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龙骧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龙骧录(6)

2005年03月11日16:29:08网易文化 林甸甸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大殿的。回廊幽暗无光,冰凉的裙裾长长地拖在身后。青萝扶着几近虚脱的她,一步步回到寝宫。

  她推开门,松了青萝的手,几乎跌倒在地上。青萝急忙上前扶我,瑶姬却挥了挥手,宫女们便尽数散去。

  寝宫里仍然氤氲着薰香的气息。瑶姬一手扶着墙,慢慢站起来。她靠在墙上歇了一会儿,便解开了礼服的束带。沉重的红缎迤逦委地,暗粉色的莲花掩在深红的褶皱里,像是沉沉睡去。她伸手抽出了发髻上繁复的簪子,轻吁一口气,长发便尽数散落肩头。

  她走到琴边,惘然坐下。手指不经意间触到一根弦,宛然便是《唱月思》的第一个音。

  她伸出手,接着弹下去,却是弹着这根弦又碰到了那一根。琴音零乱成珍珠的碎屑,她几乎已不知道自己在弹些什么。最后调转商声的时候,手指触了空,琴音便在最清厉的时候戛然而止。她低下头,望着疏落的琴弦,突然记起那根断弦一直没有续上。

  《唱月思》一共有三段,第一段宫调,音韵端稳深沉,第二段清商,陡然转为凄楚,第三段调转夹钟,更是悲凉彻骨。以前她学琴的时候,炎帝说过,第二三段音调太悲,恐有伤心神,致损年寿,因而她便只学第一段。

  可是她不相信。这首唱月思,这一辈子,她发誓总有一天要把它弹完。

  瑶姬打开一个暗红色的锦盒,用银签挑出一点玉色的稠泥,小心地涂在两段琴弦的断开处,轻轻粘合在一起。馥郁的香气慢慢挥发出来,刹那间,心情又变得平静。

  她方欲坐下来试音,却听见一阵脚步声。抬头却见父亲已站在面前。

  “瑶儿,你用了续弦胶?”无需她回答。

  他微笑着点点头,说:“是啊,琴弦虽然断了,琴声却不能断。就像我们虽然有过那么多伤心的过往,却不能始终沦陷其中。这么浅显的道理,你不会不懂的,瑶儿。”他的话中似乎是含有深意,然而她知道,他以为她不过是因为姐姐的缘故而悲伤。那就将错就错罢,瑶姬低下眉,道:“姐姐才走不久,我不想那么快就……”炎帝自以为明白女儿的心事,笑得释然:“我们南天不像中原那样讲究礼制,一切但率性而为。更何况玄嚣是黄帝嫡子,将来注定是中央天帝的继承人。若你能嫁给他,父皇亦可放心得下了。”他轻轻拍着女儿的肩,说:“瑶儿,如果女娃知道心爱的妹妹能得黄帝亲自遣使相迎,应该也会为你高兴的,更何况我呢?瑶儿啊,你知道么,现在的我之所以还在这个世上苟延残喘,只是为了守护你啊!你是我在这世上仅存的梦想。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要你幸福,幸福一辈子……”瑶姬握紧他的手,急切问道:“父皇,黄帝他……为什么要与南天联姻?”他却是慈爱地笑了:“你已经不是孩子了,瑶儿。有许多事,你应该能够明白。西泰山大会之后,只有我和伏羲没有作出任何表示。黄帝目前最大的担忧就是我会和伏羲联合起兵对抗他。伏羲是天下黎民心目中的圣人,如果他站出来,便是天下民心所向。这样一来,无论胜败,只要是输了民心,黄帝就会输掉一切。所以他必须联合我,以四个天帝的力量压制东天。”“那他为什么不是和伏羲联姻呢?我听说东天的宓公主也到了待嫁的年纪,为什么黄帝要选我而不是她?如果他和东天联合起来,孤立南天,结果不也一样么?”炎帝望着她,高深莫测地笑了。

  “黄帝联合南方的原因有许多。伏羲素来淡泊人事,心怀仁爱,只要没有足够的压力,绝不会动用一兵一卒。而南天拥有诸多良将,一旦臣服黄帝,便足以威慑东天不敢举兵。”他慢慢踱到窗口。

  “然而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这件事的关键,其实不在黄帝,不在伏羲,也不在我。”“在谁?”“蚩尤。”“蚩尤?”瑶姬一惊,“蚩尤与这件事……有什么关系?”炎帝笑了:“黄帝若要统一四方,必须倚仗蚩尤的力量。可是蚩尤出身南天,他与我的关系,黄帝比谁都清楚。他也知道,蚩尤不可能会为了他的一道命令而与我作战。既然如此,那么黄帝对待南天的态度自然就更倾向于怀柔。”不知哪里传来薄冰碎裂的响声。指尖一寸寸冷了上来,眼眶中有温凉的湿意。

  她站起身,走到父亲身边,慢慢地说:“所以,你要把我当作筹码,交给黄帝?”炎帝凛然一惊,急急转身,看定她,说:“瑶儿……连你……也是这么想的吗?”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冷酷而平淡,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我懂了。姐姐是对的。她自始至终都是对的。她早就说过,我们都只不过是帝王们棋盘上的棋子,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价值。”瑶姬抬起眼,冷冷一笑:“父亲,不用多说了。告诉那个使者,我已经答应了。”她飞快地转身离去,父亲在后面叠声叫她,她却是头也不回。她冲进水阁,把门掩在身后,低了头却是再也控制不住的泪如雨下。

  ——为什么……我明明知道父亲是那么爱我,明明知道他是真心希望我幸福,可是为什么……我却要说出那样伤他的话……

  她一面哭一面咳,雪白的绢子覆着脸。她从来没有咳得那么厉害过。她扶着墙,泪水拚命地流。

  门忽然被推开,她抬起头,看见父亲的脸在那一瞬间变得煞白。她惊惶地看着他,忘了藏起绢子上殷红的血迹。

  她看不清楚父亲脸上的是什么更多一些。

  责备,抑或痛惜。

  喉中是腥甜的痛。她再也无力站立,委顿在飞奔上前的父亲的怀中。

  她说过自己不会让父亲为难。南天的和平和安宁,在他心中的分量,绝不亚于对女儿的爱。如果这段姻缘能换来长久的和平,换来一场父亲眼中的幸福,做女儿的又有什么不满足?

  那天父亲对她说:“瑶儿,如果你不愿意,我就叫人把黄帝的聘礼退回去。”她斜斜地靠在榻上,手中轻轻摩挲着一支通体澈碧的玉箫,朝他嫣然一笑:“为什么要退呢?父亲,我想过了,其实我已经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或许,嫁给储帝会更适合我。”父亲点头笑道:“那自然是极好。我这就去回复黄帝的使臣,等你身子好一些,就把婚事办了罢。”在他转身的一刹那,她看见他眼中分明有深深的痛楚。

  他自始至终都明了女儿的心思。那么浅薄拙劣的借口,又怎么瞒得过他的眼睛?只不过是彼此都不愿说破,宁可就这样将错就错。

  瑶姬目送父亲清癯的背影消失在门廊尽处,叹一口气,忽然将玉箫向铜柱上击去。铮的一声清响,长箫便断成两截。

  她轻轻吹去手上玉色的尘埃。

  那支箫也是黄帝的聘礼,采自昆仑绝顶的琅玕美玉,传说中能召集凤凰鸾鸟的绝世珍品。

  可是她根本不在乎。

  ——就算把整座昆仑山都给我,我所在乎的,仍然不过是某个人望着我的笑容。

  春天来临,瑶姬却并没有如父亲所说的那样好起来。风从窗口慢慢散进来,阳光转过檐角,疏落地在她睫毛上舞蹈。她伸出手,一枚淡红的花瓣便和着暖暖的风落在掌心。她抬起头,发觉窗外已是云蒸霞蔚的一片桃花。

  紫色的尘埃在空气中飞舞,艳金色的朝霞在天空迅速滑过,空气中慢慢酝酿着初春的芬芳。滑软的风擦着桃花飞散,飞进帘子里吹起几丝长发,翩跹如远天的云霞。

  不知何时春风又是一年。她深吸一口气,靠在榻上怔怔出神。眼泪落在衣袖上,把自己也吓了一跳。

  瑶姬叫青萝拿过镜子来,做侍女的却是不肯。她说:“青萝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想最后再看自己几眼。”她几近乞求地看着那侍女:“青萝……”侍女颤抖着递过镜子,转过身掩面流泪。

  镜中苍白羸弱的人影,映在初春桃花的云霞中,宛然是残冬未消的雪,憔悴得不成人形。瑶姬叹着气,说:“青萝,不要瞒我,刚才那个医官,他说什么了?”青萝转头想避开她的目光,可是却怎么也躲不掉。那侍女终于跪落在暗红的帘影上,匍匐在地如断翅的蝴蝶。

  她听见侍女哽咽的声音:“医官说……公主怕是等不到夏天了……”瑶姬怔怔地放下了镜子,转过头望着窗外。

  “这么说来,是看不到明年的桃花了。”知道那句话很残酷,而一边的侍女,已经哭得气噎声堵。

  有谁看见她静如止水的笑容,美丽而绝望。

  瑶姬让青萝扶着自己走到窗边。

  帘外的桃花,美艳而张扬,孩子般的骄横拔扈。她独自望着窗外出神,心绪却是飞了起来。

  ——无论如何,它们已经盛开。

  它们曾经盛开。

  而我,为了等待一个渺茫的笑容,独自紧抱着花蕊,任是东风也敲不开。

  只有我知道,自己不过是在等那只或许永远不会回到身边的蝴蝶。

  柳莺在枝头歌唱。她附在它的耳边。轻声说:“就是那只蝴蝶,我注定只为它而盛开。”云间落下一枚缤纷的颜色。她依稀看见那熟悉的辽远的笑容,伸出手,指尖便触到真实的温度。

  蝴蝶飞落怀中,她慢慢展开双臂。那一刻,她相信那花瓣是随着它的蝴蝶飞了起来。

  她微微笑着,仰起脸,长发飞舞。

  她感觉到自己慢慢向后倒去。青萝惊惶的叫声忽然变得那么缥缈而不真实,仿佛是从暗色的天空下渺远地传来。

  “公主,你怎么了……公主!”

  这世界冰冷始终。我等在我短暂的季节中,只为了等待某一个人,某一场相逢,某一个足以温暖我整个生命的笑容……


本文相关内容: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佣兵天下(四:36 天龙八部)     下一篇:科幻纵览(68、科学家)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