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亲历死亡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亲历死亡(44)

2005年03月24日18:16:24网易文化 骑猪逛超市

  这是张小川第二次造访国强厂宿舍二号楼十号。

  旧愁未去,新恨又来,李家可真是个多灾多厄的家庭。

  李大进倒并不是特别悲伤,毕竟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都经历过了,看来弟弟的死并未在情感上对他造成多大冲击。

  “张队长,我女儿的事多亏了你。”李大进拉住张小川的手道。

  张小川笑笑,觉得心里很过意不去,说到底,公安局还没真正为李芳一案找出凶手。

  “李师傅,我们这次来是想向你了解一些厂里的情况。”张小川说。

  “一定配合,一定配合。”李大进忙不迭地说。

  “李师傅,你还记得崔长生这个人吗?”张小川问。

  听到这个名字,李大进脸色一变,显然女儿的事在他心里还有阴影。不过他还是很配合地回答:“记得,我和他是同一年进的厂里。”

  “听说你们还在一个车间共事过很长一段时间?”张小川问。

  李大进点点头。

  “那你能回忆一些他当年的事吗?比如工作,家庭。”张小川说。

  李大进沉思了片刻,道:“我进412厂,就是后来的国强,被分在第一生产车间,跟余师傅学习。不久余师傅又带了一个徒弟,就是崔长生。他比我晚到几个月吧。以后412军转民,他趁这个机会当上了车间主任。到改革开放初期,他又下海经商去了。”

  张小川回头看看郝乡乡,她正在做着记录。

  “他在国强时有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张小川又问。

  “我和他在同一个车间干了好几年。他人倒是脑子活,手脚麻利,学什么都特别快,还有一点就是很善于跑关系,所以后来改革的时候,他才能当上车间主任的。”李大进说这话时脸色颇有些不快,看来当时他多半在与崔长生的竞争中失利,到如今还耿耿于怀。

  “就这些吗?没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张小川略感失望。

  “奇怪的地方?”李大进想了想,说,“我想起来了,他的老婆有点奇怪。不知道这算不算?”

  张小川喜道:“快说,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当年国强厂的小伙子,那叫一个俏,到处有人访着问着给你介绍对象。”李大进有点喜行于色,幸好他妻子不在,“不过崔长生对些事一直不怎么热心。”

  听他的话,他当年对这些事儿肯定很热心了!难怪后来车间主任也没混上。

  “不过后来不知道谁给他说了一个对象,他居然闪电结婚,让大伙儿目瞪口呆。”李大进继续道,“他那个老婆,听说没有工作,天天在家做家务,带孩子,从没到厂里去过。我唯一一次见到她还是后来崔长生的寿宴上。”

  “就是他那场隆重的四十大寿?”张小川问。

  李大进点点头,脸色略有些难看,想必是回忆起自己的女儿了。

  “你能描述描述他妻子吗?”张小川安慰了他几句,又问。

  “一张脸煞白,像是生了大病一直没好,很少说话,就抱着她那个女儿站着。”李大进描述完,又恼道,“她那个女儿,不知道与我们家有什么仇恨,居然当着许多人的面诅咒芳芳。我老伴儿当场就被吓哭了。哎,只是没想到——”

  难道这母女二人都有秘密?张小川暗道。

  “你对他妻子还知道些什么?”郝乡乡记录记录着居然问了一句。

  李大进摇摇头,道:“根本一点都不知道。有一次我问崔长生他老婆叫什么名字,他居然骂我神经病。”

  “谁给他牵线搭的桥?”张小川问。

  李大进再次摇摇头,道:“不知道。要不,你去问问余师傅,他有什么事可能会给余师傅说。”

  “除了这次,你对他女儿还有什么了解吗?”张小川问。

  李大进又摇头道:“跟他老婆一样,一无所知。”

  看来,李大进虽然与崔长生在同一个车间工作数年,好象关系并不怎么样。

  “除了你,平时李大进和谁关系比较好?”张小川又问。

  “余师傅,崔长生一直挺尊敬他,还有就是厂里的领导。”李大进道。

  所幸余师傅就在隔壁一栋楼,李大进很快带领张小川二人找到了他家。

  不过他家里没人,于是张小川决定去找找他们领导。

  敲开了当时第一车间郑主任的家门,一个满头银丝的老者把他们迎了进去。

  寒暄过后,张小川知道了眼前的老者正是郑主任,于是正式进入话题。

  “郑老,你对以前你的部下崔长生还有印象吗?”张小川问。

  “记得,记得。”郑主任的声音倒还洪亮,“他是我这个车间出的北市第一富翁,我怎么忘得了。”

  “你对他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张小川又问。

  “印象最深?”郑主任考虑了一下,说,“当然是他放着好好的车间主任不当,偏跑出去经商这事。”

  “在你们厂里的时候呢?”张小川问。

  “我想想,”郑主任毕竟老了,可能记忆力确实有些退化,“对了,他是个热心人,能说会道,可后来娶了妻子后就变得少言寡语。”

  “你认识他老婆吗?”张小川问。

  “不认识,他和我们往来,一般不谈家事。”郑主任道,“不过我倒是在他后来的宴会上见过他妻子一次。”

  这样看,崔妻还不是一般的神秘,似乎出现在大众的目光下就只有那么一次,难道就没有人和她打过交道吗?

  门外稀稀唆唆的声音,有人在开门,之后一位提着一大堆东西的中年妇女进来了。

  “爸,你这是?”中年妇女望着张小川等人道。

  “我们是公安局的,有个案子找郑老了解一点信息。”郝乡乡赶紧道。

  “哦!”中年妇女释然笑道,“你们聊,你们聊,我去做饭了。”

  她走进厨房,放好东西,探出个身子,说:“警察同志,今天我在金元买东西听说一件怪事,不知道在不在你们管的范畴。”

  “什么事?”张小川对金元比较敏感。

  “听说一家丝绸店的白色丝绸被盗了许多。”中年妇女道,“但是不知道是谁干的?”

  不过是件普通盗窃案而已,当地派出所自然会派人去过问的。

  张小川也没怎么在意。

  “张队,不仅崔长生的女儿,他老婆也透着古怪呢。”路上,郝乡乡说。

  “是啊。现在所有的人对她们母子都知之甚少。如果贺冉还在就好了,她一定知道她们的事儿。”张小川遗憾地说。

  “不是还有个余师傅吗?希望他能给我们提供帮助。”郝乡乡满怀希望地说。

  金元购物中心一楼,监控机房。

  中心安保部门的工作人员正在回放着昨天的录象。录象资料已经回放了好几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没有发现有谁到丝绸店盗窃过丝绸。

  三楼的一个挂着蝉衣招牌的店面里,有人正在整理着货物。

  “老三,你说咱们要不要报案?”老板娘模样的人说。

  那个老三头也没抬,道:“先等等商场的说法吧。”

  老板娘想想,点头同意。

  回到局里,已经中午时分。颜丹沉打电话过来,叫回家吃饭。

  张小川拉上门,正待出去,听到隔壁办公室有什么声响。

  那是刘笑元的办公室,因为大家对着他的思念,办公室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张小川轻轻推开刘笑元办公室的门,里面没有人。

  是不是听错了?张小川带上门出来。

  “乡乡,小颜叫你一起过去?”张小川说。

  郝乡乡欢喜道:“真的!那我可的去尝尝颜姐的手艺。”

  颜丹沉正在书房看张小川带回来的那几本资料,就听见郝乡乡的声音了,“颜姐,我可饿了,饭都做好了吗?”

  她放下书,出来道:“都好了,就等你们的嘴巴。”

  饭桌上,郝乡乡把今天上午的见闻给颜丹沉说了一遍。

  “一个崔婴婴已经够烦了,如今还钻出一个她的妈。颜姐,你说这事怎么办?”郝乡乡把事情说完补充道。

  颜丹沉笑笑,道:“难道除了贺红雷,崔家没有其他亲戚吗?”

  “这个我早查过了。崔长生是从外地分配到北市的,在北市没有亲戚。上次要不是冯刚强说出来,我还不知道他们是亲戚呢。”郝乡乡说。

  “叮铃——”电话在响。

  “张队,刚刚得到的消息,金元有人遇害了。”何平的声音。


本文相关内容:改革开放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亲历死亡(49)     下一篇:亲历死亡(48)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