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亲历死亡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亲历死亡(71)

2005年03月25日13:10:40网易文化 骑猪逛超市

  “刷”,掀开尸体上的白布,一具冰冷的中年女尸出现在大家面前。

  “就是她。”柳四飞指着女尸说。

  死者叶娴,女,45岁,北市第一人民医院普通外科主治医师,割脉自杀。

  普通外科?上次黄飞不也是这个科室的吗?

  何平拉出她的手,手腕上已经呈黑色的伤口赫然入目。

  “她是什么时候送过来的?”何平问。

  “16号早上,听送过来的人说是15号晚上自杀的。”柳四飞回答。

  她真的是自杀吗?她为什么要自杀?

  何平吩咐道:“霍如侵,你打电话告诉罗一超,叫他注意一下这件事情。”

  “15号死的真就这么一具?”何平对柳四飞还是不太放心。

  柳四飞苦道:“这我骗你干啥?真就这么一具。城北不是还有一处吗,多半都送那边去了。”

  是城北没发生这样的事情,还是也被他们隐瞒了?

  “大庆,你打电话给城北派出所,让他们去看看城北那边有没有类似的事情。”何平马上安排道,“还有15号死的有几个。”

  话刚落,霍如侵报告:“何平,罗一超在医院已经知道这件事儿了,他们正在调查。”

  医院那边,罗一超、肖粤正在医院张院长的带领下去查看叶娴的坐诊室。

  “就是这里。”张院长打开一处房间道。

  罗一超进去看了看,里面摆设极其普通,一张桌子,几把椅子,靠墙的地方有个铁皮架,其中一格堆着些普通医疗用具,最上面一格摆放着一排书。

  “怎么隔壁也锁着?”罗一超想起进来之前,看到隔壁那屋也是锁着的。

  “哦,那是以前黄飞的办公室,现在还没有人用。”张院长回答。

  黄飞?罗一超不禁皱皱眉。

  他四处看看,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就走到书架前,随手抽出一本书。

  居然是一本小说,还是亦舒的作品。

  “叶大夫死之前没有什么异常吗?”罗一超翻了几页。

  “她最近心情一直不太好,”张院长回答,“毕竟二十多年的老夫妻突然离婚,肯定有思想负担。”

  “她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吗?”罗一超问。

  张院长摇头道:“就算有只怕她家人才清楚。那天她在医院值班,什么时候自杀的没有人知道。”

  “就她一个人值班?”罗一超把那本小说放回去。

  “这层楼的医生就她一个,护士倒是不少。”张院长回答。

  “难道没有人听到一点声响吗?”罗一超问。

  张院长点头道:“应该是这样。”

  “那天值班的护士在吗?我想见见她们。”罗一超又道。

  “这个要去问护士长。”张院长说完,问道,“你们怀疑那把刀跟她的死有关?”

  罗一超点点头,说:“那把刀还要烦劳张院长你费心查一下,看看是哪里失出去的。”

  罗一超边说边查看书架上的书目,中间居然有一本《产科医生手册》,他抽出来,好奇地问:“叶大夫搞过产科?”

  张院长摇头道:“叶娴在我们院一直是搞外科的,没听说过她想搞产科啊。”

  转了一圈,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张院长,我们去找那几名护士问问。”罗一超有点失望,把那本书啪地丢在桌子上,转身朝外面走去。

  “好吧,我马上去找找。”张院长等他们出来,拉上门说道。

  一阵风吹进来,桌子上那本书的书页被翻得扑扑直响。

  忽然,书里面飞出来一样白色的东西——一枚工艺精湛的小绢人,通体雪白,惟口上一点朱红。

  “何平,”肇大庆挂了电话道,“城北派出所的人马上就过去查。”

  “好。”何平点头道,“霍入侵再告诉罗一超,叫他们完事之后直接到这边来。”

  霍如侵赶忙又拿起电话。

  “柳主任,把你12号到15号的相关记录给我看看。”何平转头对柳四飞说。

  “好,你们先坐坐,我这就去找。”柳四飞起身离开自己的办公室。

  “大庆,依你看叶娴是自杀吗?”等柳四飞离开,何平问。

  “尸体经过了清理,不大好说。”肇大庆回答,“不过从伤口来看,应该是自杀。还是等罗一超过来再说吧。”

  “小何,这是记录。”柳四飞的声音传来,旋即就见他扑扑地过来了,手里拿着一本帐册。

  何平打开仔细翻看了一遍,道:“12号到14号你们生意都不错,惟独15号只有一具,并且是自杀。这里面很值得推敲。”

  “难道是专门为了刮骨的事死的?”霍如侵小声道。

  “小罗同志,那天值班的护士只有两个在。”一会儿,张院长带着两名年轻护士过来了。

  两个姑娘都有些不安,跟在张院长后面偷偷看了罗一超一眼,又赶紧调转眼神。

  “谢谢张院长。”罗一超又对两名护士说,“你们坐啊,有点事问你们,就当是闲聊吧。”

  张院长也用温和的语气说:“没事,你们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叶大夫自杀那天,你们也在值班?”罗一超问。

  两名护士点点头,其中一名道:“那天有好几个人在值班。”

  “叶大夫在办公室里自杀,你们一点都没听到?”罗一超问。

  “那天她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我们不敢去打扰她。”一名护士回答,“那段时间她情绪低落,很少和我们说话。”

  “后来你们谁先发现叶大夫死了?”罗一超又问。

  “我。”另一名护士声音有些发颤,“半夜有人送来急救,我去叫叶大夫,推开她的门——”

  ——叶娴耷拉着头倚靠在沙发椅上,头上高盘的发卷儿有几缕已经打散,身上的白大褂下摆被血染成乌红,地上的血迹早凝结成块儿。

  “当时我吓得哇地哭起来,”护士心有余悸道,“她们听到我的哭声都过来了。”说话的护士指指旁边的护士。

  “现场还有没有其他值得注意的细节?”罗一超问,“比如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叶大夫脚边有一把手术刀,后来被城南公安局的人取走了。”护士说。

  罗一超心里一动,手术刀?

  “是不是这种?”他拿出图片问。

  “啊。”护士惊叫起来,“好象是这种。”

  “还有其他情况吗?”罗一超追问。

  “我想起来了,”另外一名护士说道,“叶大夫的桌子上还放着一本书。”

  “什么书?”罗一超急问。

  “没仔细看,好象是什么手册。”那名护士回答。

  “扑”,门被推开。

  那本书躺在桌子上,外面的风偶尔会卷起几页,沙沙做响。

  “是不是这本?”罗一超问那名护士。

  那名护士上前看了看,道:“就是这本。”

  “肯定吗?”罗一超边问边查看铁皮架上的其他书目,没有一本叫什么手册的。

  护士又看了看,道:“的确是这本。”

  罗一超拿起这本《产科医生手册》,仔细翻了翻,没看出什么眉目。

  “这本书我先带回去看看。”罗一超转身对张院长说。

  “啪”,门被关上。

  门背后,静静地躺着那枚小绢人。

  “何平,城北派出所的人回话了。”肇大庆接着电话道。

  “动作还挺快。”何平喜道,“问问他们查清楚没有。”

  肇大庆点点头,对着手机恩恩啊啊了一会儿,报告道:“没有发现一个15号死的。至于尸体有没有被毁,他们还在调查。”

  “没有一个?”何平皱眉道,“难道真是专门为了刮骨死的?”

  “何平,我觉得这具女尸是我们现在的重点,她的死因肯定也有问题。”肇大庆说。

  何平点点头,道:“不知道罗一超能给我们带回些什么。”

  “超哥,现在直接去殡仪馆?”出了医院,肖粤问。

  罗一超看看时间,道:“先去城南分局找老秦。”

  “超哥,我有种预感,”肖粤说,“叶娴不像是自杀。”

  “你的老上司秦队长已经定性为自杀,一会儿你可给他留点面子。”罗一超道,“15号你已经到市局来了吧!”

  “刚好已经调走了。”肖粤讪笑道,“看来我只有继续装哑巴。”

  “欢迎罗老弟来视察工作!”秦队长看到罗一超两人,笑道,“肖粤也回娘家来啦。”

  “秦队长,你就别取笑我了。”罗一超道,“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秦队长边走边道:“为殡仪馆的事儿?”

  罗一超点点头。

  “城南这边实在是人手不够,杂事太多,还真得感谢市局的帮助。”秦队长诉苦道,“市局有什么指示,我们一定鼎立配合。”

  罗一超笑笑,道:“查殡仪馆的事儿竟然扯出第一医院叶娴的死。正好路过这里,顺便来看看那件案子的资料。”

  秦队长惊问:“怎么,叶娴的死跟殡仪馆的事儿也有关?”

  “那倒不是,”罗一超说,“我们在殡仪馆发现一把手术刀,跟叶娴自杀时使用那把有些相似,过来核对核对。”

  秦队长略有些不快,毕竟叶娴案是他亲手过问的,但他仍然笑道:“那把刀还在,我马上叫人去取。”

  在秦队长的办公室,罗一超自己接了杯水。

  水太烫,入不了口。

  一会儿,秦队长急匆匆地走进来,道:“那把手术刀不翼而飞了。”

  带着叶娴案的相关材料,罗一超和肖粤离开了城南分局。

  “超哥,”肖粤说,“秦队长好象有点不高兴。”

  罗一超道:“不高兴就不高兴呗,没办法。”

  肖粤想了一会儿,说:“咱们要不要去调查调查叶娴的家人?”

  “明天去吧。”罗一超说,“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再不过去,何平该骂我们了。”

  “这两个人,怎么还不过来?”何平又看看时间,早过下班的点儿了,殡仪馆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就剩柳四飞还陪着他们。

  “铃——”何平的电话响起来。

  “罗一超,你们在哪儿?”何平问。

  “快到了,在半路上。”电话里,罗一超回答。

  “要不,大家一起吃个便饭吧。”柳四飞在一边说,“时间也不早了。”

  何平看看时间,道:“好吧。附近哪里有吃饭的地儿,最近的。”

  “前面不远处有一家,味道还不错。”柳四飞说,“我带大家去吧。”

  “到北河外街?”车上,罗一超接到何平的电话,“我知道那地儿。马上就到。”

  副驾位置上的肖粤问:“去哪里?”

  “何平叫先去北河外街把饭吃了,晚上咱们去守灵。”罗一超挂掉电话道。

  守灵?肖粤心里一颤。


本文相关内容: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亲历死亡(73)     下一篇:亲历死亡(72)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