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生死疑云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生死疑云(35)

2005年03月02日17:42:45网易文化 大袖遮天

  风吹来,雨意未尽,寒冷更盛,她们打了个寒噤。

  身后传来急速的脚步声,引得她们急忙回头,窗帘蛇一般从她们手中滑落,啪地弹回窗边,发出两声闷响。

  身后,江欢雅一个箭步冲到窗边,将窗帘掀起——同样是什么也没有,同样是株枝,微微摇晃,仿佛生来就这么摇晃的一般。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东西。

  敲击声已经停止了。

  只有刘莎面前的窗户还没有被掀开。

  刘莎呆呆地看着江欢雅,一时忘记了自己要做的事情。

  她看见原本凝视镜子近乎忘我的江欢雅,忽然毫无预兆地冲向窗口时,她的心也跟着一冲。

  她已经忘记了自己原本是要来窗边查看的。

  她只顾着看江欢雅的动作,直到江欢雅掀开窗帘,又回过头来,疑惑地看了她几秒钟,她才猛然回过神来。

  而这是,白笑笑已经颇不耐烦,再次掀开自己身边的窗帘,跳了出去,寻找线索。

  谁也没料到她会这么做,他们九人早已约定,绝不单独行动,白笑笑的举动,显然违反了约定。

  恐怕连白笑笑自己事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做,这么做,不仅仅会让别人对她产生怀疑,也有可能令她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白笑笑的性格就是这样,冲动起来,常常会忘记了一切。

  这一瞬间,她们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那些没有阴霾的日子里,他们常常为白笑笑的卤莽和热情而会心一笑。

  那朵会心的微笑刚刚要绽开在她们唇边,却又被一声闷响击了回去。

  是窗帘的声音。

  白笑笑掀起的那扇窗帘,在她跳出窗外之后,变又自然回落到了窗上,发出闷响。

  一扇厚厚的、会发出闷响的窗帘,将白笑笑和客厅里的人,阻隔在里外两个世界里。

  大家悚然一惊。

  离她最近的冯小乐身子一颤,本能地便想跳出去,看白笑笑在外面有没有遇见什么——发生了这么多事,每个人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在她们眼前的白笑笑,很有可能会突然遭遇危险。

  但是冯小乐身子一颤之后,便停住了。

  那朵会心的微笑,最终变为苦笑,凝固在她苍白的嘴角。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同伴跳出去了,固然应该去帮助——但是如果那是一个被怀疑的同伴呢?

  江欢雅和刘莎也露出了同样的苦笑。

  她们很理解冯小乐的心情。

  刘莎原本不敢去掀开窗帘,害怕隐藏在窗帘后的未知,这时却不知哪来的勇气,蹭蹭两步上前,咬着牙,将窗帘蓦然掀开——她以为自己会和其他人一样什么也没看见。

  另外两个人也以为,在她的窗帘后,会什么也没有。

  看来她们都错了。

  最胆小的刘莎,又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

  她掀开窗帘的动作非常大,一下子就将窗帘全部掀起来,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她还没来得及分辨那是什么声音,眼前一道黑影一闪,仿佛有个什么东西从别墅内朝外跃出。

  她没有看清那是什么东西,因为一群蝴蝶恰在此时从她眼前掠过。她的视线被色彩斑斓的蝴蝶遮挡。那些蝴蝶的翅膀轻盈地扇动,如同一片彩色的云,遮住了眼前的一切风光。

  也遮住了迎面而来的危险。

  她忽然听见一种很奇怪的声音。

  似乎有一种巨大的鸟从天上飞来,她能听见它强大的翅膀扇动空气时发出的风声,却不知道它在哪里。她茫然地望向天空,那里原本是阴云密布,现在却一片艳丽,艳丽得近乎妖异。

  天空为何如此艳丽?

  她只来得及在脑海里产生这个问题,还没有想到答案,也没有看到其他的东西,便觉得劲风扑面,一道黑影破空而来,额头上被一股大力重重地击了一下,失去了知觉。

  在她最后的意识里,是一片被黑影穿透的天空,和一只概念中的大鸟。

  她的同伴们只听见一声闷响,刘莎如同绸缎般软软倒下,她收里握着的窗帘随之沉重落下,看不见窗帘外发生的事情。

  随着这声闷响,从白笑笑跳出去的窗口,传来一阵急速的脚步声,那脚步声踩在泥地上,象泥鳅在泥土里钻过,咯吱咯吱,逐渐远去。

  江欢雅和冯小乐有一个极短的瞬间什么也没有做,呆呆地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刘莎倒下去,一动不动。

  而脚步声也消失了。

  风从一扇敞开的窗口吹进来,江欢雅和冯小乐一抖,终于清醒过来,顾不得多想,立即冲到刘莎跟前。

  刘莎全身扭曲地倒在地上,面色惨白,一双眼睛睁得极大,却没有光彩,满脸都是惊讶和困惑的神情,已经失去了知觉。在她那双凝然的眼睛之上,额头中间,赫然是一团深紫色的伤痕,仿佛被什么东西很重地打过了。

  她这种状况,让两个女孩感到骇异非常。

  “她死了吗?”冯小乐颤声道,眼圈都红了。

  江欢雅性格虽然冷静,此时却也是双手发颤。她抖抖地伸出手,碰了碰刘莎的脸,只觉得触手冰冷,她面色一变,将手放在刘莎胸口。

  刘莎的胸口,一片温暖,一颗心脏既不热烈也不冷漠地跳动着。

  她松了一口气。

  见她神色缓和,冯小乐也松了一口气。

  原来一切恐惧之中,最深的恐惧,莫过于失去你所亲近的人。

  刘莎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身体略微动了动,眼睛渐渐地闭上了。

  冯小乐赶紧将她扶起来,拍了拍她的面颊,只见她眼皮颤动一阵,似乎要醒来,却没有醒。

  “莎莎,你没事么?”冯小乐小声叫她的名字,她没有反应,冯小乐有些惊慌,抬头望着江欢雅,“怎么办?”江欢雅没有看她,却在看着窗帘。听到冯小乐的问话,她侧目望了望冯小乐,低声道:“她怎么会突然晕倒?”冯小乐眉头一挑,仿佛是突然才想到这个问题,也跟着望向窗帘。

  窗帘严严实实地遮在窗口上,什么也看不见,只隐约听见破空之声传来,仿佛是风吹过树林,又似乎是什么一群鸟在飞翔。

  在那个她们没有看见的瞬间,刘莎究竟遇到了什么?

  她们盯着窗帘看了一阵,又互相看看,终究是没有勇气去将窗帘掀开来——对于未知,人们有着天然的恐惧。

  何况这未知之上有太多的已知。

  完全的未知或完全的已知,都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事情只露出狰狞的一角,却始终不让你看见全部。

  犹豫一阵,江欢雅想了想,站起身,跑到地下室入口处,对着里面大声叫道:“你们快点出来,出事了。”她等了几秒钟,听着自己的声音在地下传递发出的沉闷的响声。

  冯小乐充满期待地看着她。

  在地底下的那几个男孩,此时令她们感到深深的亲切和安慰——无论发生什么,至少还有他们。

  尽管在事情明朗之前,他们也值得怀疑,但至少,他们一直被信任了这么久,信任已经成为习惯,当危机来临,思考被恐惧所阻滞,习惯就发生了巨大的威力。

  她们盼望他们出来,和她们一起面对眼前的状况。

  然而她们的期待落空了,地下一片沉寂。

  没有人回应。

  两个人交换一下目光,同时觉得害怕起来。

  江欢雅又喊了几声,依旧是没有人回答,喊到后来,她和冯小乐都被她自己的喊声吓住了。在这栋别墅里,她高声的叫喊,仿佛也充满了别样的意味。

  叫得几声,她们都沉默下来。江幻雅默默走回冯小乐和刘莎身边,两个人坐在地上,看着昏迷的刘莎,不知如何是好。

  “对了,笑笑呢?”冯小乐猛然想起了白笑笑,江欢雅叫了这么久,她在窗外没有理由不听见。刘莎的昏迷弄得她们十分慌乱,竟然还忘记了有一个白笑笑。

  她们又记起了在刘莎昏迷时,从白笑笑所在的位置传来的声音。两个人心里都有同样的预感——白笑笑一定已经不在窗外了!

  但是她们没有勇气去验证。

  她们仿佛丧失了所有的勇气,甚至没有勇气去想,白笑笑和那些男孩们,都去了哪里?

  她们只是疲倦地坐在刘莎身边,木然等她醒来。

  等待总会使时间显得漫长。只不过几分钟后,她们便失去了耐心,互相看了又看,忽然又同时意识到一件事——刘莎在昏迷,白笑笑和男孩们都不见了,这就是说,整栋别墅,实际上只有她们两人了。

  只有她们两个人!

  这个发现让她们蓦然睁大了眼睛。

  当初在防空洞里拍的照片显示他们中间有人死亡,到现在都不知道死者是谁,如果死者就在她们两人中间,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她们本来是一起扶着刘莎,手触着手,肩挨着肩,这是却不由自主地朝旁边避开对方。

  如果对方是鬼,那么,此时,此地,岂不正是袭击的良机?

  袭击虽然可怕,但是她们害怕的,不是袭击,而是袭击所带来的恐惧和悲伤。

  而在内心深处,她们最害怕的,是袭击来自自己。

  两个人在沉默中问自己——我是否就是那个鬼?如果我是鬼,我会不会伤害她?

  这两个问题,她们都没有答案。

  而就在她们沉思默想之时,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她们警惕地挺直了腰身,同时回头朝身后望去。

  一望之下,两人都惊呼一声,不由握紧了拳头。

  身后那人,是鲁刚。

  三个人,六只眼睛,相对无言。

  良久,鲁刚低声道:“我听见你们说出事了,担心你们,便出来了。”他的手上还残留着一圈铁链,铁链的显然是被什么东西强行砸断的,断口处非常不规则。

  两个女孩没有说话,只是瞪大眼睛望着他。他的眼睛十分真诚,这让她们无法怀疑他的话,但是,面对一个被公认是鬼的家伙,即使他曾经是她们的好朋友,她们也不能抹去心头的畏惧。

  鲁刚,他不是被锁在地下室吗?为什么出来了?

  为什么那些男孩们都消失了,而鲁刚却还在?

  在地下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们回想起男孩们刚进地下室时发出的惊呼声,更加觉得不对劲。

  鲁刚显然看出了她们的心事,苦笑一下,正要解释什么,却在这时发现了刘莎。

  “莎莎怎么了?”他焦急地问,迈步上前,便欲靠近。他才一迈步,江欢雅和冯小乐不约而同地朝后缩了一下——女孩们各自伸出一只汗津津的手掌,握在一起——片刻之前她们还在互相怀疑,但毕竟仅仅是怀疑,当面对一只确定的鬼时,怀疑就被抛到一边了,她们除了互相信任,别无选择。

  她们互相握在一起的手,软弱而冰凉,不能使对方感到一点安全感,唯一能起的作用,无非是建立一种确定的同盟——共同对付鬼——这是人类和鬼的对峙。

  鲁刚楞住了,停住了脚步。

  “你们害怕我?”他问道,声音有几分颤抖。

  女孩们不说话。

  鲁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只想知道莎莎怎么样了。”“她晕过去了。”冯小乐道。

  “怎么回事?”“不知道。”生硬的对话过后,双方都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鲁刚在原地站立了一会,又道:“陈若望他们,从另一边出去了。”“哦。”江欢雅道。

  鲁刚以为她们会问陈若望他们去了哪里、干什么去了,但是她们什么也没有问,好象一点也不关心这个问题。

  她们不问,他也就失去了说的机会。

  他似乎再也没有理由再呆在这里。

  女孩们的呼吸如此急促,让他觉得十分黯然。他想了想,低下头,转过身,慢慢地朝地下室入口走去。

  他忽然很怀念地下室,那里虽然寂寞,但是也没有人时刻怀疑而警惕地看着他,没有那种刺一般尖锐的疑问,他在里面觉得很自在。何况,他既然是个鬼,当然也就不用害怕了。

  你什么时候听说过鬼会怕鬼呢?

  江欢雅和冯小乐看着他一个人慢慢地朝那里走去,眼泪忽然夺眶而出。

  鲁刚的背影,是那么孤独,灰色的身影,渐渐和灰色的空气融合在一起,模糊了界限。只不过在地下室关了这么一阵,他竟似乎有些削瘦了。

  她们很想叫住他,让他不要这么孤单,但是嘴唇张了许久,终于还是闭上了。

  “如果需要,你们随时可以叫我。”鲁刚说。他的身影,终于消失在地下室入口处,她们只看见他最后对她们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一个如此忧伤的笑容。

  然后他的便进入了地下室,那个地方女孩们只进去过一次,就再也不想进去了。那里面又黑,又湿,最要命的是寂寞,比老鼠还可怕的寂寞。

  现在包围着鲁刚的,想必就是这样的寂寞吧?


本文相关内容: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生死疑云(43)     下一篇:生死疑云(42)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