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淫贼外史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淫贼外史(第二卷·肆·造戟)

2005年03月04日11:35:23网易文化 小非

  肆·造戟
  
  渡口附近少不了村落镇集,眼见日已西沉,宋昱建议找个地方过夜。于是三人在船夫的指引下,来到了个叮当作响的边城小镇。
  
  ——荒野上的小集市各有各的特点,除了先前宋昱到过的那个客栈街,还有专门经营草药行的、专门开裁缝店的、专门卖宠物的、乃至满街妓女的红灯区,等等,不一而足。这个位于太行入口的小镇则是以铁铺为主,打造一些诸如马蹄铁之类的消耗品供过往旅人采购。由于消耗品卖不了几个钱,有的铁匠也会在夜里私自打造一些械斗工具,然后再偷偷以高价卖给那些不守规矩的有钱游侠或山贼。
  
  在那个时代,非官方人士是不可以携带武器的。牛狂离开军队后还带着开山斧,就成了非法行为。好在他的个头太大,模样太凶,衙门的人就算看见也会当做没看见,抓这样的人显然不太安全。
  
  牛狂对武器的兴趣似乎并不仅仅限于携带,三人刚行至街口,只听得前方几步一家铁铺里传出的几声铿锵敲击,巨汉便站住了,牛眼闪烁,自语道:“如此一块上好玄铁,怎用来打造朴刀?”
  
  宋昱和班鸠对看了一下,听不懂这大家伙嘟哝什么,齐问:“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这铁匠糊涂。”牛狂看着那家铁铺叹了口气,见二人也糊涂着,便露了个傻笑,问班鸠:“你的武器没带吗?”
  
  “武器……”啊!我倒忘了。班鸠一拍脑门,想起上午拔营的时候,叫马前卒扛着……看样子是没了,“丢了!”
  
  这可太好了——牛狂脸上透着几分跃跃欲试:“要不,我给你做一把?”
  
  班鸠正自惋惜,听他这么说,不由吃惊:“你还会做这个呀?”见牛狂兴奋地点着头,登时大喜:“好啊!我正愁怎么跟爹爹交代呢……”
  
  巨汉未等她说完,早大步上前去拍那扇传出打铁声响的大门,怎料手劲过大,竟是“轰”的一声,碎木飞溅——门是肯定不保了,里边的人只怕还得庆幸他没去拍墙,不然连房子也要塌了。班鸠与宋昱面面相觑,只好将马栓上,随他走进铁铺。
  
  铁匠被炸门声吓了一跳,再看屋里赫然挤进一个恶鬼般的庞然大物,险些没背过气去,张大口说不出话来。牛狂也不客气,脱去上衣挂到屋顶横梁上,径自从他那双瑟瑟发抖的手中接过铁锤、铁夹,指了指炉中烧红的扁长铁条,道:“这块铁我买下了,家伙借我用用。”没等别人反应过来,早举起铁锤,哐哐哐地砸了起来。一时火光冲天,烈焰奔腾,跟着他进来的两人捱不住这突如其来的高温,只好退了出去。
  
  铁铺的墙壁随着敲击巨响的节奏,震下许多土片。宋昱与班鸠刚退了出来,正好见墙上的两扇破窗也被震落在地,便跑到窗口两丈开外去瞧这个新同伙的手段。
  
  夜色下,窗内红彤彤的,热气不断溢出来,里边好像整个成了熔炉,炉中一只巨型妖魔张牙舞爪……这画面挺能吓唬人的,宋昱战战兢兢,忍不住说了句废话:“我知道了,这妖怪……以前是个铁匠……”
  
  班鸠点头赞同,然后想起一事,便朝窗内喊道:“牛狂,你还记得我那把武器的样子吧?可不可以打成一个样式?”
  
  “不成!”牛狂专心敲击着,头也不抬,“你上次用的半月戟不好。”
  
  “不好?”班鸠愣了愣,忙道,“我爹说那可是我们班家祖上传下来的,杀敌无数,战功赫赫……”
  
  “你爹哄你的。”牛狂一本正经地说,“那把长戟开锋不过七年,与我交战之前尚未沾染过血气。”
  
  “啊?”班鸠有点不相信。
  
  宋昱见他说得自信满满,便小声对班鸠说:“没准,你家的武器以前都是叫他给打造的……”
  
  “不是。”牛狂居然听得见,立即打断了他的悄悄话,“我打不出那么糟的兵器。”
  
  这话可真有点狂了,宋昱暗骂:奶奶的,你怎么不改名叫牛皮?班鸠也不大服气,问道:“那你说说看,我的戟哪儿不好。”
  
  牛狂手不停,缓缓答道:“那把半月戟单在用料上就没选对,六尺钨钢的份量不足以压住丈二铁木,使将起来难分主次,跟棍棒无异,浪费了你那一手精湛戟法……”
  
  班鸠一想,似乎有点道理,不由点头。
  
  牛狂兀自说着:“……戟身刃口处火候欠奉,迎风面多出了两道无用的花饰……这些倒也罢了,最大的硬伤便那个上弦的半月,弧度过大。一旦刺入敌方的身体,要抽回须费不少劲,且容易被对手钳制……”
  
  班鸠听着他滔滔不绝,只好信了,只是想不通老爹为什么要骗说是祖传的——其实,有其父必有其女,班老将军早在七年前的某次出征中就把祖传的半月戟弄丢了,于是临时找人赶制了一把,以便在班老太爷面前蒙混过去(至于班老爷传给班老爹的长戟是否真货,就不得而知了——作者注)。
  
  隔行如隔山,采花业跟打铁粘不上边,宋昱听他说得头头是道,想反驳也无从下口,只好转移注意力,拾起班鸠的手兀自赏玩:“世上居然有这么美的大手,手指比我的还长,真是……”——想不出真是什么,抬眼去看班鸠,却见她毫无反应,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窗里看,出了神。宋昱没法转移她的注意力,只好顺着她的视线瞧去:窗内,被火光染红的巨汉赤着一身虬结肌肉,神情专注,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坚定和自信……这傻大个原来长得并不难看。
  
  宋昱瞟了一眼大个美人脸上若有似无的痴迷,胸中猛地涌起一股怪异的烦躁,嘟囔道:“你在这看吧,我去找客栈。”甩开手便要离开。却听“嗤——”,窗内白烟滚滚,紧跟着是牛狂瓮声瓮气的声音:“好了,进来看看!”
  
  地上,一把黑黝黝的斧式戟头。
  
  虽然那个一直站在屋中忍受烘烤不肯离开的铁匠此时正跪在地上,看着那把斧式戟头热泪盈眶地大呼“神人”;虽然班鸠将那东西拿到手中时,眼里流露着难掩的激动;虽然那东西确实与众不同,稳重中不乏凌厉……宋昱还是忍不住要说点吹毛求疵的话:“样式也太普通了,又笨又重又难看,哪像是将军拿的武器?”
  
  “呵呵。”牛狂放下铁锤,憨笑道,“中用的东西不中看,中看的东西不中用。最主要是合适。”
  
  班鸠把玩着那把斧戟,点头道:“是不大好看,不过确实很称手。”
  
  宋昱觉得大块头的这些话好像故意在影射什么,心里不是滋味,勉强干笑了两声,重复刚才的话:“你在这看吧,我去找客栈。”走出铁铺的时候,觉得自己象在逃跑。
  
  作为旁观者,我对上述故事又开始有些拿捏不定了。这一章里,淫贼几乎沦为了灰溜溜的配角,这不太合逻辑。怎么会出这样的状况?难道是因为宋昱这次选择的对象太过另类?有可能。不管淫贼长得多么的玉树临风,在比自己高出大半个头的美女面前,都很难不显得“中看不中用”。相比之下,那巨汉反倒是那“中用不中看”的称手货了。除此,还有个地方不对劲:以潇洒作风著称的淫贼,面对这种非战之过的尴尬,何以变得如此在乎?
  
  客栈的房间里,宋昱躺在床上,双手枕着头,冥思苦想地自我检讨着,然后暴跳而起,得出结论:“完蛋!我爱上她了!”——真是糟糕呀,一不小心,故事居然朝最庸俗的方向发展开了。不成不成,不能让宋昱想明白这层意思,这样后面没法写。淫贼不用跳起来,只管躺在床上继续郁闷,没人逼他想通,他也不必想通,笔者和读者心里明白就行了。你我慢慢期待,不管宋昱现在有多么的心灰意冷。
  
  事实上,很多期待都是在心灰意冷的时候飘然而至,比如这时,班鸠突然推门而入,抱着被子,对刚准备承认大势已去的淫贼怯生生地说:“小昱,我可以跟你睡在一起吗?”而故事呢,则在淫贼的受宠若惊中重新回到正轨。
  
  “你确定你喜欢我吗?”宋昱看着枕在自己臂弯中的大号美人,依然惊魂未定地忐忑着。
  
  班鸠闭着眼睛点点头,脸上泛滥着幸福,万般柔情尽在不言中。
  
  这下好了,该发生的总要发生了。
  
  宋昱探出一只手,指尖微微颤抖,触摸着近在咫尺的美丽肌肤,不可思议地带着初生牛犊的羞涩:“班班,那我……我就不客气了……”
  
  班鸠还是闭着眼,她在想,小昱要强奸我了——这两个字不是好话,女将决定以后不再说出来,她现在只想接着体会白天被自己不小心打断的那种兴奋莫名的颤栗,而唯一能带给她这些的,只有小昱,这个让她一见钟情、爱不释手的白色男人。
  
  衣服被解开的时候,班鸠的身子绷得紧紧的不敢稍动。宋昱的舌头轻轻柔柔地滑入她的双唇,将她那口紧憋在喉中的兰香开启,随着一声轻哼,女将的身躯便如铁水一般渐渐融化于欲望熔炉,奔流继而汹涌,仿佛要将胸中蛰伏已久的渴望与迷惘完全倾注在这一刻的柔情中……事后宋昱回想起这一夜,总觉得自己好像只是开了个楔子,随后整个故事内容都被班鸠主导着,也就是说,淫贼在这个欲望与柔情交织的夜晚里,几乎完全处在了被动的状态,好像被反过来强奸了似的——这种经历前所未有,说不出的感觉,有点沮丧,好像是种报应。
  
  ——据说古代人处理案件都喜欢遵循因缘果报的原则,也就是以牙还牙,诸如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但淫贼却是例外——你强奸了少女被抓起来,再叫那少女反过来强奸你?美得你!(在古代,淫贼被抓起来只有一个下场,阉掉——作者注)
  
  所以,这样的报应似是而非,令淫贼心神不定,仿佛即将大难临头。其后果就是,班鸠发现小昱很害羞,很腼腆,越发喜爱,不能自拔。
  
  总的来说,这样的发展略显草率,潜在情敌才刚刚登场露了一手,男女主角就不管不顾地完成了第一次亲密接触,而理应成为本章故事重点的感情戏显然是泡汤了,理应出现的错综复杂的三角关系也被笔者一时的偷懒搞得胎死腹中,白白浪费了大量骗取稿费的字数。但我觉得这里依然存有可供辩解的地方:猛女班鸠是个纯纯的姑娘,纯纯的姑娘都很珍视第一个闯入心扉的男人,在她还没经历风霜而蜕变成复杂女人之前,决不可能随便移情别恋(女人才善变,女孩可不会——笔者注)。至于轻易交出了身体这件事的出发点,主要还是缘于她缺乏对男女传统礼教的认识,面对恍恍惚惚的初恋,少女将军找不到表达的方式,故而需要通过一次实质的行为来进行宣泄。爱情若憋在心里头,总会有点儿郁闷,堵得慌。当然,有些读者的心里必定也堵得慌,我猜是前文那个故作腼腆、不解风情的省略号引起的。其实,笔者也很不喜欢如此做作地回避床戏,然后还自以为是地号称蒙胧才是美感。我只是认为这种场面细节应该让当事人亲自描述,这样既可让读者身临其境,又可避免笔者被人误会成偷窥狂。所以,随后那些以第一人称叙述的段落,权当是摘自班鸠多年后写的回忆录吧。
  
  ——入夜,月朗风清。天气似乎转凉了,手中的斧戟也是凉凉的,可汹涌于胸腔里的热浪依然没有消退的迹象,仿佛随时会将我燃成灰烬。也许,当我放下斧戟抱起被子跑到小昱房间门口来回徘徊的时候,就已意识到这将是我经历了十八年的懵懵懂懂之后,终要面对的最惊心动魄最不可思议的夜晚……


本文相关内容:回忆录



点评这篇小说这边请 】 【关闭窗口
上一篇:神雕补记·郭靖之死(33)     下一篇:淫贼外史(第二卷·肆·造戟)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