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凤初飞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凤初飞(4、天涯相伴)

2005年02月05日14:37:34网易文化 王晴川

  四、天涯此生常伴

  尹啸携起凤贞公主全力飞奔,几个起落便又投入了那片密林。

  在冲开穴道的一瞬,他本想先行结果了符、萧二人,但随即又想:“若是乘机出手,只会伤得了一人,余下一人必会拼力反击,这麻烦可就大了。嘿,大丈夫不趁人之危!我这么偷施暗算,与符、萧这等奸狡小人何异。”便只是乘机夺了凤贞公主,展开轻功钻入了密林之中。

  尹啸一口气奔出好远,才停下步子,将公主放下身来,双目灼灼地凝视着公主那双黑漆漆的眼睛,道:“公主殿下,在下还是先解开你的穴道,好在我刚从道谛那老家伙那学到不少北地武功的精要。嘿嘿,这老和尚知道的东西着实不少,若非他传我这'移脉大法',我这时还得在地上多躺两三个时辰。符庚辰点你这一指,谅也难不倒我,只是得罪之处还望公主见谅!”说着双手疾挥,在凤贞公主的肩头、胸前的穴道上分别注入六道真气。

  沉了片刻,只听哇的一声,凤贞公主哭出了声来:“都是你不好,呜呜——”尹啸一愣,暗道:“我千辛万苦的将你从西夏探子手中救出来,怎么不好了!”公主见他一副老实无辜的茫然样子,抽泣得声音更大:“你、你竟然知道了我是公主了,那还有什么意思,以后定然不会带我到遇仙楼吃'落霞照银莲'什么的了!”尹啸听了这话,觉得有些好笑,随口道:“好,你想让我带你去吃,我便带你去就是了!”凤贞公主登时止住了哭声,扬着梨花带雨的一张脸,问道:“那……我若是要你陪我到飞岩谷游玩呢,若是要你陪我到遇仙楼饮酒呢,你敢不敢去?”尹啸暗想:“你是公主的万金之躯,怎能随便到山野之地游玩,更别提上酒楼饮酒了。”但瞧见眼前一双秋水般盈盈闪动的眸子,忽然间豪气满胸,道:“你几时想去玩,我便带你去玩,你几时想喝酒,我便带你去喝就是!”凤贞公主忽然破涕为笑,一双柔荑握住了尹啸的双手轻轻摇动,道:“好哥哥,那我若是想让你陪我开开心心的饮酒游玩一辈子呢?”尹啸听了这句话只觉胸中一热,脑袋嗡了一声,喘息了几下,才结结巴巴地道:“只要你开心,便、便陪你一辈子也……无妨,只是……”他生来行事向来率性而为,但这时也忍不住想:“你是要远嫁辽国和亲的公主,我如何能陪你一辈子,况且我也是有婚约在身的。”只是尹啸又实在不忍直接开口拒绝这么一个玉雪可爱的少女,便支吾了起来。

  凤贞公主忽然伸手掩住了他的口,道:“我不想听什么'只是'!”尹啸只觉口边一抹淡雅的幽香从她的玉指上传了过来,心中不禁一荡,登时不知说什么是好了。凤贞公主痴痴地瞧了他片刻,忽然眼圈一红,道:“我知道,说什么也是没用,便是你答应了,父皇如何能答应?”说着将手拿开,幽幽叹了口气,“我、我终究还是要嫁到远得不能再远的地方去的!哼,这个赵妈妈说带我出来散散心,她说皇上看不到我定然万分想念,我们在外面玩上三五日再回去,父皇再看到我时定然再也舍不得将我嫁走了。我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跟着他跑出来了。”尹啸见她缓缓垂下头来,雪白的脖颈弯成一道美丽而忧伤的弧,心中登时涌上来一阵伴着爱怜的激动,不禁脱口道:“你既然不愿嫁到那地方去,我便陪着你浪迹天涯!”凤贞公主抬起头来,凝视着他道:“你、你当真会陪着我浪迹天涯?”尹啸望着那双深情款款的眸子,更觉热血翻滚,道:“人生在世,何必前怕狼后怕虎?只要你愿意,又有何不可?”凤贞公主眼中珠泪盈盈,樱唇却嫣然款启 ,笑道:“有你这句话,我……我便欢喜得紧!”她说这句话时脸上笑得欢畅幸福,眼中的泪水却扑簌簌地流了下来,跟着又幽幽叹了口气,道:“哎,若是母后还在该多好,她定然会向父皇说情的。”尹啸一愣,问:“你说的母后是不是数年前得病暴薨的郭皇后?”他虽然不留心朝野之事,但家中出入的都是朝廷大员,也隐约知道当今皇帝登基之后并不喜爱自己的那位郭皇后,却只一味宠幸尚、杨二位美人,甚至多年之前,一怒之下将郭后废掉了。据说皇上一年之后又思念起郭后来,想重新立其为后,但郭皇后却在重登后位的前夜忽然得了暴病身亡。

  凤贞公主点了点头,道:“她常说自己命苦,却不知道女儿的命比她还苦!哎,母后走了之后,父皇虽然很疼我,可是这一次还是狠下心来要将我远远的嫁走。”尹啸脑子里忽然闪出来一段越来越清晰的对话,忍不住问:“原来你是郭皇后之女,郭皇后薨后是不是面色发青,颈下有紫色淤血?”凤贞公主张大了眼睛,道:“你、你怎么知道得这么多,令尊尹中丞当时莫非在场?”尹啸默然摇了摇头,他抬起头来,只见天已经阴沉下来,前面山腰上有一抹乌云浓浓的升腾起来,林子里愈发黑暗。“只怕要下雨了,”他的脸色这时也如同天气一样阴沉,“咱们赶紧走吧,莫要让符庚辰他们撵上。”天说黑就黑了,两人在林子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尹啸道:“家父那时的职位还不配参与其中,那些伤痕什么的只是我妄自揣测罢了。”他顿了顿又问:“郭皇后暴病身亡之后,太医有没有说什么?”凤贞公主摇头道:“他们似乎也没有怎么查,好象宫里的人都对这件事讳莫如深。”忽然她抓住了尹啸的手:“尹大哥,你怎么推断出母后身上的伤痕,你还知道什么?”尹啸的嘴动了动,终究没有说什么,只是沉声道:“许多事我还不太清楚,眼下我要赶往宝严寺,到了那里可能便知道了!只是那地方危险万分,你最好还是不要去。”说着凝起眉毛道:“只是将你放在什么地方是好呢?”凤贞公主的手却紧了一紧,道:“我要去!”便在此时,一道闪电划过沉暗的天宇,尹啸看清了凤贞公主苍白而急迫的神情,他不禁叹了口气,道:“好,咱们一起去!”心下暗想:“厉飞鸿必然已经将消息告诉了父亲,察院的高手只怕会齐聚宝严寺,将公主带到那里也胜于在这深山旷野内遇到符庚辰或是萧尘机。”一声闷雷轰隆隆的响了起来,林中的野树枯藤怪石寒岩一起在雷声之中打了个寒噤。

  “响雷了,只怕要下雨,宝严寺还有多远?”尹鹏在马上仰头望着幽暗得有些阴森的天空问。

  “启禀大人,转过前面那片林子就是了,咱们正好到里面去避雨!”虽然策马如飞,但石九成答起话来依然毕恭毕敬,一点都不走板。尹鹏却皱起了眉头:“什么大人,咱们这时可是贩卖私茶的客商了!”说着一抚颌下刚装上去的那抹花白的胡子,道:“不是说好叫我三爷,叫你九爷么?”石九成干笑一声,道:“三爷说得是!大伙快点,到宝严寺里避雨去。”随行的察院“风虎云龙”一起应道:“就听三爷和九爷的吩咐!”宋时严禁私人贩卖茶叶,但因贩茶油水很大,再加上很多辽国贵胄性好饮茶,而北地茶树不生,厚财重利便诱使一大批人铤而走险,干起了贩卖私茶的营生。这些私茶贩子往往持刀带剑,行动诡秘。尹鹏这一群人扮作茶商,这么快马急行,给人瞧见一时也不会疑心到官府中人。

  石九成和尹鹏并马而行,一边低声道:“宝严寺建于唐,当时烟火鼎盛,据说唐朝慧安国师曾在此短住,还曾手种一柏,人称慧安柏。后来唐末时宝严寺毁于兵火,慧安柏只剩一段枯干。现今寺内据说僧众极少,只是因为地方偏僻,常有身份不明的江湖豪客进出寺中。”说着一抬头道:“到了,还好没有赶上雨!”前面一团广阔的院落悄无声息地凝立在一片黑暗之中,一道闪电亮处,寺前两个残缺突兀的石狮子在尹鹏眼中显得异常狰狞。寺门打开,一个中年僧人瞧见这群人不禁吃了一惊,石九成道:“过路客商,在此歇个脚!”那和尚瞧了一眼马背上的竹筐,一时有些犹犹豫豫的样子。尹鹏道:“里面的茶叶要是给雨浇了可就糟了,还请法师行个方便!”那和尚双手合什,道:“清明过后是谷雨,不知施主带的是几月的茶叶?”尹鹏双眉一皱,微微有些恼怒,道:“法师问这么细,想全包下来么?”那和尚面色微变,躬身道:“小僧多言了,还请施主见谅!里边请。”尹鹏一行六人被安排在寺院西侧一处偏僻的厢房内,石九成一关上门,就疑惑道:“三爷,你不觉得奇怪么,适才那个和尚说的那句话好怪!”尹鹏捻着胡须道:“这话确是有些没头没脑的,你看出什么来了?”石九成道:“这句话更象是江湖上的切口!三爷没瞧见您硬邦邦的回了一句话之后,那厮脸色微变么?”尹鹏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么说倒也有几分道理,看来这和尚好象是在等人,咱们误打误撞地送上门来,他们便将我们误当作要等的人。这寺庙确实有几分邪气,”说着拍了拍雪白的墙壁,“你曾说这宝严寺没有什么香火了,可是你瞧这不过是一间偏僻的厢房,却也如此整齐洁净,显见寺内积蓄不少哩。”“还有,”随行的风舞阳道:“适才那和尚千叮咛万嘱咐不让咱们到后院去,说是怕打扰方丈清修,哼,那后院之中是不是有什么古怪?”尹鹏定了定神,吩咐道:“啸儿不知何时才来,风舞阳你去四周勘查一番,尤其要留意寺门,瞧瞧和尚们要等的是什么人;云秋枫与木氏兄弟去后院内查看一番,记住,你们都要以小心为上,万不可让旁人看出咱们的身份!”一个时辰之后,风舞阳神色惶急地跑了回来:“外面果然来人了,是两个富商打扮的。那和尚还是问了那句话,清明过后是谷雨,不知施主带的是几月的茶叶?前面的那个瘦一些的商人低声说了一句,天下名茶,应有尽有!和尚立时有些吃惊,一个劲说,小僧眼拙,没有认出您来,还请恕罪!我听那瘦商人的口音好熟,一时却想不起是谁了。这时那和尚带着他们去了后院。”尹鹏面色一沉,道:“听他们的切口对答,倒象是个等级森严的帮会,瘦商人说的天下名茶,应有尽有,显然是一种身份的显示,这样那和尚才一副诚惶诚恐的神情。”这时外面砰的一声,一个人重重落下地来,跟着屋门一开,一身狼狈的云秋枫闪了进来,喘息道:“属下在后院遇到了一个硬点子,木氏兄弟的双剑被那人用手硬生生折断了,若非属下及时出手接应,只怕他们就要折在那里!”跟着木氏兄弟垂头丧气地走了进来,手中还各自持着半柄长剑。

  石九成吃惊道:“木氏兄弟的钝剑与利剑一刚一柔,双剑合壁,从来未遇敌手,竟然被人用手硬生生折断了?这人是谁?”云秋枫道:“从身手看,好象是绝迹江湖多年的铁老怪!我们迅速退出时,铁老怪本来是要追下来的,可是后院的一间房内却有人发话道,别追了,倒要看看他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这老怪物便没再追来!”石九成脸上肌肉一抖:“这铁老怪是百变人龙萧尘机的师父,向来号称北地第一高手!可是想不到铁老怪还要听这人指令,这人会是谁呢?”蓦然间身形一晃,迅疾如电般地穿窗而出,再回来时,肋下却夹着一个和尚。

  石九成并不将和尚放下来,只是铁臂一紧,口中喝问:“你这厮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做什么?”那和尚给他夹得面色铁青,呻吟道:“施主饶命呀,是方丈让我来的。”尹鹏低声喝问:“后院住的是什么人?”那和尚给石九成夹得呼吸艰涩,道:“那、那是会吃人的怪物,连方丈都怕他三分,我们都躲得远远的!”石九成手臂稍松,道:“他们住在那里要做什么?”和尚道:“他们是昨日住进来的,今天方丈命我将后院的观音阁打扫干净,好象有些贵客要在那里见面!”尹鹏见再也问不出什么来了,便命石九成将和尚点了穴道,捆住了塞到床下。他沉吟了片刻,道:“想不到铁老怪也来了,只怕是接应萧尘机来的,若要从铁老怪手中救出公主,只怕就有些难了!舞阳,你速回京师,调动大队人马接应。其余的人跟我到观音阁探个究竟!”屋外夜色沉沉,尹鹏望着头上翻滚的乌云,心中七上八下:“这鬼天气,干打雷不下雨,不知啸儿现在怎样了,公主更不知现在何处?”观音阁在寺庙的后院,供奉的是观音大士,只是此刻庄严肃穆的观音阁内却显得有些诡异。尹鹏等五人散开身形,各自潜伏下来。片刻之后,却听脚步声响,两个人一起走进了阁来。

  尹鹏缩身在观音像后,听到那两人在阁内焦急地踱着步子,其中一个说:“他的架子倒是不小,竟然要老夫等他!”尹鹏的心骤然提到了嗓子眼,这声音太熟悉了,这不是自己的亲家、当朝宰相吕夷简么?

  却听另一人道:“大人少安毋躁,待会便见分晓了!”尹鹏的心砰砰乱跳:“这是枢密副使郑介然的声音,难道、难道他和吕夷简竟然暗通辽国,要挟持公主?”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凤初飞(3、江湖险恶)     下一篇:凤初飞(2、马踏春山)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