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亲历死亡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亲历死亡(28)

2005年03月24日18:06:30网易文化 骑猪逛超市

  大家看张小川一言不发,知道他一定想到了什么,都没有打扰他。

  郝乡乡过去接了一杯水,示意颜丹沉喝一口。

  回来半天还没来得急喝上水呢,颜丹沉确实有点渴。

  不知道是不是喝急了,居然把水滴到了裤腿上,颜丹沉抬起脚,伸手轻拂了裤腿水滴。

  张小川盯着颜丹沉的举动,眼睛都没眨一下。

  颜丹沉斥道:“你看什么?”

  “我在和黄主任交谈的过程中,看到他曾有过类似的动作,”张小川学着样子抬腿轻拭。

  “这个有什么不对吗?”颜丹沉问。

  “我学不来,”张小川道,“可是我觉得他的动作太像京剧里那种甩水袖。”

  “是不是黄主任也是戏迷?”郝乡乡说。

  “绝对不是。”张小川反复回忆着黄主任的种种表现,渐渐发现离奇的可不止这一点。

  “冬冬,你趴在窗台上干什么?快下来。”一位母亲怒斥道。

  那名叫冬冬的孩子大概两三岁的样子吧,被母亲训斥了却依然没有下来的意思,反而嚷道:“妈妈,快看,那边开过来一辆大汽车,好多人正在上车呢。”

  母亲走过来,抱住孩子,伸出头向外看了看,对面北大街改造工地上只看见一片昏黄的灯光,没有一个人影。

  “胡说,哪有什么大汽车。”母亲把孩子抱下来。

  “真的,妈妈,就在对面。”孩子辩解道。

  今天是七月十五。母亲心里一凛,赶紧捂住儿子的嘴,迅速把窗子关上了。

  “小颜,你马上联系马酥,务必要她提供黄主任的电话和家庭住址。”张小川安排道,“笑元,你带人去医院;何平,你带人去京剧团;马上行动。”

  马酥只能提供出黄主任的手机号码。张小川赶紧拨过去,对方关机。

  “马酥,你无论无何得找到黄主任的住址。”张小川亲自拨过去提出要求。

  马酥联系了好几位同事,终于找到了黄主任的住址。

  吴雁雄家,老两口正在吃饭。

  “终于捱到今天了。”吴雁雄感慨地说,“希望今天过了,就一切都好了。”

  于再芬接道:“18年前有那场莫名其妙的大火,今天又会发生什么呢?”

  “铃——”

  “刘队,你的电话!”郝乡乡提醒。

  “哦。”不知道刘笑远在想什么,居然没听到电话在响。

  “笑元,你那边怎么样?”张小川在电话里问,“原来黄主任就住在公安局隔壁。刚才我已经去过了,他老婆说他已经两天没回家了。”

  “我们还在路上。”刘笑远回答。

  “那我再联系一下何平。”张小川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刘笑远刚合上手机,“铃——”又响起了。

  是谁?刘笑远对陌生的电话号码已经开始敏感。

  “你好!”刘笑远摁了接听键。

  电话里先是沉寂,然后咿咿呀呀响起了一个女声清唱——“法场上一个个泪流满面,都道说我窦娥死得可怜!”

  忙碌了大半个夜晚,没有任何发现,黄主任全然不知去向。

  “张队,”郝乡乡悄悄报告,“在车上时我看刘队接了个电话,不知道是谁打来的。我看他当时脸色很难看。”

  怎么没听他提起这个情况,张小川纳闷。

  “笑元,刚才还有谁给你打电话了?”张小川拉过刘笑远,问。

  刘笑远脸色微变,沉默了片刻,才说:“不知道,可能是谁打错了吧。”

  张小川注意到了刘笑远的神态变化,马上追问:“真的是这样?”

  刘笑远又是沉默,终于,他开口道:“张队,是不是我的电话号码有问题。为什么我总能接到这样的电话。”

  13X44220078!

  这本应该是一个普通的手机号码,到底是电话有问题,还是人有问题?

  大家都在猜测。

  张小川听完刘笑远的描述,一拍车身,道:“怎么把那里忘记了。快,去北大街。”

  天色亮起来的时候,这座城市里的人们又开始了新的忙碌。

  他们惊讶地发现,昨天还一派繁忙的北大街工地上一片死寂,周围已经被警方全部封锁。

  吴雁雄亲自主持召开会议。

  “这次,市里非常震怒,”吴雁雄严肃地说,“刚才市长亲自打电话过来,要求必须在半个月内拿出结果。”

  半个月?从张小川到下面的每个人都低头不语。

  “我这把老骨头倒没什么,”吴雁雄继续说,“大不了回家休息。你们还年轻,以后的路还长,我可真替你们担心啊!”

  然后,张小川代表专案组汇报案情的最新进展情况。

  “昨天你还见到了黄医生?”吴雁雄突然打断张小川问。

  张小川点点头。

  “你看看这个。”吴雁雄把一份资料啪地丢过来。

  黄主任的尸检报告,上面白纸黑字写着,死者死亡时间已经超过50小时。

  那么说自己见到黄主任时,他已经死亡十几个小时?

  张小川惊住了, 昨夜在北大街那栋正在改造的古建筑里发现穿着白大褂的黄主任尸体时,他已经有所预感。只是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

  “你的意思是黄主任早在给孙局长做手术时就已经死了?”颜丹沉同样非常吃惊。

  “从时间上推测确实如此。”张小川道。

  “那么昨天你见到的是谁?”颜丹沉问。

  “鬼知道。”张小川转过头去,沉声回答。

  黄主任的妻子闻听丈夫遇害,稀里哗啦大哭起来。

  前两天孙家家人还不依不饶要找黄主任算帐,如果他们知道现在的结果不知会有何感想。

  “你节哀。”张小川安慰她,“你能提供一些黄主任的信息吗?这对我们的工作会有极大帮助。”

  黄太太带着哭腔回答:“咱们家老黄忠厚老实,医术高超,在医院口碑很好,没听说和谁结过仇怨。”

  “黄主任生前认识文化局的孙老局长吗?”张小川问。

  “不认识,”黄太太摇摇头,“老黄近些年和政府的人极少往来。”

  近些年?张小川马上问道:“那么以前黄主任以前?”

  “哦,”黄太太补充道,“十多年前老黄曾做过市委班子的保健医生。”

  张小川又和黄太太聊了一会儿,基本了解了黄主任的情况,于是又安慰了黄太太几句,起身离开。

  黄太太送张小川出了门,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张小川说:“张队长,你说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干的?老黄他哥哥前几天也死在那里。”

  回去的路上,张小川眼前不断浮现出这两天的片段。

  如果不是恰好在医院,那么很可能不知道孙老局长的死讯,在这段时间里,仅仅只是一个孙老局长吗?会不会还有李老局长、张老局长?

  刘笑远正在焦急地等待张小川回来,因为他刚刚接了个电话,居然是林利利从南市打过来的。

  “张队,”所以的当张小川的车刚进公安局大院,楼上的刘笑远已经招呼道,“有新情况。”

  “林利利?”张小川听到这个名字,埋怨道,“最近怎么把她给忘了?她电话里说了什么?”

  “上次你不是问我,为什么当年她会相信一个小女孩的话离开精神病院吗?”刘笑远道。

  张小川想起确实这样问过,记得刘笑远曾转述林利利的话,说那个小女孩曾准确预见过几起事情,才使得她对小女孩的话深信不疑。

  “难道,她曾对林利利提起过当年的命案?”张小川心里一动。

  刘笑远点点头:“上次她跟我提起过,当时我也没太注意。刚刚她说,她回忆起小女孩曾准确预见了当时贺书记的车祸,还曾说,自作孽,不可活。”

  自罪孽,不可活!这句话说得究竟是谁?是贺红雷,是孙小红,还是另有所指?

  “乡乡不是反映过孙小红死前的情况吗?”刘笑远在一边说,“她车祸前会一反常态,不再去京剧团视察也非常可疑。”

  “可是孙小红不具备做案动机啊,”张小川说,“她已经退出京剧团,当上了书记夫人、文化局长,按理说她犯不着和剧团的人过不去。她不还多次给剧团额外照顾吗?”

  “现在咱们不能按常理来推断这些事情,”刘笑远反驳,“整个事件已经超过了我们的想象范畴,所以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那么重点调查目标应该转移到这个孙小红身上?”张小川问。

  刘笑远点点头。

  但愿这次的目标选择正确!张小川暗道。

  “其实我也有同样的想法,”张小川说,“刚才黄太太提供了两条重要信息,黄主任就是黄达的弟弟,还有黄主任曾做过贺红雷的保健医生。”

  刘笑远张了张嘴,但没说什么。

  “贺红雷、孙小红的家属还在北市吗?”张小川知道他这个助手既然已经把目标对准了孙小红,那么相关情况应该已经有所掌握。

  “我已经查过了,”果然,刘笑远道,“孙小红从小在剧团长大,没有亲属,与贺书记结婚后也没有留下子女。不过贺红雷的前妻曾给他留下一子一女。”

  “他们现在在哪里?”张小川问。

  “他儿子几年前患病去世,女儿现在掌握着南市最大的地产公司中的一家。”刘笑远说,“我市的北大街改造就是由她的公司承建的,她正在这边处理北大街的事。”

  正好,可以去访问访问这位地产大亨。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亲历死亡(32)     下一篇:亲历死亡(31)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