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龙骧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龙骧录(15)

2005年03月16日11:10:56网易文化 林甸甸

  长庚宫的日月,恒久的冷寂和凄清。

  父皇极少来后宫。这里之于他,也许不过是帝王必备的摆设罢。

  母亲的名字是羌姒。这个名字,或许连她自己也已记不清楚。

  她不曾得宠。当年她被西戎首领带进长庚宫时,也曾经天真地以为那个中原的统治者会带给她一世的平和与幸福。

  最后,平和是有了。长庚宫里没有腥风血雨勾心斗角,有的不过是深渊般的清冷与死寂。而母亲期待了一生的幸福,终是没有到来。

  宫中嫔妃无数,然而再多的嫔妃也不过是用来装点后宫的饰物。父皇唯一在意的只有一个女人,那便是中原至高无上的天后,嫘妃娘娘。

  天后并不住在后宫。她一直是与父皇住在一起。每个妃子都妒嫉过她,然而最后都无一例外地灰了心。

  灰心是这世上最无奈的事情。嫘娘娘永远是盛妆华服,笑容中有着居高临下的慈悲。那样的和善便是胜利者有意无意流露的姿态,一寸寸冷却了嫔妃们争宠邀欢的心。

  可是嫘娘娘始终不曾生育。在这长庚宫里,子嗣是嫔妃们唯一可以依靠的东西。我见过许许多多被冷落的女人孤独死去,而母亲,因为生养了我,所以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太黯淡的未来。可是我也常常想,其实嫘娘娘才是真正没有退路的人。她只有孤单地依靠一个男人不甚可靠的爱情。万一有朝一日父亲厌弃了她,那时她连平淡寂寞的余生都不会有。等待她的只有无边无际的嘲谑和幸灾乐祸。

  一个女人,如履薄冰地依靠爱情而生存,无论如何都算不上幸福。

  有资格当上天后的女人,必不可能算不到这一点。我十岁那年,她忽然决定要在诸皇子中挑选一个作为养子。在这争权夺势的中原,威势煊赫的天后之子,是理所当然的储君。我记得很清楚,就是从那一年开始,皇子们彼此对视的时候,目光中便有了冰冷的敌意。

  我不是皇子,然而我不止一次地希望嫘娘娘能注意到我。她永远不会知道我是那么喜欢她走动时裙裾的窸索声,喜欢她袖中不经意间散出的雅致的香气。我一直渴望成为像她那样美丽的女子,我甚至喜欢上她眼神中偶尔闪烁的高傲。

  她的目光经过我的时候总是淡漠的。我希望她能像母亲那样朝我浅浅地笑,叫我徽儿。可是她自始至终地客气而疏远。

  “九公主,近来你母亲可好?”“九公主,宫里头若短了些什么,只管和我说。”“九公主……”我知道自己对不起母亲。我希望自己的母亲像神一样高贵而骄傲,然而我的母亲,永远那么谦和那么懦弱。

  她曾经美丽过,并且她已经不再美丽。每当父皇来到后宫,她都会像其她的嫔妃一样卑恭地匍匐在他脚下。

  每到此时,我都有流泪的冲动。

  那时常常与我在一起的是七皇子扶桑。扶桑比我大不了几岁,是父亲最器重的皇子。尽管父皇从来不曾明确诏示过立储的意图,可是谁都知道扶桑已经是他心目中的储君。

  据说父亲曾经对扶桑的母亲说,七皇子是他最寄厚望的一个。听闻此言,那个和顺而柔弱的侧妃俯伏在地,泪流满面。可是父亲接下来说的话,却像是谶言般诡异。那天他一面叹气一面喃喃地说:“你又何必欣喜如此?我对扶桑的宠爱,带给他的或许不是幸福,而是灾祸……”那时没有人懂得他话中的意思,直到若干年后一切奇迹般地应验。

  我不知道也不在乎父皇为什么喜欢扶桑。我只知道扶桑待我好。那么多兄弟姊妹中,只有他毫无顾忌地纵容我,宠爱我。他会向老师仓颉称病不去读书,待在长庚宫里陪我放一天的风筝。他会无所畏惧地爬上宫墙边最高的柳树,只为了捉一只会鸣叫的秋蝉,笼在我袖中换我一日的笑颜。

  宫中的人看到这些都只是宽容地微笑着,只有三皇子玄嚣是例外。我们在嬉戏的时候若遇到玄嚣,次日扶桑必会被父皇叫去训斥。

  扶桑不在我身边的时候,玄嚣会想方设法地惊吓我。有时候是案头多了一条青虫,有时候是独处的池塘边上忽然响起了低暗而恐怖的笑声。

  我至今记得一个寂静的夜晚,母亲不知去了哪里,我独自坐在房中,忽然看见苍黄色的宫灯的光芒投到了窗上。我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人粗重的呼吸声,然后便是一个巨大的黑影在窗纸上摇晃。窗外仿佛飘过了几张死白而平板的人脸,尖细的笑声在夜色中若隐若现。

  我紧紧咬住唇,伸出手握紧了扶桑给我的短剑,轻轻走到窗前,突然举起剑,向那片黑影刺去。

  窗纸发出清脆的碎裂的声响,但随即被一声尖叫淹没。霎时间,外面不再有奇怪的影子和声音,我收回剑,怔怔地望着剑刃上滴下的暗红色的血。

  次日听说玄嚣的一个侍从受了伤,父皇怀疑长庚宫中出现了刺客。结果是一向喜欢火上浇油的玄嚣这次力主息事宁人,这件事便从此不了了之。

  渐渐地,玄嚣似乎也厌倦了这样的游戏。长庚宫的日月渐趋平和,流淌而过的季节里永远是怎么捉也捉不尽的鸣蝉和怎么飞也飞不出宫墙的风筝。童年像大雁划过带着刺的树梢,偶尔落下几片沾了血的羽毛。

  某个月色如练的晚上,我和扶桑一同坐在池塘边的水亭中。月光和着波影在池水中起起伏伏,夜风将鬓发吹得细碎,空中流过萤火虫转瞬即逝的亮痕。

  我侧过头去看着扶桑,看他那渐渐有了棱角的年轻的脸上,一寸寸落满柔和的月光。他同样也看着我,声音平静而忧伤,落在我心底,却似起了一千层波浪。

  “徽儿,若我们不是兄妹,我一定会娶你……做我的新娘……”我朝他仰起头,夜风轻柔地蒙上我的面颊,一如他坚定而温暖的目光。

  三天后扶桑被发现溺死在那片池塘中。消息传来的时候侍女正为我梳头。我甩开她的手,赤着脚便跑向池塘。

  我躲在水亭的楹柱后面,看着一群陌生的人七手八脚地将我最爱的兄长从水中抬上岸来。池底的水草攀过他苍白的脸庞,而那双为我捉过无数只蝉放过无数次风筝的手,已经被水浸得浮肿。

  要我怎么才能相信,眼前这冰冷的躯体,三天的月夜里还握着我的手,那么无奈那么忧伤,一字一句地许下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承诺?

  扶桑入葬的那天,我哭得泪水滂沱。整个世界仿佛都天崩地裂地化成了黑暗一片,只有喉咙中有暗哑的疼痛,只有眼泪在止不住地流。

  当我流尽最后一滴泪的时候,一抬头便遇见玄嚣微怒的目光。他双手抱臂倚在廊柱上,笑容轻蔑而冷酷。

  那一刻,我明白自己将要面对怎样的敌人。

  我懂得了许多事。有关熟谙水性的扶桑为什么会莫名溺死,有关扶桑的颈项上为什么会有一道不易觉察的极细的勒痕。

  一生中,在那一刻我真正开始成熟。

  扶桑的死告诉我许多。在这个世上,手中握着剑的人若伤不到别人必会为别人所伤。生存和死亡的斗争从来没有一刻停止过,有时候只有一个人的死,才能换来另一个人的生。对于自然来说,这只是一场毫无意义的争斗,可是对于一个人,便是一场残忍得鲜血淋漓的搏杀。

  神看着我们为了权势为了生存彼此争斗,神什么也不说,神转过身,继续漫不经心地哼唱。

  我们在彼此的血泊中,究竟照见了什么?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龙骧录(17)     下一篇:龙骧录(16)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