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国家级诗人赵丽华前几年的一些“诗歌”作品被“好事者”放到了网上,在网易、天涯、新华网、西祠胡同等众多网站被无数网友嘲笑,并引发了表示讥讽和轻蔑的模仿热潮———这种模仿居然形成了一个名曰“梨花教”的“诗歌流派”。这位曾担任过“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评委、得过一些奖的“著名女诗人”在网上可谓一夜成名,被戏称为“诗坛芙蓉姐姐”。

  随便摘录赵丽华被放到网络上的一首诗,就会发现网友之所以如此“亢奋”的原因。他们发现:写诗原来如此容易,只要会打回车键就会写诗。一句话拆成几段后就成了一首诗了。对这样的“诗”,“评论家”给了很高的评价,更令网友愤而不满。 [专家盛赞《一个人在田纳西》]
“它们当然是诗”
 

  赵丽华称网上流传的那些诗作是她2002年左右的作品,当初写那些诗歌时,她非常不喜欢八股式的流行风格,便借鉴当时网络文学的一些风格,不再追求复杂和深度。

  面对“这还是不是诗”的质疑, 赵丽华斩钉截铁地回答“当然是”。 她认为,“床前明月光”“飞流直下三千尺”等唐诗名篇,其实在唐代就是大白话。

  她还表示,自己有的诗看起来简单,其实也有深意。“比如网友讽刺的《一个人来到田纳西》,其实是对著名美国诗人史蒂文森《田纳西的坛子》的一种解构。” [详细]

“内容太苍白就不能算是诗”
 

  记者找到诗坛泰斗、75岁的四川诗人流沙河。电话中,记者先给他读了赵丽华的《一个人来到田纳西》,后来又读了《傻瓜灯———我坚决不能容忍》。流沙河客气地表示:“这些文字,有的是警句,有的是慧句。但是在我看来它们还不能算是诗。要判断一首诗是诗不是诗,首先还是要判断它的内容是否含有诗意,如果内容太苍白,它就不能算是诗。”
  流沙河表示:“我平时不上网,也很长时间不作诗了,因此我对于现代诗的发展不是很了解。刚才我跟你说的话,是我们两个人之间摆龙门阵(聊天),不能算诗歌评论。不过,我认为这个的确不是诗。”[详细]

  女诗人马淑琴表示,她之前就看过赵丽华的诗,“是不是诗歌很难说清楚”。“现在有很多先锋诗人,写的诗歌连专业诗歌评论家都看不懂,这是一个极端。但要是变成了大白话,一点韵味和意境都没有,也成了另一个极端。” [是不是诗歌很难说清]

“究竟是艺术疯了还是群众的眼光疯了”
 

  嘲笑和恶搞是对“大白话诗歌”的不认同
  有网友反问道:是我们的审美水平每况愈下,还是诗歌真正已经“走进生活”?
  网友们认为,赵丽华的诗歌非常浅显,内容就像日常说的一段话被断行而已。以流传最广的为例,《一个人来到田纳西》全诗就像一段话断成四行;而《摘桃子》、《张无忌》等也极像“大白话”。 [详细]

  观点:恶搞是在反抗体制内的话语权力与资源分配
  赵丽华的“诗歌”作品使大众的心理状态急剧变化,仅仅是顿悟“原来写诗是如此简单”不足以解释他们的反弹。

  也就是说,是赵丽华及背后的话语权力与资源分配对诗歌和大众的“恶搞”在先,而且过分到让大众识破,才遭致大众的“反恶搞”,即对具有羞辱性的神话的解构。[“国家级女诗人”让精英神话破灭]

从著名女诗人到诗坛芙蓉姐姐

   赵丽华,曾在《人民文学》《诗刊》《诗选刊》等各大报刊发表大量作品。作品收录各个诗歌选本。2001年先后担任全国文学最高奖“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评委,担任全国“柔刚诗歌奖”评委,担任《诗歌月刊》全国“爱情诗”大奖赛评委及全国“探索诗”大奖赛评委等。个人荣获河北省文艺振兴奖,河北省作家协会奖,中国诗歌学会奖,“诗神杯”全国新诗大赛金奖等。出版个人诗专集《赵丽华诗选》《我将侧身走过》,合集《九人诗选》《中国实力女诗人六人集》等。主编《中国诗选》《中国女诗人合集》等。

  赵丽华被恶搞的原作

《一个人来到田纳西》
  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

《傻瓜灯——我坚决不能容忍》
  我坚决不能容忍/那些/在公共场所的卫生间/大便后/不冲刷/便池/的人

《摘桃子》
  诗人们相约去北京西郊摘桃子/问我去不去/我说要是研讨我就不去了/但摘桃子好玩/远胜过赏花      [更多]

  网友恶搞的仿作

《一群人在电梯》
   毫无疑问/我放的屁/所有的人/都闻到了  

《我也成了诗人》
   你是迄今/为止最有/影响力的女/诗人/因为你让我也成了一回诗人

《诗歌没死》
   我明白诗歌就分段而已/从此我欢呼/诗歌没死/丽华用华丽的诗教育了我/原来我也能写诗         [更多]

  随便摘录赵丽华被放到网络上的一首诗,就会发现网友之所以如此“亢奋”的原因。他们发现:写诗原来如此容易,只要会打回车键就会写诗。一句话拆成几段后就成了一首诗了。对这样的“诗”,“评论家”给了很高的评价,更令网友愤而不满。 [专家盛赞《一个人在田纳西》]
赵丽华的诗歌很NB 嘲笑她的网友很SB
 

  孙智正: 赵丽华的诗很牛 嘲笑她的网友很傻
  一个跟诗歌无关的人,从吃奶长到学会在网上发贴为止,能读过几首诗歌呢,尤其是现代诗。如果你对诗歌理解很少,那么你肯定会讥笑赵丽华的诗,并且自我感觉良好。这就叫:燕雀安知鸿鹄。

   她的诗不是政治的传声筒,不是浅薄情绪的发泄所,不是陈词滥调,它们是诗歌的一种新的写法,它所追求的就是,整首诗下来不表达什么,如果一定要说有,就是有一点淡淡的抒情。它们开拓了你新的审美的可能性。[详细]

   浪子芦花 :网友自以为很牛 所以她的诗歌是在“对牛弹琴”
   对赵丽华的诗,我只能手抚良心,说出一个常识:赵丽华是中国当代最优秀的女诗人之一,也我最喜欢的一位女诗人。她的诗,好比佛家的禅,妙不可言,充满灵性和智慧,如春有百花秋有月,云在青天影在波。

  在优秀的诗人和愚昧的大众之间,横亘着一条无比巨大的鸿沟,伫立着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好比透过玻璃看风景,诗人看到的是风景,而大众看到的是玻璃,只不过看到玻璃的那些人,仗着人多,偏说这就是风景,真让人无可奈何。 [详细]

  典裘沽酒:恶搞诗人的网友们不一定读懂了诗news.163.com
  本人也写的垃圾诗,就有许多人认为这也是诗?那太容易写了,我要写,一天就可以写一百首。我也相信,但是写出来那真是垃圾了。其实,我们许多垃圾诗人都是几乎经历过所有新诗创作的过程的,只是圈外的人不知道,以为这帮人都不学无术。

  比方赵的《一个人来到田纳西》,这首诗不写诗或者一些写诗的人,就不一定能读懂。首先“田纳西”,就不知是什么地方。只有小部份的读者知道,这是美国大诗人沃莱斯·史蒂文斯的代表作,其中开头的句子为:我把一只圆形的坛子/放在田纳西的山顶/凌乱的荒野/围向山峰。了解田纳西的意义后,那这首诗的意思就要丰富许多了。[详细]

“SB网友们”的争辩
和菜头:赵丽华的诗歌与手淫无异
  别以为诗人是少数,诗歌永远只为少数人所认知。纵然这世界上的人由于对美的感悟能力有不同,但是优秀的诗歌永远能打动人心,而且是大多数人的心灵。如果诗歌只能在小众的范围里获得认可,满足于其先锋性和实验性,那它和手淫其实并没有任何区别。

  我不管你是在报章还是网络上发表你的文字,只要你顶着诗人的帽子,那么就请你拿出点诗人的样子来。你的“诗”实在让人看不出是什么“人性的、客观的、本真的、有奇妙的好味道的、有汉语言的原初之美、有伸展自如的表现能力、给你无限想象的空间和翅膀的诗歌”。[详细][]

冯善书:读她的诗,我才知道自己是牛
  2002年8月20日,赵丽华诗兴大发,作了一首《我终于在一棵树下发现》,诗文如下:一只蚂蚁,另一只蚂蚁,一群蚂蚁/可能还有更多的蚂蚁 。

  为免因个人的愚钝而影响阅读的效果,我在深夜里对着这两行连标点一共只有24个字的诗,精读了足足有二十遍,结果丝毫没有发现这首诗里边,哪里藏着芦先生所说的内涵、灵性和智慧,更别说“如春有百花秋有月,云在青天影在波”的意境了。

  赵诗人明明用的是我们最熟悉而简单的句式,而且没有一个生僻字,如此浅显易懂,我竟然读不出里边的内涵和意境来,这样的诗篇不是深奥是什么?看来,我说自己是牛绝非谦虚。[详细]

  诗歌是孤独的,在大众与小众之间,杰出的诗人都是独行客。古今中外,莫不如此。我泱泱大国真如作者所言已是诗歌大国,那倒是理想国了。只是在这个大家忙着在网上炮轰这个、恶搞那个的年代,还有多少人在读书,尤其是读诗呢? [详细]
如果诗歌只能被小圈子内欣赏 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自始至终觉得有那么一帮人好好的人话不说,要在那点诗里弄出各种理论,诸多意义。赵的那种非意义、无内涵“艺术追求”,不也是一种POSE吗?

  诗歌搞成这个样子了,都没有办法让人喜欢到愿意去背颂,没有人愿意去摘抄,还先锋什么呢?还实验什么呢?[详细]

赵丽华回应:我被恶搞是诗歌走向大众的契机
 

  如果把这个事件中对我个人尊严和声誉的损害忽略不计的话,对中国现代诗歌从小圈子写作走向大众视野可能算是一个契机。国内好的诗人很多,建议大家去多读读他们的作品。当然我也会拿我自己满意的诗歌出来,以供批评。

  但如果大家仍说,这样的诗歌我们不买帐,那就不买帐好了,反正诗歌从来都是少数人的事业。人人皆诗倒不正常了。 [详细]news.163.com

相关专题  
   有一位登山运动员接受采访时,别人问他为什么要爬山,他说道:“山在那里。”山永远是巍然不动的,登山者之所以要征服它是因为被它吸引。

  高雅艺术的受众也无分大众或者精英,只要被它吸引自然会喜爱上它。所以对待高雅艺术最有效的策略是:扫清它和公众之间的障碍、降低门槛,然后看那些喜爱它的人自投罗网。

[编辑:斟酌]
主编信箱 热线:020-61210163-561 010-85180163-8256 给网易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