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亲历死亡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亲历死亡(78)

2005年03月28日14:36:15网易文化 骑猪逛超市

  “铃——”,一个不熟悉的电话。

  “谁?”何平接了电话,“剧团?小戴怎么了?好,好,我知道了。”

  肇大庆小心地问:“小戴出事儿了?”

  何平点点头。

  “那快点去呀。”肇大庆道。

  “可是——”何平有些犹豫。

  “可是什么!是别人的老婆重要,还是自己的老婆重要?”肇大庆对那些所谓的为了工作不顾家庭的事迹总是嗤之以鼻,拿家人的痛苦装点自己的门面算个什么鸟。

  何平被他这么一鼓励,终于道:“我先过去看看。这边的事就交给你了,有事电话联系。”

  肇大庆拍拍何平的肩膀:“你放心。快点去吧。”

  医院急救室里,一群人正忙得团团转。

  “病人血压很不稳定,”一名护士喊道,“心跳越来越慢。”

  “再打一剂强心针。”一名医生吩咐。

  旁边的护士劈劈啪啪取药,敲开,吸进注射器,一连串熟练的动作后,俯下手哧地把药注射进病人体内。

  过了一会儿,守在病人旁边的护士道:“没有任何反应,病人心跳更慢了。”

  “做好电击准备。”医生已经没辙了。

  “砰”,急救室的门被人踢开了。

  “不能进去”,有人在外面叫喊。

  “若容。”一个男子啪地摔开拉扯他的手,呼地扑到急救台。

  是何平,只见他捧着病人带着氧气面罩的脸,哭道:“若容,你醒醒。”

  一名护士要去拉他,旁边的医生摆摆手。

  有时候,亲情是最好的急救良方。

  果然,在何平的哭声中,一名护士说:“病人心跳加快了。”

  病床上的戴若容居然慢慢睁开了眼睛。

  何平惊喜地拉住妻子的手道:“若容,你醒了。”

  戴若容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

  何平赶紧把耳朵凑过去,听到若有若无的声音——“何平,快走。”

  “若容,你别说话了。”何平心都快碎了,“好好休息。”

  突然,他感觉妻子的手软了下来,然后听到一名护士喊——“病人心跳停止了。”

  “把他拉开,实施电击。”医生严厉地命令。

  几个人七拖八拽开了僵硬的何平。

  “嘭嘭”几声后,有人道:“没有反应。”

  “继续。”医生吩咐。

  “嘭彭嘭——”

  “有反应了。”屏幕上,又出现了微弱的心电波。

  何平一下子瘫软在地。

  戴若容终于从急救室转到了重症观察室。

  “医生,她没有危险了吧?”何平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来往几个回合,身心经受了残酷的考验,说话都有些困难。

  “应该脱离危险了。”医生道,“戴团长有没有过心脏病史?”

  何平摇头道:“没有。”

  “那就奇怪了,”医生纳闷道,“她的心电波形比常人小很多。”

  “是不是因为她最近太劳累了?”何平问,“她最近忙得不可开交。”

  医生想想,道:“暂时只能这样解释。观察一段时间看能不能恢复正常。”

  “何平。”颜丹沉等一群人全都闻讯赶来了。

  “戴姐怎么样了?”郝乡乡抢着问道。

  何平指了指病房,小声道:“在休息,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

  “真是老天有眼啊。”张妈妈边说边抹眼泪。

  老天若真有眼,就不会让大家流泪了,何平苦笑。

  “昨天晚上戴姐还和我们一起吃汤煲啊。”郝乡乡叹息,“怎么会这样?”

  “你们进去看看吧。”何平道。

  “大家小点声。”张妈妈说,“别吵着小戴。”

  病床上,戴若容安详地睡着。

  昨天舞台上踉跄的身影又浮现出来,哎,戴姐真是太累了。颜丹沉看在心里也发疼。

  大家伤心了几回,又庆幸了几回。

  张妈妈和颜丹沉先回去了,郝乡乡执意留下来陪戴若容。

  “何平,你是怎么搞的?”郝乡乡道,“戴姐身体这么差,你都没注意到。”

  何平自责道:“最近事儿忙,我——”

  “你不是说一切正常吗?局里又接大案子了?”郝乡乡问。

  何平点头道:“又是件疑案。”

  “疑案?”郝乡乡正想问个明白,有人在喊——“何平。”

  怎么是她?不远处,一个老太太飞快跑过来,头上那朵红花随着脚步上下跳动。

  “何平,容容在哪里?”老太太顾不上休息,急问。

  何平指指里面,老太太呼就冲了进去。

  “这个老太太是谁?”郝乡乡皱眉问,“我在公园见过她几次。”

  “小戴的姑姑,”何平靠在门口回答,“请来帮着照看店子。”

  病房里,老太太的背影刚好挡住两人的视线,所以有些事情他们都没有看到。

  “何平。”罗一超打电话过来了。

  “怎么了。”何平赶紧离病房远一些,手机的电磁波对戴若容这样的病人简直像杀手。

  “听说嫂子住院了,没事吧?”罗一超问。

  “没事,”何平知道罗一超打电话不会仅为这事儿,“查出点什么了?”

  “幸亏家政公司帮忙,找到那个保姆了,”罗一超回答,“她说话闪烁其词,有些前言不搭后语。”

  “挖下去没有?”何平问。

  罗一超笑着回答:“开始她的话还基本和董严一致,经我们施加压力后,终于说出了一些新情况。”

  “什么情况?”何平心中升起了希望。

  “是董严主动提出的离婚。”罗一超说,“并且主动搬出了北河口的别墅。”

  何平啊了一声:“董严一直在说谎?”

  “还有阿姨也是董严辞退的。”罗一超继续道。

  “是什么原因,她有没有说?”何平赶紧问。

  “阿姨说她不清楚,两口子的事外人肯定不太明白。”罗一超回答。

  “目标锁定董严。”何平吩咐完又问,“你现在在哪里?”

  “回队路上。”罗一超道,“离医院不远。”

  “马上到医院来接我,我也一起去。”何平道。

  “可是嫂子需要你照顾。”罗一超为难道。

  “现在有乡乡照顾着,我一会儿再通知我妈过来。”何平已经隐约有种感觉,妻子的突然发病似乎与本案有某种联系,越快破案,当然越好。

  他回到病房,拉住郝乡乡的手,道:“嫂子就交给你了,有事马上打电话。”

  郝乡乡用力点点头,因为她看到了何平眼里的泪光。

  “姑,我有事先走了,小戴劳你费心了。”何平又对病房里的老太太喊道。

  在医院门口等罗一超的时候,何平给母亲打了个电话,把戴若容的情况告诉了她。

  电话里,何母紧张得不行,说马上到医院来。

  一会儿,罗一超的车来了,何平赶紧上车。

  “这是详细情况,你看看。”罗一超把董家阿姨的笔录扔给何平。

  何平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合上笔录道:“叶娴会不会是董严下的手?”

  因为他想起了杜离花中毒自杀的事儿。

  “我觉得不太像。”罗一超疑惑道,“他对叶娴那种思念之情是表演不出来的,完全是真情流露。”

  何平因为没有参与董严的调查,倒不好反对:“一会儿就见分晓了。”

  “他办公室还有叶娴的照片,”罗一超补充了一句,“反正我现在挺犯糊涂的。”

  “说不定他杀了人之后心有悔意呢。”何平猜测道。

  罗一超想想,道:“如果真是这样,那董严和刮骨案有联系?”

  何平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该不会董严也是——”罗一超突然惊道,“那种东西吧?”

  何平还是没有说话,罗一超也闭上了嘴巴。

  “何哥、超哥,欣欣书城到了。”驾车下属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何平下了车,抬头看看对面那几个大字——欣欣书城。

  上一次来还是为给孩子买辅导书,一家三口已经很久没有团聚了。

  “何平。”罗一超看到何平望着书城的招牌发呆。

  “哦。”何平应了一声,随罗一超朝里面走去。

  “阿姨,你还记得我吗?”郝乡乡实在无聊,只好找那个不太喜欢的老太太说话。

  老太太端详着郝乡乡,笑道:“你不是韩大姐的女儿吗?”

  郝乡乡嘘了一声,说:“阿姨,戴姐需要休息,我们到外面说吧。”

  老太太摸了摸戴若容的手,道:“她没事,我最了解她了。”

  郝乡乡看到老太太好象在偷笑。

  这老太太,乐什么?郝乡乡对她的厌恶更深了,决定不再和她说话。

  幸好她看到了一个喜欢的人,何平的母亲来了。

  “伯母!”郝乡乡迎过去接住何母提的东西。

  哇,挺沉的,看来老太太煨了汤来。

  何母顾不上说话,疾步跨进病房,看到正吊着点滴的戴若容,没有只言半语,惟眼泪刷刷长流。

  旁边那位老太太看到何母,竟然招呼不打一声,扭身就走。

  这恶心的老太婆,郝乡乡恨不得冲上去揪下她头上那朵红花。

  “伯母,你别担心。刚才医生来过几次,都说没问题了。”郝乡乡生生忍住冲动,转身安慰何母。

  何母呜咽着把郝乡乡拉到门口,轻声问:“医生还说什么了?”

  “医生说一切正常,很快就会康复了。”郝乡乡把“需要一段时间”改成了“很快”。

  “真的?”何母问。

  郝乡乡委屈道:“伯母,我骗你干嘛?”

  “哦。”何母抚抚自己的心口,“担心死我了。”

  “明明不知道吧?”何母又想起了她的孙子。

  “应该没告诉他。”郝乡乡想了想,回答。

  突然,两人听到戴若容的声音——“妈”。

  郝乡乡扭过头——天啦,戴若容终于已经醒来了。

  “我去叫医生。”她激动地喊道。

  “董严,是不是需要我们把你拘起来,你才肯说实话?”罗一超已经被董严拒不承认说谎的态度激怒了。

  他是个什么态度,居然敢说——“这件案子已经结了,我不想再说什么。”

  警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这是很多人的共识,董严也明白。

  所以他的口气软了一些:“我也有苦衷,你们是不明白的。”

  “杀人也有苦衷,我倒是长了见识。”罗一超冷笑。其实在案件没有弄清楚之前,轻易认定嫌疑人为凶犯是他们的大忌,何况董严连嫌疑犯都算不上,没有任何的证据指向他;不过罗一超已经失去耐心了。

  这句话让董严有些慌乱,他急忙辩解道:“叶娴绝对不是我杀的。我和她相濡以沫二十多年,如何下得了手。”

  “买凶杀人的事我倒也侦破过不少。”罗一超乘胜追击。

  董严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黯然道:“好吧,我说。”

  罗一超朝何平笑了笑,这个董严毕竟是书生,和真正狡猾的凶犯比起来,差劲了太多。


本文相关内容:裸体彩绘:许人体一个艺术的理由?』 『离婚是个人隐私吗?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亲历死亡(79)     下一篇:亲历死亡(78)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