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龙骧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龙骧录(17)

2005年03月16日11:15:51网易文化 林甸甸

  学琴五年之年,姑姑将自己的琴给了我。

  我抚摸着深褐色的琴身,听姑姑柔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天阙琴,羲皇手制,长三尺六寸五分,徽列十三宿,外按周天之度,内合月闰之数。昔年夷泽之外有千岁梧桐,叩之铿然有金石声。羲皇伐之,斫以为琴,复又于沃丝之野得天蚕丝,抻以为弦。自从羲皇摒弃声色一心参道,将此琴托赠于我,辗转至今,已经过了数十年。”她幽幽叹一口气:“其实,这琴我早已是用不着了。如今以你的琴技,足以驾驭此琴。我能教你的便到此为止,其余的便只有靠你自己慢慢研习,慢慢参悟。”我点点头,忽然问:“姑姑……能替我调一次琴么?”她微微一惊,犹豫了片刻,便盘膝坐在了榻上。我走到榻前,轻轻将天阙琴放在她膝上,她伸出双手,仔细地调起了琴。

  泛音如天,散音如地,按音如人。

  那是我第一次看她调琴。

  我有一种奇异的预感,这会是一生中最后的一次。

  那年入冬以后,她便卧床不起。也说不清是什么病症,只是觉得恹恹无力,虚乏不已。

  我知道她即将离我远去。我留不住,夷桢留不住,谁都留不住。

  这一次,是她自己要走,决绝了便不肯回头。

  我依旧日日陪伴在她身边,听檐上始终不绝的水声慢慢消散尽了雪,看她的脸颊一天天凹陷进了双颧,而那满园的栀子花,却是越开越丰硕,香气缭绕在梁间怎么也不肯消散。

  忘记了是何时,我倚在她榻边快要睡着,忽然听到一段极苍凉的琴声,宛如流萤映水,明月般充盈天地。一共是三叠琴曲,一叠比一叠精深奥妙,那是我从未体验过的别一种境界。

  那天姑姑交给我一卷琴谱。她苍白清癯的脸颊上流淌着莫名的光辉。

  “徽儿,姑姑这辈子没有办法将这首曲子弹完,也没有办法将已经熟谙的那部分弹给世人听。这琴谱,我便托付给你了。记住,徽儿,琴是这世上最洁净的东西,要是这尘世的污浊弄脏了你的手,这一世,你便不可以再弹琴。”她平淡的笑容中有刻骨的痛楚。

  “姑姑这一生已经背负了太多的罪孽。徽儿,无论如何,我希望你能够幸福,而不是像我现在这样,孤独……苦涩……”我轻轻地点头,打开那卷绢帛,看见三个清丽的字。

  唱月思。

  那天夜里姑姑便去世了。晚上下了极大的雪,夜风夹着飞雪在整个长庚宫的上空盘旋。暗色的夜幕中我睁开眼,看见床边那个青铜的螭龙滴漏的口中噙着一粒晶莹的东西。我静静地等那滴水落在铜盏中,溅起熟悉的水声,可是等了好久,那滴水都没有落下来。

  那一夜漏壶中的水都一寸寸结成了冰,不知哪里传来渺远的琴声,刹时间,我泪流满面。

  我明白姑姑是走了,生命中第二个倾尽全力宠爱我的人终于无力地放下我的手,转身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知道再说什么都没有用,可是黑暗中我的泪,就这样不停地流下来。

  第二天的清晨,每个人都踏着雪互相询问:“昨天夜里,听到琴声了没有?”我于是发觉到那一夜的琴声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听见。姑姑心中的唱月思,终于奇迹般地响彻了每一个人的心底。

  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父皇踉踉跄跄地冲进了后宫,身后跟着神色仓皇而窘迫的天后嫘妃。

  听说那天父皇走遍了所有的宫室,我没有看见,我只是坐在自己房中静静看着那张琴。直到父亲突然推开门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才仓皇地立起身:“父皇……”他并没有看着我。我循着他的目光看去,看见天阙琴安静地卧在一边,闪烁着柔和的光辉。

  父亲的脸,突然间没有了血色。

  应召而来的老宫女夷桢,跪在地上哭着说出了一切。

  弹琴的女子确实是我亲生的姑姑,她的名字是颜姜,父亲美丽的长姊。十余年前,父皇诏告天下时说她突然病逝,而宫中流传的说法是长公主在卧房中悬梁自尽。

  可是事实却是她一直隐居在长庚的深宫里,除了忠心耿耿的贴身侍女夷桢,没有人知道她的存在。她一直忍辱负重,忍了十余年,也痛了十余年,据夷桢所说,是因为舍不得放下琴。

  余下的事便不是我所能知道的。我只记得父皇被带进那间侧室时嫘妃紧紧地跟随其后。姑姑安静地躺在竹榻上,依旧是缟白的一身素色,而她的脸庞,那样不染尘埃的美丽,从此便是永恒。

  那一园的栀子花,一夜之间冻伤在冰雪中,景象凄艳莫名。

  父皇挥挥手叫我们退下,掩上竹扉的一刹那,我听到他低沉而压抑的哭泣声。

  后来,父皇仔仔细细地询问了我和姑姑相识的始末,然后便要我弹琴。

  我用心地弹完了一首《青碣调》,这是姑姑喜欢的琴曲之一,一曲终了,父亲已经泪湿衣裳。

  嫘娘娘的目光落在我身上,终于没有了我所熟悉的疏远和敷衍的客套。

  可是我一生中便忘不掉那种目光。

  冰冷,冰冷得像檐上厚厚沉积的雪霜。

  不久我便在成人礼上继承了神器,炙炎之幡。皇族中每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神器,有的司风有的司水,而我所掌管的,是酷烈无匹的天火。

  这样的神器往往都是由家族中的男子掌控,所以当大司仪宣读出神谕的时候,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然而司仪是整个家族中最接近神的人,他将炙炎幡授予我,便意味着那时只有我具备足以操控它的力量。

  那时我不明白这对我意味着什么,而当许多年后我明白的时候,便已痛断肝肠。

  那年初春,侍卫长离朱带着许多奇珍异宝出使南天,为玄嚣向炎帝求娶四公主瑶姬。宫里开始盛传着四公主的美丽和聪慧,都说她会是未来理所当然的中原天后。

  便在这样的时候,我遇见了玄嚣。

  我像往常一样淡淡地道了声好,便欲转身离去。

  可是他突然拦住了我。他站在我面前,神色中有我所不懂的悲伤。

  “九徽……什么时候,你才能不再这样冷漠地对待我?”我朝他看了一眼,然后讥讽地笑了。

  “玄嚣,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扶桑是怎么死的。你瞒得过所有人,可是唯独瞒不过我。扶桑水性一向极好,怎么会溺死在池塘的浅水中?还有他脖子上的勒痕又是哪里来的?”他没有说话,我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你为了一个储君的位置不惜杀戮手足,未免太让我看不起了。”玄嚣怔忡地看着我,良久,唇边浮起苦涩的笑容。

  “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多说。九徽,你去过池塘边那座竹榭么?”“怎么了?”“肯跟我一起去吗?”印象中那座水榭一直紧锁着门,不知玄嚣此刻提起,又有怎样的图谋。我犹豫的时候,他的声音里便带着嘲讽:“怎么,不敢吗?”明知道他在激将,我却骄傲地抬起头:“你吓不住我的。走吧。”那是一间狭小的阁楼。玄嚣推开门时我心中虽已有过一千种设想,却没有料到那房中竟堆满了五色的绸缎丝帛,蒙在精巧的竹骨上,落满了厚厚的灰尘。

  “风筝?”我诧异地看着他:“玄嚣,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抱臂倚在门边,转过头,笑容寂落。

  “我做的风筝。那么多年来,我一直盼望着能陪你放一次风筝。”我讶异地睁大了眼,听他清淡如水的声音,在我心头缓缓流过。

  “是,我一直在嫉妒扶桑。父皇的偏爱是一方面,可是更重要的,却是因为你。

  “我一直想着,哪一天你可以单独和我在一起,那时我会像扶桑一样陪着你,宠爱你,为你捉蝉放风筝——甚至,我会做得比他更多。可是你,从来没有给过我机会,永远和扶桑寸步不离。而我,便只有孤单地把自己关在这里,做着这些无聊的事情。明知道只是徒劳而已,却用心地一根根削着竹蔑,一片片裁着绸帛,有时候,做着做着便会落下泪来。”我惊愕莫名。这样一个玄嚣,从来是冷漠而阴鸷地看着我和扶桑在一起嬉戏,谁也猜不出在他的面具之后,竟藏着那样苦涩的用心。

  他深深地向我俯下头,眼中有明灭的闪光。

  “徽儿,父皇已经为我向炎帝的四公主求婚,有些事,再不说或许会让我后悔一辈子。那时候我太年轻也太固执,非要拥有一切我所想要的,甚至不惜为此深陷在罪孽之中。最后我终于发现,在这世上,有些东西注定不属于自己。可是当我明白这些时一切都已经太迟。扶桑已经不会回来,而你,也是一去不再回头。

  “我知道的,无论你是选择了我还是他,最后都不会有什么结果。可是扶桑至少比我幸福,毕竟你曾经回报给他那么多。然而我,输得一败涂地,到最后是什么也没有,一样也没有。”我静静地看着他,静静地听他说,忽然间泪便滑过了脸庞。

  “不,你不懂的。其实我从来都不喜欢蝉。扶桑为我捉过那么多蝉,我总是偷偷将它们放掉。可是我从来不曾告诉过他,而他也一直天真地以为他捉一只蝉便带给我那么多快乐。其实我不过是笑他傻,笑他始终不曾理解我。他一直不知道这些……也永远不会知道了……”我流着泪,而玄嚣的脸色一点点变得黯淡。

  “我从来没有选择过扶桑,正如我也不曾选择过你。你们都是我挚爱的兄长,除此之外,别无其他。我不知道自己要用一生去追随的是怎样的人,可是我知道那不是你,也不是扶桑。我始终自私得只容得下我自己。你和扶桑,不过是两面镜子中映出的相同的影像,又怎么谈得上谁胜谁负?”一面流泪一面说完这些,我不再去看他,转过身便走,生怕自己一旦回过头,便会看到那个男人来不及藏好的痛楚和脆弱。

  那些埋藏太深太久的事,曾经压得我喘不过气。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心头便不再有锋锐的疼痛。

  只是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眼泪为什么会一直止不住地流。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龙骧录(17)     下一篇:龙骧录(16)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