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焦点新闻 网易商城 网易社区 搜索引擎 免费邮箱 个人主页 网上拍卖 积分乐园 网易通行证
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文化频道>>都市榕树下>>都市九点钟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2001年06月26日12:54:42 sight

  我在窗口望出去,窗外正大雨滂沱。我看到乔楚楚就站在对面的街上,撑着缀满玫瑰的小伞,百合般在风中摇弋。

  我知道她在等的那个人,他有着骄人的才智、充沛的热情、俊美的面荣,挺拔的身材,……可这一切的一切都抵不上他的那双眼睛,真的,他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一双深情的眼睛,一双一笑起来就会溅出无数阳光的眼睛。

  他走出来了,乔楚楚为他举高了伞。那是他们的伞了,那雨也是他们的了。我轻轻的用手划过窗玻璃,划开了我和他的生命轨迹。
  我和他从很小就认识,每天我都会走过两个街口叫他去上学,因为,我们的父母是同事,因为,他总会把家门的钥匙弄丢。
  我一直记得那个早晨,我写不出老师听写的生字,于是,老师让我站在教室外的走廊里,当时我穿着玫瑰红的塑料凉鞋,羞愧、屈辱地站在那里,这时候,他从走廊尽头的教室里走出来,抱着一打作业本,向我的方向走来,他看见我了,他先是快走几步走到我跟前,接着吃惊的看着我,我低下头,低下头,看见他的咖啡色凉鞋渐渐的走离我的视线。
  从那一天开始,他每天都会到我家里做作业,做完作业,他就听写我的生字,后来是生词,后来就是英文单词,英文句子……那时候他真是一个骄傲的男孩子。
  我记得校庆时,我表演了一段芭蕾舞,后来我参加了市里的比赛,第一名。当我拿着奖杯从舞台上走下来时,他笑着冲到我面前,告诉我,我是那一晚最美的天鹅。
  他笑起来,真的好眩目,就像他站在领讲台上时一样,笑容是眩目的;就象他走下球场时一样,笑容是眩目的;但他迎向我的目光时,笑容是最最眩目的,那时候,我是他的骄傲,而他是我的阳光。
  我一直记得那场小雨,那天他从大学放假回家,我们走在细雨霏霏的街道上,一旁的他向我絮絮的说着学校的见闻,我听着,走着,觉得他在身旁,他的那个校园就在我的身旁。当时,我一定分神了,我在想什么呢?想他吗?总之,是分神了。他那时轻轻的抬起了我的下巴,轻轻的用嘴角擦过了我的唇,他叫着我的名子:“羽婵。”那一刻,我觉得我自己的名字也那么美,从没那么美过,只在他的唇边,它才会那么美,只在他的身边,我才会象那一刻那么美丽。
  我们相爱的时间可真短啊,哪怕再爱上十年、二十年、一百年也还会那么短吧?我永远都记的,他抱着我走过的那段小桥,他和我写下的誓言,他为我采下的芙蓉,他赚到第一笔钱后买来的戒指……
  他和我的一切的一切,我都记得,深深的记得。那时候我就像一块儿躺在大街上的奶糖,被他、被我们的爱情照耀得越来越软、越来越软,融化在街心,融化在那儿。
  我不该匆匆的结束最后那场演出的,如果,我不急着离开那个舞台,如果我再谢一场幕,我会错开点点那个小小的女孩儿,我会错开我的时间,我就会重回到他的身边,我会……
  可是,我再也不会了,我离开了他的生活,我每天只能躺在床上远远的看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他,离得我越来越远。
  用一只眼睛,落下那种在他眼里诗一样美丽的眼泪。
  他会想起我吗?
  我叫羽婵。
  我没有失去生命,没有离开他。
  我是羽婵。
  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爱他的那个羽婵。


本文相关内容:精彩专题:我们都在咖啡里见证天荒地老

 我要发表评论 将本文推荐给好友
相关文章:
  • 人格的力量
  • 锦上花
  • 瓷器人生
  • 三十的妻
  • 为你倾情
  • 天堂之雪
  • 最新更新:
  • 人格的力量
  • 爱情的时间
  • 我们为什么发表《最后的宣战》?
  • 离亭燕
  • 香妃的传说与“香妃墓”
  • 林语堂,幽默的智者
  • 关闭窗口

    网易公司&榕树下计算机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2000-2001