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骨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骨翠(26、惊天一剑)

2005年03月03日16:00:22网易文化 聊聊A

  史长发感到心脏受到重压,那双血色的眼睛带来的恐惧远远越过他的想像,以至于忘记了拔枪。而当史长发拔出手枪时,那双眼睛早已不知去向。

  枪声停了,房间里有人在快速移动位置,还有剧烈咳嗽声,是毫无实战经验的陈王刘和小孙,其他人已经安静下来屏住呼吸,准备反击,他们俩还在咳嗽。史长发无声的蹲下,握住手中的枪,一时有些后悔,不该把这两个人卷进来,虽然平时看他们很不顺眼,实际上并没犯什么大错,也就是偶尔拿错文件传错指示,再有没事就勾搭女同事。不过因为这就让他们送死,史长发感到不忍,心理出问题的那个肯定是自己。脑中这个念头还没消失,咳嗽声便停止了,迷雾中传来桌椅被重物撞歪时的声响,史长发心头一沉,他们牺牲了。

  时间仿佛停滞了,刺激性的烟雾久久不肯散去,史长发泪流不止,同时感觉大脑充血,已经有些忍不住要呼吸了。史长发感到奇怪,那双眼睛向张家德去了,已经过了快两分钟怎么仍什么事也没发生?还有吴乐怎么样了?为什么增援还没上来?那双眼睛的主人可能是郑望龙,他惯用的手段是……想到这里史长发心头一惊。

  “是摄魂术!”

  史长发立即捏住少海穴,默念清心咒,过了一会眼睛不再感到刺激,停止流泪。清心咒有效,那说明这烟雾也是假的,史长发立即大口换气,并警惕的四顾,烟雾并无消散的迹象,让人无法分辨自己的位置。直到这时史长发才嗅出一点异样,空气中有供佛用的檀香味,吸入肺里却像有无数草种在身体里发芽,手脚开始出现麻木症状,烟雾有毒。史长发心底暗骂自己可真蠢,也顾不得危险,猛的向门的方向冲去。

  意外的是,毫无阻拦。

  门外是无边的沼泽,不多的几棵小树也处在半死状态,枯黄的叶子挂在标枝头,而远处的树木则茂盛葱绿,这景象多少有些熟悉。史长发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自己又陷入幻境了。

  杀机四伏,对手可能不止郑望龙一人,因为在医院里的那枪击中了他,一个受了伤的人不会主动出击,除非有迫不得已的理由。但从刚才的情况分析,闹进房间的只有一个人,那么屋外也许还有他的帮手。史长发心跳加速,死亡或许就在眼前,他睁大双眼左右张望,并伸手向后摸去,触碰到墙壁,立即横步移向一旁。

  预想中的袭击却并没有发生,史长发开始疑惑,难道只有一个人?

  史长发突然想到,张家德做为他们的师父,怎么也会如临大敌?难道摄魂术不是他传授的?张家德一生只有三个徒弟,可见收徒条件苛刻,或许摄魂术并非人人能学,而张家德可能根本不会摄魂术。这个念头让史长发心中震动不已,张家德究竟有什么目的呢?

  回头向门的位置望去,烟雾仍浓稠的像团实体,让人无法知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史长发转回头仔细观察沼泽,一切都那样真实,真实到自己正在陷入泥潭,稀泥底下仿佛有神秘的吸力,只愣了下神便已经漫到膝盖。手脚麻木,烟雾的毒性开始发作,眼睛变得无法看清物体,巨大的恐惧笼罩住了史长发,他不停对自己说这只是幻觉,走廊里应该有许多人,只要喊来人说不定就能摆脱幻境。然而不论史长发如何张嘴,却始终发不出一丁点声音。

  “我是要死了,我要死了……”

  童年的经历过的死亡阴影重又向笼罩住史长发,这片沼泽与童年玩伴小四描绘的死亡谷一模一样,说不定也沉了无数的尸体,它们层层相叠,腐烂的尸水滋润着沼泽里的植物,让它们也染了凶戾之气,枝叶如刺刀般横在空地。小四说过那种吃死人的老鼠说不定正藏在某处,盯着史长发,贪婪的舔着前爪,等待新鲜大餐的开宴。一想到自己即将被猫一般大的老鼠们撕咬啃食,史长发便惊慌失措,他止不住的抖,虽然知道这只是幻象,但人生如梦似露珠般转瞬即逝,幻象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真实呢?小四死了,消失了,她说过的事也都成真了,那填满尸体的沼泽又怎么会是假的呢?

  “难道就这么死了?不!这是幻象,小四说过如果人不害怕就不会有幻觉。”

  史长发强迫自己接受这现实,眼前看不到危险,那危险一定是来自背后。史长发吃力的转身,向门的位置迈了一步,握枪的手却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毒性发作的太过速度。警方没有这种装备,只能是军方才有的东西,不过张家德说不定也有,但使用这种化学武器的人应当具备一定专业知识,郑望龙不像那种博学的人,难道他的帮手是张家德手下的学者?

  还是,来人根本就不是郑望龙?

  那团烟雾里凶徒随时可能冲出来给史长发致命一击,他却闭上了双眼,让自己忘记一切,虽然淤泥仿佛已经到达胸部,呼吸都有些困难,但心里却渐渐安静下来。林家灭门案后,史长发就找来些催眠的心理学资料研究,催眠的原理也略知一二,但这种快速催眠仍显得不可思议,史长发想过很多应对办法,然而靠自己的力量摆脱困境仍是件困难的事情。

  二十多年前,当史长发还是一个孩子时,他在珍容镇与当时的养母住在一起。那是一个奇怪的镇子,甚至连动物都神秘莫测,除了小四,史长发总能从她身上感受到春天般的气息,虽然她的话很少,甚至有些缄默。在那件事发生前,史长发从未想过将来,现实与虚幻混为一潭,是小四让史长发警醒并摆脱黑暗,而她自己却永远的留在那片贫瘠的土地上。

  “恐惧的本源就在人心里。”

  史长发平静的呼吸,毒性使身体失去知觉,但大脑却保持着异常的清醒。幻境中的淤泥此刻早已浸没头顶,呼吸仍旧正常,这表明只要不害怕做出异常的举动,幻境就伤不到人体自身。

  “你没事吧?”

  突然有人在耳边大声问,是苏绣旗。史长发努力睁开双眼,眼前一片模糊,但依稀能分辨出这里是走廊,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许多人。而苏绣旗则蒙着面,倒像是个大盗的模样。终于摆脱幻境了啊,史长发心中欣喜若狂,但随即担忧起房间里的情况来,不知道张家德怎么样了,还有吴乐和陈王刘他们。史长发费力的眨眼,扭头用目光指向敞开的房门,身体却失去重心无力的倒下,上半身正好倒在了屋里。

  剑!青丝剑!血光流动。

  史长发看到一个穿雨衣的人背对着自己,他手中握着滴血的青丝剑,那背影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是谁。吴乐和陈王刘还有小孙都倒在地上,吴乐惊恐的睁大眼睛,像是看到了什么骇人的场面,她还有呼吸,陈王刘和小孙则身下淌了一滩的血,显然已经死了。

  “不许动,我是警察!”

  苏绣旗大叫。张家德不知所踪,几个保镖们则一动不动的拦在半开的书架前。书架后应该是秘道,奇怪的是那个穿雨衣的人并不急于去追,只是站在原地等待,他对苏绣旗的出现有些惊讶,转过身,他戴着防毒面具,两团红光在玻璃片后闪动。苏绣旗显得十分愤怒,突然开枪射击,全部击中,但穿雨衣的人只是后退了两步。史长发想要大喊:射头部,他穿的防弹衣!但却什么也没喊出来,而那人身形一晃,已经挺剑向苏绣旗刺来。

  如果史长发能发出声音的话,他一定会惊声尖叫,因为那个穿雨衣的人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只一霎就到了苏绣旗面前,避无可避!史长发惊恐的想要闭上眼睛,但眼睛反面睁的更大了。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苏绣旗突然手腕一抖把射空子弹的枪回旋抛出,同时后纵,左手在腰间一晃,一道白光挥出,与将手枪拨开后继续刺来的青丝剑相交,当的一声,两人随即分开。

  “咦?断光剑?!”

  穿雨衣的人透过防毒面具惊诧的说,这时他身后拦在秘道前的几名保镖纷纷倒地,原来他们早就死了。

  正在这时,秘道里突然传来爆炸声,整幢楼都有些颤动。

  苏绣旗一颤,也不再说话,左腕一抖剑光似流水般激起,她以同样惊人的速度向穿雨衣的人刺去。两人在不大的书房里互有攻防,剑法显然出自一家,但又略有不同,整体而言苏绣旗的招式更为灵巧,功底深厚,一直在压着那人打。

  “穆家三十六路丝雨剑?老家伙还有一个徒弟?”

  穿雨衣的人边打边问,显得十分吃惊。史长发在心底也问着同样的问题,每一个人都有秘密,每一个人都值得怀疑,不管他出于什么样的目的。那王局长呢?抓了又放的于进呢?还有庄秦,他的一面之辞有多少可信度?他们都在隐藏什么?

  苏绣旗也不回答,只一味拼杀,穿雨衣的人渐渐招架不住,他突然踢起一张椅子砸向史长发,苏绣旗不得不转身去追那张椅子,在就要砸到时,剑尖一拨椅背改变了方向,才没伤到史长发。而再转身时,穿雨衣的人已经不知去向。苏绣旗立即打开通风装置,返身检查史长发和吴乐的情况,平静的说没事了,都过去了。然后毫不犹豫的钻进密道。

  史长发用不信任的目光注视苏绣旗,暗自揣测,王局长安排苏绣旗在自己身边的意图何在?王局长与张家德的关系是什么?他会不会也参与了林家灭门?还是与暗中与柳克民相勾结?苏绣旗在无量寺救自己时就该怀疑她了,那她教的清心咒会不会有问题?或者真像王局长说的那样,苏绣旗是个好警察?但她早上到医院的目的绝不会是帮自己这么简单,目的大概与急于掩盖真相的郑望龙一样,是为了了体检的血样吧?想到这里,史长发心头一跳,那也到过医院的人还有罗伟和于进,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罗伟是苏绣旗的男朋友,而王局长提醒过自己,于进不可靠,案发前他就知道太多的内幕,所以相比较而言,于进的疑点似乎更大些。

  房间里非常安静,史长发能听到吴乐仍旧惊恐的急促呼吸,还有不知是谁痉挛抽动时碰到书架的声响。走廊深处仿佛有人在争论什么,警笛声遥远的像在天边。书案不知被谁踢翻,和田玉的笔架已经断成几段,其他物品也都碎裂了一地,这些精美的艺术品总是不堪一击。

  “我要死了吧?”

  史长发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胸口像是压了块巨石,又像是人被装进看不见的狭小棺椁,伸不开手翻不了身,比死还难受。

  “意志再坚定也无法抵挡毒气啊!”

  史长发悲哀的想,就要死在这里了,可惜案件的真相仍没有最终揭示。张家德与林家灭门的关系究竟如何?郑望龙为什么要性侵犯林家九口?还有鬼三是谁?难道是苏绣旗?但从穿雨衣的人的话中分析,苏绣旗不可能是鬼三,他也不可能是郑望龙,因为郑望龙身上有伤,不可能还这么能打,那么这个穿雨衣一心要杀张家德的人肯定是鬼三。鬼三为什么要弑杀自己的师父呢?而张家德讲他的过去又有什么用意?还有FBI观察员汉娜,她手中的骨翠从何而来?

  太多的推测与事实仍未宋查明,史长发心里不甘。

  就在这时,史长发眼前突然发生了件奇怪的事情,两具保镖的尸体动了下,紧接着倒向两边,地板向两边打开,张家德坐了起来,他居然没进密道!

  “嘿嘿,果然和我猜的一样,你还留了一手!”

  更令史长发意料不到的是,穿雨衣的人也根本没有离去,只是躲在门外。此刻他正站在史长发身前,青丝剑横在胸前。史长发想到陈王刘和小孙,还有屋里屋外惨烈的这些爱国志士,愤怒不已,但他握枪的手却毫无反应,恨的牙根痒痒却连咬牙的力量也没有,全布怒火都聚积在胸口,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

  “文云?哈哈哈,想不到杀我的人竟然会是你!”

  果然是鬼三,杨文云!史长发感到困惑不解,鬼三为什么会选择今天弑师?有什么目的?是怕自己拘捕张家德而使他暴露吗?那鬼三是怎么知道自己要拘捕张家德的呢?难道他也是警察?可是透过防毒面具传出来的这个声音,却是陌生的,也许是用了变声器吧。

  张家德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显然也中了毒气。

  “老而不死是为贼,你早就该死了,就让徒弟我送你一程!”

  鬼三的话音刚落,人已如离弦之箭般跃起,在空中如雄鹰扑向猎物。张家德突然举枪射击,鬼三在空中避无可避,史长发甚至仿佛看到三四颗火红的子弹划出几道波纹旋转着冲向鬼三头部,他必死无疑!然而当的一声后,青丝剑已经刺入张家德的心脏,鬼三竟在一刹那拨开了所有子弹!张家德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和史长发一模一样,不同的是史长发还活着,张家德却死了。

  史长发再次感到死亡的恐惧,张家德这样的人物都死了,自己又算得了什么?可就在这时,鬼三突然转头看过来,那两团红光在玻璃片后闪动似鬼火。史长发仿佛看到他笑了,狰狞可怖。


本文相关内容:裸体彩绘:许人体一个艺术的理由?』 『专业知识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骨翠(29、大盗若善)     下一篇:骨翠(28、明争暗斗)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