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半信半疑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半信半疑(5)

2005年03月22日15:16:00网易文化 七根胡

  5

  岳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虽然已经是立秋,但那种温暖的柔风总会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岳清轻咳一声,右手同时自被中慢慢地抬了出来。身上还是有些疼痛,不过比起在井中感觉已经好了很多。

  那是一种白色的液体,正肆意的趴在岳清的伤口上,冰凉如薄荷的感觉,岳清相信就是这种药物使他的疼痛减轻了不少。他试着坐起了身,一切都正常,他揉了揉脖梗处,那里有些酸痛,可能是姿势保持的太久,有些落枕了。他一边轻轻按摸着,一边看着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间朝阳的房子,除了他睡的这张单人床及那个简易的床头柜之外,就是对面一个五组的衣柜,除了这些什么都没有,整间屋子看起来有些简洁。

  “你醒了。”晓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进了这间房子,她的手中正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我想你肯定饿了。”

  岳清伸手接过了面,只说了一句“谢谢。”立刻就低下头狼吞虎咽的咀嚼着碗里的面,他的确很饿,而且饿得已经前心贴后心了。

  晓月看着岳清的样子,不自觉的笑出了声,岳清不好意思的放慢了速度。

  “没关系,我知道你一定是饿坏了,你在这慢慢吃,吃完了叫我就成,我先去帮奶奶的忙。”晓月说完就一蹦一跳的走向门口。

  “喂,等一下!”岳清叫住了她,“你叫……”

  “叫我晓月就成了。”晓月说完后给了岳清一个灿烂的笑容,随即走了出去。

  “晓月,很可爱的名字。”岳清轻念了一遍,低下头继续吃着碗里的面。

  人饱的时候总会愿意找点事做,岳清就决定自己把碗送回去。他走下床,经过充足的睡眠,再加一顿饱餐,岳清感觉现在身体有力多了。他端着碗推开了屋门。

  二层看起来没有什么装饰,只是铺了一层木制地板,再有就是走廊那两盏叶形的壁灯,一切都像那间屋子一样简陋,旁边还有两间房,估计就是老太太和晓月住的屋子了。岳清没有多看,顺着楼梯走到了一层。

  一层的大厅,摆着一些生活必需的沙发,桌子,茶几等,也是普普通通,简简单单,甚至连台电视机都没有。不过却到处充斥着花草树木,看来又是一个爱花的家庭。岳清随手将碗筷放到了桌子上,透过大门望向院子,老太太正跟晓月两个在种花,看起来很认真,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小心翼翼。岳清不想打扰他们,独自在屋子里闲逛起来。

  房子虽然是两层,但一切设施都简单,也没有什么可以欣赏和引起注意的东西。岳清决定还是回到床上老实休息一下。

  在推门准备进房间的时候,岳清突然听到了一声奇怪的声音,很小,似乎就在附近。他举目四处望了望,没有什么异状,也许是听错了。但是就在他再次准备推开房间的门时,那个声音又响起了,而且这次岳清听得相当清楚,那声音就来自于角落。岳清看了看楼梯口处,透过一层的窗户,岳清看到老太太和晓月还在低头苦干,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屋里发生的事情。他决定走过去看看。

  角落里很暗,也许是光线照不到的缘故。岳清走上前才发现角落左侧有一个狭窄的走廊向里延伸,如果不是走过来根本就看不到。岳清侧着身子,后背、前胸紧紧地贴着墙壁一点一点地往里挪去。既然这里有路,那前面一定还可以通向什么地方。

  岳清一直想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出现在老太太的家中,但是他总感觉事情有点蹊跷,这个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两层的房子以及那两个女人都有点问题。

  终于蹭到尽头,岳清才发现这里竟然有一道门。到底是什么样的房间,有着什么的秘密,要藏的这么隐蔽?岳清充满了好奇,他伸手试着推了推门,门开了,很自然的朝里打开,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发出。

  房间太黑了,黑得足以证明它根本就没有安装过窗户。岳清伸手在墙壁上摸索着,他相信那里应该有一个开关。果然他的手触及到了一个按钮,他立刻按了下去。

  灯亮了,虽然有些昏暗,但也可以让岳清看清房间里一切。

  屋子的右侧放着一个通体黝黑的柜子,有一个半人来高。上面的拉环还是那种古式的花色拉环,左侧则空空荡荡一面白墙,面对岳清的那面墙放着一个古旧的四腿木桌,桌上空无一物。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相对一般的房间,显得有些太小,估计不足七平方米。

  岳清注意到柜子的左侧有一个凤形的标记,昂首的凤凰向后弯曲与美丽的扇形尾部相接,形成一个优美的线条,金漆的勾嵌更让它显得栩栩如生。岳清伸手摸了一下,那小东西很有意思。

  “唉——”

  岳清突然一惊,“是谁?”他警惕的环视着四周。

  没有人。

  岳清走到门口歪着脑袋向外望了一眼,没有人走近这间房间。

  也许只是幻觉。

  “看来事情越来越严重了。”

  岳清吓了一跳,他神精质的转了个身,有声音,的确有声音。

  没有人,跟刚才一样。

  岳清的呼吸开始加重了,他向前走了几步,伸手扶住了那个古式的木桌。

  “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岳清听清楚了,是个年长的男人在说话。

  “谁?到底是谁在说话?”岳清的汗毛几乎都立了起来,他的手指在木桌上轻轻滑动,他紧张,他讨厌这种感觉。

  “难道您不能制止吗?”这回声音换成了女人,听起来她似乎很担心。

  岳清的手指搭在了木桌上,他已经没有勇气再出声,他半个身子都靠向了木桌,他只能静静地听着这段对话,也许他们是在隔壁的房间,而他只不过是恰巧听见了。

  “唉——我根本不知道事情会怎么发展,但我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男人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

  “是谁?您知道到底是谁吗?”女人显然有些焦虑不安,声音变得急促而高昂。

  “我现在还不知道,也许直到事情发生才能直正知道。”男人显得很无耐。

  “那……我能做什么?”女人妥协了,声音变得异常脆弱。

  “离开这里,带着他马上离开这里。”男人坚定的说道。

  “您……”女人还想说什么,但男人却不给她机会。

  “离开!马上离开!离开——”

  岳清的心突然收紧了,那声音就像是在他的耳畔响起的,像是在对他说的,冷汗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额头流了下来,喘息声也开始加快,岳清终于忍不住冲出了房间,直冲到楼梯口。

  “你怎么了?”老太太那双冰冷的寒目对上了岳清紧张忙乱的眼神。

  “我……我没事。”岳清有些慌张的调结着自己的表情。

  “你的伤口不疼了?”老太太瞟了一眼岳清身上有伤的地方。

  “好多了。”岳清突然想起自己还未曾感谢过面前的这位老太太,所以赶紧追加了一句道:“我还没谢谢您了。”

  “嗯,伤口好了也不要到处乱溜达,别忘了这里不是你的家。”老太太显然对他私自走出房间感到不满。

  “噢。”岳清摸了摸脑袋,这真是一个不招人喜欢的老太太,但是她也算是他的恩人,所以他也不好说什么。

  老太太从岳清的左侧走了过去,在错身的时候,岳清突然想起了什么,所以他随口问了一句:“旁边住着什么人啊?”他在想答案一定是一男一女,也许是夫妻,也许是父女。

  “旁边现在已经没人住了。”老太太停住了脚步,道。

  “嗯?”没有人,岳清一愣,那他刚才听到的声音……“那他们去哪了?”岳清还是有些不甘心,接着问道。

  老太太淡淡的说道:“他死了,就在昨天。”

  “死了?”老太太用了一个“他”,这让岳清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怎么死的?”

  老太太白了岳清一眼,她显然对岳清的过份好奇感到不满,“听说是自杀的,从自己的房间二层跳下去的,正好是脸着地,所以摔得血肉模糊。”

  岳清感到意外,他心中还在奇怪,刚才明明听见了隔壁有声音,如果不是邻居,那就是这里,可刚才那间房子旁边已经不可能有房间了,那声音到底是从哪传出来的?

  “你在想什么?这些事又跟你没关系,还不回床上休息去。”老太太道。

  “噢,好,那个人真是可怜啊。对了,他是男的还是女的?”岳清再次问道。

  “男的。”

  “他叫什么啊?”岳清低下头一边看着自己的伤口一边随口问道。

  “岳清。”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半信半疑(7)     下一篇:半信半疑(6)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