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亲历死亡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亲历死亡(70)

2005年03月25日13:10:02网易文化 骑猪逛超市

  正说话间,一名工人进来了,凑到柳四飞耳朵边咬了一阵。

  柳四飞不住点头,脸色却并无变化。

  何平认得这名工人正是火化车间的,看来他们也发现了那具女尸。

  柳四飞听完后,站起身道:“小何,确实如你所说。我要去现场看一下。你们去不去?”

  何平刚要说话,手机响了。

  城南分局的秦队长打电话来请求支援。

  这帮人,整天就待在办公室里,能破个屁案。何平心里骂了句。

  挂掉电话,何平对柳四飞道:“我们有点事先回去了。你这边有新情况的话马上与我们联系。”

  刚到局上,罗一超就喊道:“何平,赵局让你去一下。”

  赵局平时很少直接和底下的人沟通,何平猜想多半是为这个案子的事。

  过去之后,果不其然,城南已经把案子移交过来了。

  赵惊海任命何平负责这件案子的调查侦破,还冠上对他进行锻炼的名头。

  锻炼锻炼,这一句锻炼都说了十几年,不知道还要锻炼到几时,何平苦笑却只能“愉快”地接受。

  回到队里,他开始安排工作。

  “大家都到会议室来,现在案子正式交到我们这里了。”他对大家说。

  肇大庆笑道:“怎么样,不出我所料吧。”

  一会儿,大家都集中到小会议室了。

  何平先把案情大致描述了一遍,然后分析道:“被盗尸体都是女性,年龄不等,自然死亡或因病亡故,相关资料都在照片背面。大庆,把你拍的那些照片给大家看看。”

  “哇——”接到照片的人都忍不住叫出声来,连罗一超都锁紧了眉头。

  “何平,这谁干的?也忒残忍了吧?”罗一超道。

  “我要知道谁干的还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何平笑道,“大家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我们好采取下一步行动。”

  “何平,事发现场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罗一超问。

  “也不尽然,”何平道,“昨天晚上我们在尸体旁边发现一把手术刀,目前正在进行检测。今天就能拿到检测结果。”

  “可是,为什么没发现凶犯呢?”罗一超对何平所述的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现象也非常纳闷。

  “的确费解。”何平苦笑道。

  罗一超又低下头看看照片,不禁回想起前些日子的案件,心里一动,道:“何平,你还记得李大云几个人的死吗?他们当时心脏不是也有损伤吗?”

  “你的意思是,”何平看着他,“与崔婴婴有关联?”

  罗一超点点头。

  何平马上否定道:“不可能。崔婴婴已经被镇住了,再说她们只对活人下手,没听说过对死人感兴趣。”

  肇大庆也在旁边说:“哪儿来那么多崔婴婴。案子要都是崔婴婴干的,咱们改名叫捉鬼大队算了。”

  刚说完,外面有人在喊肇大庆的名字。肇大庆连忙起身出去。

  “何平,手术刀上发现四个指纹。”一会儿,肇大庆进来欢喜地说,“罗一超,崔婴婴做案可不会留下指纹。”

  罗一超不好意思笑了笑。

  肇大庆把图片递给何平,又说:“手术刀刀柄上有个阿拉伯数字‘1’,不知道什么意思。”

  “啊!”肖粤惊讶地叫出声。

  大家一齐把目光对准他。

  “那把刀可能出自第一医院,那个‘1’是他们的标记。”肖粤说,“我老婆马酥就在那边工作。”

  何平呵呵一笑,道:“太好了,如今又增加了一条线索。”

  连肇大庆都开心地笑起来,毕竟多一条线索就多一份希望。

  “何平,昨晚上咱们好象漏掉了一个地方。”霍如侵突然说。

  “哪里?”何平、肇大庆同时问。

  “放尸体的桌案。”霍如侵说。

  “那个桌案不是四面都封住了吗?”何平不解道。

  “我当时踢了两脚,好象里面是空的。”霍如侵说。

  “那当时怎么不提出来?”何平问。

  霍如侵尴尬地笑笑,道:“昨天晚上心里紧张,没有时间想这么多。刚才我回忆昨天晚上的经过时,才恍然想起。”

  “昨天晚上我还不是一样,竟然连这点都没想到。” 何平笑道,“还多亏你这么有心。”

  一句话化解了霍如侵的尴尬,他感激地对何平笑笑。

  “还有什么情况没有?”何平问他。

  “对了,还有一点,我想大家可能都注意到了。”霍如侵又道,“大家看照片背面的资料——第一个人是在9月12号死的,尸体被盗时间是9月19号,也就是大前天;第二个人是9月13号死的,尸体被盗时间是9月20号,就是前天;第三个人是9月14日死的,尸体被盗时间是9月21号,就是昨天晚上。”

  “刚好都是第七天?”罗一超惊道。

  何平在一边暗自点头,本打算一会儿提出来的,原来霍如侵也注意到了。

  “我们该和殡仪馆联系一下,看哪些人是七天之前死的。”霍如侵又道,“很可能那就是凶犯今晚的下手目标。”

  “好。”何平道,“一会儿我去联系。医院那边罗一超和肖粤去查查。”

  大家又商议了一会儿,把该做的事情分配完毕,已经临近中午了。

  “那下午就行动,今天的会此结束。”何平打了总结。

  在下楼的时候,罗一超叫住肖粤:“中午回家吃饭?”

  肖粤苦道:“马酥今天值班,中午得自个儿解决。”

  “我也正愁没地儿吃饭呢,要不一起在外面随便吃点?”罗一超建议。

  两个人在公安局背面那条街上找了家小店,随便要了几个菜。

  “超哥,市局这边确实比分局压力要大。”肖粤颇有感触地说。

  罗一超缩回筷子,叹道:“我从上一个大案就加入进来,亲眼目睹了一连串的悲欢离合。特别是张队的死,对我简直是一种震撼。我终于明白了一个真正的警察该做些什么。有压力是好事,调整心态坦然对待就好了。”

  提起张小川,肖粤也是神色黯然,此前他已大致听说了事情的经过。

  “我说现在的人是怎么了,”还是别提那些伤心事儿了,肖粤转移话题道,“什么事变态就干什么。”

  罗一超夹了一撮菜,道:“我看不是人有问题,是整个社会都有问题。”

  肖粤停下筷子想想,道:“对。什么样的社会教出什么样的人。”

  肚子填饱后,罗一超问:“直接去第一医院?”

  肖粤擦了擦嘴巴,道:“马酥还在医院呢,先去坐坐。”

  第一医院不算太远,两个人到的时候,马酥正在办公室里煲电话。

  “肖粤,你来干什么?”马酥正嘿嘿地笑着,听到敲门声,抬起头看见肖粤在门口站着。

  “专家门诊需要预约,我忘记了。”肖粤故做歉意道。

  “现在还不用,等过几年就得预约了。”马酥给电话里的人说了句再见,挂断电话笑道,“快进来坐啊,外面还有谁?”

  “怎么,马专家不认识我了?”罗一超笑着进了屋。

  马酥起身迎道:“罗一超?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你们两口子,”罗一超摇头道,“绝代双娇。”

  “扑哧”,马酥笑起来,“你是不是病了,我可以帮忙。”

  罗一超故作神秘道:“我们在一凶案现场发现了你们医院的东西。”

  “啊,真的假的?”马酥惊讶地问。

  肖粤掏出两张图片,放到马酥面前。

  马酥看了肖粤一眼,捡起图片。

  图片上,一把细长的手术刀,刀锋上隐约泛着青光;另一张是刀柄的特写,上面一个清晰的阿拉伯数字映入马酥眼帘。

  “有点像我们医院的东西。”马酥看着图片,犹豫地说。

  “什么有点像,到底是不是啊?”肖粤问。

  马酥白了肖粤一眼,道:“我又不是院长,我可不敢肯定。”

  罗一超制止了肖粤,道:“马酥别生气。我们就是来等你们院长的。”

  马酥笑笑,道:“我哪里生气。只是这东西出现在案发现场,我不好乱说。”

  “医院最近有没有过发生反常的事情?”罗一超问。

  “反常?”马酥若有所悟道,“对了,前几天有位外科大夫自杀了。”

  何平此刻正在家里,准备去上班。

  “何平,路上小心啊。”何平的母亲叮嘱道。

  戴若容升任京剧团团长后,事情一天比一天多,何平干脆把母亲从妹妹家接过来,帮着料理家务。

  “知道。妈,你下午不是要去看戏吗?我叫小戴过来接你?”何平边换鞋子边说。

  何母连忙阻道:“若容事情多,你可别去烦她。我自个儿坐车去。”

  何平匆匆赶到局里。他前脚刚到,霍如侵后脚就跟进来了。

  “呵呵。”霍如侵笑着。

  这小伙子不错!何平想。

  他坐到办公桌前,马上给柳四飞挂了个电话,柳四飞在办公室。

  “柳主任,我是公安局何平。”何平道,“麻烦你查一下你们那边可有15号死的人。”

  “15号死的?”柳四飞在电话那头应道,“好,我马上叫人去查查。你先等等。”

  “怎么样?”霍如侵过来问。

  “正在查呢。”何平回答。

  不久,刘四飞回话了:“小何,就找到一个15号死的。可能那天其他的都送到城北去了。”

  只要有就行,管他是一个还是一群。

  “死者是谁?”何平又问。

  “一名医生,自杀的。”柳四飞回答。

  自杀?何平连忙道:“行,那我们马上过来。”


本文相关内容:办公桌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亲历死亡(73)     下一篇:亲历死亡(72)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