“这么说,曾淳和义父兵分两路,明目张胆,不过是一个局,只是将所有青蚨帮和锦衣卫的精力全吸引过来。暗中却由何堂主带人取出了宝藏?”暗想,公子曾淳倒是胸有成竹,只是瞒得自己好苦呀!

  叶灵山点头道:“公子一脱困,他树大招风,青蚨帮、厂卫中人只当他必然去取出军饷,天下人的眼睛就全盯着他了。却不知公子和堂主早已经布好了金蝉脱壳之计。”说着却一叹:“这也是无可奈何随机应变之招!咱们实在想不到莫老妹子和邓烈虹是奸细,便是咱那眼线事先也无法知晓。只可叹三弟、五弟无端受此磨难……”忽然之间眼圈一红,“尤其是解老三,断了半只臂膊,这子母双镢的功夫可是练不成了。嘿,所谓天将与之,必先苦之。这一番磨难也未必是坏事!哈哈哈哈,说不定老三困闷之下便能练成师父的惊雷刀法。”这叶灵山也怪,刚刚说到伤心之处,忽然间就放声大笑,看来他放浪形骸之处,颇有几分乃师风骨。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飞云惊澜录(24)     下一篇:飞云惊澜录(23)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