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生死疑云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生死疑云(16)

2005年03月02日17:19:29网易文化 大袖遮天

  双方都在等待着。

  “我在找蜡烛。”江欢雅冷静的声音道。接着,从她说话的地方,传来一阵细小的翻找的声音。

  其他人屏息凝神,仔细辨别着每一声响动。

  “没有。”江欢雅道,“还是没有,刚才我已经找过了。”“厨房里有的,”是岑宇扬的声音,“今天早晨我在厨房看见了,就在碗柜里。”他说完之后,大家一阵沉默——在现在这种状况下,谁又能到厨房里去取蜡烛呢?风雨之声原本已经将大家的听力下降了许多,如果再有人走动,那么很可能就会忽略神秘人走动的声音。

  沉默了一阵,刘莎忽然怯生生地道:“我的项链,”她顿了一下,“是那种玩具荧光项链。”刘莎平时很喜欢搜集一些小孩子的玩具,此次入谷,便戴了一串那种卡通形状的荧光项链,当时还被众人取笑了一番,此时却派上了用场。她翻开衣领,只见一阵绿色光芒闪耀,刘莎的面孔在绿芒衬托之下显得阴森可怖——这也是这种项链为何如此受儿童欢迎的原因之一。

  那项链光芒虽然不大,但是在这黑暗中看来,已是难得。江欢雅取过项链,和刘莎手拉手,朝厨房走去。旁人只看见一团微弱的绿光,包裹着两个似有似无的影子——其实真正看得清的,只有江欢雅那只拿着项链的手。但是这样已经足够了。她们两人走得很慢,脚步声很轻,这是为了避免干扰其他人的听力——他们仍旧在努力捕捉黑暗中神秘人的声音。

  大家屏息目送绿光缓慢移动,估摸着到了厨房门口,只听轻微的“喀哒”一声,她们拧开了厨房的门,渐而只听一阵开箱倒柜之声,接着他们打开了煤气灶,一团蓝色火苗刹那间夺目而出,照亮了小小的厨房,大家都可以看见,江欢雅和刘莎两个人淡蓝色的身影。她们一人手里拿着几支蜡烛,一支支地凑近火苗,每点燃一芝蜡烛,光线便明亮几分,大家心情也就轻松几分,等到点亮七八支蜡烛时,厨房里已经和开了灯没什么区别,从厨房溢出的光线慢慢扩大范围,在厨房门外形成一个越来越大的扇形光圈,大家渐渐可以看清其他人的位置了。

  此时,林霖雨站在进门左侧窗口近旁,他旁边站着的是粟诚,陈若望则站在门口的位置,鲁刚、杨飞和岑宇扬分别站在其他三面窗口,冯小乐和白笑笑坐在别墅中央的沙发上。光线虽然不是很强烈,但是已经可以看得很清楚,除了他们几个,再没有别人。

  神秘人哪里去了?

  大家心中都疑惑之极。

  江欢雅和刘莎将蜡烛从厨房里拿出来,插在大厅里各处,厅内立时明亮起来。明晃晃的烛光之下,一切都看得很清楚了。只见四面窗户洞开,窗口的地毯都已经泡得透湿,风雨从出口涌进来,窗帘象打湿的蝴蝶翅膀一般,沾在墙上。

  大家先将窗户和门关好,风雨之声小了许多。

  然而,那个神秘人哪里去了?

  “刚才我们分别守住了出口,绝没有人可以从我们身边逃出去而不被我们发觉。”陈若望道。

  “除非他不是从这些出口出去的。”林霖雨道。

  大厅里除了大门和四扇窗,还有几扇门通往其他房间,这些房间都有窗户对外,那人偷偷地从那里逃走,也不是没有可能。

  林霖雨这样一说,几个男生交换一下目光,立即起身,每人拿了一支蜡烛,分别到各个房间巡视,甚至连厨房也看过了。很快,大家便从各个房间出来,面上都带着迷惑不解的表情。

  其他房间的窗户都从内部关得好好的,没有一点漂湿的痕迹,显然没有人从那里出入过。

  女孩子们一直在看着他们行动,见他们一无所获,白笑笑忽然起身,朝后门走去——那里的门锁依旧锁得好好的,一点动过的痕迹也没有。

  那个神秘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女孩子们回到沙发上坐好, 身子略微缩在一起,仿佛怕冷似的。男孩们默默地用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水,他们走过的地方,都留下湿漉漉的脚印。

  既然神秘人没有出去,那么,他就一定仍旧留在这栋别墅里。

  他会在哪里呢?

  除了客厅,其他房间的地毯都非常干燥,一点湿痕也没有,全身湿透的神秘人,不可能经过那些地方而不留下痕迹。

  如果他既没有出去,也没有去别的房间,那么,他只能留在客厅里。

  但是客厅在七、八支蜡烛的照射下,颇为明亮,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藏下一个人而不被人们发现。

  如果他不是躲藏在客厅里,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唯一的可能——那个神秘人就在他们十人之中。

  林霖雨想到这里,不寒而栗。他终于理解了大家先前的疑虑,原来那些猜疑不是没有道理,在他们内部,就有值得怀疑的对象。

  问题是,那人是谁呢?

  那人一定是个男人——林霖雨曾经和他撕打过一阵,这点可以肯定。他一个一个地望着那些同伴们。

  会是谁呢?

  他想到的,其他人也都想到了。只是他们不象林霖雨这么吃惊,他们似乎早就猜到,这些事情,一定是内部人干的。

  为什么他们会这么想?

  为什么每次发生事情,他们都会先从内部找原因?

  林霖雨心头的疑虑更深——一定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那个人,他进来是想干什么?”陈若望缓缓道。林霖雨望着他,心里有个声音在暗暗问——“是不是他?是不是陈若望?”怀疑朋友的滋味非常之不好受,他一边在心里发问,一边不断摇头,在心里还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小声道:“不是若望,一定不是他!”“纸杯!”一直坐在沙发上的冯小乐突然惊叫起来,“纸杯不见了!”冯小乐的叫声,将林霖雨从沉思中唤醒。大家围拢至沙发边,只见茶几上空空如也,那十个纸杯全都不见了,只剩下一张沾着陈若望指印的白纸,落在茶几下面的地毯上。

  茶几上,有几汪清水。

  “是他,”白笑笑脸色苍白,指着那滩水,喃喃道,“是那个人干的!他当时就在这里,我闻到了他身上的水腥味,你们还记得吗?”她询问地看着其他女孩子,“他当时在我们面前一阵乱翻,一定就是翻这些纸杯,是不是?”女孩子们咬紧嘴唇,点点头。

  “就在小林子进来不久,”江欢雅道,“这个人就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也许他早就进来了,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他进来就是为了这些纸杯吗?”冯小乐小声道,仿佛无法置信,“但是他要这些纸杯干吗?”她忽然抬头看了看男孩子们,“他要这些纸杯干吗?”他要这些纸杯干吗?

  林霖雨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发干——那个人,之所以要拿走这些纸杯,目的很明显。

  “因为那些纸杯上的指纹,”白笑笑幽幽地道,“就是因为那些指纹。”她蓦然睁大眼睛,站了起来,望着大家,“到底是谁干的?是你们中间的谁干的?”话一出口,她自己仿佛吓了一跳,露出后悔不已的神情,缓缓坐下了。

  她将事情说破了!

  这件事情,这些怀疑,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只是一直没有说破,现在被她这样说了出来,大家都仿佛在黑暗中呆久了,突然见到阳光,有些不敢睁眼的感觉。

  谁也没有说话,但是每个人都在仔细考虑刚才所发生的事情。

  其实刚才发生的事情,并不复杂。

  那个人是个男人,因此女孩子们的嫌疑可以排除;当那个人首先被女孩子们发现时,林霖雨正站在另外一个地方说话,显然林霖雨并不是那个神秘人;在林霖雨之后,第二个和神秘人撕打的,是陈若望,在此之后,第三个和那人撕打的,是鲁刚,而在鲁刚和神秘人撕打时,每个人都听到了陈若望发出的说话声,可以肯定,那个神秘人,也绝对不会是陈若望;在鲁刚与神秘人撕打的同时,大家都听到了岑宇扬、杨飞和粟诚从各个不同方向发出的声音,因此他们的嫌疑都可以被排除。

  于是只剩下了鲁刚。

  神秘人从鲁刚手中逃跑之后,大家便都没有移动过,连神秘人也没有移动。也就是说,最后一个和神秘人接触的,是鲁刚。

  唯一一个没有和神秘人同时在不同地方发出声音的,是鲁刚。

  如果神秘人没有出去,仍旧留在别墅里,那么,最大的嫌疑人,就是鲁刚。

  在黑暗中,大家只听到一片撕打之声,却谁也看不见是否真正发生了撕打,因此很有理由怀疑,那个神秘人,就是鲁刚,他自己撕打自己的身体,让人误以为那个神秘人在和他撕打。

  难道真是鲁刚?

  这些分析过程并不复杂,大家只要冷静下来一想,就想明白了。怀疑的目光,象一道道炽热的火焰,集中在鲁刚身上燃烧。


本文相关内容: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生死疑云(15)     下一篇:生死疑云(14)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