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三千界·饭堂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

无声处

2005年02月28日17:33:27网易文化 白饭如霜

  有时候你不会知道所知道的,其实是虚妄
  ——题记

  小远对我说,你要不要去洗手间?在午夜录相厅的一角,因为元旦晚餐的酒力而昏昏的人堆里。那天是我们那拨在学生会效力的朋友每年一度欢聚的日子,按惯例,大家一起看通宵。

  我最喜欢小远,不因为什么,如果知道原因,万事都可以避免。他带我到外面去,在这间平房的一角,指了指那使人忧天的简易茅房。尽管破败如彼,且有绕梁之臭,还是对我有莫大吸引力——人真是容易屈服!奔到一半,谁知却有人比我捷足先登,正要不顾风度破口大骂的时候,那人又把脑袋伸出来,“没有人,可以上了”。是小远。

  进去才反应过来,这是个大家齐欢乐的地方,像我这种莽撞之辈,实在很容易中大奖。

  我想小远真细心,真体贴,可惜不是我的男朋友,当然我不是不知道,如果他是的话,刚才的举动就是理所当然甚至会被我诬为后知后觉了。正因为我很知道这些,所以可以和这群大男生从大一混到大四,眼看就要滚出校园去冒充社会栋梁了,还可以见面呼兄道弟。

  从重压下解放下来的人心情就会特别好,笑嘻嘻的,看见小远倚在外面一个水泥墩边等我。“好啦,走吧”言语与悔恨于是联袂迩来,这是难得的机会,夜半无人私语时,过了这一刻,我这一生也许都不会有那么自然的时候,可以好好的跟他说说话。

  可是已经没有用了,我们默默的走了回去,夜色晴朗,好风如手,我与他失之交臂。我总是与他失之交臂。

  不是第一次了,我坐在公车的后面,看到他在前面,总是在我想挤上去或者叫他过来的时候车门开处就涌上一大票人马,噪喳了满一车厢。或者在一个大家可能遇见的地点,哪怕是故意去找的,也只看得见那人离去的样子。想着一定会碰到的场合,化了淡妆换了衣裳去时,就因为这经心的前奏,错过了正戏的演出。

  在很多聚会的时候,喝醉了,或者忘情了,所有人在一起胡说八道的场合,我逐个找人去喝交杯酒,喝到他的那一杯,总会感触良多,虽然倚熟卖熟,不露痕迹,也可以在刹那后,装作忘记,就那样三年两载的,沉淀了下来。偶尔会惦记着哪一回他和我去吃饭,哪一回一起去唱歌,哪一回他仿佛如彼的意思我不曾会意。反反复复。但是,却没有任何行动去做一点什么。怕变化了常态,会重得不可负荷。

  他的女朋友在外地一所大学,常常可以听到他说起,可见感情很好。我最善于取笑,他也被我当软柿子捏习惯了。无须默契。也没有什么想法,但是开口调笑的时候,自觉表情僵硬,仿佛违心。

  我是一个在学校风头很健的人,哪里灯光最亮,哪里就有我,兄弟们说看你那张脸都看腻了,退休吧。我说你们都不退,我为什么要先跑路,有难同当嘛。他们都是各系的学生会主席,年年都是校三好,业务尖子技术骨干“WINNER TAKES ALL”。我们半夜到外面喝完酒回来在路上唱歌,校风纠察队都不抓我们。两三年蹉跎在这灯红酒绿里,大家都说我该找男朋友了,当然,要选一个有看头的。

  我确实找了,事实上他就是伙伴中的一个,英俊,和气,出类拔萃,家境良好,忠诚而富责任感,在一起刚刚两个月就对家里摊牌,高兴时候他总问结婚要什么样的戒指,要怎么装修房子。我认识他两年,挑不出他一点真正的缺陷。觉得是可以爱他的。

  我另外一个朋友最先知道这个消息,然后告戒我要珍惜,否则连他也要和我翻脸。那一刻我苦笑不绝,我知道他一定会跟我翻脸的。为了不让大家都跟我割席分座,我把整件事情瞒得密不透风。对男朋友说的是,大家那么熟,说了以后就不好玩了,那人深以为然。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在这么一群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里。到了最后似乎只有小远,始终都不知道那个热热闹闹的人堆有这样一段故事。但是,都不见得。

  以为自己是有主的身份,和小远是打了个平手,万一有什么,我不至于落下一直在暗处诡藏的名,反而有余地大方的约他,只是预料不及他大方地应了。去碰面的地方象糊涂了一样,那么欢喜,跟自己讲明天要去买张彩票才好。是周末的晚上,在学校门口一家卡拉OK厅里,就我们两个人一直玩到快熄灯,出门的时候遇到宿舍的同学,看到小远,惊诧的说“哦哦哦,要不得哟,你情哥一不在就想出墙”我急忙示意她闭嘴,望了在外面等我的小远一眼,庆幸他没听到。

  走在他身边的时候我要努力去分到底谁是我名义上的男朋友,难道是小远,所以我会在周围的空气里都闻到幸福的味道,心是可以自由表现情感的东西,它的歌唱与欢呼,那么自然生动。难道不是小远,我决计没有勇气走上一步拖住他的手,让进进出出和我们打招呼的人洗爆眼睛,他属于一个不在这里的人,我语言前卫,形象领先,自高自大,一副该是标准的夺人所好摸样,骨子却无比敬畏一个人归属的身份权,我相信我搬不动。

  到了我的公寓面前,他停下来“好了,快点走,不然我要陪你玩通宵了”。我高高兴兴的说了声拜拜就真的走了,我竟然真的走了,为什么我不说“对呀,今天玩通宵吧”。我知道我是想说的,知道得不能再知道,后来也这样想着,好多次,如果我没有那样无所谓一般的走开,如果我任性一点,如果我多一点决心。可是世上多的不是如果,世上多的是可是。我带着我耗尽了的力量走了。不知道以后有没有弥补的机会让我说一声“我们继续吧”。你看我所要的是什么,真正的不求天长地久,不是吗。

  我不承认我暗恋他,似乎一个确定的注解会庸俗化我的感情。尽管那就是最庸俗的。小远不是给人暗恋的,没有传说中的那些条件。我总是说我喜欢他,对所有的人都可以用的一个词,我很喜欢你哦。把一切别人注意不到的可爱处放在眼里,而对方可以无所用心的哈哈几声,作了结论。

  在那个沉闷污浊的录象厅里我第一次靠到了小远的肩膀,是蓄意地,巧妙地,装作无心地靠下去,脸颊在粗糙的沙发背上悲哀的磨着,终于接触到了所思想的地方,有我不熟悉可是迷恋的味道。只是那一瞬间的接触,我马上抬头做惊醒状,四顾,揉眼,呵欠,其实无人理会我,连他在内,长达六个小时的晚饭把人吃的筋疲力尽了,只有我怀着不可名状的心事,与自己作戏。我去看他,和所有男生一样,睡着了就象个小孩似的脸,看得自己眼泪滂沱,顾不得去擦。

  我当然住不上别人家买的房子,说过要翻脸的人也还是忍了一口气,眼见毕业越来越近,毕竟共处是好几年,但是感情就疏了,甚至不单独联系。偶尔大部队的行动里,我要忍得住那仗义的朋友话里带刺,满腹不平,甚至到了使我怀疑从前是谁曾对我那么好,哪怕夜深黎明都会因我一个电话自五十里外赶来。我自嘲的去瞧小远那毫无知觉的天真表情,想我也是为你牺牲过了,折了我两个前途无量的好友,哪一天我落马有难,不知是不是就因为今天的失道寡助。而你究竟是一无所知。

  等工作都搞定以后,大四的整体风气自然就一泻千里,大把人专门在这个时候找架打,以示最后的疯狂。我们疯狂的方式有一点点不同,毕竟这个学校给了我们不少好处,不忍心在最后关头让恩师领导们浩叹晚节不保。于是除了和本班本系本宿舍的患难同志大聚小聚外,就是原班人马凑在一处喝酒。我的酒量不敢恭维,但是喝起来十分狡猾,尤其劝酒激酒有一套,所以常常成为最后倒下的人。又一回群豪在座,突然听灵通人士说今年派遣证发的早,说是七月离校,实际上早一点都可以走,我扳起指头算了一下,忍不住大惊失色。小远坐在我一边,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没事,沉思默想一阵,突然问他,“你说一个很胆小又虚伪的人,真正喝醉了会不会说什么平时不会说的话”,小远大点其头,“会吧,我有个朋友就是这样。”我并不想听他说他朋友的故事,我只记得自己的。脚下就放着啤酒箱,喝得还有一小半,我弯腰抄起一瓶,咬开盖就往嘴里灌。就在这个时候,小远的手机响了,他转头去接电话,温柔的惊叹了一声“哎呀,你怎么来了”。,其他人立刻起哄“小远,女朋友带来看看呀,”他笑着拱拱手出去了,没有应答。

  我照旧喝我的酒,有谁记得“新龙门客栈”里莫言喝酒的镜头,有谁体会她的心情,我一气灌完了那一瓶,热泪顺颊而下,朋友说你不要喝那么急呀,看你难受得。我点点头,哽咽的说就是我心里难受。酒馆另一端一桌毕业班会餐的正好一起哭了起来,朋友都过来哄我,好了好了,别这样嘛,我们以后不是会常在一起嘛,你看我们工作的地方离得又不远,好了好了,现在交通发达,想我们了就坐飞机来玩,我们给你三包还不行吗。我只是无声无息的继续掉眼泪。

  大部分人都到外地去工作了,剩下的多半是读研究生的,比如我和小远,只不过学校离得很远,而且他的女朋友分到了本地。我和剩下几个还没走的同学寂静的穿过走廊去吃食堂饭,体会老狼多少年前总结过的“等待青春散场”。你看,什么都是可以散场的,最无谓的是那个已经卸妆下台的演员,至今没有说出她想说的台词。我以为那么多年都忍了,毕业的人也该服老,应该人后自己深想一层:也许这些都没有什么,大可以当一个笑话去和所有人说,就这样开头:“那一年,我认识了小远,从此拉开了我青春回忆里的美丽一页”。是一个适合刊登的纯情故事。我一天到晚没事做就这样劝自己,几乎都以为可以超脱了,拿笔去写时就用那个恶俗而有生气的开头。不自觉的却是每一个字里都有要表达的强烈愿望。然后我去找他吃饭,运气好,在离校前一天那样兵荒马乱的当儿,还真把他找到了。我说“小远,我好喜欢你哦,你看,都为你写了一篇文章”。小远一本正经的说“你知道江湖上最忌讳的是什么吗”,我装聋作哑的说“揭人隐私”,他说“错,看来你古惑仔的电影还看得不够”,我满脸无辜的说“我又不可能勾二嫂”,我说出这句话,猛的兵败如山倒,旧有的犹豫仍旧盘踞。我想我该说,是,我就是想勾二哥,你同意吗。我看不到这句话带来的是什么,准备好的承接转折,还是会有奇迹。只有落落寡欢的听见小远说“但是你勾二哥呀”,接着听自己说“哇,我刚刚出道,你不必这样诬陷我吧”。油滑的,轻松的,一如既往的干净,虽然很伤心。

  我们扯了一会儿闲话,我要走了。平常告别,平常一样准备好骂自己无能,小远从后面追上来说,你记得把你的文章给我看呀。他很认真,但是相处太久都暗淡,我不能分辨所谓的认真,对我有没有用。就是这句话,我也权当是最后的惊喜。走到这一步,我已经到了极限。人真是脆弱得莫名的。

  我给他看了我写的文章,不是纯情小说,是很大胆的,说那个女孩子爱上了自己的好朋友,但是得不到,所以就在酒醉的情况下和那人发生了关系,以此来留驻自己在对方心里的印象。我知道小远最少可以看出背景的类似,但是他不会了解真的是我,竟然会想得那么狂乱。小远很仔细的看完了,而后说,看不懂,你太王家卫了吧。我说晔,你怎么知道我偶像的名字。

  天在下雨,我们走了一段就分手了,我慢慢地想着三年认识的日子里,很多小小的事情,希望从中看到自己用情的余地,希望突然间觉悟其实是自欺欺人,或者回忆起那个人对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的好,那么一点空隙从他和女朋友的爱恋中漏出来,只是我傻而胆怯,不曾领悟。这样细细记起的过程,好象是虞姬最后的一舞,精力俱竭的时候,反而前所未有的清明,还有绝望。

  我们将是曾经相识和相聚过的人,在有事情要帮忙的时候,会打个电话去找,不会影响一点彼此人生的进度。如果有一天在街上遇到,如果都是一个人,也许会一起去喝点东西,我看着窗外的熙熙攘攘,说“我以前好喜欢你哦,不过你不知道”。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想我会说出那三个字,如果一定要有个结果,我希望是一天。在没有耗尽狂热之前,达到追慕的顶点。对我辈偏安的梦想而言,爱情敌不过大于一天的动荡。我对自己,无话可说。

  而岁月如流。
本文相关内容:女人的醉与不醉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真水无香     下一篇:亵衣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