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龙骧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龙骧录(8)

2005年03月14日13:32:42网易文化 林甸甸

  蚩尤亲率五万精兵驻入苗疆,意味着炎帝终于下了决心用武力迫使苗疆永远臣服南天。部落首领参王亲自前往驻地向蚩尤拜谢,其中的深意,任是谁也看得出。

  不过费了三天的时间,苗疆的情势便大致了然。此地与中原相隔不过百里,参王一心要仿效黄帝,把苗疆改造成像中原那样秩序井然、等级森严的国度。然而当他颁布法令宣布实行赋税时,自古天性散漫的苗民竟罕有地坚决抵制。

  苗疆的土地,世世代代由苗民耕种。每年的粮食除自给外,还有少许交纳至部族谷仓中存放,此外尚有盈余。炎帝一直鼓励苗民将剩余的粮食、牲畜互相交换以通有无,而洚水边上的交易区也因此繁荣了数十年,俨然已有城镇气象。

  隔了一座山便是中原管辖的土地。黄帝征收的粮食一年多似一年,早已激起中原百姓的不满,然而黄帝倚仗着几十万天兵的力量,生生将反抗的情绪压制了下去。而今参王欲效仿黄帝厉行赋税,却没有足够强大的军队作后盾,难怪会招致暴动。

  蚩尤策马来到洚城外的鸣丘山上,放了缰绳,那马便朝远处的水草地飞奔而去。

  蚩尤转过身,慢慢走上了山。

  自从为祭奠女娃离开中原以来,已经好久不曾上过战场。明日的这一战,是在南天立威的第一役,不容小视。他此行便是前来最后勘定战场,以防横生不测。

  洚水边旌旗猎猎,如火如荼。蚩尤凭山而立,胸中忽然漫过一阵豪气。他横过剑鞘,龙吟仓然响处,长剑脱鞘飞出。银光闪动处,只听得铮然一声清响,已击中百步外的一面巨石。石缝轰然迸裂,剑身却毫发无损。蚩尤微微一笑,上前拾起剑,插入鞘中。

  却听得有人在身后笑道:“久闻蚩尤将军勇冠三军,今日一见,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他猛然转过身,却见一个布衣男子从山树后转出,唇边笑意盈盈。

  蚩尤面有疑色:“你是谁?怎么知道我是蚩尤?”那男子微微一笑,声音清朗如风。

  “明日这里便要开战,普通人岂会有胆量在这山上久留?寻常士卒此刻大都在营中休憩,此刻能来到这座山上的,也只有前来勘察地形的将军们了。”这男子身着苗人常服,年纪尚轻,眉宇清朗,隐然有昂藏不凡之气。蚩尤不由暗自赞叹,此人以如此气度胆识,只怕也是不逊于自己。只可惜身在蛮夷之地,纵有经天纬地之才也无从施展。

  想到此处,心中忽然一动。他看定这个年轻男子,唇边慢慢泛起不易觉察的笑容。

  “可是此时此刻,站在这座山上的人,不止一个。”那男子迎着蚩尤的目光,竟是毫不退缩。

  “将军果然是聪明人。我便是苗族义军的首领,离渊。”蚩尤突然横剑出鞘,以剑刃抵住那人的咽喉,冷笑道:“好大的胆子,不怕我杀了你么?”离渊依旧是毫无惧色:“我既然有胆量上山来,自然已作好了准备。我大不了是一死,而山下千千万万的弟兄们也会踩着我的尸骨继续冲杀。而你,蚩尤,外人不免讥笑你不能在战场上取胜,便只有暗算敌军将领。到那时,你岂不是声名扫地?”蚩尤凝视着他,忽然笑了。他收起剑,看着气定神闲的离渊,不由暗自点了点头。

  他轻轻摩挲着剑鞘,忽然问道:“你们……果真那么痛恨参王吗?”离渊看了他半晌,最后叹了口气。

  “我的父母便是被他生生害死,我……怎能不恨他?”他转过头,目光寂落。

  “七岁那年,家里忽然来了两个凶神恶煞的男人,说是奉参王之命前来缉拿我爹。我和娘跪在地上拉着他们苦苦哀求,他们却是毫不理睬,用铜索锁了我爹便走。母亲为了救出我爹,四处奔走。最后她去了参王府,从此便杳无音信,而我爹却被放了出来。后来才听说参王早已垂涎我娘的美貌,才假意给我爹捏造了谋逆的罪名,将他囚禁。等到我娘登门求情时,便要她以委身参王作为条件,才肯赦免我爹的死罪。我娘当时便答应了,不久便托人带信给我爹,说凭她一人之力恐不能抚养我成人,不如牺牲她换作我爹,或可使我侥幸得生。”离渊涩然一笑:“那时我还小,不懂母亲一片泣血之心,只以为她贪恋荣华,弃我而去。父亲为了救出她,决定去南天向炎帝禀明此事,让他秉公断处,却不料半途上遭到参王部队的截击。父亲当场被打死,而我被带到参王府,做了十年的奴隶。”蚩尤不由插话道:“难道参王不怕你与你娘相见?”“相见?”离渊笑容黯淡,“我娘……听说我爹的死讯后,当夜就自缢而死。一夜之间,我发觉从此以后我就是孤零零地一个人活着了。在这个世上,再也不会有人像他们那样疼我体贴我……我彻彻底底地发现,如果要活下去,就要学会许多肮脏的事情。比如背弃,比如欺骗……你相信么,为了活下去,我可以和王府最卑贱的猎犬抢食吃……”离渊仰起头,唇角浮起微苦的笑容。蚩尤无言地看着他,良久,握紧了他的手。

  天光一点点暗下去。两人下了山,几声唿哨分别唤回了自己的马。暮春的河岸边有蒿草清甜的腥气,几只流莺啼啭着四下飞散。两人并肩策马而行,不久便到了义军的营帐。

  南方本不似中原,宿军时所用的营帐都是用竹子临时搭建而成。几个身着皂色软甲的士卒上前行过礼,便牵了马向军厩走去。离渊引着蚩尤走进一间竹寨,在案边坐下。片刻便有几个衣着整肃的男子进了帐。他们年纪都不算大,却满是英毅之气。蚩尤忖度着这些应当便是义军中的士官了,便站起来一一见了礼。

  离渊起身向众人道:“今日蚩尤将军亲践军中,是我等三生之幸。将军身为南天战神,一向是体恤民意,宽容下意。诸位心中若有什么话,就请一吐为快吧。”语毕,便唤弁从上酒。

  人群中站起一个年长的军官,向蚩尤道:“炎帝陛下宽宏仁善,贤明播传天下,也是世人所景仰的明君。如今参王政法严苛,行止暴虐,陛下何以反而襄助参王镇压义军?将军原是极有韬略之人,若果然不惜牺牲苗疆万千百姓,以维护一个失尽民心的参王,岂不令天下人齿冷?”这一番话掷地有声,在座之人无不暗自点头。几十道目光齐齐投向蚩尤,只等他作出解释。

  蚩尤从弁从手中接过一斛酒,仰头饮尽。他放下铜爵,淡淡笑道:“陛下交付我五万精兵,命我平定苗疆局势。诸位不妨想一想,义军人众不过二三万,蚩尤虽不才,却也不需五万兵马方能取胜。要这么多士卒,又有何裨益?”他环视众人,微微一笑:“诸位以为,炎帝诏令中'平定内乱'四字该作何解释?”“那还用说吗?”“就是,自然是要清剿义军了……”座中顿时响起一片嘈杂声。

  离渊站起来作了个手势,四座便戛然无声。蚩尤接着说:“陛下真正的意图,大概也只有我能明了。他所说的内乱,其实另有所指。”“谁?”“莫非是指参王?”“胡说,炎帝怎么会废黜自己亲自任命的苗王呢?”私语声再度响起。

  “诸位猜得不错。”蚩尤一开口,众人便归于寂静,“那'内乱'二字,指的当是参王。参王与黄帝暗中往来已久,不臣之心人所共知,南天自然早有防备。然而诚如众位将军所料,陛下不便亲自出面,便将这样东西交给了我。”见蚩尤两指间拈着一枚芙蓉色的玉石,不知是谁叫了一声:“朱雀赤玉符!”便倒身下拜。

  蚩尤伸手拦住,冷冷道:“南天不似中原有那么多礼数。什么见符如见君,不过是黄帝辖制百姓的手段。南方天帝心地仁善,稳重和平,对待臣民如待儿女,这又怎是黄帝可及?那参王一意孤行,妄图将苗疆从南天治下脱离出去,不过是为了一己私利,便置万民于水火之中。”他又饮尽了一斛酒,一挥手,弁从便又为他斟满了一杯。他站起身道:“我初还南天,尽管所知不多,却足以明确一件事情。”他的声音霎时变得沉肃峻厉,“参王无道当废,上合天意,下应民心。只是这件事,南方天帝不便出面,因此全权交付于我,命我顺势而动。众位若不鄙弃,我当以南天五万兵卒全力襄助义军,不知众位将军以为可否?”苗疆各部族人自古血性绝烈、性情淳朴,听得蚩尤如此一说,不由群情激昂。只听座中一个声音道:“蚩尤将军说的这是什么话!只要将军站在我们这边,就算不出一兵一卒,也是我们苗人的荣耀,更何况将军愿意出兵相助,怎么说得上鄙弃二字?”此言一出,座中诸人纷纷颔首附和。蚩尤微微一笑,拈起面前的酒爵,站起身道:“如此更好。蚩尤先敬诸位将军一杯!”一仰头便饮尽了杯中之酒。离渊笑着举起酒杯,也是一饮而尽。座中众人跟着纷纷举酒。

  宴席散后,离渊便亲自送蚩尤到洚城城下。夜色已暗,城头闪动着烛火暖橙色微弱的光芒。两匹马踩着葭草一路碎步,马蹄与枯草的皴擦声低暗如暮秋的山风。

  微银的月光下,忽然有一个暗色的人影疾速掠过。离渊方欲喝问,却见一道银光闪过,蚩尤的剑已泠然飞出。长剑斜斜地插在草地上,剑刃泛着寒光,与那人的脚尖相距不过寸许。那人急忙停了步子,惶然抬起头时,却见两匹马已横在自己面前。

  蚩尤声音低沉:“什么人?”那人掠了他们一眼,目光惊疑不定。他从腰间取下一片火石擦燃了火,迅速点燃了手上的一卷绢帛。离渊低呼一声,纵身夺过了那卷帛书,再看那人时,已经拔起蚩尤的剑,自刎而死。

  事出不测,两人不由面面相觑。蚩尤一言不发,用火石取了火,离渊叹一口气,慢慢展开手上的帛书。就着火光,两人一字一句地读了下去。

  “苗王参亲启:密函已收悉。明日一役,仍按前策进行。待两军共破叛军之后,我当率十万精兵前来洚水,趁蚩尤队型未整之际,与尔合力破之。功成后务必……”以下几行字,已被烧得残缺不全。

  离渊抬起头,却见蚩尤正微微冷笑,目光阴郁如冰。

  “参王果然是机关算尽,既要借我之力平叛,又勾结匪类意欲让我声名扫地,真是罪不可赦!”离渊凛然问道:“这封信是谁写的?”蚩尤冷冷一笑:“在中原那么多年,我对他的字迹了如指掌。前些日子充当婚使逼死了四公主,接下来又想取我性命……”他抬起头,长发在月光下飞舞成高傲的火焰。

  “我不会输给他的,黄帝的宠臣……离朱……”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佣兵天下(四:36 天龙八部)     下一篇:科幻纵览(68、科学家)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