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新闻 - 免费邮箱 - 短信 - POPO - 相册 - 搜索 - 交友 - 拍卖
NetEase
新闻 | 体育 | 科技 | 财经 | 基金 | 证券 | 旅游 | 女性 | 文化 | 游戏 | 手机 | 下载 | 广东 | 排行 | 部落
军事 | 娱乐 | 商业 | 汽车 | 房产 | 数码 | 生活 | 健康 | 教育 | 出国 | 电影 | 拍卖 | 上海 | 社区 | 论坛
魔幻天空 灵异空间 科幻世界 九州奇幻 同人志 连载更新 武侠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小 资 文 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出版现场 名人访 生于80年代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老年人用品店隆重招商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几千元开家数码快印店
·台湾童装登陆!卖疯了
·开家饰店四季生意火爆!
·赚学生的钱就是容易!
·1.2万开店,一天赚1万
·开冰淇淋店,火爆四季!
·中国鞋市场余下商机
·清华教授创业奇招
·只需几万元开咖啡名店!
·投资小收益高回报快
·功夫女星代言韩国女装
·腰缠万贯不如开个小店
·暴利小店,汹涌财富!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 骨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free.com
世说新语
新精武门
生于80年代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奇幻异志
可乐图秀
同人论坛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出国频道
· "公务团"狂逛红灯区
· 我在美国当助教的日子
· 丝袜为什么不能套头上?

教育频道
· 女大学生口述:如果可以重来 我要珍惜自己
· 中国最具爆发力的十所大学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生结婚须告知学校

女性频道
- 李宇春:怎一个“帅”字了得
- 也许前世欠你【记初夜】
- 我该如何摆脱一个已婚男人?

娱乐频道
·小贝夫妇贴身热吻
·赵薇见老同学自曝糗事
·谢霆锋自嘲无性生活

热点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连载-->即时更新

骨翠(35、罪者服诛)

2005年04月15日15:55:47网易文化 聊聊A

  刘铭在庄秦的指挥下给所有尸体喉部拍照取证,这些并不一定会用到法庭上,但做为证据却一定要存在。

  史长发在停尸间外,重新思考整个案件,如果庄秦的科学解释是正确的话,那案件的发生应该是这样的:郑望龙利用摄魂术进入海景别墅区,找到林震业的情人也就是何莉的住所,但没找到骨翠,于是潜伏下来,然后不知什么原因,或许仍是利用摄魂术让林家的人一个一个的到案发地,再然后仍是利用摄魂术将他们一个一个强暴后活生生的剖腹取出内脏器官。想到这里,史长发感到胃里有些不舒服,眼前重又出现当天的情景,血淋淋的现场屠宰间般,史长发咽了口唾沫,强迫自己继续在脑海中重现犯罪过程。

  郑望龙没有疯,所以他不分男女的强暴,又在受害者活着时剖腹取内脏,之所以这么做他一定有所目的。既然骨翠是各方争夺的焦点,郑望龙的目标很可能也是骨翠,但不论何莉的住所还是案发后林家的所有别墅,除大德当行外的所有地方都没有发现骨翠,难道林家的人真的把骨翠植入自己体内?史长发思维极度活跃,他想到邪教的血炼术。

  曾经有过一个案例,一个邪教组织把所谓施过法术的七宝分别植入七个少年男女体内,用童男女的血滋润培养,每天还要进行荒诞的拜日月天地仪式,整整半年时间才被发现。这个邪教组织头目自称是藏传密宗正法传人,得大法将惠及众生,要不是史长发破坏大法,再差三天就功德圆满了。史长发自然不信,但有人信,要不是来自上边的阻力,那起案件早就破获了,七个少年也不用受半年多精神和肉体的痛苦。案发后从他们体内取出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珊瑚、琥珀,除金、银、琉璃外,其他四样居然都和人体组织融为一体,而金、银、琉璃也和所植入对象产生某种神祕联系,本应做为证物的七样东西也不得不让他们贴身携带。当时给他们作心理辅导的医生说,因为半年多痛入骨髓的经历,让这七个少年产生了类似妇女对婴儿般的感情,所以才会有分开便有精神或肉体痛苦的症状,其实都是幻觉。

  史长发推测,林家的也有可能这样保存骨翠,所以郑望龙才会把他们开膛破肚。但这也不能解释郑望龙近乎野兽般强暴林家老幼的行为,完全不合逻辑。

  “那他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史长发的思路暂时停顿,但很快就跃过这一棘手问题,继续想下面的案情。如果有百分之六十能通的话,就表明庄秦的发现有可能是案件中令人恐惧的摄魂术的本来面目,所以史长发才有耐心继续在脑海中重新推演案件。

  在林震业的情人何莉处没有找到骨翠,郑望龙一定非常不甘心,这时他或许与何莉通过话。在对郑望龙进行通辑后,他在那段时间的通话记录也被调了出来,根据记录,在灭门案发时郑望龙曾通过几次电话,时间从十几秒到四分钟不等,之后直到第二天那个号码才又有通话记录。而之后的案情显示,郑望龙与这个日本间谍何莉是认识的,不排除他们互相勾结的可能,史长发更怀疑郑望龙背后的大买家与何莉的后台日本有关。想到这里,史长发怒气上冲,他深吸口气,平定了下情绪,才又开始。

  当天郑望龙没有在林家任何一人身上找到骨翠,但在林震业的记事本上找到周经泰要来的信息,他一定知道周经泰此行目的直指骨翠,因此怒火中烧,他穿过尸体残骸,到卫生间冲洗干净,又换了套干净衣服后才从容离开。郑望龙同样是神警七人组成员,当警察多年的经验告诉他案发后,周经泰肯定会进市里把巨款存入银行,因此郑望龙事先埋伏在进市区的必经之道。第二天周经泰果然出现,郑望龙拦住他们,范长存见是郑望龙就放松了警惕,在车上点燃支香烟,这时郑望龙叫他下车,或是范长存发现周经泰及其保镖债全都下了车,而且神情有些异样,所以范长存才下车察看。就在这时,郑望龙突然发难,利用摄魂术控制住在场所有人,并开枪击伤范长存,而范长存也在幻觉中开枪误杀一名保镖。郑望龙也是张家德的徒弟,所以一定也听说过青丝剑的传闻,所以他射杀几名保镖后,从周经泰手中拔出青丝剑斩断保管钱箱的人的手臂,但为了迷惑警方,他并没有带走青丝。周经泰同样是张家德的徒弟,而且是大弟子,或许对摄魂术有一定了解,所以并没有完全被控制住,还想逃走,但被郑望龙追上杀死。这时范长存的手机铃声响起,或许是郑望龙分神的原故,摄魂术对范长存的控制也有所减弱,也可能是范长存在临死时思想变得集中了,让他有力气接听电话。然而一切都迟了,郑望龙走过来补上致命一枪。

  “但是,鬼字又怎么解释呢?”

  史长发靠在墙上,捏住一跳一跳的太阳穴,打了个冷战。

  关于鬼字,只有一个解释,郑望龙为了嫁祸于人,而有意写的,在这后来开会分析案情时他的反应中能看出,只是当时谁也没有往这方面想。史长发长叹一口气,即是战友,又是师兄弟,郑望龙和于进两人却形同水火,究竟是为了什么?骨翠吗?还是林家的财富?又或许当年在神警七人组中的排名?再或许是穆氏秘籍里荒诞的仙部?那个长生不死的神仙梦?人类复杂的思维,最令人难以捉摸。

  关于神仙,史长发又想起柳克民来,在查到柳克民可能与案件有关后史长发曾问过王局长,王局长说柳克民也一心成仙,而且大力扶持镇西市的道教协会,研究辟谷,龙虎金丹什么的,颇有些走火入魔的倾向。他当年病重却没死,大概也是受了骨翠的好处,那么说,柳克民手中有骨翠?史长发心头一跳,柳克民打林家秘籍的主意,该不会也是想成仙吧?史长发揉揉太阳穴,把这个念头暂时放在一边,继续思考案件。

  在郑望龙加入调查灭门案件后,他不断误导史长发的思路,而在郑望龙之前,于进也早已开始试图让案件朝对他有利的方向发展,虽然都起到一定阻碍目的,但史长发还是透过层层迷雾看到案件背后点滴。从另一个侧面,在郑望龙和于进暴露出本来面目之后,他们所做过的一切事情都成为破绽,让人看出险恶的人性,不管他们过去显得如何善良,是什么样的好警察,但堕落使他们与其他做恶的人没什么区别,甚至更坏。

  人为何会变成这样?平时看到太多肮脏的事情,史长发都能平静对待,但是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边,却让史长发感到困惑,感到迷失了方向。

  史长发努力让自己集中思路,回到案件上。

  这时刘铭和吴乐在停尸间里的工作大概已经结束,医院保安早就到了,史长发让他们守在门口,不许任何人进出。两名保安对停尸间会有人出来这一说感到惊恐,史长发嘴角浮过一丝冷笑,停尸间里的冷柜能存放近五十具尸体,郑望龙如果躲在其中也没什么稀奇。如果不是因为没找到破解摄魂术的办法,史长发肯定会先从这里开始搜查。

  保安送来一杯纯净水时,史长发已经在脑海中把案件过到郑望龙在医院行凶,杀死赵无极并企图再次杀他。那一次救他的很人可能是于进,但史长发不明白于进为什么会救他,还是只是凑巧当时在场,又或者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史长发百思不得其解,很快跳过去分析接下来的案情。

  青丝剑在证物处失窃时,于进曾去过那里,事发后回忆说在登记本上有古怪的名字,而事实上登记本那时段根本就没有人签字,于进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迷惑史长发,他一定就是在那时利用摄魂术控制刘铭盗取青丝。在后来大德当行张家德遇害时,史长发就隐约想到这一点,但一直没有确凿的证据,不过那时接触过青丝剑的人只有刘铭和于进,而于进又有做案时间,事后种种迹象也表明于进有重大嫌疑。史长发想早该想到,但他被战友之情蒙蔽,甚至不愿承认这事实。现在看来,于进很早前就在策划一个大阴谋,想夺取穆氏的终极秘密,四部秘籍中的仙部。郑望龙的行为使他加速行动计划,在于进与郑望龙这两个人间,相比较而言,于进高明许多,至少到目前为止没让史长发抓到直接证据,同时于进也更为凶残。

  史长发只要一想到自己视为再生父母的钱星可能是被于进加害的,胸口的怒气便抑制不住。

  史长发努力保持平衡的呼吸,心中感到不安,他虽然不能像得道高僧一样看破尘世,但这么多年的从警经历也早使他荣辱不惊,面对再恶毒的咒骂都一笑了之,但今天却似乎失去了那份平静的能力,变得敏感好斗,这不太正常。

  “那郑望龙在被通辑后,都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史长发强行压抑愤怒情绪,推测郑望龙可能的藏身之处。镇西市的大小宾馆旅店都因雨灾停业,基本上只招待原有客人,在这种情况下郑望龙不太可能到那里躲藏,而他自己的家早已被查封,附近也安排联防队员蹲点,郑望龙不会蠢到自投罗网。一般住宅倒是藏匿的好地方,但郑望龙什么都没带,坐吃山空不可行,而且街道联防队员一直在配合警方一遍遍的排查,到处都是警惕的目光,郑望龙也是人,总要休息,一休息就可能露出破绽,所以他也不太可能随便选择一个地点住下。同样原因,没钱又不可能逃太远,所以医院住院部是个比较好的藏身地点,特别是这里的保安又十分散漫。

  “住手!你疯了吗!”

  停尸间里突然付出庄秦和吴乐的叫喊,还有金属落地声响。

  史长发心头一躁,忍不住想骂人,转身推门进去。

  门口的两名保安面面相觑,也凑到门前向里张望,只见吴乐正握着把手术刀朝向一脸愤怒的庄秦挥舞,而她身后是一具姿势古怪的尸体,满地的解剖器具,刘铭站在一边不知所措,像是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两名保安并不知道那具尸体是谁,史长发知道,那是范长存。

  “住手!放下刀!”

  史长发命令吴乐,吴乐脸上的表情由凶恶慢慢转向平静,有些难以至信的看着手中的刀,又回头看四周,非常困惑的用求助望向史长发。史长发在进门的一刹那间也有些恍惚,像站在天一塔下,又像是在张家德的书房,有和尚诵经的嗡嗡声,还有张家德慷慨激昂的说话声,一切又都像回音般,转瞬即逝。

  “有妖气!”

  庄秦突然说,他是第二次这样说了,而这一回,史长发没有反驳,只警惕的重新打量停尸间。如果说他和吴乐变得易怒是因为这两天经历大起大落刺激太多,那庄秦不应该也这样,而事实却是大家都显得神经质般敏感,这不正常,说明有外在因素影响大家的情绪。

  “是摄魂术,郑望龙……或是于进在这里!”

  史长发努力保持平淡的说,像是在与己无关的一件事。

  就在这时,两名保安突然舞着警棍闹进来,大吼着冲向庄秦,他们的表情古怪,像是非常恐惧,又像是被人控制着身不由己。庄秦有些发呆,怔怔的看警棍向他头顶砸下去,就在这千钧一发,吴乐突然从一旁猛的起脚,一记势大力沉的侧踢将两名保安全部击倒。庄秦这才反应过来,跌跌撞撞转身就跑,却踩到身后散落的手术盘,摔倒在地。

  两名保安被制服,他们脸色非常难看,像正经受巨大的痛苦,不停的抖。史长发回身,发现刘铭也不正常了,两眼空洞,四肢大张紧贴在墙壁上,就像被无形的钉子钉在墙上!

  “刘铭!”

  史长发大喊,试图唤醒他,但刘铭似乎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史长发的心跳很快,呼吸都有些窒息了,这与在走廊里误伤护士时的情景一样,他立即醒悟,在走廊自己的莽撞并非偶尔,那个时候郑望龙或于进肯定就在附近。但史长发却不明白,他和吴乐为什么没再次受到摄魂术的影响?难道与在大德当行时注射的解药有关?那解药不止是毒气的解药吗?这些问题在史长发及脑海中急速掠过。给两名保安戴上手铐后,史长发和吴乐伏身将保安拖到解剖台后,他本能的伸手摸枪,这才想起配枪已经上交,身边什么武器都没有。吴乐递过枪来,史长发摇头,吴乐的射击和搏击都比他强,这时枪在吴乐手中更能发挥威力。

  停尸间里静谧无声,庄秦小心翼翼的爬过来,碰到手术锯,裤角又拖到手术刀,金属在地面磨擦的声响格外刺耳。

  “他在这里吗?是到了用我的最新发明的时候啦!”

  庄秦低声的对解剖台后的史长发说,庄秦的声音有些颤,有些莫名的兴奋,但很显然,他也没有受到那股诡异力量的影响,这让史长发很惊诧。只见庄秦匍匐着转向之前刘铭搬进来的那只箱子,又带动一地的手术器械哗哗的响。那些声响在史长发心中仿佛炸雷般响,他恨不得冲出去把庄秦踩住,狠狠的跺上几脚,弄出这么大声音,简直就是自找死路。

  就在这时,停尸间外突然响起脚步声,不紧不慢的一步步靠近。在史长发听来,那脚步声非常谨慎,似乎在提防什么,又坚定不移的向停尸间半掩的房间走来。史长发额头冷汗滚落,探头紧盯着房间,外面的灯光不如停尸间里面的亮,因此看不清外面的情况,根本不知道那人到了什么位置。庄秦已经爬到箱子前,打开盖子又发出很大的声响,被史长发瞪了几眼后才把动作放轻,他拿出的居然是扩声器,一只普通的电子扩声器。

  史长发的眼球都要掉出来了,他觉得庄秦一定是跟精神病人呆久了,神经了。

  门外的人终于走到门前,停尸间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吴乐的枪口对准即将出现的人。而就在这时,庄秦接通电源,扩声器怪叫一声,然后便悄无声息了。门外的人一顿,地上淡淡的人影缩了回去。史长发咬牙切齿的转头,却震惊的看到解剖台的另一面,郑望龙就站在庄秦的身后!

  “郑望龙!”

  史长发猛的站起,吴乐的枪口也转过来对准他,而郑望龙在同一时间弯腰躲到庄秦背后,并勒住庄秦的脖子,枪口抵在他太阳穴上。

  “哈哈,天才!你真他妈的是个天才!没想到我苦练二十多年,这么容易就被你破了!”

  郑望龙神经质的躲在庄秦身后大叫,而庄秦则脸色煞白,一动也不敢动。

  “放下枪!郑望龙你还有一条活路,跟政府对抗只有死路一条!”

  史长发厉声说,并暗示吴乐侧移包抄,他的右手则始终别在腰后,像是随时准备拔枪的动作。

  “政府?哈哈哈,你别天真了!我要是逃到国外还能多活几年,在这只有死路一条,你以为他们会放过我吗?”

  “只要你肯放下枪,我以我的人格保证你的安全,直到你接受公正的审判!”

  史长发说着与吴乐分两路向郑望龙靠近,史长发同时还注意着门外的动静,因为还不知道门外的人是敌是友。郑望龙对史长发和吴乐的行动感到惊恐不安,他拖着庄秦向后退,退到门旁的墙壁,用庄秦来挡住自己绝大部分暴露的身体。

  “都站住!不然我立即宰了他!”

  史长发示意吴乐不要靠近,庄秦的电子扩声器仍在工作,嗡嗡的颤动,却听不到一声响。史长发立即明白,庄秦的猜想是对的,郑望龙果然是利用次声波影响人的思维及情绪,只是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门外的人悄无声息,仿佛从未出现,只是幻觉。

  “别激动,别激动,这里只有我们几个人……”

  “几个人?你脑子进水啦?外面至少有五六十人!不然我他妈的不早跑啦!”

  “咦?我怎么不知道?就算外面有很多人,你不还有人质吗?你放了他,换我,我是警察,他只是个老百姓,这样比较公平。”

  “公平?这世上他妈的还有公平一说?史长发你他妈真是太天真了!当了这么多年警察,难道你是闭着眼当的吗?不说远的,就说范长存吧,还他妈的神警?我呸!过去就是一小流氓,还有案底,要不是钱星那老混蛋,他凭什么能当警察还排我前面?还有于进这个王八蛋,警校时就他第一我第二,办案领功他也是在我前面,就连领导点名都先提他,再提我……他凭什么总比我强!还有林震南那老糊涂什么都教他,他有什么啊!不就因为老于家曾经给林家当过清客,他凭什么啊!一条林家的走狗!我他妈的为林家办了这么多事,差点把命都搭进去,到头借点钱都不行,他妈的这世上还有公道吗!”

  “你是说,于进就是鬼三?”

  “没错,于进就他妈的是鬼三!你他妈的不是很聪明吗?我给你留了那么线索,你他妈的这么长时间还了没确定,钱星那老混蛋还整天说你智商高,狗屁!”

  “你能不能不一口一个他妈的?怎么说也当过文明警察……”

  “我就他妈的的了!老子男人都奸过,杀的人排起来有一个连,现在老子是通辑犯,不在乎了,说不定待会就死了,现在不说点脏话他妈的心里不痛快!”

  史长发眉头紧皱,在缓解郑望龙过度紧张的情绪同时,心里盘算如何营救庄秦。

  “好好,不说这个,你手上不是还有骨翠吗?我听说你和上面达成交易了,只要交出骨翠他们就放你一条生路。你现在交出来,说不定他们真就放你走了。”

  “我脑子进水了,你他妈的也脑子进水啦?他们要讲信用我还用得着猫在这和死尸藏一起?”

  “你交出去了?”

  “废话!我他妈的后悔死了!韩伟杰这个王八蛋,能活着出去老子一定挖他的心肝下酒!早知道不趟这浑水,妈的现在跑不掉了,在这等死……”

  史长发心中一震,骨翠入柳克民手里了!

  史长发眼角余光向停尸间外扫去,没有人影晃动。史长发有些困惑,不知道增援藏在什么地方。王局长既然用庄秦做诱饵,那他一定做了周密部署,医院里肯定安插了许多警力。史长发猜到这一点,只是没料到钓到的会是郑望龙,也许只是巧合,门外缩回去的人影才是王局长想要擒获的大鱼。

  “你那叫死有余辜!等我抓着于进后,一起送你们上路!”

  “抓于进?你是说鬼三暴露啦?他犯的什么事?不会是嫖妓吧?哈哈哈,老糊涂,你的宝贝徒弟终于完蛋啦!”

  郑望龙兴奋的大笑,庄秦被他勒的脸色胀红,不时咳嗽一声,弄的郑望龙袖子上全是他的口水。

  “张家德死了,是于进干的。”

  史长发略带伤感的话让郑望龙的狂笑嘎然而止,他不敢置信的盯住史长发,紧勒庄秦的手慢慢的松开了。而庄秦也是一震,慢慢抬起头,望向史长发。

  “师父他……你胡说!师父不会死!师父他不会死的!于进……鬼三,鬼三他没理由这样干,师父把什么都传给了他,连仙鼎筑基的方法都教了,他还要什么啊?师父不会死的,我不相信!你骗人!”

  郑望龙情绪激动,不知不觉中站了起来,完全暴露在吴乐的枪口下。

  “师父的功夫那么好,怎么可能……我不信!你胡说!”

  郑望龙一脚踢开发呆的庄秦,满脸是泪,面目狰狞的向史长发扑去。就在这时,停尸间的门突然被人撞开,一道人影闪进来。与此同时,两声枪响几乎同时响起,郑望龙的身形一顿,握枪的手松开了,手枪落地,他诧异的低头看去,胸口有一个枪眼,而两边肋下都有殷红的鲜血涌出,子弹贯穿内脏,他不太可能有生还的机会。

  “老郑!”

  史长发一个箭步上前扶住郑望龙,而他浑身无力,瘫软的倒下。

  “老郑!我命令你,现在不许死!”

  史长发的泪水不觉中溢出,当年的神警七人组里他和郑望龙的关系最好,因为两人的破案方法都与教科书上的不一样,独辟蹊径,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要不是钱星死后他抢了郑望龙队长的位置,再加上赵无极妻子的事,两个人根本不可能反目。即使在郑望龙离开刑警队后,史长发偶尔还是会想起他,在心里把他当做自己的兄长般看待。

  郑望龙呼吸急促,嘴里涌出血沫,喷溅了史长发一脸。

  “师父……我错……”

  郑望龙的话没说完,身体便剧烈的痉挛般抽搐起来,大量的血从他嘴里喷出,把自己和史长发都染成了血人,只是刹那的功夫,郑望龙的心跳就停止了,可是他的眼睛却圆睁着,像是看到了什么,又像是在忏悔什么。

  “是谁?!是谁干的!”

  史长发站起大吼,吴乐摇摇头,她身边的刘铭仍紧握着枪,脸色惨白,不停的抖。而撞门进来的人居然是陈副局长,他正把配枪插回枪套。

  “小史,你干的很好,如果不是你吸引他的注意力,我们不可能这么轻松将他击毙,首功是你的。待会有人来取证,你们先保护好现场。”

  陈副局长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说,停了下,又看了眼地上的尸体,然后转身推门离开了。史长发愤怒的盯着陈副局长离开的背影,深吸口气,让呼吸平定下来,他感到事有蹊跷。

  局里的人从没见过陈副局长开枪,他是从邻市调来的,工作成绩一直平平,没什么过人之处,也没有什么失误,四十六七岁,被视为接替王局的第一人选。而且在林家灭门案发生直到现在,始终坚定的站在王局长这一方。

  但是陈副局长刚才的表现,简直与一个冷血杀手无异。

  恢复理智的史长发不觉中惊出一头冷汗。

  “虽然杀人灭口很平常,但怎么会是陈副局长……”

  史长发感到困惑,脑中不停的思考种种可能。

  “难道郑望龙真的已经交出骨翠啦?那么安排我和吴乐保护庄秦的目的,是借执行任务之机杀人灭口?那王局长就有重大嫌疑……又或者是,我们与郑望龙相遇只是偶尔,陈副局长才是来灭口的人?那究竟是庄秦是饵,还是郑望龙是饵呢?”

  史长发转身,郑望龙的眼睛仍圆睁着,死不冥目。庄秦像受了刺激一样,还坐在一旁发呆。刘铭哆哆嗦嗦的试图把枪插回枪套,但总也插不进去。吴乐站在郑望龙的尸体前,血在她脚下环绕,而吴乐泪流满面,这一刻她的心结终于消失无痕,一切都放下了。史长发叹了口气,心中不忍,虽然郑望龙变节了,而且没有落得一个好下场,但毕竟同事一场,甚至还曾是朋友。

  史长发默默走上前,给郑望龙合上了双眼。

  “功名到头一场空,你又何必当初啊!”

  史长发心情复杂,胸口感到压抑,纷乱无从发泄。


本文相关内容:裸体彩绘:许人体一个艺术的理由?』 『受害者』 『行动计划




】 【 】 【关闭窗口
上一篇:骨翠(34、尸语无声)     下一篇:骨翠(33、强国者志)  





   爆笑flash


果子】  


老实孩子】  


我一定要追到你】  



   小说推荐


麒麟见世】  

斛珠夫人】  

左年】  



  我也评两句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