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三千界·饭堂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

合久必婚

2005年02月28日17:31:56网易文化 白饭如霜

  司马总问:“你干嘛不跟我结婚啊?”且大逆不道的贬低我:“你看你,三十高龄,相貌粗陋,自理能力等于零,不是我,多半饥寒交迫,潦倒不堪,你说你犹豫什么?”这套说辞,活脱脱是地主老财向佃农家好女儿逼债的嘴脸,不过我一向面对现实,因此从不反抗,点头如捣蒜之余还向他致敬:“感谢感谢,年底股东大会,我一定建议配多几个股权点给你。”他气得要死。

  我和司马五年前合作做了一盘小小生意,他当时已经很有钱,投资进来不过是被我缠昏了头,居然真的相信我是要给自己赚点嫁妆,一到适婚年龄就会激流勇退,嫁给他做黄脸婆。一年年过去,市道看好,我在公司里吆喝得越来越有劲,倒是这位大股东,长年累月都不出现一次,偶尔现身,不问财务不管业绩,第一时间上来问我嫁不嫁,实在匪夷所思。

  我敲着大班台发飚:“你天天跟我吃饭睡觉,需不需要专门来办公室问这个啊。”他悻悻然瞪我:“你回家只管打瞌睡,昨天口水滴到杂志上,刚刚好把我要看的内容打湿。”表情十二万分委屈,天晓得,他要看的内容不是政治热闻,不是财经分析,不过是米兰最新时装配件发布会图片,我的口水滴下去后,他真的去观察了一下那个模特的胸前,看有没有因为衣物湿水而走光。结论为否后,他很感叹现代科技仍然不够发达。

  这样的男人,不是嫁不得,是懒得嫁,我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很早就和他同居,熟悉到彼此上洗手间不需关门的程度,说出来简直令一切对优雅生活有些微指望的人齿冷。我向秘书小姐罗拉慨叹:“还是年轻好啊,情人节还能收到大把花,十一朵还是九十九朵?数数都是大乐趣。”罗拉卷卷头发,大眼睛,看着电脑帮我打文件,面无表情的说:“老板,是你传真签名文件给司马先生说让他折现存入你户头的。”我尴尬的干笑两声,溜回办公室――为什么要把公司做大,因为那样知道你秘密的人会少很多。

  下午六时半,我约了人七点晚餐,还有半个小时看八卦杂志。本月秘技:如何在两个以上男友中游刃有余。这样的题目也上台盘,可见世道浇漓,人心不古。正义愤间,罗拉敲门提醒我:“该出发了。”。

  去到预定酒店餐厅,一壁进门一壁骂骂咧咧:“奶奶的,又是西餐,几时染到疯牛病,找谁算帐都不知道。”似乎声音大了些,走在我前面的仁兄“噗哧”笑出来,回头看我。咦,是翩翩君子呢,眉目开扬,西装料子华贵,剪裁合身,低调之余气质景然。含笑快快打量了我一下,疾步走开。我叹了口气,忍住了向他背影吹口哨的冲动,向定好的台子走去。

  唐华越按惯例早早来到,深灰色职业装,襟前白金胸针歪了,兀自坐在那里发呆。一本菜单摊在眼前,大约十五分钟也不翻一次。我不是第一次跟她吃饭了,干脆利落把餐巾一张开,叫侍者来两个全餐―――不用等她点菜,否则只好饿死。

  她无精打采问我:“今天过得如何。”我大口喝水,答:“我来和你吃商务餐的,说些正事算数吧,不要因私忘公。”她伸手来打我,速度如慢镜头,居然也打得拖泥带水,我大奇:“今天过得如何,仿佛有点颓废?”华越重重往后一坐,大叹:“岂止颓废,简直厌世!”等我问她有什么特殊原因,又一概摇头没有。

  不用问,其实我是知道的。她出名能干,十年职场,青云直上,不过只得自己一个人,睡四尺地吃一斤米,早上起来,无论天青下雨,一律只有返工,半夜回家给自己上闹钟的时候,感觉很坏。我好一点,是因为司马。闹钟总是他上好,轮不到我掌权。

  忌廉汤上了,于是停止伤春悲秋,专心安抚饥荒的胃。

  旁边有人过来,招呼:“唐小姐,那么巧在这里?”是门口遇到那人,华越该与他很熟,也不起立寒暄,只淡淡应了一声:“哎呀,真巧。”于是介绍给我认识,苏铁一,李宛。

  他居然就势坐下来,且招呼侍者摆多一套餐具,饶有兴趣的问我:“宛,哪个宛?”大学毕业出来,人家也这样问我:“哪个宛?委婉的婉吗?”我说:“不,大宛的宛。”结果生平第一张名片印出来,上面斗大一个“碗”字,真是情何以堪。为了这惨痛教训莫要重演,我递给他一张卡片。苏铁一仔细过目,然后放进自己西服口袋,举止熨帖,不是我常常遇见的那些人,一面眼睛看着我三号字体印出来的名字,一面礼数周全的垂询:“贵姓?”我们三人共进晚餐,苏铁一的女友爽约了,华越笑他:“你还在和海伦纠缠?怪了,你不是找不到第二个,怎么忍得那么好?”他耸耸肩:“做生不如做熟。”真是警句,笑得我一口水喷出来。湿了华越衣服,她要拿餐刀追杀我。

  主盘刚刚上十分钟,华越手机抽风似的响,她急急忙忙去听,起身走了很远。我叹口气喃喃自语:“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你们慢慢吃,我结帐。”苏铁一略有些迷茫的瞧着我,反问一句:“什么?”华越刚好收线走过来:“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你们慢慢吃,我结帐。”说完便即刻消失,身法好过凌波微步。苏铁一哈哈笑出声,怪有趣的问:“你怎么晓得?”我当然晓得,我认识她多久了。

  既然帐结在她头上,我干脆要多一瓶酒,一九八二年的格雷夫红酒,苏铁一很出奇:“看不出来你懂得酒。”我摇头:“过奖,我只是懂敲人竹竿,兼且提醒你,千万莫要在空白帐单上签字,损失很大。”他现学现用:“这么说,小姐,加多一个龙虾刺身。”我幸灾乐祸:小气的华越,谁让她前日还亲自打电话和我讲数,非要在新合同上占尽便宜。

  一顿饭酒酣耳热,苏铁一居然是个妙人,他做律师,说:“法律就是对人类劣根性的书面总结。”又说:“报复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是跟他结婚,令他作牛作马,还不能有半句怨言。”稍晚他送我回家,开一辆白色奔驰跑车,看不出外形那么规整的人,把车厢里布置得浑似流行前线精品店橱窗,他解释:“都是海伦搞的,不答应不行。”我拍拍他肩膀鼓励:“你真是现代好男人的一个楷模。”他忽然握住我的手,嘴角含笑,却不说话了。

  我刹那间脸涨得通红,眼看到家了,急忙下车飞奔上去,听到身后苏铁一发动车子掉头走了,那一点惆怅不是不明显的。

  我想我真是不谈恋爱多少年了,司马过后,我便如哥伦布前的新大陆一般,四平八稳的在这世界上,偏偏无人眼睛到我。当然,揩油是不算的,人揩我或我揩人,那不是爱情吧。但是今晚,这认识不过三小时十七分钟的陌生人,感觉那么不同。

  昏昏然胡乱睡过一晚上,司马送我上班,在楼下摸摸我的脸有点担心:“你脸色不大好看,是不是太累?”我点点头:“是啊,我累得很,唯一解救办法是你要记得今天去巴黎买多两件首饰给我。”他笑骂:“贪心鬼。”呼的一声走了。

  八点十五分,我总是第一个上班的人,事业是人做出来的,给几分就收几分,天公地道。听到总台电话响,我一头冲去接,那边即刻说:“请接李宛小姐。”迟疑一下,我叫出来:“苏铁一?”他很惊讶:“谁?李宛?怎么你亲自接。”我一时冲动,居然答:“给你的电话,当然是直线,否则接不到,多遗憾。”他闻言静了一响,说:“我自朋友处得到追求好女人的不二法门,乃是人盯人,看来值得继续推广。”好女人三个字打到我心坎上,有点辛苦,我据实以告:“铁一,我有亲密男友,正谈婚论嫁。”他丝毫不惊讶:“自然,你事事过人,裙下炮灰一定车载斗量。放心,一切以你为重,你值得我等。”咦,这几句话说得何等漂亮大方,接下来就问:“晚上可有时间,我知道一家湘菜馆味道绝佳,不如同去?”我说:“好,六点半,我给你电话。”

  司马去巴黎五日,我与苏铁一吃过了日本菜,川菜,墨西哥菜,意大利菜,以及苏家菜。铁一在自家公寓厨房里,关了门,捣鼓两个多小时,端出一味“团烧甲鱼”,风味一等一,完全够得上出街开店。他对我的提议大摇其头:“不行不行,这是我独门法宝,但凡一切金钱美女搞不定的人物,往往都比较容易屈服到甲鱼裙下,能买到就不金贵了。”我笑他把公寓装修得直似艺术家,说话却实际到滴出铜水。他趋前吻我的手:“你不容易照顾,我只好内外兼修,否则让你精神丰富而物质匮乏,怎么斗得过那位心狠手辣的司马。”他不说司马还好,说到司马,我一下跳起来,糟糕,司马晚班飞机十一点十三分到,现在已经是零点二十几分,我拿起外套一阵风般卷出去,苏铁一追在身后:“我送你。”电梯门一开,里面有个大红衣裙,朱唇杏眼的标致女郎走出来,几乎撞个正着。她很恼怒,转头用英文骂我疯婆子急着去死。哎呀,我下去是要开快车赶时间的,这样咒我,不是触我霉头?当场便骂回去,标准三字经,附送双语版本。那女郎真正生气,还要和我比比语言功底,被苏铁一拖住:“海伦,你来做什么?”我一时促狭,高声问他:“你,不送我了吗”。海伦霍然回头看我,眼睛里喷出火来。我哈哈大笑,按电梯下楼。

  司马已经在家,行李还未拆散,见我回来,郁郁地问:“你和谁去玩了。”我不由得惭愧,上前蹲在他身前叫他:“司马。”他抱着我的头不说话,半天,从身边取过一个盒子,打开,TIFFANY的戒指精光四射,“嫁给我吗?李宛?”我不知所措,把头埋到他膝盖里。司马动也不动,很久才叹口气:“不想嫁,我不逼你,不过外面的人可没有我那么好说话,你交别的男朋友,千万小心一点。”我鼻子一酸,竟然哭起来,眼泪落到他手上,他忙给我擦脸:“怪了,你哭什么,我都不哭,好啦,放心吧,回头我会开股东大会,把我名下的股权悉数转让给你,这家公司你做的真好,可以做长久的。”我越发哭得凶,司马只好搂着我,唱起小曲看我渐渐迷糊过去。

  将睡未睡时候,门铃突然大响,一声紧过一声,我惊醒过来,和司马面面相觑。接下来拍门声又暴起,跟随着一个女子尖锐的叫声:“开门,开门!”我横司马一眼,质问:“你,是不是在外面搞东搞西?现在追上门?”他表情居然有些紧张,看来这个家伙,也不是真的那么老实。当下齐齐抢去开门,张眼一看,我不由叫苦,天,那是海伦啊。司马松了口气,“我不认识。”此女一脸泪痕,本来精致到可以上时尚教科书的妆容化开,直似京剧脸谱中的大花脸,怒目看我:“姓李的,你不要脸。”司马笑出声:“哈,真少见,有人骂你不要脸。”我白他一眼,隔着防护门叫海伦:“有什么话我们明天说,那么晚了,我劝你回家休息比较好。”她更生气,抓着手袋,一脚脚踢我的门,当当有声,可惜那双巴宝莉的鞋。小区保安平日在门前晃得我眼花,这下要他们出现,却连人影子都不见。司马偏偏凑热闹,问她:“你到底有什么事。”海伦恶狠狠盯着我,简直要盯出一朵花来,“她不要脸,抢我的男人。”司马脸色一沉,转头来看我。我心里大骂他妈的,这才叫没吃着羊肉,惹一身骚,今天要是没把她的气焰挡下去,明日开始,我最好的营生就是窝在家里孵小鸡了。索性开了门,我拖她进来,指点给她看:“海伦,你几岁?懂不懂道理?我住多少钱的房子,穿什么样的衣服?我老公是司马中南,你有什么男人给我抢?苏铁一,民事律师,拟一份婚前财产证明书而已,你就半夜跑这里来喊,喊什么,男人真要走,你打断他的腿吗?”她顿时局促,期期艾艾反问:“婚前财产证明?你要结婚了吗?”转眼看到茶几上半开的戒指盒,“哦”了一声,毕竟受过教育,窘迫得不得了,忙忙起身告辞,不住口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太鲁莽了,真不好意思。”我皮笑肉不笑的咧咧嘴,表示原谅她,倒是司马这个八公,殷勤地捧了一杯柚子茶出来,被我一把推开,送海伦出去了。

  等我回来,司马坐在椅子上一摇一摇,嗤嗤发笑,招手叫我过去,拿起戒指,不分三七二十一往我左手无名指一戴:“哪,自己明天去草拟一份婚前财产证明,到我办公室签字,哈哈哈,总算完了这桩事。”
本文相关内容:艺术家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真水无香     下一篇:亵衣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