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亲历死亡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亲历死亡(72)

2005年03月25日13:12:31网易文化 骑猪逛超市

  等罗一超和肖粤赶到的时候,何平等人已经吃起来了。

  “怎么样?我说他们赶过来刚好吧。”霍如侵笑道。

  何平招 呼道:“没有等你们了。”

  罗一超呵呵道:“咱们谁跟谁啊,用得着等吗?”

  虽然何平有提升的希望,但毕竟还不是领导,大家现在都还放得开,没有什么拘束的感觉。其实张小川在的时候,大家就从来没有拘束过,都养成习惯了。

  罗一超和肖粤坐下来,边吃边把医院的情况给大家讲了一遍。

  其间,不时有“啊啊”的惊叹声,尤其是柳四飞更是惊奇得不行。

  “城南是怎么定的案?”何平听完叙述后问。

  罗一超嘴里正吃着东西,用手肘碰了碰肖粤。

  肖粤赶紧道:“家庭变故造成心理抑郁,导致自杀。”

  “一场离婚就能导致自杀,现在的人不会这么脆弱吧?”何平疑惑道,“她为什么离婚?谁先提出离婚的?”

  “还不知道。”肖粤回答,“得去问她家人才清楚。”

  “她自杀那把刀不见了?”肇大庆接过话问。

  肖粤点点头。

  “会不会就是昨天晚上那把?”肇大庆看着何平。

  何平停下筷子,苦笑道:“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愿不是。”

  “对了,这是叶娴办公室里找到的书,据说她死时就放在桌子上。”罗一超擦擦手,从公文包里掏出那本书,递给何平。

  何平接过来看了看,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仔细一想又想不起来。

  “你先收好。”何平把书还给罗一超,“是一直在她办公室,还是最近放上去的,查查这本书的来历。”

  “何平,你不知道医院的张院长有多倔,”罗一超抱怨道,“开始很不配合,非说叶娴的事已经结案。”

  “还不是在你威逼恐吓之下服了软?”何平笑道,“他们那儿是这样,上次就领教过了。”

  “颜姐,最近我发现个事儿。”郝乡乡收拾饭桌的时候悄悄对颜丹沉说。

  “自从上次吴局来过之后,阿姨和他好象约好了一样,”郝乡乡探过身子看了看客厅,确定张妈妈正在聚精会神看电视后,继续道,“每天早上吴局都会到这边的公园来晨练。”

  颜丹沉哦了一声,说:“两个老人同病相怜,互相关心是正常的。”

  郝乡乡笑笑,道:“那倒也是。对了,你的报道做得怎么样了?”

  “还行,就快出来了。”颜丹沉说完,问道:“乡乡,明天有没有什么安排?”

  “阿姨给了我一张票,叫我明天一起去看戏。”郝乡乡说,“你有事儿?”

  “我约了个产科专家,明天上午去做例检。”颜丹沉道。

  “那我陪你去吧。”郝乡乡欢喜道,“阿姨给的票是下午,正好。”

  大家边谈边吃,一顿饭下来,天都已经黑了。

  柳四飞抢着要付帐,被何平坚决拒绝了。

  柳四飞尴尬地对着大家傻笑,那一口黄牙让人觉得恶心,至少霍如侵是这个感觉。

  昨天晚上虽然有些害怕,不过当做一起普通案件而已,刚才听罗一超几个人一说,事情好象并不简单。知道得越多,疑问就越多,心里反倒越害怕。

  “走吧。”何平的声音稍微给霍如侵壮了些胆。

  他们都不怕,我怕什么!

  不到十分钟,整个殡仪馆又出现在霍如侵面前。

  夜色下,稀稀拉拉几盏路灯已经点亮。

  “把路灯关掉。”何平对柳四飞说。

  柳四飞一脸不解,自己特意吩咐晚上开路灯还有错?

  “前几天都没开路灯,今天也不能开。”看着柳四飞的表情,何平暗骂一句笨蛋。

  柳四飞下了车,到收发室,吩咐了一通,路灯熄灭了。

  一切回归昏暗,霍如侵的心情也跌落了不少。

  幸好月色如水,还大致看得清近处的事物,如果再用心一点,远处的东西也依稀可见。

  “离冷藏室最近的是什么地方?”何平问柳四飞。

  “旁边有间休息室。”柳四飞回答。

  “把钥匙给我,”何平安排道,“肖粤,你陪柳主任在收发室,隐蔽好,别露面。”

  柳四飞转身问看门大爷要了钥匙,递给何平:“就是这把。”

  何平接过来,拽紧钥匙,吩咐道:“其他人都跟我到休息室。”

  霍如侵看看肖粤,怎么不留我在这里。

  正在羡慕,罗一超拉了拉他,低声道:“发什么愣,走了。”

  大家跟随何平进了那条走道,找到休息室的位置。何平特意看了看旁边,的确是一冷藏室和二冷藏室;二冷藏室刚好在拐角处,非常显眼。

  大家都等着何平开门。

  可是,何平在门前鼓捣了半天,也没有把门打开。

  “你来试试。”何平要钥匙交给罗一超。

  罗一超也鼓捣半天,门还是没能打开。

  “我去叫大爷来开。”霍如侵建议。

  “快点。”何平急道。

  一会儿,大爷赶过来了。

  他接过钥匙,啪就把门打开了。

  “这门我熟,生人不好开。”他笑道。

  何平有些不信,也有点不服,问:“大爷,你是不是给错钥匙了。”

  大爷把钥匙串提到何平面前,用手电照了照,道:“就是这把啊,做了白色标记的,很好认。”

  可是,何平记得刚才那把明明是带红色花纹的。

  难道我看错了?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那我先出去了。”大爷扑哒扑哒地走了出去。

  声音不大,霍如侵心里却激起一种颤抖的感觉;大爷的笑容仿佛还在面前,可是怎么老觉得很奇怪。

  没有大爷手电的光线,屋子里又暗了下来。

  “怎么样?”肇大庆笑道,“第一次在这种地方执行任务吧。是不是觉得很刺激?”

  这个老家伙!霍如侵心里骂道。

  休息室里陈设很少,不过长凳倒有好几条。

  霍如侵坐上去就不舒服,总感觉像坐着一具尸体,要不就觉得有只手在摸自己的屁股。

  “大家千万不要在这里打瞌睡。”见大家都没有反应,肇大庆又说。

  “为什么?”霍如侵小声问。

  “别问为什么?”肇大庆不似开始那般玩笑,而是严肃地说,“不想死就不要在这里睡觉,我可是有言在先。”

  霍如侵赶紧提了提精神,开始懊悔怎么没带瓶清凉油来。

  “大家警惕一点就是,也别紧张。”借着窗口透进来的月光,霍如侵看到何平鼓励的表情。

  “围坐到一起吧。”罗一超建议。

  “好,好。”霍如侵赶紧附和。

  四个人把凳子排在一起,这样靠得比较近。

  “好了,别说话了,保持安静。”等大家坐好后,何平道。

  于是大家都闭口不语。

  没有人说话,霍如侵耳朵里只有窗外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偶尔瞟一眼地上,全是窗户外投进来摇摆的树影。

  看看何平和肇大庆,两人一脸坦然;再看看罗一超,咬着嘴唇,似乎也有些害怕。

  四个人就这样坐着,只是何平会偶尔摸出手机看看时间。

  不知道几点了!时间过得好慢!霍如侵缩回一直放在腰间的手,上面全是汗滓,枪可能也浸满汗了。

  忽然,何平的手机震动起来。

  “什么事?”何平用尽可能轻微的声音问。

  “有个黑影进来了。”肖粤的声音,大家都听到了,“没看清楚,一闪即逝,动作非常快。”

  “知道了。”何平看看时间,收好手机道,“十一点刚过,大家准备行动。”

  霍如侵一下紧张起来,赶紧摸出枪,上好膛。

  不久,隔壁隐约传来悉悉的声响。

  霍如侵心跳开始加快。

  过了一会儿,悉悉的声音没有了,转而是嘶厮的撕扯声。

  霍如侵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猪剥皮。

  然后,嘶嘶的声音也消失了,变成轻轻的敲击声。

  很快,敲击声消失了,一切又回归宁静。

  这可怕的宁静,霍如侵感觉鼻尖上的汗水就要滴落下来。

  十多分钟后,宁静被打破了。

  哧嚓——霍如侵鼻尖上的汗水哒地滴到地上。

  何平一挥手,抢先带头冲了出去。

  他迅速拉开了过道上控制冷藏室白炽灯的开关,然后“啪”地撞开第一间冷藏室的门。

  与此同时,罗一超也按事前的约定“啪”地撞开了第二间冷藏室的门。

  第一间冷藏室里一切正常。

  “啊——”站在罗一超身后的霍如侵惊叫。

  何平和肇大庆赶忙奔跑过来。

  第二冷藏室正中的那张桌案上,叶娴尸体腿上的皮肉已经被割开。

  肇大庆赶紧过去掰开察看。

  “怎么样?”何平问。

  “左腿骨髓已经被取走,右腿还没取完。”肇大庆说话的时候,何平已经在四处搜索。

  罗一超和霍如侵也开始到处翻查。

  “没有。”何平搜寻了一番道,“把尸体抬下来,翻过桌案看看。”

  肇大庆呼地就拉起叶娴的腿,看到没有人过来协助,恼道:“霍如侵,发什么呆,过来帮忙。”

  天!霍如侵脸刷地白了。没办法,硬着头皮上吧!

  他过去抱住叶娴的头,和肇大庆一起把尸体抬放到地上。

  何平一挥手,罗一超过去扑地推翻桌案。

  桌案翻倒在地,有块木板滚了出来,原来桌案还有道活门。

  可惜,里面空空如也。

  “啪”,过道上的窗户突然响了一声。

  “会不会跑了?”肇大庆指着右墙上另外一道门。

  何平赶紧过去推了一下,那道门还真的开着,外面也是过道。

  他马上出去,过道尽头那扇门似乎在轻轻摇动。

  “走,过去看看。”他命令道。

  几个人跟在他身后,小心地朝过道尽头走去。

  那扇门果真没关死,何平推开门,外面是花圃。

  “快点。”他回头看到霍如侵居然才走了一半。

  霍如侵正待加快步伐,突然哧嚓——声音又响起了。

  大家先是一愣,随即何平喊道:“快回去!”

  霍如侵被这一吼,赶紧扑扑地往回跑。

  “啊——”一声惨叫后,何平看到霍如侵倒在了冷藏室门口。


本文相关内容: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亲历死亡(73)     下一篇:亲历死亡(72)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