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手机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阅读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基金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动漫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中华仙魔录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中华仙魔录(75)

2005年03月29日11:00:18天下书盟 龙鳞道

  胡姥姥在那仔细说着,周道儿脸上神情古怪,不住的往苏光镜看去,最后重重的点了下头,慢悠悠的走到了苏光镜面前蹲了下来,脸上笑容可掬,拿手比划了个‘交出来’的姿势。

  苏光镜浑身的肥肉抖了抖,赔着笑脸说道:“周公子,这…这…是何意?”他看见周道儿和胡姥姥几个相谈甚欢,早知大事不妙,说话都带着颤音。

  “苏总库难道不明白我的意思不成?看来是安稳日子过的太多记性不太好了,要不我叫弟兄帮你回忆回忆?”周道儿抬手招了招,狍鴞满脸狞笑的走了过来,双手一合,骨节劈啪作响,对着苏光镜的脖子比划了比划。

  “别别别…我记性好的很,好的很,却不必麻烦这位兄弟了,只是周公子所说的‘苏总库’是何含意,小弟却实在不知…”“苏光镜满脸刷白,摆不了手,只能靠那肥硕身子的扭动来表示自己对周道儿‘好意’的拒绝,配上身上那条墨绿的长褂,像极了一条胖嘟嘟的青虫。

  周道儿站起身来,围着他兜了几圈,走了回去,对着胡姥姥摇头道:“胡姥姥,你是否看错了?这家伙怎么一点魔道中人的样子都不见有?”思思乃胡姥姥一手带大,对她亲如长辈,一直以姥姥相称,周道儿方才听了介绍之后也不客气,随着叫了起来。

  地上的苏光镜听到魔道二字,身子更是不安的扭动了一下,眼中露出一丝恐惧的光芒。

  胡姥姥回道:“他原本就不算是‘魔炼’的人,只是专门为他们保管宝库而已,没有修过魔功,身上自然没有魔道气息。”

  周道儿奇道:“呃,你所说的‘魔炼’既然也算是魔道大派怎又会将宝库交给这种人保管?被人发现之后也没有自保之力,岂不是危险的紧?”

  “‘魔炼’之人专为魔道制造魔器,故此深为仙道之人所忌,这许多年来一直都在被仙道中人追杀,虽未死绝,但余人也已不多。加上自从天星门得了‘观天镜’之后,世间魔道之辈再无人能在天镜面前隐匿身份,故此交给凡人保管反而是最安全的。加上‘魔炼’和‘得意门’一样乃顶级制器宗门,宝库之中机关重重,也不需人力防守,苏光镜的任务只是验证来取宝之人的身份,指点途径而已。”

  “原来如此,但如此隐秘之事只怕除了‘魔炼’高层之人外无人能知,也不会轻易告知他人,这消息却不知姥姥你们是从何探听而来,会不会有误?”

  胡姥姥一笑:“我们族中有一类花狐乃人狐之后,天生媚骨,而且妖气极淡,世间许多烟花酒楼之地均是她们当家,只是惩妖之役后由台前退居幕后而已。人类好色,修魔修仙的也难逃天性,时不时就搞一些双修之类的名目,行事之时最为口松,烟花之地也就成了最好的情报来源,此事就是通过她们所知。事后我们经过多方考证,并摸透了苏光镜的底,才敢肯定此事千真万确,绝无虚假。”

  周道儿奇怪道:“既然你们如此肯定,怎会至今未从苏光镜口中得出宝库的所在来?照你们的本事对付他应该绰绰有余才是,难道是应付不了里面的机关不成?”周道儿说着摸了摸怀中的吃书虫子,对机关制器他倒是信心十足,心中安定的很。

  胡姥姥尴尬一笑:“那机关倒还罢了,连那宝库的位置我们也还未知。我们这些个都是雪狐和红狐族人,媚术并非强项,也无人修得迷魂珠,那苏光镜倒也嘴牢至今还无所获。只是苦了我们萍儿,大好一副清白的身子白白给这家伙占了便宜还无所得,唉…”说罢朝那些刚幻回人形的小狐狸看了一眼,叹了口气,想来那萍儿就在其中。

  周道儿一怔:“要想知道为何一定要用什么媚术…”

  胡姥姥奇道:“那还有何法可使?”

  周道儿愣了半响,这些狐类竟然如此善良倒真让他想像不到,想了想站了起来,说道:“你看我的手段便是。”

  走上前去,左手一伸,虚引一下将苏光镜从地上提起,没去理会他的惊叫,对着狍鴞几个说道:“方才胡姥姥所说你们也听见了,给你们半个时辰,让这死胖子将他妈姓什么都给我说出来。”五神兽耳目何等灵便,周道儿一说立马点头不迭。

  狍鴞呵呵笑着从周道儿手中将苏光镜接过,几个人好似得到了一件好玩物事一般你争我夺的将他拖进了周道儿的皇家套房,房门一关,刹那间,一声声惨叫从屋内响起,和五神兽的大笑声‘交叉辉映’,此起彼伏。

  过了一会,屋内又安静了下来,短短半柱香不到的时间,房门又‘吱呀’的开了开来,五神兽笑嘻嘻的走了出来,狍鴞朝周道儿点点头,做了个搞定的姿势,苏光镜垂头丧气的跟在后面。

  狍鴞手一挥,将苏光镜又定在那里,而后走过来在周道儿耳边轻声说道:“主人,那宝库就在太行山内,等会叫这胖子带去便可寻到。”

  周道儿奇怪的瞧了苏光镜一眼,身上的藤蔓已经松开,一身青衣已然湿透,倒也看不出有何伤痕,只是脸上充满惧意,而后问道:“怎这么快就招了?”

  “呵呵,也没用什么厉害手段,只有化蛇老大化出原型将这胖子吞下去吐出来的玩了会,这胖子就全招了。”

  周道儿翻翻白眼,他可晓得化蛇的原型是啥模样,瞧了瞧苏光镜身上湿漉漉的样子,总算明白那些看上去黏乎乎的是些啥玩意了,不由得捂着鼻子又走远了些,手一挥,招呼道:“大家出发,寻宝去也。”他前面听胡姥姥介绍,知晓那‘魔炼’门宝库之中除了那南荒火泉水之外,还有极多珍贵炼器原料,心中早就奇痒无比。

  胡姥姥目瞪口呆的看着,狐族之人心地极好,单纯的紧,除了媚术之外,还真不晓得有其他手段,此时见到周道儿等人三下五除二就将苏光镜摆平,心中惊叹无比。

  思思行动不便,那宝库据说又是机关重重,化蛇、獾和那些狐女留下来守护,周道儿急匆匆带着另外三神兽和胡姥姥押着苏光镜直奔太行山,他混没把那些机关放在眼里,此时似乎种种宝物已然到手,着实雀跃的很。

  ————————————————————————-

  邢台西,青山叠翠,峰峦高耸,山岭横亘南北,蜿蜒不断,乃太行山也。

  古人曾云,太行山“怯怯御螺贝壳及石子如鸟卵者,横亘石壁如带”,而后下了论断“此乃昔日之海滨,今东距海已近千里”。岁月如梭,沧海都已成桑田,那复杂的地形却还保持原样,故此有人称“太行山似海,波澜壮天地。山峡十九转,奇峰当面立”,最是神秘不过。如若没有苏光镜带路,那宝库还真不好找。

  一至人迹罕至之地,狍鴞轻伸长臂,将苏光镜一把提起,他身形健壮,提着偌大一胖子也混不吃力,招呼几声,几人纷纷凌空而起,往山内掠去。

  太行山脉,到处山峰林立,大多都高达数百丈。北部的小五台山是她的最高峰,高千余丈。还有三峰山,奶奶顶、老爷山等,均是太行山中的著名高峰。苏光镜指点的方向便在那三峰山后,但周道儿已非当年吴下阿蒙,陡峭的山路行起来轻松简单,三神兽自不消说,那胡姥姥乃狐类,本就擅长这些轻巧功夫,不一刻,几人已到了地头。

  转过一个山脊,几人同时一怔,面前是一个奇怪的峡谷,正是夏季,里面却是一片冰雪天地。

  “此处便是冰冰背。”此时狍鴞已将苏光镜放了下来,胖子顿时一脸讨好神色,见几人吃惊连忙指点道:“从那边的峡沟开始分为南冰窟和北冰窟,方圆均有数百丈,那宝库便在那峡沟深处。”

  周道儿点点头,带头往里行去,虽是炎炎酷暑季节,方一进去,顿感洞穴来风,寒气逼人,石窟内到处是冰凌和霜刺。

  苏光镜急急赶上,在周道儿身旁又说道:“相传峡谷里是前朝皇帝给爱妃开辟的避暑御寒宫,天长日久,山体滑塌,找不到宫门而无法进入,以至成了一大迷宫。又由于峡谷中大小石窟连结成片,又在山的阴坡上,当地人习惯把山阴叫做‘背’,所以叫做冰冰背。此地甚是奇妙,别看现在寒冷异常,数九隆冬之时,这里却热气蒸腾,洞内时常会有丝丝黑烟冒出,当地之人传说此处荒废之后有妖无数,故此从不踏足。”说着,将手往身边一洞穴内指了指,里面黑不溜秋,猛一望去,象极了猛兽张开的巨嘴。

  周道儿扭头看了二眼,‘呃’了一声,双手迅速结了几个法印,一道淡淡的光芒往那洞穴内直射而入,洞穴似乎极深,光芒转上几转之后就不见了去向,过不多时,‘嗡’的一声轻响,洞内一股火红的光芒直冲而出,周道儿急忙往后一撤,却看见光芒到处空气中立时结起了薄薄的冰霜,一层层的冰霜结成了一块薄薄的冰墙,阳光照耀之下晶莹剔透,甚是美丽。几人这才知道,那光芒竟然是极冷的寒流。

  狍鴞乃是火属,对这些阴冷之地极不喜欢,大脑袋一伸,口中一道火焰射出,那冰墙顿时化为乌有,而后摇摇脑袋继续向前走去。周道儿却大吃一惊,口中大声嚷道:“火寒流?”

  听见周道儿突然大叫,狍鴞、胡姥姥等人都不解的回过了头来,周道儿忙解释道:“火寒流极为罕见,只有地底即有火山又有冰川之处才会产生,可火山极度高温,冰川又极为寒冷,要让二者相安无事几不可能,故此有火寒流之地又被称之为人间神迹之地,相传只有在那云深不知处的蓬莱仙岛上才有,却没料到在此处也能得见。”

  苏光镜赞道:“周公子果然好眼力,我也听门中的长辈说过,此处确有火寒流,却没料到周公子年纪轻轻却如此见多识广。”

  周道儿斜眼瞅了他一眼,微微一笑,也不答话,踏步向前走去,一运‘如意渡’瞬间就又走到了前头。狍鴞又将苏光镜提起,迅速跟上。

  不一时,已然到了峡谷深处,翻过一块丈高的石壁,面前地上出现了三个巨大洞穴,洞口一前二后垒成了一个颇为标准的品字型。峡谷内,由于二边的山坡遮挡住了阳光,故此颇为阴暗,可此处却是阳光明媚,仔细看去,原来远处的山坡上有一豁口,阳光从那投射而来。

  谷中的寒气到此处才全然消散,那石壁二边短短数米路,却好像是冬夏季节交换一般,很是奇妙。

  一簇簇的野花在洞口盛开,将黑色的地面打扮的五彩缤纷,旁边一丛丛粉绿的长梗野草随风舞摆,阳光下散发着勃勃生机,那三个洞口黑黝黝的也不知究竟有多深远,但在美景之中看去很是突咎怪异。

  “周公子,此处便是宝库入口。”苏光镜从狍鴞手中下来,指了指洞口说道。

  “此处便是?这藏宝之地和旁边环境格格不入,也不算隐秘啊。”周道儿往四周看了看,奇道。

  苏光镜‘嘿嘿’一笑,说道:“几位请稍退几步。”而后走到旁边的野草从中摆弄了几下,一道白光闪过,地面上传来隐隐的震动,隆隆的声响中,那三个洞口奇异的扭动起来,原本椭圆型的洞口一开一合有如活物一般,震动中,旁边的野花野草却纹丝不动,过了一阵,震动停歇,三个洞口之间有一光斑出现,先只是碗口大的一点很快就扩展成水桶般粗细。

  苏光镜指了指那光斑得意的说道:“这才是宝库的入口,而旁边三个洞穴中机关无穷,进去之后就算是神仙也难以脱身,都是死地。而这周边数万野草野花都是人造之物,只有一株才能触发机关。”

  周道儿面露讶色,走上前去,随手拔下了一棵看了几眼,这野花做的栩栩如生,甚至连虫咬风落的疤痕都与真的一般无二,轻轻一捏枝叶,还有点点汁液渗出,却未想到乃是假货,这‘魔炼’一门的炼器之术还真是了得,心中对宝库之中的玩意更是期待。

  又前行了几步,到了那光斑前头,低头瞧了瞧,背着手又走了回去,口中说道:“现在宝库已开,该如何进去?其中的机关你可知晓如何关闭?”说着话儿,背负在后的手心中隐隐有极淡的黄芒一闪。

  苏光镜苦着脸答道:“我只负责带人来此,其余的却是不知,不过听说如果进不得法,洞口那光斑便是一件极为厉害的机关,一不小心便会使人灰飞烟灭。”

  周道儿笑道:“看来苏总库记性还不算好,方才有位兄弟夸你体壮肉肥滋味着实不错,要不我叫他前来再帮你回忆回忆如何?”

  苏光镜一张胖脸顿时惊的雪白,连连摆手道:“不必不必,我虽不会,但也见过本门中人着手开启的动作,且让我仔细想想仔细想想。”说着往那光斑走去,狍鴞几人见周道儿未说话也并不阻拦。

  走过周道儿身边之后又急急前行了几步,苏光镜回头看了看,见离周道儿几人都已有数丈的距离,眼见就要到那光斑之前,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喜色,喉咙中短促的嘶吼了一声,胖胖的身子忽然化做一道绿光朝那光斑投去。

  狍鴞和胡姥姥几人顿时脸色大变,但异变突至,却又措手不及,只有周道儿仍是笑眯眯的看着。

  ‘嘭’的一声,那绿光眼看就要没入那光斑之中,光斑外却忽然有一道黄芒闪起,将他硬生生弹了开来,绿光一收,苏光镜偌大的身子又现出形来,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爬起身来回头惊惧的看着周道儿,额头已然肿起了老大一包。

  周道儿拍掌大笑:“哈哈,苏总库,我这小小的屏障还算坚硬吧?啧啧,你也算是厉害的,一般人这样撞上去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你却若无其事,果然有一身好修为啊。”

  狍鴞满脸狞笑的走了上去,搓了搓手,口中叫道:“你奶奶的,扮猪吃老虎啊,老子非得把你烤成乳猪不可!”额头之处一点火焰闪出,浑身皮肤已经变的火红。

  苏光镜后退了几步,哭丧着脸答道:“小的只是想为各位探探路而已,绝无他意,绝无他意。”心中惊讶,自己掩饰的如此之好,还有本门的隐魔珠在手,绝无半点魔气外露,这小子是怎么看出来的?真是见了鬼了。叹了口气,知道自己绝不是面前这几个煞星的对手,既然逃脱不了,也只能束手就擒,乖乖听话,手一撒,一道绿色光芒闪过,那光斑渐渐隐去,露出了一个半丈来宽的洞口,满脸堆笑的说道:“恩公,方才撞了一撞,我忽然清醒了许多,您瞧,这不就开了?”

  周道儿‘呵呵’一笑,走到他身边拍了拍肩膀说道:“苏总库既然想起来了,那就暂且留着你的命,不过…咦…?”手一伸指着苏光镜嘴边,摇头道:“你怎掉了一颗牙…?”

  “啊…”苏光镜连忙张嘴,伸手探去,却没料到周道儿手指忽然一弹,一颗黑赤赤的物事已然入口。

  苏光镜一惊,那东西入口即化,变做一道火辣的热流直入腹中,伸手入喉,抠了半天也无济于事。

  周道儿板着脸说道:“怕你伤重,故此给你颗超级大补丸尝尝,这东西可是我千辛万苦炼制而来,难道你还不领心意不成。”

  苏光镜心头暗骂,脸上却不敢有半点愤慨神情,点头应是,乖乖的将众人往那宝库中引去。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中华仙魔录(76)     下一篇:中华仙魔录(75)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