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龙骧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龙骧录(28)

2005年03月21日11:33:39网易文化 林甸甸

  护送奴隶前往北天的将士尽睡着了。绳子有些松,念容费尽力气用绑着的双手从腰间解下冰縠刃,将绳子在刀刃上轻轻一划,绳索便悄无声息地散落在了地上。

  临时搭建的营帐不大,却装了十余个人。念容小心地跨过地上睡着的女奴们,绕过两个熟睡的兵士便走出了营帐,一口气跑出了很远。

  风很大。押送的队伍行走了数十日,已然到了北天。这样的季节在南方还要穿单衣,而这里已经是漫天飞雪。

  身上穿得少,念容打了几个寒战,仰头看看天,心便完全凉了下来。

  本来指望靠着星辰辨识方向,却不料沉沉的云翳完全遮蔽了天空。回到营地已经是不可能的事,而接下来,又该怎么才能在这茫茫无际的冰原上找到去南方的路呢?

  她又漫无目的地走了好远,脚僵在雪地里,一挣便倒在了地上。朔风穿过单薄的衣袖,一寸寸咬噬着她的身体。

  刺痛。

  冰雪化作了尖刀,寒冷割蚀着她的皮肤。恍惚间她甚至以为自己的血已经流满了一地,然而睁开眼的时候,满天的飞雪便蒙上了她的眼睛。她想抬起手拂去睫上的碎雪,却怎么也动不了。

  那躯体仿佛已不属于自己,心底慢慢泛起冰冷而黑暗的绝望。

  眼角滴下泪来,她惊异地发现自己身体中的水分竟然还没有结成冰。

  泪水滑过鬓角落在雪地里,溅不起一点声响。

  若被飞雪掩埋在这渺无人烟的荒原里,从此便回不去南方。

  无声无息地出走,谁在王寨里焦急地彷徨,谁又为她流泪悲伤?

  失去意识的一刹那,面前恍惚浮现出他痛楚的目光。

  喉中干灼如焚,全身烫成了火。

  一只冰凉的手搭上她的前额。念容勉强睁开眼,却看见一个妇人和善的眼睛。

  身下是柔软的锦榻,温暖的房间里弥漫着草药的清香。

  她刚要问这是什么地方,那妇人却摇摇手示意她不要多说话,伸手扶起念容,向她唇中滴了些水。

  “不要问,什么都不要说,安心睡一觉,你会好起来的。”水滴清凉而甘甜,仿佛在久旱的田野上掠过了一场微雨。她还想再喝一些,却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床边又多了一个人。身上披一件黑色的长氅,低下头向那妇人吩咐了几句便转身离去。临走时向她看了一眼,她从此便忘不掉那目光。

  很多年以后回想起这场过往,便知道那一眼便有冥冥中注定的无奈和忧伤。

  穿透整个宇宙,宿命般落在她身上。

  直到终于能够下地的时候,她忍不住问那个妇人:“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那妇人安娴地一笑:“这里便是天帝颛顼的行宫。”念容惊疑地看着她:“那你……”“我是陛下的乳母,奉命照料你已有半个月了。”她微微笑了:“陛下和玄冥将军巡狩至幽都山,途中发现你冻僵在冰原上,便把你带回行宫看护。幽都一带地广人稀,若非陛下相救,只怕姑娘性命难保啊。”她取过一领狐氅披在念容肩上:“无论如何,姑娘应当面谢才是。走吧,我带你去见他。”北方天帝行宫的屋顶和玉阶上盖满了厚厚的冰雪。念容扶着乳母的手,一步步向天帝猎场走去。她听见冰雪在脚下碎裂的声音,风吹过来的时候,斗篷空空荡荡地飘起来,飞舞。

  猎场上白雪空茫。一支箭在空中尖啸着划过,白色的箭翎将飞雪扫向两旁。远处,传来麋鹿轰然倒地的响声。

  马蹄踏在雪上的声音清脆悦耳。月白的马身停在她面前,她抬起头,便看见了他。

  他高高坐在马背上,黑色的斗篷长长垂落在马鞍两旁,银灰的长袍澈如月光。

  逆着光,她看不分明他的脸庞。积雪太亮,睁不开眼睛。几粒雪落在她的睫毛上,她却知道他的目光是柔和的。

  翻身下了马,轻轻一笼缰绳,那匹马便转身小跑着不见了。她仰望他的脸庞,他的碎发在额前散落成暗夜的星光,深黑的瞳仁里有淡漠的忧伤。

  乳母欠身行礼,她于是知道他便是颛顼,北天至高无上的王。

  他的声音是低沉的,淡漠如冰:“你,叫什么名字?”她直视着他的眼睛,忽然有些微的颤栗。

  “念容。”他的目光犀利:“是从南方来的吗?”她轻轻点头:“是。”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警惕的神色。

  乳母不知何时已退了下去。她低声笑了:“终究还是没有逃出啊……是不是我注定要做北天的奴隶?”她仰起头,笑容带着苦涩的意味:“我是中原从南天掳获的战俘,被黄帝当作礼物送到了这里。我从营帐里逃了出来,本以为可以回到南天,却迷失在这雪原上。”他仔细地看着她,知道她不是撒谎。

  “这么说,黄帝的使节要来了?”他叹了口气,“明天我就动身回重华宫,你随我一同去吧。”

  重华宫是北天的帝宫。结束巡狩后的颛顼一直忙着处理政务、接待使节,几乎忘记了念容的存在。时下正是严冬,重华宫里清清冷冷,殿前的积雪上甚至没有鸟兽的足印。乳母经常来找念容说话,因此住在偌大的帝宫中也不觉得寂寞。

  都是些陈年的旧事,有关颛顼——乳母总是称他的乳名高阳——小时的事,以及北天的风土和灵异的传说。

  做乳母的总是盼望怀中的婴孩早些长大,待到孩子们都大了,却都已经不愿意听她说话。她忽然间发现自己已离那昔日的婴孩很远,尽管不曾分离,却一点点变得陌生。

  好在有念容愿意听她说话。这个乖巧伶俐的女孩子总是眨着眼睛专注地看着她。她于是给这个女孩子讲高阳的故事——在她心里,至高无上的北方天帝颛顼,一直都是她怀中熟睡的小高阳。

  先帝是有子嗣的,然而他却偏偏钟意于外侄高阳。那时高阳还小,却已经显露出异于常人的聪颖。先帝于是将高阳送到西天,请西方天帝少昊亲自教导他。

  高阳在西方修学数年,回到北天时已经是十八岁的少年。那年他亲率百人卫队,一举扫平困扰先帝多年的边疆流寇,然后兴修水利,开渠筑城,流惠三百余里。先帝病逝之后,在北天百姓的拥戴下继承帝位,而高阳的表兄堂弟们也纷纷臣服。

  东天伏羲的一个侧妃正是先帝的妹妹。她很早便去世,唯一的女儿宓于是被送到北天由先帝抚养,与高阳青梅竹马地长大。不久伏羲思念爱女,便又将宓召回东天。待到高阳从西方学成归来后,先帝便与伏羲议定了宓公主与高阳的婚事。

  “宓公主真的如传说中的那么漂亮吗?”念容问乳母。宓是东天最受宠爱的公主,传闻是一顾倾城再顾倾国的容颜。

  乳母微微笑着:“宓么?她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孩子。尽管那时她还小,却已然是个好看的姑娘。”念容便想像着那个名叫宓的女子光泽流转的眼睛,绸缎一样的头发和莹莹如玉的皮肤。

  然后便无来由地叹气。

  真幸福啊,高阳。

  那天夜里她梦见了宓,或者是自以为那是宓。她醒来后便忘记了梦中宓的样子,只记得她有修长的手指,月光下指甲闪着萤火虫一样的光。宓的手中牵着长长的红缎,在身上比着。她知道那是宓的嫁衣。宓把手伸向她的时候,指甲锋锐如刀。她迅疾地将匕首插进宓柔软的腹中,便听到轻轻的一声闷响,然后宓的血像那匹红缎一样艳丽地四处流淌。可是宓笑了,艳丽绝伦的笑容中居然有九徽的影子。接下来颛顼的怒容忽然变成了离渊,扼紧她的手腕一遍遍问为什么要离开他……

  醒来之后窗外闪烁着连绵积雪柔和的白光。她抱紧了温暖的锦狐褥子,低声哭了起来。

  次日便有侍女召她面见颛顼。她跟着侍女穿过一重重宫禁,最后走进了颛顼的寝宫。

  颛顼斜靠在榻上,肩上披着玄色的长袍,手中是一卷竹简,身边静静地立着一个侍卫。

  颛顼并没有发觉她进来。左手支着头,微微蹙着眉,黑发疏落地散下来。右耳的环佩是玄蛇的形状,在烛火中闪动着深幽的亮光。睫毛的阴影洒落在苍白的脸庞上,像她小时候见过的一只黑翅膀的蝴蝶。

  侍卫俯下身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颛顼猛然抬起头,目光落在她身上。

  “失礼了。”他的声音是好听的,“念容。”蝴蝶细致的鳞粉粘在指间,一闪一闪地泛着美丽的光泽。她欣喜于他还记得她的名字。矜持地还了一礼,向他问安。

  颛顼放下手中的书,朝她转过身:“政务太忙,一直无暇来看你,失礼处还请见谅。”她微笑着摇摇头,仪态很优雅。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他面前刻意保持这样的姿态。

  他从容地笑了:“如此便好。午后我要去梅园散步,不知你能否相陪?”她矜持地点点头:“我会很荣幸,陛下。”不知为什么,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好笑的光芒。


本文相关内容: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龙骧录(30)     下一篇:龙骧录(29)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