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绝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自助餐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独居蓝猫的浮世绘
·钟鲲:《非一般爱情》
·蜘蛛:黑社会
·安妮宝贝:《彼岸花》
·什么东西没变?
·节日热卖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相对小资

青春都已散成灰烬

2002年01月18日14:26:48 网易报道 


  1:

  昨夜十二点下班匆匆回家,洗澡吃饭,挽上背包独自去赶夜车。

  一夜颠簸,在蒙蒙亮的天色中抵达这个阔别三年的城市。想到上次来此时的年少轻狂,心中竟仍有疑窦,以至步出车站时颇有些忐忑。

  叫了辆车,报上路名,满以为很轻松就可以找着。谁知这城市的司机却是如此不专业,在一大片住宅区里兜了半天,只给我一声对不起。恶向胆边生,干脆自已下车找了。才早上七点,又是假日,不免有些个寻寻觅觅冷冷清清的味道。走了许多冤枉路,繁华的静僻的,问了一大堆人,好心的冷漠的,得到纷乱的答案,正确的错误的。总之,这家伙住的地方真不好找,但到底弄出点皇天不负有心人的暗自得意来。

  本打算趁着她们还没睡醒,去踹门吓人,不料反倒被一扇防盗们给唬住了,人算不如天算。还好科技进步到底还是造福了人类,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发明,手机。

  果然是贪睡猪一只,很不情愿地接电话,一听我在楼下,还疑是梦中。于是我咬牙切齿地报上楼下公司的名称,她才霍然惊醒,花了十分钟去修饰她的脸,以求挽救她在我心目中所余无几的形象,慢条斯理地淑女状地开门,等得我恨恨不已。算是很惊喜吧,却也不见她兴奋得扑过来拥抱我,不能不说失望。

  进屋说了一会子话,M也起床了。这家伙就全无女性矜持啦,冲上来对我饱以老拳,好在我也习惯了。三人打闹一番,相见欢,倒也忘了际遇给了的分别。

  不幸二人竟在元旦当天要加班,我也不能蛮不讲理到真的要她们请假陪我,所以,死党君就出场了。

  死党君伉俪珊珊来迟,满街人见我在麦当劳门前徘徊了半个多小时,面有疲态,纷纷投以种种异样眼光,差不多要开始伸出同情的援手,给我两元零钱买个甜筒吃了。夫妇二人有心当个东道主给我洗尘,但此情此景自也不是久留之地,于是乎移师老麦的老对头老肯,以全桶大餐裹腹及增长痘子所需的激素。

  贤伉俪也似乎过于殷勤了些,从十一点半一直到下午六点,所有繁华商业区都陪着走了一遭,一年加起来走的路坐的公车也没有这一天多。北京路,上下九,荔湾广场,状元坊,天河城,一大堆东西,老头子的,老太太的,两位小姐的,外甥的,狐朋狗友的,倒是自已一件没买。心里怅怅然,喂,我来这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吃过晚饭,精力旺盛的夫妇二人还邀去搓麻,实在是手足酸软无力奉陪了。回到她们那,见她们还要去赴同学会,倒也乐得歇一歇,洗个澡,一个人左右无事,便写下今天的行程。

  2

  今晨起了个早,她们仍是要上班,于是便自行前往寻找他乡的死党。

  坐上前路茫茫的公车,十余个站后下车庆幸自己没有搭错,随之再上征途,坐上另一辆不知驶向何方的交通工具。辗转来到传说中的陈田村,发觉死党真是高人,住所竟在白云山脚下,神仙眷侣。满以为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算是到头了,结果还要走多十几分钟,真的是世外隐居。

  抵二人的小爱巢,抄起地图一看,原来我从最南跑到最北,穿过整个城市来遇他乡的故知,兄弟二人相拥泪下。

  月租二百五,当然住不到什么好地方。选择这么偏远的地方也是因为靠近嫂子的学校,其实是过得不容易,偏的二人一脸幸福相,很叫人感受爱情的伟大。

  中午,一起买菜回来自己煮。兄弟俩在客厅闲聊,嫂子在厨房里忙着。比起两年前,倒真的有家庭主妇的味道,戏谑她,她很不好意思,不能不会,家里人都没吃过她煮的菜,煮得不好吃别笑话她。很有传统女性的美德,死党这小子得意得很。

  从小学玩到现在,什么都要互相比较,今日终于面对各自不同的境况,不免唏嘘。

  晚上来了四个朋友,一起打边炉,不认识的吃上一顿也就熟络了,都是个性开朗的人,所以合得来。吃完打牌,嫂子洗碗,贤妻良母。

  正开台,她发了个信息来,结果就像她以前所说的,真是旺我,第一把就自摸混一色红中碰碰糊,众皆哗然。

  打完一点多,众人辞去。嫂子先睡了,兄弟二人打地铺,抵足夜谈,所幸意气尚未消磨,夜深,终于睡意来袭,横竖躺了,一如年幼时。
 

  3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觉竟睡到十一点多。吃过午饭,谈笑一阵,也就回她们那边了。

  途中经过东方乐园,想起摩天轮不可不坐。

  等到她们下班,一起去买菜,二人想起自已手艺,盘算了用打边炉来蒙混过关,我不禁苦笑。

  虽然有点腻了,但打边炉有一个气氛好的好处,打闹间吃得开心。吃毕帮忙收拾,看电视,排队洗澡。

  十一点多,M与另一个同住的女孩Y睡觉去了。我与她商量着明天请假陪我去摩天轮。说到来了两天都没仔细看她一眼,便盘膝坐在一块,觉得冷,拖过一条毯子一人一半。

  眼定定地看她,轻笑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这么不分彼此,几乎没有男女之别,忽然都感到有一丝尴尬。她真的有那种叫人不可逼视的美丽。

  很清楚这是个永远不可能跟我在一起的女孩,却总是割舍不下。偏的她就是这么温柔随和,宽容,不识避忌,情愿就这般跟我纠缠,这样伤害。说到底两个人都自私。

  见她眼皮打架,仍强打精神陪我,不禁感动。仿佛可以肯定这番舟车劳顿为的就是见她一面而已。赶她去睡觉,其实自己又哪里睡得着了。

  4

  是一定要去的了,但有她陪伴的幸福,真是意想不到。死党再怎么殷勤,却也不敢抢她这个权利。

  在她公司门口等她请假倒也是一种乐趣。

  东方乐园竟是这般冷清,愕然。

  进门见到摩天轮,迫不及待,又想留到最后,然后决定坐两次。

  与她感受那种缓慢细腻的摇曳。她喜欢在高处眺望景致,然后忘却尘世的羁绊,咪着眼任阳光亲吻的那张脸,虽见过无数次仍叫我无法不去端详。呵,迷迭的香气。她瞧见我的痴迷,灵犀一点,温柔,理解,无奈,刹那间的天荒地老。

  走出摩天轮,她仍在留恋那种仿佛云端的感觉,佻皮地笑:不如坐到关门吧。

  早早地排队,硬要坐到过山车的头位,启动前一本正经地清了清嗓子,准备好尖叫,小女生的本色肆意的发挥。

  形形色色的游戏项目一个个去体验。兴奋惊栗,欢腾雀跃,都有我陪伴她,大概是二人最正式的一次约会。也许是最后一次,想到聚合无常不禁失落,强自抑制,却瞥见她似也有此隐忧。

  发现错过所有特技表演,她戏言:命中注定。我说:是,而且注定错过的远不止此。

  再次搭坐摩天轮,默然对视半晌,不约而同地笑,明日愁来明日愁。

  到白云山脚下才发现只能步行上山,时间已经不早,她代我惋惜,难得来这一趟。我说总要有点缺陷美吧,起码来过山脚,于是释然。

  很幸运,公车上刚好空了相邻的两个座位。我突然说:给我手。她伸过手来:做什么?我握在掌心:没事,我的手闲着嘛。她闪过一瞬的羞涩,随即自然。一路谈着我和她的不可能,竟如旁观者的冷静跟赤裸,皆因彼此间已不需掩饰。

  格调不错的餐厅,但点的菜太腻了,好在话题总谈不完。最后非要抢着付钱,执拗起来跟我一模一样,要我给她十个不让她请客的理由,结果发现难不住我,于是耍赖,我只有苦笑。

  一路牵着手,特意走路回去,享受两人在一起的轻松心情。她一脸的光风霁月,丝毫不怕碰上熟人。不属于我的城市,不属于我的人,还有属于我的悲哀。

  


  5

  盘算着回家,一个人摸索路向去买票。

  买完才十一点,前后不着地,打电话给另一个死党,是最理智的那位,对方要到下午三点才赶到,便独自在繁华街头闲逛。

  购书中心和天河城都是非常有看头。但我很迷惘地走着,什么也没买,身体跟精神一般麻木。

  努力回想昨日的分秒,辨不出味道,结果竟是涩的。在天河城门口呆坐,混乱,不知所措。

  死党从后拍我的肩膀,才发觉没吃午饭。一同在麦当劳坐到五点多,食不知味。都觉得前路仍是一团迷雾,寻不着方向,百倍努力之后,可能只可混得温饱。若再纠缠多一个感情,恐怕便回天无力了。但朋友总算帮助我稍理清了思绪,走时却仍记得买一对HELLO KITTY给她,颇恨自己的软弱。

  回天河城挑了给M的生日礼物,友谊总是可以贵的。

  东道主请我到"东北人"吃饺子,非常有特色的店,做饺子可以做到这样大的生意,叫人叹服。

  打电话给她,她独自在公司赶工,死党知趣告退,我匆匆前往。

  因为想不到我可以陪她,所以从未加班得如此开心。我只想到我跟她可以分享的人生,只有这么一点点。我一言不发注视着她,她以为我闷,我告诉她,我来此就是为了看着她,她的一颦一笑。不自觉得哼出"忘了爱上过你的眉毛,如此精心的雕塑。。。忘了告诉你我的路途,看不到你苍老"。她亦黯然,数年前教她听这首歌,此时才感受我的悲怆。

  回到家中,M喜欢得不得了,这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倒是很自觉得早早上床睡觉。

  洗完澡换上舒服的睡衣,两人挤在沙发上。家人,工作,前途,困扰都与对方倾诉。今后再有这样的时候,却不会是这屋这椅这光线这空气。

  忘记了时间的流逝,直到困倦难奈。

  早在我只当她是好朋友时,玩笑间便说过,我跟她是情深缘浅的,想不到竟是道破天机。为了家人放弃追随她的呼吸,想不到一后悔竟然一个青春。

   早知道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原来是这么不易行的道理。

  6

  洗漱完,我在阳台发呆。这个城市的阳光都这么诱惑,在这里可以呼吸到的自由,是我和她的梦寐以求的,但我没有她的幸运。

  据说爱上一个地方,是因为爱上这个地方的人。我只知道我恨这个城市。

  慵懒懒的她,蓬松的发鬓,睡眼惺松,我怦然心动。

  女孩子总是这样,早餐只一杯水或牛奶,几块饼干,不然一片面包。我觉得难以下咽,因为心情。

  对着熟睡的Y大喊,靓女,我走了,下世纪再嬉戏。Y呻吟状迷迷糊糊地跟我挥别。强颜欢笑。M说Y过年会随她们来玩,这个世纪真短,但仍不止六天。

  她和M本来是步行上班的,特地陪我坐了两站公车。仍是坐在一起,气氛压抑。望见她们公司时,我跟她说,下一站天国。

  剩下的路上,我不知道大脑在做什么。但死党二人跟嫂子来送我,让我知道是我冷静的时候了。嫂子说有时间再来,我淡淡地说:不再踏足这个城市了,惨然会心一笑。

  车开了不久,她发信息来问有没有晕车,我复她我不要再想着你,她只叮嘱我到家告诉她。

  结果没有晕车。大概这趟远行最大的收获就是克服了这个障碍,以后这个毛病再也不能困扰我了。如果连这种痛苦也可以消除,那对她的思念呢?纵然不可磨灭,也要磨出一层层厚茧,将它裹在最深的地方,就算用一把利刃去剜,也不可见。

  发信息跟她报平安,她也知道不需再复了。

  启程之前,已知此行对我与她都不会有改变。只想把握机会,用几天去补偿自己三年的委屈,最后,只是徒增苦恼。

  再怎么强求,没有两个生命可以走完全相同的路。

本文相关网易社区的论坛:蝴蝶个人文集:蝴蝶梦』 『专题:心情试纸,不小心洞穿你我的灵魂

  

我要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心情故事]
· [心情故事]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原创]等待麦莎
倾恋之城
剃头
忧伤的碎片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浅墨蓝氤
昶姃
现代印象
程雪羽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