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亲历死亡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亲历死亡(80)

2005年03月28日14:39:41网易文化 骑猪逛超市

  这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今天得上班了,听到队里又有了疑案,郝乡乡心情复杂地赶到公安局。一进刑警队的办公室就看到两朵苦菜花,当然是两朵雄性的苦菜花。

  “你们两个怎么了?”郝乡乡问。

  罗一超道:“这下,何平得骂死我们了。”

  “什么事儿这么严重?”郝乡乡笑问,“你作奸犯科了?强抢民女了?”

  “你就别涮我了。”罗一超话刚说完,就看到何平进来了。

  听完两人的叙述,何平没有生气。

  郝乡乡反而生气了,道:“你们两个大男人怎么搞的,连把手术刀都看不住?”

  罗一超和肇大庆苦着脸,没有说话。

  “算了,”何平阻止了郝乡乡又要张开的嘴,“这事不能怪他们。你记得是谁叫你的名字吗?”

  “有些耳熟。”肇大庆吞吞吐吐地说,“但又不能确定是谁。”

  “这样吧,你马上联系一下殡仪馆,看看那边有没有刀子的踪迹。”何平对肇大庆道。

  “何平,得给我安排点任务。”郝乡乡拉住何平。

  何平想了想,说:“这样,你先和我们一起去查那把刀的来历,一会儿再去帮我照看小戴。”

  “是。”郝乡乡觉得有事儿做还是不错,赶紧收拾相关的东西。

  “走吧。”何平对郝乡乡和罗一超道。

  “等等,”肇大庆跑过来报告:“殡仪馆那边说了,没有发现那把刀子。”

  几个人驱车前往国强宿舍,因为昨天董严给他们提供了一条重要信息——叶娴的父亲去世前曾给她留下了一把手术刀。

  “叶娴那么有钱,怎么还让她母亲一个人住在国强?”郝乡乡对案情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她忿忿不平道。

  “有念想的地方,让她搬她还舍不得呢。”何平颇有感触地说,“比如吴局,比如张阿姨。”

  “哦,”郝乡乡虽说是个直肠子,领悟能力还是不低,“搬到别处去了,回忆就没有那么清晰了。”

  尽管如此,郝乡乡见到叶母时还是惊出声来。

  “我上次和张队来的时候见过她,”郝乡乡悄悄对何平道,“她在这片儿管理清洁卫生。”

  叶母家里很冷清,就她一个人,还有一只猫。

  “阿姨,你还记得我吗?”郝乡乡先套套近乎。

  叶母上下看了看,道:“我想起来了,上个月你来过,和一个小伙子,还是我给你们开的仓库门呢。”

  “阿姨真是好记性。”郝乡乡欢喜地拉住叶母的手,“我们是来找你帮点小忙的。”

  叶母笑道:“我一个老太婆,能给你们帮什么忙?你们还要去那个仓库看看?”

  “不是,”郝乡乡掏出几张图片,交到叶母手中,问:“阿姨,你见过这个东西吗?”

  叶母戴上老花镜,看了看,道:“有点眼熟。”

  郝乡乡知道提起叶娴她肯定会伤心,可没招啊,只得小心翼翼地说:“你女儿叶娴就是用它割腕自尽的。”

  “什么?”叶母拿图片的手已经发抖。

  “你认识这把刀?”郝乡乡问。

  “天杀的叶老头啊,你留什么不好啊,你要留把刀给女儿,”叶母老泪纵横,“你害了女儿的一生啊。”

  从叶母断断续续的哭诉中,郝乡乡等人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缘由:原来叶家世代从医,叶父生前就是第一医院的主刀外科大夫,他一直希望叶娴能女承父业,哪知叶娴对此并无兴趣,偏偏喜欢舞文弄墨。十八年前,叶父临终时,要求女儿无论如何要实现自己的心愿,并留下了这把手术刀。叶娴为此才踏上学医的道路。

  十八年前?难道叶父也跟十八年前的案件有关联?郝乡乡望着何平。

  大家好一阵宽慰,叶母才渐渐停止了哭声。

  “阿姨,十八年前叶师傅是怎么去的?”郝乡乡都能联系起来的问题,何平当然不会漏掉。

  “突发重病,不治而亡。”叶母擦着眼泪。

  “叶师傅在世时可曾和当时的市委书记贺红雷,还有京剧团的孙小红姐妹有来往?”何平问。

  叶母不假思索道:“没有。他们都是北市的达官贵人,我们家一辈子老百姓,从没和那些人有过来往。”

  何平想起刚才她曾说叶家世代悬壶济世,心里一动,问:“不知道叶师傅父辈在哪里行医?”

  叶母回忆道:“叶家解放前就是北市的名医,特别是我婆婆精通儿科、妇科,人称女华佗。”

  冤有头,债有主,何平心里有了些猜想。

  “他们是什么时候去世的?”何平问。

  叶母道:“老叶十六七岁的时候他父母就双双亡故了,说起来老叶也是个可怜人。”

  “叶师傅若在生的话,今年高寿?”何平问。

  叶母道:“比我大两岁,今年六十八。”

  六十八减去十六七,应该就在解放初,难道……何平心里默道。

  “他们是怎么死的,叶师傅提起过吗?”何平赶紧问。

  “听说是暴病而去的。”叶母叹道,“不知道叶家到底造了什么孽!”

  至此,何平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医者不自医,这家人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大家唏嘘一阵,何平起身告辞。叶母坚持要送他们,因为叶家本就在楼底,大家也没拒绝。

  走到另外一个单元的时候,叶母突然叹息道:“日后,我那两间破房子只怕也要成库房了。”

  何平心里一动,道:“咱们干脆去看看崔家的老屋吧。”

  张队带人来那次,自己有任务没来成,一直很好奇崔家老屋会是个什么样子,今天正好看看。

  大家经他这么一提议,都觉得不错。

  叶母指着旁边那扇门,道:“就是这里。”边着摸出一串钥匙,把门打开。

  郝乡乡抢先走进去。

  客厅里,依然整齐堆放着扫帚、拖把之类的物件。

  郝乡乡轻轻推开卧室的门,吱的一声后,她惊叫起来——卧室的地上错落有致地摆放着许多小绢人。

  “啊,”叶母也惊道,“这十几天没来,谁这么捣蛋,丢这些垃圾进来。”

  不,这可不是垃圾。何平捡起一个绢人,背面歪歪斜斜写着三个字:张——小——川。

  “叶娴!”郝乡乡也拿着一个绢人念道。

  “什么?”叶母一把夺过郝乡乡手里的绢人,哭道,“哪个天打五雷轰的恶人,居然诅咒我们小娴啊!苦命的小娴啊,他们瞒了我七八天,不让我知道你的死讯,要是我能早些见到你,我一定知道是谁害了你啊!”

  “何平,冯二娃也在这里。”罗一超拿过来一个绢人。

  何平看了一眼,道:“前面那几个绢人好象不大一样。”

  的确,前面有四五个绢人有些褶皱,像是被谁揉捏过。

  何平过去抓起来一个,上下拉了拉,褶皱中间,依稀可以看到一个名字。旁边的罗一超轻声念道:“霍如侵!”

  罗一超脸色刹变,抓起另外一个,上面写着:何平。

  “找找还有谁的名字。”何平的面色也开始难看。

  一阵忙乱后,大家找到了许多死人的名字,不过也有几个人并没死,比如罗一超,比如肖粤,比如肇大庆……

  “余瑞影是谁?”罗一超捏着一个绢人喃喃道,“这个名字很陌生。”

  “你说,余瑞影?”叶母声音瑟瑟。

  罗一超站起身,把绢人送到叶母面前,问:“阿姨认识余瑞影?”

  叶母接过绢人,仔细看了看,良久才摇头道:“不认识。”

  “何警官吗?我是董严,我有情况汇报。”这是董严第一次主动给公安局打电话。

  何平几个人正在回队的路上,车后那个纸箱里装着一箱绢人。

  “什么情况?”何平问。

  “叶娴好象回来过。”董严话语间透着不安。

  “北河口别墅?”何平问。

  “对,你们赶快过来。”董严说。

  “何平,怎么了?”郝乡乡是个急脾气。

  “乡乡,你去医院帮我照看一下小戴。”何平吩咐,“罗一超跟我去北河口。”

  尽管非常想跟着一起去,不过早先答应了要去照看戴姐,郝乡乡只得下车。

  北河口别墅,董严已经早早等候在门前。

  “怎么回事?”何平一下车就问。

  “跟我上楼去。”董严说着把他们带进了楼上的卧室。

  “就是它。”董严指着窗台上那只青花水仙盘。

  何平过去看看,里面就盛着半盘清水,并没有什么特别。

  “以前总觉得对不起叶娴,没有勇气来,”董严道,“昨日把心中的悔恨说出来后,心里好受了一些,今天就想过来看看。”

  董严过去抚摩那只水仙盘,道:“这是盘子是叶娴生前的最爱。那日你们走后,我特意养了几块儿石头在里面。”

  石头?何平注意到盘子旁边还真放着几块儿晶莹的五色雨花石。

  “可是今天我来一看,石头全被拿了出来。”董严指着那几块儿石头道。

  难道这只盘子还有古怪?何平小心地端起那只水仙盘,挺沉的。

  “这是只古董?”何平问。

  “明朝末年的东西。”董严道,“民窑烧制的,值不了几个钱。”

  明朝的东西值不了几个钱?何平心道,当真是财大气粗。

  “这东西是你祖传的?”何平放下水仙盘问。

  “不是,”董严道,“是在束云斋买的。”

  束云斋是北市的百年老店,一直经营古玩字画,没吃过猪肉,猪跑何平还是见过的。

  “什么时候买的?”何平问。

  “八几年的时候,得有十多年了吧。”董严想了一下,道。

  “罗一超!”何平一抬手,罗一超就知道什么意思,上来嚓嚓就闪了几张。

  “束云斋可曾告诉你这只盘子的来历?”何平问。

  董严摇头道:“只知道是明末的东西,至于其他的倒是不太清楚。”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亲历死亡(79)     下一篇:亲历死亡(78)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