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亲历死亡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亲历死亡(3)

2005年03月24日17:47:22网易文化 骑猪逛超市

  云端,本市一家毫不起眼的咖啡馆,生意总是不热不淡。现在什么生意都难做,守着这样一家店面,老板似乎也有一种过一天算一天的心态。

  说是咖啡馆,实际上只要能赚钱,里面什么都有卖。甚至你关系到位了,还可以在这里买到一些很特别的东西,比如K粉。当然是不允许在这里吸食的,至于你要到什么地方去吸食,也没有人愿意过问你。

  吧台上调酒师没有工作可做,因为今天的顾客实在不多,于是就和一个服务生闲聊起来。

  离吧台最近的一桌,坐着两个男人。

  “你听见他们说什么了吗?”年老的问。

  “恩。”年轻的回答。

  这两个人正是市公安局的吴雁雄和张小川。

  “要不要找他们做个笔录?”张小川问。

  “等等,先听他们说完。”吴雁雄一向不喜欢这些地方,今天把张小川叫来,肯定不是光来看看这么简单。

  吧台上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刚好吴雁雄和张小川可以听见。

  “你还记得前几天金元购物中心死了一个收银员的事情吗?”调酒师问。

  “怎么不记得?前几天不是有个美女警察带人来问过吗?好象那个人死前在我们这里喝过咖啡,是吗?”

  “你运气好,那天居然生病请假。你想想,一个人头天还谈笑风生地坐在你面前喝你亲手煮的咖啡,第二天就死了。你心里有什么感觉?现在想起来还有点怕。人啊,生死有命,真是活得没什么意思,说不在就不在了。”

  “你也怕死啊?你平时不是对生死很看得开吗?”

  “谁不怕死啊。我其实也不是怕死,只不过觉得生命实在是太脆弱了。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

  “我怎么知道?不管自杀还是他杀,不是为情就是为钱。”

  “我看不像。那个人家里面不像有钱人,还有听说她连男朋友都没有。”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啊?难不成是你下的毒手?”

  “去,去,你小子想找打啊!我女朋友也在金元做收银,那天就是换的她的班。她告诉我的。”

  “哇靠,你们两口子都和她有过亲密接触,运气好,可以去买彩票了。”

  “你可别乱说啊。这事真他妈邪门。”

  江边的风徐徐吹来,初秋的凉意也随之拂面而过。

  吴雁雄和张小川站在这座跨江大桥上,面对着江两岸那灯火通明的繁华。谁知道这繁华下面隐藏着什么呢?

  “吴叔叔,最近两天好象大家都没有多少进展。”私底下,张小川一直叫吴局长为叔叔。因为张小川的父亲和吴雁雄是战友。

  “是啊。”吴雁雄叹了口气,“李芳身体一直非常健康,她父母又死活不肯做进一步尸检,一直闹着尽快把女儿的遗体火化。张勇倒是找到了,经多方证实他和李芳分手后就没有联系过,而且作案动机、作案时间都不存在。还有那张冥币,全市没有一家丧葬店卖过。”

  “购物中心那边也没有任何情况。案发当天购物中心的录象我们也仔细看过几十遍,没发现异常情况;附近居民也挨个问过,没人发现当晚有什么异常。吴叔叔,你干警察这么多年,大大小小的案子破过无数。你说现在我们该从哪里入手。”张小川对自己负责的购物中心这一块儿没有新发现似乎有点自责。

  “小川啊,我一直希望你能比我干得更好,我也一直在培养你,我想你是知道的。”吴雁雄突然转开话题,一脸慈爱地看着张小川,“我对不起你父亲~~~~”

  “吴叔叔你别说了。”张小川有点动容,“我知道吴叔叔处处为我着想,是我做得不好。”

  “不,你干得很好。要是你做得不好,就算我想培养你,你提刑警大队队长的事能这么容易通过吗?这说明局里大家对你都很认同。这件案子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会非常棘手,所以我才亲自来抓。名义上说是领导重视,其实你也知道我很久没有亲自参与案件的调查了。我这么做目的只有一个,为你承担责任。到时候赵局长追问下来,责任我来承担。你才刚刚升任队长,要是第一件重大案子就破不了,我怕影响你在局领导层和同事们心中的印象。”

  张小川似乎没有想到过这一层,心里一阵激动,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吴雁雄接着说:“小川,你是一个好警察,但现在你还要做一个好下属,一个好领导。再过两年我就要退休了,我希望到时候别人能叫你张局长。”

  张小川刚想说什么,就被吴雁雄制止了。

  “小川啊,吴叔叔做警察这行已经快30年了,调到北市市局来也快20年了。警察这辈子难免碰到一些奇怪的案件,有些案子根本就是破不了的。就像这件,一报上来我的直觉和经验就告诉我,这将是一件悬案。有些事,你不愿相信,但它确实发生在你面前。以后你就会渐渐明白了。”

  张小川本想争辩一下,但他还是忍住了。这几天,吴雁雄明显精神状况不好,有时候做领导未必就比部下轻松。

  回到家里,张小川还在回味刚才吴雁雄的话,以至于母亲叫他接电话都没有听见。

  “小川,你在想什么?”张小川的母亲走过来,把手机放到儿子手上,“接电话,你同事打来的。”

  张小川这才回过神来,抱歉地对母亲笑了笑,拿起手机:“你好!哦,张克啊,你还在局里?这么晚了你还在干什么啊?什么?有新发现!好,好,我马上来!啊,你过来啊,我在家里!那好吧,我在家里等你!”

  20分钟后,张克徽风吹火燎地赶过来了。

  “阿姨好。”张克徽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小川拉进了书房。

  “有什么新情况?”张小川激动地问。

  “那张冥币有点小线索了。”

  “什么情况?”

  “我说小川,客人来了都不倒杯水啊。”张妈妈端了两杯茶进来,放在书桌上。

  “谢谢阿姨。”张克徽端起茶喝了一口,“铁观音!”

  张妈妈笑笑,似乎对张克徽的鉴赏能力表示满意,“你们说正经事,我出去了。”

  “别喝了,快说那张冥币哪里来的。”张小川一把夺过茶杯。

  张克徽一脸痞样:“怕我把你好茶喝完了?我这个重要线索可是费了好多工夫才挖到的,你这个队长都不先表扬我一下!”

  张小川实在是没有办法。这个张克徽在局里可是随便惯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要不是看在他办事能力确实很出色的份上,恐怕早被下放在某个基层派出所去了。

  “要不,你先猜猜?”张克徽还在卖关子。

  “你小子存心把我急出毛病啊?”张小川无奈地说,“等案子破了给你记一大功。快说吧!”

  张克徽收起嘻皮笑脸,说:“我已经把全城所有经营丧葬用品的地方都查遍了,没有一家在生产经营这种面额的玩意儿。不过今天有人告诉我,这张币应该不是最近出的,只有那些自己印制、自己出售的老店面才可能有。我查了一下,居然打听到了一位权威专家,嘿嘿,明天咱们去问问,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

  “什么权威专家啊?”张小川有些不解。

  “政府近年对这行进行了诸多限制,干这个的人越来越少了。通过这几天的调查走访,发现他们这行讲究非常多。简单地说,就是很迷信。他们对警察都有点抵触,一般不愿意多说什么。我费了好些劲儿才从一个小店里挖到了权威专家的信息。他建议我去找一个叫周寒成的老人。据他说周寒成在他们这行资历很老、见多识广,也许他能够给我们提供帮助。”

  “就这些?”张小川以为还有下文。

  “怎么,还不满意啊?”张克徽反问,“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能有这点线索已经很不错了。明天去找找那个周寒成,你去不去?”

  张小川想了想,说:“还是你带几个兄弟去吧!我明天想再去李家看看,顺便再和李芳父母聊聊。”

  “你发现线索了?”张克徽兴趣怏然。

  “据乡乡回来说,李家强烈反对对李芳做解剖检查,并希望尽快火化。他们似乎对李芳的死因并不是很关心。你不觉得奇怪吗?”张小川说完,转头看着窗外,“现在我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但是到底是什么,又说不清楚。”

  “优秀的猎人,对猎物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敏感。”张克徽看看手腕上的表,“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要不今天晚上就住这里吧。我总觉得这件事情有某个地方我们还没有注意到,一起想想。”张小川知道,他这个部下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办起正事来可是一点也不含糊,很多时候往往能提出一些关键性的东西。

  “一切服从领导安排。”张克徽故意站起来一本正经地回答。

  张小川也站起来,拍拍张克徽的肩膀,笑了笑。


本文相关内容:精彩专题:我们都在咖啡里见证天荒地老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亲历死亡(5)     下一篇:亲历死亡(4)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