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狼牙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狼牙(43)

2005年03月18日10:51:18网易文化 刘猛

  张雷快跑几步,一个利落的手撑侧跟斗,起来以后又接了一个前空翻。这一串动作看得军区总院来来往往的人目瞪口呆,方子君脸上则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张雷在草坪上跳起来,又是一个凌空边踢,动作干净利索。

  落地以后只是额头微微出汗,他孩子一样笑了:“怎么样,我可以出院了吧?”“像个皮猴子一样,批准你出院了。”主治医生微笑着说。

  “太好了,可把我憋坏了!”张雷跑过来,“天天这不许动那不许动,这样的日子我可过够了!”他说着调皮地看方子君。

  方子君没搭理他。

  主治医生眨巴眨巴眼睛:“你啊!没有我们小方悉心照顾,你能好的这么快?管你是看得起你!”张雷嘿嘿笑。

  “好了,我回去值班了。”主治医生摆摆手,回楼了。

  张雷对着方子君笑:“真的,感谢你。”“这是我应该的。”方子君笑笑。

  “今天,我请你吃饭。”张雷真诚地说。

  “哟,这么正式啊?不像你啊?”“该正式的时候就得正式。走!”“老兵的阵地”酒家是一个84年上过前线的老步兵战士开的,他本来就是中央戏剧学院的舞台美术系学生投笔从戎的,回来以后接着上学。毕业回省城做了省电视台美工,现在已经是一把刷子了,钱也有了几个,就开了这个酒家,刚刚开业没几天。

  方子君被张雷带到这里就蒙了,与其说这里是一个酒家,倒不如说这真的是一个阵地。舞美出身的老板果然审美造诣不一般,把这个酒家设在一个防空洞里面。门口是沙袋和铁丝网,穿着迷彩短裙的女服务员虽然笑容可掬,但是一转到被伪装网挂着的大门里面,方子君就不行了。

  一张当年特别流行的海报,一个戴着钢盔的小战士的脸,美术字是“妈妈,祖国需要我”。

  再进去,里面是一个照壁。照壁上都是当年的新闻照片、战地自拍和各种纪念品。幽暗的光线下逝去的岁月扑面而来,那“当代最可爱的人”的搪瓷白茶缸、子弹壳做成的和平鸽、残缺的炮弹片一个一个都在召唤着那段战斗的青春,火热的青春。空间里面回荡的音乐也是当年阵地的流行音乐,《血染的风采》如泣如诉。

  转过照壁,就进入阵地了。

  一个塑像立在布置成地下指挥部的餐厅中央。塑像粗糙但是却充满力量,是一个戴着钢盔光着脊梁穿短裤的战士,消瘦的身躯都是腱子肉,脖子的绳子系着光荣弹,虎视眈眈,左手撑地,右手提着一把56冲锋枪,是一个出击的姿势。

  塑像下面的金属牌子上写着——“兵魂”。

  方子君站在塑像面前呆了半天。

  “老板自己创作的,一个香港老板出20万人民币,他不卖。”张雷说。

  方子君点点头。

  “张雷!”一个穿没带红领章老军装的长发男人喊。

  “王哥!”张雷招手。

  长发男人走过来:“今天来了?”“这是老板,王大哥。”张雷笑着说,“这是我女朋友,方子君。你今天在啊?”王哥点点头:“我下班没事就过来了,一会来几个外地过来的战友。——坐哪儿,你自己选。”“你们认识啊?”方子君问。

  “张雷,好小兄弟!”王哥揽住张雷的肩膀,“也是前两个礼拜刚刚认识,没说的,你哥哥就是我兄弟!你就是我的小兄弟!我听他提起过你,86年上去的小妹妹,都别见外,这就是咱部队咱家。”“你跑出来喝酒了?”方子君皱眉。

  张雷笑笑:“医院附近开了这么个地方,我怎么可能没情报呢?”“挑地方吧。”“两地书吧。”“OK.”王哥点点头,招手过来一个服务员,“招待好了,两地书。”方子君跟在张雷身后穿过这个地下指挥部,犹如穿越一条时光隧道。伪装网、破旧满是硝烟的军装、打烂的猫耳洞纹丝钢、扭曲的工兵锹、老电台……还有空间回荡的音乐,一切都在把那场沉默的战争唤醒。

  把方子君记忆当中的战争唤醒。

  转到里面的防空洞过道,两边是雅间,也就是防空洞的房间。房间都有自己的名字,“老山兰”、“扣林山”、“法卡山”、“八姐妹救护队”、 “无名高地”、“侦察兵之家”……突然方子君停住了,她看见靠里面有个熟悉的标志。

  是的,没错。

  飞鹰臂章。

  放大手绘在油画画板上的飞鹰臂章。

  张雷也停住了,低着头没说话。

  方子君大步走上去,看见这个房间叫“飞鹰侦察队”。

  她回头:“是你给他出的主意?”张雷点头,肃穆地:“我没想到他布置得这么快——虽然他们的任务现在还涉密,但是我想让人们记住他们。”“为什么不带我来这里?”“我怕你伤心。”张雷坦诚地说。

  “我就在这里。”方子君坚决地说。

  于是就走入“飞鹰侦察队”。

  扑面而来还是一张巨大的油画,粗糙的笔触看出作画者内心的激动。是画的飞鹰侦察队全体队员合影,虽然是从照片临摹来的,但是显然作画者融入了自己的创作激情,身穿迷彩服的战士们的手关节被放大,紧紧握着自己的钢枪,脸部庄严肃穆略略变形,夸张了战士的淳朴和刚毅。

  方子君在画上那些熟悉的脸上仔细地找,其实她不用找就知道他在什么位置。

  是的,是他。

  年轻的脸上傲气十足,黑白分明的眼睛寒光迸射,线条明朗的嘴唇和英气勃发的鼻子,都是那么的熟悉……

  方子君的手轻轻在他的脸上抚摸着。

  作画者是个艺术造诣非常高的人,不仅准确捕抓了他的形,还敏锐感觉到了他的神。

  方子君的眼泪在眼眶打转。

  “你知道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方子君的嗓音哽咽着。

  张雷摘下军帽,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方子君转过身,脸上泪花盈盈。整个房间都是飞鹰侦察队的合影和个人照片,一张白纸上写着庄重的黑色宋体字: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空降军“飞鹰”侦察队,组建于1986年,在前线轮战一年,执行大小任务50多次,1987年回防军部后解散。其中,涌现出来一等功臣4人,二等功臣15人,战斗英雄张云1人。

  ……

  席间,方子君一杯接一杯喝酒。烛光下她美丽的面容泪流不止。菜居然也是当年的罐头和炊事班特色的小炒,酒是当年前线壮行的高度茅台,甚至装酒的都是印着“当代最可爱的人”的搪瓷缸子,但是她还是一缸子接一缸子的喝,张雷劝都劝不住。张雷也喝了不少,两人高唱血染的风采,高唱两地书母子情,高唱十五的月亮,高唱一切能想到的这场沉默的战争的歌曲。

  都醉了。

  方子君趴在桌子上哇哇大哭,但是还是在喝酒。

  一直喝到王哥进来:“不行了,再喝要出事了。张雷,你还清醒不清醒?!”“到!”张雷歪歪扭扭站起来还要敬礼,“我,没事!”“喝点猫尿瞧你那个熊样子!隔壁满屋子都是84年上去的老兵,你让老大哥们看笑话是不是?”“不,不是!我,我去敬老大哥……”说着拿着搪瓷茶缸就要过去,脚下一软差点倒了。

  “行了,行了。”王哥苦笑,“赶紧滚回去睡觉!”“结,结帐!”张雷就在身上摸。

  “回头我去陆院找战友或者你再来再说吧。”王哥拉住他,招呼另外一个女服务员扶起方子君,“走,出去,我给你们找辆车!”出来风一吹,张雷的酒稍微清醒点了,赶紧道歉:“对不住对不住今天喝多了……”“赶紧送你对象回去,路上别和人打架。”王哥把他推出租车上,对司机说:“军区总院,路上稳点。”方子君喝醉了,酒还没醒,张雷一上车就靠过来抱住他的脖子喃喃地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张雷就抱住她,他们拥抱过,也接过吻,但是却给张雷感觉冷冰冰的,象这样紧抱在一起还是第一次。

  车到总院干部宿舍,张雷扶着方子君下来,她酒还没醒。张雷几乎是把方子君抱回宿舍的,而方子君真的是紧紧抱着他的脖子不松手:“你别离开我,别离开我……”张雷开灯把方子君放在床上,但是方子君死活也不松手:“别,你别离开我……”“子君,你喝多了。”张雷柔声说,解开方子君的胳膊,起身关上灯,转身往门口走。

  方子君微微睁开醉眼,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

  而这个穿着军装上衣的背影在开门要出去。

  “啊——”方子君惨叫一声,这一声太凌厉太悲惨了让张雷一下子汗毛都立起来了。

  方子君从床上弹起来,直接就扑过去抱住这个熟悉的背影大哭:“啊——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张雷急忙转身:“我不走,我不走!你先睡觉,睡觉!”方子君不管不顾抱住这个熟悉的身躯,捧着他熟悉的下巴,泪花盈盈看着他那双熟悉的傲气十足的眼睛。良久,她疯狂地吻住他的嘴唇,狠命地咬,狠命地亲,舌头在他的牙齿间探索着。几乎是在一瞬间,方子君的女性温柔被一下子唤醒,她的吻不再那么冷冰冰而是热辣辣。

  “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她疯狂地吻着,喃喃地说。

  被唤起激情的张雷紧紧抱住方子君吻她:“我不走!我哪儿也不去!”方子君柔弱的身躯瘫在张雷的怀里,张雷用他有力的双手一下子撕开她的上衣。方子君软软倒在床上,张雷扑到方子君怀里,吻着那高耸的饱满的乳房。方子君忘情地抱住他的近似光头的平头,抚摸着他健壮的脖子,抚摸着他发达的胸肌。

  张雷撑起身子,方子君的外衣和内衣在他的大手下面如同褪壳的蝴蝶一样全部褪去。

  月光下,她和女神一样冰清玉洁。

  张雷俯下身去,和自己的爱人拥抱在一起。

  方子君拥抱的,也是自己的爱人。

  她哭着笑着叫着喊着,幸福的红晕少见地出现在她的脸上。

  在洪水崩破大堤的瞬间,方子君高喊着,抽搐一样高喊着:“你知道不知道,我,多么想你……”

  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来,张雷微微睁开眼睛,闻到一股清新的芬芳。他一下警醒过来,发现自己盖着粉色的被子,脑子腾一下子大了。急忙坐起身,发现自己全身赤裸,再看是在方子君的房间,马上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屋子里面没有人,他的军装和内衣叠得整齐放在枕头边上。

  他立即穿衣服,刚刚套上那件印着“中国空降兵”字样的T恤就发现桌子上放着一封信。

  他急忙冲过去拿起那封信,信没封,上面写着“张雷亲启”。

  打开信封,叠的很仔细的一只纸鹤无声滑落在他的手上。

  张雷的脑袋嗡嗡响,手哆嗦着打开信,是方子君娟秀的字体。

  “张雷: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只好给你写信了。

  你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一个优秀的军人,一个值得很多好女孩去爱的热血儿郎。我以为我可以爱你,我以为我可以战胜很多也许不该在我们之间的障碍去爱你,但是……我错了。

  你没错,错的是我方子君。

  我不该尝试着去爱你,因为我们之间的障碍其实是不可能战胜的。

  因为,我已经没有爱情了。

  我的爱情,都给了一个叫做张云的男人,你的哥哥。

  我是一个革命军人,我并不是在乎那些封建的束缚,因为那在我看来是很可笑的事情。

  我的爱都给了他,给了那只不会再飞回来的飞鹰。我不可能再去尝试爱一个什么男人,无论他多么优秀,多么出色,都不可能再占领我的心。所以说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

  我的错,就在于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我答应做你的女朋友,是出于一种冲动,或者说是一种女性天生的献身精神。当你在危险当中,天生柔弱的我会答应你的一切要求,合理的或者无理的。在前线的时候,这样的例子很多,我的很多姐妹都把自己的感动当作爱情,将自己献身给即将走上战场和死神搏斗的战士。

  是的,我不否认他们是真正的勇士,但是那不是爱情,那只是一种感动。

  一种女性天生的献身精神,牺牲精神。

  一种因为感动,而自愿去献出一切的精神。

  所以,我并不爱你,我只是被你感动。

  被你在和死神搏斗感动。

  还有另外一点是我一直不敢提及的,就是你太象你哥哥了。在某种程度上,因为对他的思念让我将这种感情移植给你,于是这种感动就掺杂了复杂的因素。

  但是,你就是你张雷,你不是任何人。

  你是个优秀的男人,不应该成为一个替代品。

  去吧,去寻找你真正的爱情,属于你的爱情。我不属于你,我也不属于那只飞鹰了,因为我背叛了他。

  我因为自己的柔弱,把自己摆上了灵魂的祭坛。也许我的后半生要在一种忏悔当中度过,终老一生。

  但是,这是我应该得到的惩罚。

  我们不要再见面了,见面只是会让我们尴尬,也会让我的灵魂再次受到鞭挞。

  由于我的柔弱,我失去了守护那只飞鹰的资格。

  也失去了成为你的姐姐的资格,张雷。

  方子君1992年8月15日“

  张雷放下信,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

  刘晓飞和何小雨站在主楼门口,看见张雷穿着军装提着自己的东西从里面出来面色阴郁都很奇怪。

  “哎,子君呢?”刘晓飞脱口而出。

  何小雨一拉他,刘晓飞看她一眼很奇怪。

  “吵架了?”刘晓飞关切地问。

  张雷不多说话,只是淡淡两个字:“走吧。”刘晓飞还想问,何小雨急了:“我说你哪儿那么多问题啊?!你改名十万个为什么得了?!”刘晓飞被噎住了,还想说话,张雷开口了:“你们别吵,我和子君分手了。”“分手了?为什么?!”刘晓飞很震惊。

  张雷看着他的眼睛,许久,低下头。

  何小雨拉住刘晓飞:“走走!回你们陆院去!你真给练成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了?!”刘晓飞最怕何小雨,就不敢说话了。

  三人走出门口。

  张雷突然回头,去看那幢主楼。

  他看见那间办公室的窗帘一下子拉上了。

  他的喉结噎蠕着。

  “我不是张云,我是张雷。”他一字一句地说,目光变得坚定:“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本文相关内容:专题:女性阅读之乳房的历史』 『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女人的醉与不醉』 『战争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霸鼎尊(123)     下一篇:狼牙(43)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