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飞云惊澜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飞云惊澜录(24)

2005年02月02日16:48:25网易文化 王晴川

  这时已经行到鸣凤山的山腰,却闻号角连天,人马喧闹,山上已经有人率军迎了下来。最夺目的是人马中那十余杆猎猎作响的大旗,旗全是白布作就,上书血字,有的写着“忠魂有灵,长佑汉室”,有书“三军长恸,大业必成”,更有的径写 “呜呼痛哉”四个字……白旗如孝,血字如诉,迎风招展,显得肃穆异常。唤晴等人均知这白旗血字是为大帅曾铣所书,心中都不禁佩服聚合堂和陈莽荡的胆量。

  队中为首之人生得虎背熊腰,身材异常高大,足足较常人高出半个身长,便是一双手,骨节粗硕,都较常人大出许多,一张虬髯密布的脸上显是久经风霜了,又有两道伤疤在颊间纵横而过,更增了他的磊落粗豪之气。那一对大眼倒是笑眯眯的,但偶一凝视,眼中精光有棱,让人望而生畏。

  任笑云听得袁青山道,这人就是在鸣凤山独抗朝廷,要为大帅昭雪的奇人陈莽荡,心中暗道:“这人生得如此模样,上阵对敌之时还没交手,对手便已经吓得三魂出窍了!这道理就如同斗鸡一般,不过个头大的鸡也未必真就能斗……。”正自胡思乱想,陈莽荡已经大步走到他身前,慨然道:“听说小兄弟一把刀力斗群凶,佩服佩服!”一双骨节粗大的手已经将任笑云的手紧紧握住。

  任笑云还未答话,陈莽荡已经回身喝道:“这便是英雄出少年吧,是不是?”他身后几名亲兵校官齐声赞道:“不错,任少侠少年侠义,英雄了得!”数百兵将忽然一起喝道:“任少侠少年侠义,英雄了得!”这几百人一齐呼喝,当真是声如雷震。任笑云这时才知道什么叫飘飘欲仙了。

  忽然他眼光一闪,看到了陈莽荡身侧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正是沈炼石。原来沈炼石不过比他们早上山三个时辰。这时的沈炼石面色沉郁,显是已知道了夏星寒的噩耗。任笑云心下一沉,急忙上前相见:“沈老爷子,我是紧赶慢赶,终究是晚了一步,这个……”沈炼石沉沉一叹:“笑云,不要说了。生死大事,原也由不得人!”何竞我上前一步:“老哥,那倭寇钟舟奇我已一刀宰了。夺了你这手刃仇人之快,老哥莫怪!”沈炼石黯然点头:“青蚨帮的威风也该煞一煞了!”众人边说边行,不一刻已到了寨中。鸣凤山寨依山而建,因营建时候不长,所建尚显草草,但险要之处都已建堡设寨。虽是烈日炎炎的盛夏,巡哨的寨兵却个个意气昂扬,少有懈怠之色。

  任笑云随众人上得山来,才长长出了口气,暗想自己这一路奔波,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喘气的地方了。晌午时分开饭时,任笑云等人终于可以坐下来吃一顿安稳的饱饭了,只是众人念及这一路上历尽艰辛,却折了少侠夏星寒,这饭就吃得郁郁不乐。解元山和桂寒山身有重伤,给梅道人用药调理之后,早早地给安排到厢房歇息去了。

  暮色来临时分,给夏星寒置办的棺椁就停在了聚义厅前。叶灵山说鸣凤山寨之西的落霞谷环山聚水,是个好风水的地方,众人就商定明日下葬。

  天心的圆月仿佛是个异乡游子在鸣凤山寨的朱门矮栅间逡巡着,流出一片盈盈泪光般的清辉。山间的夜宁静而幽邃,只偶有一两声犬吠响起。山寨中的狗个子大,其声如豹,每叫一声,就在山谷中荡起阵阵回音,这么着倒更是衬出山夜的幽静来。

  两道人影卓立峰头,全是一动不动,有如两道寂寞的峰影。良久,何竞我才道:“老哥,这一别总有三年了吧?上次你带来太行山下聚合堂寻我,还是嘉靖二十四年。”沈炼石叹道:“那时正值初冬,太行山好冷。恰如白居易的那首诗,天冷日不光,太行峰苍莽。尝闻此中险,今我方独往……”何竞我续道:“若比世路难,犹自平于掌。”两人对望一眼,均从对方那黯然神伤的眼神中读出一种不屈和奋励的光芒来。多年来,相互砥砺,相互呼应,中原两大刀圣几乎已经到了心意相通的境地。他们有时多年不曾相见,也不必鸿雁往来,却均能于秋深山冷之时感觉到有一个人与自己一样同悲所悲,同忧所忧,有时候更是相距千里,却能在夜雨灯残之时感觉到千里之外同有一盏照人肝肺的灯,此心相应,千里何遥?

  肝胆一古剑,波涛两浮萍。古时的君子之交,大抵如此吧。

  这时的何竞我心中更多一分歉疚,叹道:“星寒之亡,还是小弟卫护不周!”沈炼石道:“我死了一个徒弟,你却伤了两个,嘿,尤其是元山那孩子,胳膊残了……”何竞我道:“老哥,你的头发又白了不少!”沈炼石道:“星寒一去,我才忽然发现自己是一个糟老头子了。”何竞我笑了一笑:“人生一世,与忧俱存,咱们却没有多少忧愁的功夫,”他说着抚了抚背后的布雨刀,“真盼着有一日不再拔它出鞘!”“义父,”唤晴这时走上前来,低唤一声,“您已经立了一个时辰了!”她知道义父定然伤心,便约了笑云出来,想一起劝劝沈炼石。沈炼石却没有转身,依然象一块岩石般僵立不动,任笑云这时发现这个往日脾气倔强任性的怪老头这时候好可怜。

  “唤晴,”沈炼石问,“星寒他死前说了什么没有?”唤晴垂泪道:“咱们是忽然遇上钟舟奇的!他……也未曾留下什么话来。只是……师兄在大战之前曾对我说,自己也不知还能不能见到师尊您,若是他……见不到您老人家了,便让我替他好好的跟您赔个不是……”说到这里,已经泪如雨下。

  沈炼石的身子微微一抖,长长叹了口气。唤晴又想起来了什么,道:“师兄死前还念了一首《石州慢》,是您常念的张元干的那一首,'长庚光怒,群盗纵横,逆胡猖獗。欲挽天河,一洗中原膏血……'”沈炼石情若不堪,喃喃道:“长庚光怒,群盗纵横,逆胡猖獗。欲挽天河,一洗中原膏血!星寒是个好孩子……”他手抚着那黑沉沉的棺椁,若有所思,沉了片刻,忽然自怀中掏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笑云见那书册已经发黄打卷,显是年代极久了。却听沈炼石慨然道:“星寒,师父知道你念念不忘的就是观澜九势。你活着时,师父怕你练出偏差,这才坚不肯授。原打算五年之后再教你的,哪知道……星寒,师父没有怪你,这刀谱……师父就让它和你一起去了吧!”说着双手一合,将刀谱按在双掌掌心。

  笑云和唤晴闻言皆是一愣,却见沈炼石掌心竟然缓缓冒出一股青烟,却是他以上乘内力化气如火,将这本绝世刀谱就在夏星寒的棺前烧化了。

  何竞我只得叹息一声:“老哥,还请节哀!”唤晴的嘴也动了一动,却见沈炼石神色凄然,她自己心中也柔肠百结,不知说什么是好了。

  峰顶月华如水,木棺色沉如铁,棺前却有一缕青烟飘然而起,直向那轮冷月飞去。沈炼石忽然双掌一扬,一袭黑色灰烬自他掌心纷纷坠落。任笑云望着那片纷纷扬扬的灰烬,心中若有所失。沈炼石却在这时忽然唤他:“笑云!”任笑云一愣抬头:“什么?”沈炼石一探身,已经将他腰间的披云刀抽出,道:“徒有刀谱不成,还要细细讲解一番给星寒听才成。今晚睡不成了,索性将观澜九势从头到尾的教上一遍!”任笑云听得不让他睡觉,不由吐了一下舌头,道:“听人家说,死后的人如神仙一般,什么都知道。夏师兄一看那刀谱,便能融会贯通,直达九重境界!这刀您老是不用教的。”唤晴嗔道:“笑云,义父不是教你,是教给师兄的。你不要胡说八道!”何竞我知道沈炼石这时要传刀了,便即拱了拱手,转身飘然而去。

  任笑云一见沈炼石凝重沉郁的脸色,心下一虚,便不敢瞎言语了。沈炼石已经在峰顶缓缓展开刀势,将那观澜九势一招招的施展了开来。任笑云已经将前三势学过一遍,但沈炼石心中只当是教给从未习过这刀法的夏星寒,依然是从第一招“云起势”教起。

  唤晴见义父一招一势循循善诱,教得兢兢业业,眼中就止不住有清泪流下,暗道:“义父平日性子偏激,说急就急,其实却是一直待我们很好,便将我们当作亲生的孩子一般。”任笑云一踏下心来学刀,立时沉醉在这精奥的刀法之中,一来沈炼石以宗匠巨子的手眼高屋建瓴,将这刀法如庖丁解牛一般刨析至里,二来这刀法实在精妙无端,任笑云已经有了以此刀法对敌的经验,此时经沈炼石细细点拨,更觉处处是学问,招招有妙意。

  本来那前三招他日夜揣摩,自以为早已经烂熟于胸,但此时经沈炼石从头再讲,竟是如嚼青果,别有滋味。任笑云这时才知道武功一途,真是该花一辈子去钻研去揣摩的,便只是这三招自己练上十年八年之后,仍会悟出新意来。

  唤晴抱膝倚坐在一块青石上,看着这一老一少,一教一学,初时还看得津津有味,只觉自己不知不觉间进入了一个新奇的武学天地,后来就觉沈炼石所讲的话自己有些难以揣摩了。甚至觉得这观澜九势招式也不过平平无奇,论变化之奇还远远不及自己所学的心月刀法。眼见玉兔西沉,这老少二人依然挥刀换势,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看着看着,眼皮就渐渐沉重,竟倚在石上睡了。

  从第四招起,任笑云就学得慢了,饶是他聪明伶俐,也不能在一夜之间将这等无上武学融会贯通。“澜生势”、“摧山势”和“倚天势”这三招沈炼石教得精心细致,后面三招越来越是深奥,任笑云却是说什么也无法领悟其中精妙。沈炼石叹一口气,也不强求,不过依然将刀理刀决细细说与他听。

  任笑云知道这些话是说给夏星寒的在天之灵的,便耐着性子听着,虽是全然不解其中妙意,但还是依言演练。他是一个知足常乐的性子,后面三招不会无妨,只要今晚真能学成两三招就成。

  观澜九势教完一趟,老少二人都如释重负。沈炼石仰天长吁一声:“星寒,这刀法……今晚你学全了,有了这刀法便是在阴间遇到那倭鬼,你也不必惧他了!只是这刀法太过刚猛,你内力不足,修炼之时……可不要贪功冒进……”笑云听了这话,心内也是一阵凄惶,猛然间一股悲怆之气自胸中涌出,刀随心动,一招“摧山势”奋然而出,刀光闪处,峰顶的一块青石为他刚猛无匹的刀气一摧,登时整整齐齐的裂成八块。

  唤晴吃这一声响,登时醒了,“义父,”她的声音中有一股说不出的喜意,“我适才梦见师兄了,他……他说学了您的这趟刀法,心中好生欢喜呀!”沈炼石的脸上才掠过一丝笑容:“哪里有这样巧的,小丫头片子又想法子逗我开心!”唤晴急道:“爹,我可不是会取巧的人,逗人开心的话我是不会编的!适才真是梦见师兄了呀,师兄捧着那刀谱,笑得好开心哟!”沈炼石一愣,才嘿嘿一笑:“唤晴不会取巧逗人,这话我倒是信的!哎,昨暮同为人,今旦在鬼录……”三人说着向山下走去,其时一轮旭日已经喷薄而出,远处青灰色的山岚便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霞衣。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飞云惊澜录(24)     下一篇:飞云惊澜录(23)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