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龙骧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龙骧录(21)

2005年03月17日10:21:13网易文化 林甸甸

  央天性沉默,却奇怪地与蚩尤、离渊意气相投。

  论过几次剑,比过几次武,三个人于是肝胆相照。央其实是很好相处的人,尽管生人面前会显得孤僻而不近人情。蚩尤却喜欢他的倔强和骄傲。他是这样对九徽说的:“央很像我。”九徽的回答是:“你以为这是夸奖他吗?”央似乎有什么要对蚩尤和离渊说的,每次却都是欲语还休。直到离渊有一天终于不耐烦:“若是把我们当兄弟,又有什么不好说的呢?”央安静地看着他:“好吧。你们知道九徽的身份来历吗?”两人一起摇头。

  “你们怀疑过她吗?”离渊看看蚩尤,蚩尤坚定地摇了摇头,离渊便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央叹了口气:“她是长庚宫的人。”两人一起跳起来:“为什么?”央的目光阴郁:“她的勾陈剑所用的铁,跟腾蛇剑的是从同一块矿上取下来的。”蚩尤笑了:“不可能。分量相差太多。”央摇头:“因为淬炼时滴加的东西不一样。”他轻轻叹一口气:“腾蛇用的是血,勾陈用的是泪。”月夜里所有人都悄无声息,只有树枝沙沙地摇着影子。

  “据我所知,北天的铸剑师炼成此剑之后,便将它进献给北帝颛顼。未过多久,颛顼便又将它送给了中原储帝玄嚣。玄嚣从此将勾陈剑日夜带在身边。此剑是玄嚣心爱之物,至于它如何会落到九徽的手上,便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玄嚣……又是他?”清脆的一声响,是蚩尤指骨的关节。

  “如果我没有猜错,九徽应该是奉玄嚣之命前来南天的吧。那天宴间她之所以那样警告我,说我知道得太多,恐怕正是因为不想让我当着你们的面说出这些话来。”央的声音幽幽远远,“交浅言深,有些事本不应该出自我的口中。可是既然你们当我是兄弟,我也不应该有所隐瞒。我所知道的,也只有这些了。”蚩尤勉强笑了笑:“但愿不是这样。”离渊的声音沉静如水:“我相信央是对的。蚩尤,九徽这个女子来历太怪,我们不可不防。”央的神情更峻厉了:“炎帝发兵中原的事,已经对她说了吗?”“用得着告诉她吗?这个女人聪明得简直匪夷所思。”这是离渊无奈的笑声。

  “完了。”央轻轻叹一口气:“黄帝大概早已做好准备了。”

  “明天去鸣丘狩猎,你去吗?”离渊走进念容房中,声音里赔着小心。

  念容微微抬起眼:“狩猎?果然有闲情逸致啊。”离渊并没有生气,目光诚恳:“这几日心情不好,出去走走吧。”念容停了片刻,忽然又笑了:“倒像是我故意使性子。好吧,只是明天不要嫌我累赘就好了。”离渊温和地看着她,没有再说一句话。

  次日的猎场上,除了九徽,众人都到齐了。

  “九徽姐姐为什么不来?”是念容的声音。

  其余三人相互望了望,还是蚩尤知道原委:“她说没兴致。”念容勉强笑了笑:“没兴致?早知道我也不来了。”众人陷入难堪的沉默之中。

  打破沉寂的却是央。

  扬鞭指着远处林中的一个黑点,声音是快活的:“猜猜是鹿还是羊?”念容淡淡地笑了:“我看是兔子。”离渊并不答话,稳稳地坐在马鞍上张弓引箭,一阵尖厉的呼啸声擦着她的耳边飞过。箭镞铁灰色的闪光稍纵即逝,箭梢灰白色的大雁羽毛宛若流光。紧接着远处那个黑点便一动不动了。离渊纵马飞驰而去,笑声顺着风飘得很远。

  “是狐狸!”

  野狐棕灰色的皮毛出人意料的美丽。她抬起头看着离渊,问:“为什么要给我?”离渊甩了甩手上的狐狸,声音沮丧:“没有死,是被吓晕的。”央从箭袋中抽出一支箭搭在弓上,弓弦张开时一寸寸发出好听的响声,灰白的箭羽夹在指间,细小的绒毛在风中猎猎舞动。

  深不见底的眼睛中忽然掠过一道光亮,弓弦响处,一头鹿缓缓倒下。

  念容一牵笼头,自己的马就踏着碎步到了蚩尤身边。

  “不去猎鹿吗?”蚩尤双臂抱胸:“在想事情。”她无来由地叹一口气,策马与他并肩而立。山丘下有旌旗猎猎作响,红色黑色是燃烧到天边的骄傲。

  他平伸出手,马鞭遥遥指向远山的轮廓。

  “从这洚水出发,一直到那鸣丘山的脚下。向东向西一望无际,这片平原便是我们世代生息的疆土,一千年一万年都是我们誓死守护的煌煌光荣。”缰绳在她指间绕过一个弧度:“翻过那座山,就是黄帝的领地吧?”他的唇角一扬,眼神变得阴郁:“是。”她抬起头,笑容中不知为什么带上了一丝嘲讽:“黄帝的领土很大吗?”“比这要大得多。”“黄帝的兵士很多吗?”“精兵利卒。”“黄帝的将领很强吗?”“久经沙场。”“所以你们不敢攻打他。”她的声音是不容置疑的肯定。

  蚩尤猛然转过头,却见念容轻蔑地笑了笑。

  “身为南天的将军,早就见惯了血肉横飞的战斗。说什么不忍心投入一场无谓的杀戮,其实不过是为了保全自己而已。男人原本是为战斗而生的,可是现在,你们不敢上战场,便只有杀几只狐狸兔子取取乐,然后向女人炫耀自己的胜利。”她扬起头看着蚩尤,目光中有孤注一掷的骄傲。

  “懦夫。全是一群懦夫。”她调转笼头,头也不回地下了山。

  蚩尤一直注视着她瘦小的身影消失在层层叠叠的丛林背后,叹一口气,向一只大雁举起了弓。

  离渊不知什么时候策马上了山坡。

  “她走了?”“生气了。”离渊无可奈何地转过头去,却怎么也找不到她的身影。

  他叹一口气,转向蚩尤道:“我刚刚和央商量过,这几日应该注意一下九徽的动静。”蚩尤瞄准了那只离群的雁:“终究还是不放心她。”离渊不说话,低头过了半晌:“但愿是央错了。”蚩尤没有回答他,弓弦刺耳地响了,那只孤雁凄厉地鸣叫了一声,便从空中翻滚着落了下来。

  “你去看看念容吧,她应该是哭了。”

  九徽站在水阁边上,月光错落地洒满脸庞。

  手中展开了一卷白色的绢帛,就着月光,一字一句地读下去。

  “徽儿,若如父皇所料,近日炎帝应当有所动作,务必密切注意动向,尽早报与我知。

  另:据南天密探来报,有铸剑师从流沙来到南天,投效蚩尤帐下,不知此人是何来历,速往西方察明真相。“身后响起门被推开的声音。九徽并不急着收起绢帛,而是不动声色地翻过一面摊在琴上。

  蚩尤走到身边的时候,她仰起头看他,嫣然一笑。

  白绢反面的字迹衬在深褐的琴面上,夜色里根本看不分明。

  见他的目光落在绢上,她便说:“我想把琴谱重写一遍。”蚩尤看着她,忽然意味深长地笑了。

  九徽却没有注意到。

  “今天你们对念容说了什么?她哭了好久。”蚩尤摇摇头,无可奈何:“这句话应该问她。你知道她对我们说了什么吗?”她的目光中有询问的意味。

  蚩尤叹气:“她说我们是懦夫。”“懦夫?”“是。她说我们在逃避战争。”九徽的眼中闪动着笑意:“说得好。”蚩尤自嘲地笑了笑,在她身边坐下:“难道连你也是这么想的吗?”“我为什么要担心与我无关的事呢?”她的脸上又是一副无所谓的神色,“我只是很好奇,你和离渊本应是站在炎帝这一边的。结果现在这样各自为政的局面,恐怕连黄帝都预料不到。其实你不参战并不能改变什么,反而只会让炎帝输得更惨而已。”“你就那么肯定黄帝会取胜吗?”他的眼睛深处有什么东西在闪烁。

  她警觉地看着他。

  他收起咄咄逼人的目光,低头一笑:“我不参战,其实是因为厌倦。”“厌倦?”她扬起了眉毛。

  蚩尤笑了笑:“九徽,你有没有想过,我战斗了那么多年,究竟是为了什么?”她安静地看着他,眼中有一丝疑惑的神色。

  他继续说:“我指挥着庞大的军队,替黄帝征服了那么多原本不属于他的土地。他得到了疆土和人民,可是我又得到了什么?”她似乎是存心和他过不去:“光荣。你得到天下至高无上的荣耀,成为天下人顶礼膜拜的战神。这还不够吗?”他苦涩地笑了:“就算是这样吧,可是那些战死在沙场上的士卒,他们流尽了鲜血丧失了生命,他们付出得比我多得多。可是他们又得到了什么?”她没有说话。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土地和人民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意义。从一个君王转到另一个君王的名下,对于他们自身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可是我和我的将士们,为了满足一个君主贪得无厌的欲望,不得不站在血和火的熔炉中,做着一生一世的搏命演出。演得好,衣锦荣华;演得不好,就是粉身碎骨。”他转头看着九徽:“那样的杀戮毫无意义。鲜血溅到我的手上,土地归到黄帝的手中。我毫无来由地弄脏自己的双手,所有的罪孽都要我一个人背负。我热爱战斗,可是我憎恶失去自由。”他看着她,唇边忽然泛起高傲的笑容:“你也许不知道,南天的三大神将已经陷入了争夺权力的漩涡,我不想重蹈他们的覆辙。更何况,在离开中原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在余下的一生中,我要为自己而战。”“你的将士们呢?他们还是会流血。”“我也会为了他们而战斗。”她向他仰起头,月光下他赤色的斗篷被染成不真实的暗红色,竟有奇异的温暖的感觉。

  “……有一天,你会为我而战吗?”声音很轻,轻得连她自己都快听不见。

  “什么?”他没听清楚。

  “……没什么。”她笑了笑,眼底有藏不住的寂寞,“明天我要动身去西方,大概要很久以后才能回来。”


本文相关内容:战争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龙骧录(23)     下一篇:龙骧录(22)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