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龙骧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龙骧录(48)

2005年03月29日10:36:41网易文化 林甸甸

  残阳哀艳如血,荒原与远天连成苍黄的一片。天上的神祗乘着银色的战车,在天地间布下绝艳的晚霞。

  一骑赤红的马飞驰在辉煌的暮天之下,广漠的烈风呼啸着吹散了头发,挟着粗砺的飞沙划过脸颊。

  九徽在一座荒山前停了马,将蚩尤扶下马鞍。赤色的骏马徘徊不忍离开,九徽却带着蚩尤向山顶走去。

  原本繁盛如荫的草木,自大旱以来便枯尽了所有的枝叶。树枝纷纷枯焦干裂,皴缝中粘着些沙土,颓败到荒凉。

  绝艳的夕阳在黄沙尽头慢慢燃烧。蚩尤低声喟叹着:“想不到这黄昏的荒原竟艳丽如此。”九徽没有答话,他却顾自喃喃地慨叹起来。

  “……也许有一天我会爱上这种辽远的寂寞的氛围。我希望自己能真正属于这片荒原。这里的每一粒沙砾都知道,寂寞,可以成就一个世界……”话音未落,他便剧烈地咳嗽起来。

  九徽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少说几句罢,我是背不动死人的。”蚩尤眼中闪动着笑意:“眼见我就要抛尸荒野,你竟没有丝毫恻隐之心吗?”她淡然一笑:“你是需要别人可怜的人吗?”他望着她,微微笑了。

  “九徽……”行至山腰,他忽然又忍不住想说话。

  “什么事?”依然是淡淡的语调。

  “……你……为什么要救我?”她转过头,冷漠地看着他:“你不要误会,我只不过是看不惯他们倚多为胜罢了。”“是吗?”他眼睛一闪,“那你方才为什么向我出手呢?”“……适才你为什么不尽全力?”她顾左右而言他。

  蚩尤沉静地笑了:“因为我已经看出是你了。”她脸上没有惊讶的神色,微微低了头,声音是暗哑的:“若你果真认出了我,出手应当更狠才是。”“为什么?”她幽幽一笑:“我的意思你都明白,何必又多此一问?”蚩尤凝视着她,心中却是五味杂陈。

  那天对她说的话,他自知太重,可是也不曾料到九徽竟是如此敏感的一个人。

  他拾起她冰凉的指尖,微微笑了:“其实,自从你背离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原谅你了。”她黯然摇了摇头:“你何必说这些言不由衷的话?你也许还不知道,那场大火是我用神器炙炎幡唤来的。若没有那场火,你也不会损兵过半。”“炙炎之幡?”他静静地笑了,“我从来不曾把你当作平凡的女子,却没有料到你竟是黄帝手中最后的王牌……”她低下头:“我自知做错的事太多,既使你说恨我入骨,我也不会责怪你。”他深深地看着她:“你有没有想过,黄帝为什么要与我议和?”她冷冷一笑:“父亲一直想籍此一役吞并南天,议和不过是他在战前向世人作出的姿态而已。”“那黄帝为什么偏偏将这个任务交付给你?”“我与你相识多年,自然比谁都了解你。由我来与你议和,把握岂不是更大些?”她不明白他问这些做什么。

  “如果黄帝并不是真心要同南天和解,那时为什么要让你来见我呢?”“你是说……”她的嘴唇变得煞白。

  他静静地看着她:“你应该能明白,黄帝之所以让你来同我议和,只有两个目的。其一是向世人昭示他所谓的宽宏仁善,其二就是要试探你的立场。”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可是他却顾自往下说:“你在南天住了多年,黄帝在弄清楚你的态度之前,不会轻易让你使用炙炎幡。那日你到我营中来时,我总是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直到你走后,我方才省悟到黄帝必是在我营中也安插了耳目,若你当时有任何背弃他的言行,后果是不堪设想。”他缓缓一笑:“我暗自庆幸你当时不曾说什么,否则黄帝怎会留你到今日?”她望着他深不见底的眼睛,涩然一笑:“原来,你还是会替我担心。”“你不知道当时自己的神情有多冷酷,而我,也是刻意做出决绝的态度。我们彼此都太骄傲,因为害怕说错,就算心里再难过也不肯说出口。而结果,却是错得更多。”他没有再说话,她的指尖却在他手心里一寸寸温暖起来。

  然后眼泪不知为什么就流了下来。

  山路并不好走。他们沿着溪水一直向上,一直上到山崖的尽处。

  九徽原是想将蚩尤送回邻近的城邦中疗伤,孰料蚩尤却执意要上山。待到她站到那片断崖上的时候,终于明白了蚩尤的用意。

  黄沙尽头的那片嫣红,她原本将它当作了霞光。直到浓重的黑烟升起的时候,她才认出那是蔓延在蚩尤营帐中的火光。

  蚩尤凝视着远方,唇角微微下垂:“我做错了一件事。”“怎么?”“临走前我把一切都托付给了离渊。以他的性格,就算战死也不会背弃这个承诺。”九徽幽幽地说:“若我是他,我会叫央和念容一起先走。”他摇摇头:“如果我是央,我会和离渊并肩战斗到最后一刻。”她的眼中霎时蒙上一层恐惧的阴影。

  天光渐暗,远处的烽火也慢慢散尽了。荒原上升起几缕浓烟,风一吹便消散在天尽头。破败的营帐被熏成焦黑的颜色,旌旗散落一地,依稀看得见上面残缺的朱雀纹样。

  而蚩尤的声音,平静得近乎绝望。

  “都结束了。”她一抬起头,便遇上他的目光。

  他深深叹了口气:“那么多年来,我一直拼死守护着自己的承诺,而现在,我终于走到尽头了。”她咬紧嘴唇:“在我心目中,你从来不是轻言放弃的人。”“承认失败,并不等于轻易放弃。我已经尽过力,所以无愧于心。只是我戎马一生,却没有料到一朝竟会败在这里。”他的目光落在悬崖边缘的碎石上,九徽望着他寂寞的脸庞,忽然明白了他所要做的事。

  “难道你竟肯向战胜者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她的笑容有些苦楚,“若你打算以自尽来结束这场战斗,连我都会看不起你的懦弱。”他没有说话。

  她的声音却因为愤怒而渐渐颤抖:“难道说……你终于认同了黄帝的做法,认为天下统一便能带给世人幸福?你以为了结自己的生命就能换得天下人的尊崇吗?你骗得过自己却骗不过世人!你誓死守卫南天的信念已经崩溃,你的战败已成定局……而你的自尽……不过是在逃避现实而已!”“你错了,九徽。”他的声音,却是平静如水,“我从来不曾认同过黄帝。这世界有太多的纷扰,而我不过是坚守着自己身为南天战神的使命。我只愿在我的旗帜下,无论是苗人还是越人,都能平安喜乐地生活,在自己的疆土上固守着永恒的幸福。黄帝所要的统一天下,在我看来,除了战乱,再不能带给人民任何结果。”她凝视着他:“ 这世界运转的方向,便掌握在你和黄帝的手中。如果你不认同他设定的轨道,无论如何总有希望另辟一条新路。可是若你一死,便连这最后的机会都不再有。你……该是不忍看着你所爱的土地,陷入狼烟与战火的罢?”霞光落在他的脸庞上,下颏的棱角显得有些突兀。

  “九徽……我不认同黄帝,但我尊重这个世界作出的选择。我认同的,是这世界对黄帝的认同。”她眼中闪过一丝不解的光芒。

  他扬起头,甩开落在眼角的那绺头发,目光有些落寞。

  “历史……选择的是黄帝而不是我。在这一刻,我看得比谁都清楚。我不是怯于面对这个结果的人,所以,在历史前行的这段路上,我应当自动退出。”她看着他,一言不发。

  他扶着她的肩,忽然笑了:“说了那么多,你不过是想拦住我。”她静静地抬起头:“若你真的甘愿苟且偷生,便不是我所仰慕的蚩尤了。”他的笑容孤高而寂寞。

  她仰起脸,眼神中有刻骨的凄楚:“只是,你以为你走之后,我还能坚持多久?”他沉吟良久,再开口时声音里便带了几分悲凉:“这一世,我欠你太多。若你肯答应我一件事,我便能少一些负疚。”他一直看着她,仿佛要看到她的灵魂里去。九徽点了点头:“我答应就是。你说罢。”他黯然一笑,唇线是一道坚忍的轮廓:“在这世上,除你之外,我已是毫无挂碍。而你,周围还有许多东西值得你去珍惜。以后也许还会发生许多事,无论是欢乐是悲伤是痛楚,我都要你答应我,不管怎样都要勇敢地活下去。”她要开口说话,他却止住了她:“我一直太相信自己的力量,以为自己能将所谓的幸福握在掌中。只是我现在终于看懂命运轮转的速度,看懂没有谁能圆满这一场结局。若历史要我退出,我只有遵从。只是我决不会向任何人交出我的头颅。你是真正了解我的人,这一点,你应该懂。”烈风呼啸而过,一缕头发落在他的眉间,重叠了前额高傲的弧线。

  她的眼睛有些迷离,不知何时脚下已升起了烟色的水雾,将他的脸一点点氤氲得模糊。

  他的声音从未如此遥远过。她向他伸出手,他眼中的光芒却慢慢隐在了雾气里。

  看见那片霞光了吗,九徽?我会一直在这世界的尽头等着你,天荒地坼,直到永恒……

  长发翻飞在风里,烟青色的衣袂激荡如潮。

  广漠的大风卷着云烟在山间翻涌。她向烟霭伸出手,便触到那辽远而温暖的笑容。

  若有来生,又该祈盼怎样的相逢?

  那女子独自立在暮天之下,身后是一千种霞光破空绽放。

  一转身,便是云烟千古。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龙骧录(47)     下一篇:龙骧录(46)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