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现场点击 乱弹广场 相对小资 非常文青 专 题 连 载 专 栏 自助餐

文化自助餐
用户名:
密 码:
排行榜
·经典排行榜
·.com文学七种武器排行
·原创文学排行榜
·板砖排行榜
·爆笑FLASH排行榜
·全面反弹排行榜
·超级模仿秀榜中榜


文章查询
相关文章
文化论坛
读书论坛
鲁迅论坛
张迷客厅
女性视角
.com
乱弹广场
心情故事
小说沼泽
现代诗歌
散文随笔
个人专栏
·一点小资
·十分文青
·百样文化
·千般乱弹
·万种心情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邮件通知

VIP收费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购买企业邮箱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文化频道-->非常文青

盛夏的果实:那些流行病后遗症

2002年01月23日01:57:36 网易报道 雷立刚


  ○甜蜜蜜  

  大概是1983年,在广西柳州,我们家的隔壁,住进了一对新婚夫妇。那时我的父母已经人到中年,他们对那对新婚夫妇很看不惯,因为那对小年轻打扮新潮,大大的喇吧裤可以用来拖地,言谈摩登,不时说些我父母听不懂的时尚术语。不过,我和姐姐倒是很喜欢他们,尤其喜欢他们家的收录机。

  那时候,收录机可真是神奇的玩意儿啊,居然可以发出声音,居然可以把人的声音装进去,居然还可以反复地放同一首歌……暂停,快进,倒退,播放……居然有那么多的功能。

  那对新婚夫妇,最喜欢反复播放的,是一首邓丽君的《甜蜜蜜》,如今回忆起来,我觉得邓丽君的声音甜而不腻,十分难得,但当时,我父母一听到隔壁飘来她的歌声,就要皱眉头,“糜糜之音”,我父亲说。“糜糜之音”,我学会了这个词语,那时我大约9岁多,并不太明白其具体涵义,但我知道那是贬意词。

  到了28岁,我才发现家庭的影响对于一个人来说实在太大了,我曾经一直以为自己是个逆反的人,一个和父母对着干的人,但我现在逐渐发现,一个人不管多么叛逆,却终究在内心深处的情趣上会和父母有着惊人的相似……比如说,就我而言,从小学到大学时代,我都一直很不喜欢邓丽君,即便她早已是个消逝的人,即便人们对死者总要宽容许多,我依然无法喜欢她。

  但是,几年前的一部电影使我喜欢上了《甜蜜蜜》,并爱屋及乌地喜欢上邓丽君,那部电影与歌曲同名。此刻,我已经记不清这电影确切是哪一年上影的,唯一肯定的只是地点,成都的红星电影院。

  最近一次看《甜蜜蜜》是十多天前在北大图书馆的影音室,我和朋友都是不喜欢阳春白雪的人,我们先是点看了《决战紫禁之巅》,随后,又点看了《甜蜜蜜》,前者让我笑完之后就把故事忘了,而后者,当屏幕中那两个人一再错过,当《甜蜜蜜》不再只是一首歌曲而成为一个背景,我发现自己同样曾置身于那背景之中,那背景是真实而虚幻的,就像楚门的世界。

  

  ○小妹

  这首歌的名字我从来就没有记住,只记得里面有两句歌词是这样的,“小妹呀一呀小妹,清水呀一呀清水”,流行这首歌时,大概85年,我姐姐大我4岁,那年应该15岁吧。当时,我家已经由柳州迁至钦州。依然是在广西,依然是亚热带的空气,但我姐姐已经成了大姑娘了。有一天,我发现她和父母单位的一个小伙子打乒乓球时随口哼起了这调子,于是吃饭时,当姐姐和我抢菜,我就向父母揭发:“姐姐唱糜糜之音”,我姐姐白了我一眼。父母叹了口气。

  自88年来,我和姐姐就一年难得见几次面。她88年考上大学,随后一直在外地工作,并且成家,有了小孩。有时我很想问问她,还记得当年我揭发她那事吗,但又懒得问,我小时候老使坏,揭发,告密,乱进谗言……多了去了,实在没什么问头。手足之情的最大好处是世界上多了一个可以不必解释的人,和很多人,如果相对无言,或许会气氛尴尬,但和你的姐姐在一起,什么都不说,你依然是她的弟弟。

  说到这里顺便说一下张宇,因为他有首歌就叫《小妹》,也和手足之情有关,但不知为何,曲调颇为哀婉,很不流行,许多人都不知道。不过张宇的《月亮惹的祸》和《雨一直下》都很热门,99年,在成都,偶尔去酒吧,总能听到那两首歌。开始以为只是在成都流行,那年10月去北京,在三里屯也不时听到“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这才发现中国的哪个地方,其实都很相似,这是一个不主张个性的国度,如此说来,张宇的《小妹》不人云亦云地走通常歌咏亲情的“平静,祥和,温馨”的老路,殊为不易,可正因为其不合常理,故无法流行。

  

  ○寂寞的鸵鸟

  88年夏天我家迁出广西,来到四川。最开始,我们住在成都北面50公里的中等城市德阳。我家离学校骑车需25分钟,而且很长一段路是在郊区,黑灯瞎火,有点不安全。

  为了壮胆,我下了晚自习走夜路回家,总是边骑车边大声唱歌,那时最喜欢的是童安格,他的歌总是有些忧郁,我从小就喜欢忧郁的东西。但童安格的歌不适合骑车时在旷野里唱。在那些15至18岁的夜晚,我正处于一个男孩最充满狂想的年纪,喜欢以极快的速度,在平原暗夜里黑色河流般的柏油马路上飞弛。越骑越快,越骑越快,风擦耳而过,用现在20出头的新人类的话说,“很HIGH”,在那种状态下,适合唱的是伍思凯的《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或者张雨生的《我的未来不是梦》,我尤其喜欢后者。那些10余年前的夜晚,我是怎样扯开吼咙,怎样唱那些远去的歌谣呢,如今回忆起来,心里有说不清楚的伤感,为什么会是伤感,其实那都是美好的往事啊……

  当我写这一小节的标题时,我没有用“我的未来不是梦”,虽然这才是正确的歌名。我希望我的未来是梦,永远不要醒来,我不在乎是不是竹篮打水,也不在乎是不是黄梁已熟,梦比现实好,因为它美,哪怕虚幻,我也不在乎……我迄今记得那首歌是这么开头的:“寂寞的鸵鸟,总是一个人奔跑,孤独的飞鹰,总是越飞越高……”许多年后我才知道,那首歌是张雨生的成名曲,他就那样一炮而红,那样越来越红,那样“样样红”,那样红得发紫,紫气东来……那样,那样去世了……好比《红楼梦》里说的,“眼看着他起高楼……眼看着他楼倒了”。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哪个又逃得脱“楼倒了”的命运?只有曾经的花样的年华,没有花开不败的人生。

  

  ○让风吹

  92年,我读大学。当时,正是郑智化最红火的时候。我最喜欢的是他的《让风吹》,而寝室楼的“水房歌手”们,则重点放在《堕落天使》上,“你那张略带着一点点颓废的脸庞……”,这调子我可以清晰地在脑子里回放。2001年底,在长沙,我第一次看了王家卫的《堕落天使》,他和郑智化有什么不同呢?肯定有很多不同,比如王是帅哥,郑是残疾人,王是导演,郑是歌手,王在香港座大,郑在台湾起家……但这些对我而言都不重要,对我个人来说,他们的唯一区别是我喜欢郑智化,不喜欢王家卫,这和他们的风格乃至成就无关,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说实话,我其实从来就没喜欢过王家卫,但在《花样年华》盛行的时期,每次别人问起,我回答说不喜欢王家卫,他们就会大惑不解,要问“十万个为什么”,久之,我为了避免解释的麻烦,就敷衍说,我喜欢王家卫——OK,“这世界清静了”。

  大学四年,喜欢过的歌曲还有黑豹乐队的《无地自容》和《DON’T BREAK MY HEART》,以及那个专辑里绝大多数歌曲。但不喜欢一度与黑豹齐名的“唐朝”,他们那首主打的《梦回唐朝》在我听来如同半夜鸡叫,我不怪他们,我是怪我没有音乐细胞。

  大四那一年喜欢上英文歌《卡萨布兰卡》,专门把歌词抄下来,以我仅仅四级的水平进行艰难地翻译,基本做到了“信,雅,达”,实属不易。我还专门对口型,把它唱得异常熟练。有一次在学校附近的小卡拉OK厅,有一桌坐的全是女孩,而且漂亮。我为了炫技,故意唱了首《卡萨布兰卡》,客观地说,我确实唱得很好,可以感觉到一个女孩异样的目光滞留在我身上十多秒钟,后来那个女孩也唱了首英文歌,叫《交换舞伴》,那首歌的旋律实在太美了,可惜我没有像当初学《卡萨布兰卡》那样的热情来另外学一首歌曲了,所以《交换舞伴》我一直记不全歌词。

  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让风吹散算了。

  

  ○盛夏的果实

  96年大学毕业,在一个沉闷的机关里按部就班地生活,那时候,突然喜欢起《你的眼睛背叛了你的心》和《相思无用》,而此刻,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此刻,我却忘记这个歌手叫什么名字了,懒得去查,应该姓郑,郑什么?居然怎么也想不起,那就不说他了,毕竟喜欢的歌曲不少,记得有次经过一家音像门市部,里面突然飘出《伤心太平洋》的声音来,我在听到的那个瞬间立即被它打动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它的歌名,也不知道是任贤齐唱的,就是喜欢那个调子,深深的喜欢,我就那么站在门市部外面,听完了那首歌……那之后好些天,我才知道唱的人竟然是任贤齐,那可是我最讨厌的歌手之一啊,误会,误会。

  类似的误会,居然在2001年又重演了一次。当时,我在湖南长沙的一家电视台当编导,工作量很大,常加夜班。在那里,加夜班很平常,已经不能叫“加班”,反正不少人晚上10点都还在采编大厅里工作,谁也不觉得异样。幸亏电视台美女如云,干起活来氛围还是挺好的,坐我旁边桌子的一个美女喜欢边干活边在电脑里放CD,有一阵子,她最喜欢放的就是《盛夏的果实》。我也是从听到的第一瞬间,就喜欢上这首歌曲,真美呵,这歌。几天后,因为与她合编一个节目,彼此熟悉起来,我问那歌是谁唱的,她说,“莫文蔚”……误会,误会,以前从来不喜欢莫文蔚的啊。

  想一想,那段日子尽管很累,但很充实。尤其是夜晚,尤其是她放音乐的时候。她是电视台正式职工,收入水平高,常在喝袋装咖啡时顺手将一小包放在我桌上,使我也可以一边听歌,一边喝咖啡。我只是电视台的临时招聘人员,而且转为正式员工可能性几乎为零,工作很累,收入却低,所以干了两个来月,我打算离开。走之前几天的一个傍晚,我和她在金鹰阁吃饭时碰到了,她要的是个10元的套餐,我要的是5元的套餐。我们端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我给她说了打算走的事,她默然不语。

  吃完饭回到台里,她照例是放起了那盘碟子,放到《盛夏的果实》时,我突然想问问她有没有男朋友,但我没问。我和她,终究只是一般朋友,无非是都喜欢《盛夏的果实》,无非是她总顺手给我一小包咖啡,无非是谈得十分投缘。但我一点也不知道她对我除了好感还有无特殊哪怕一点点的感觉,而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喜欢她还是仅仅因为害怕寂寞。

  离开长沙时她把那盘碟子送给了我。我把它带到了北京,又带回了成都。今天,我在我的VCD机里放这盘CD。听着那熟悉的旋律,我突然很想找个人倾诉,窗外的太阳很好,是成都难得的好天气,此刻我多想找个朋友,在府南河边喝茶,我会讲述所有他(她)愿意听的一切,然而,现在是星期二,朋友们都在工作,只有我是个闲人,本来,我应当去找工作才对的,可是我懒得动,我想先休息几天再去应聘,反正春节前后就业机会不少,此刻我只想倾诉,只想倾诉……那就写出来吧,如果无法倾诉,人生要怎样才能捱过?  

  2002年1月22日,于成都郭家桥


网易原创文学
排行榜
喜欢一篇文章,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查看当前投票结果
热门排行榜
得分排行榜
综合排行榜
最新入围文章
优秀 一般 垃圾
注:优秀(5分〕| 好(4分〕| 一般(3分〕| 差(2分〕| 垃圾(1分〕

  

发表评论】 【 】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 [张迷客厅]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鲁迅论坛]
· [散文随笔]
岁时记(一)七夕
又是纤云弄巧时   
握红小札:刘姥姥进大观园
剃头
你不能寄希望于一只老虎
忧伤的碎片
mxl010
凭轩听雨
风兮凤兮
现代印象
李老二
程雪羽

 热力推荐
  • 雪花飘 浪漫舞 短信送惊喜
  • 只因我如此寂寞,所以我激情约会!
  • 带你进入童年时代的动画梦冒险!
  • 新世代随身听全攻略
  • 佛裸蒙(男用)+D5水 (快乐人生100%)
  • 圣诞游戏卡大礼包!!
  • 鳄鱼名牌皮具,8折优惠
  • 晶莹剔透水晶饰品
  • 588元拥有35万像素的数码相机!
  • 天珠赐福,扎西德勒

  •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